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让外遇丈夫主动投降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2004年6月27日晚上,大雨倾盆。想起在单位加班的丈夫耿林没带雨伞,我连忙打车把伞给他送去。途经一家西点店时,我特意下车给酷爱吃甜品的耿林买蛋糕。谁知道刚进门看见丈夫坐在卡座里,含情脉脉地为邻座女士擦嘴角。我一下子像雷击般怔住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冲进瓢泼的雨幕中...... 
  结婚5年来我把所有的心血都投放在家庭上,为何丈夫还要把柔情献给另外一个女人? 
   
   雨中扪心自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在市里的机械局工作。大概是因为做会计,我不论是购物还是做事,都会习惯性地盘算一番,尽可能做到低投入高产出。刚结婚的时候,耿林在测绘局设备处供职,专业既不对口,待遇也很一般,由于顶头上司刚满35岁,估计耿林即使再努力,五年之内也难有升迁机会。这真是辜负了他清华大学电机系毕业的金招牌。 
   婚后,我劝耿林往专业对口的大公司调,希望他能有大发展。之后,我钻孔觅缝地寻找了个让耿林调到机械公司开发处的机会。耿林进了大公司,不但专业对口,而且收入提高了两倍。 
   说实在的,耿林可以说是绩优股。我劝他继续深造,没过多久他就报考母校的在职MBA。两年后,耿林MBA毕业,顺利地晋升为部门经理。此时,我们的儿子小林已经一岁。又过了两年苦尽甘来,他被提为总经理助理,距副老总只有一步之遥。短短四年,丈夫仕途一路顺畅,我只要想想,连做梦也会笑醒。 
   然而此刻,耿林的婚外情把我的好心情全破坏了!我在倾盆大雨中踉踉跄跄地前行,不停地叩问自己: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丈夫酒后控诉,我委屈伤心欲绝 
   
  回到家里,看到儿子天真的笑脸,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往外淌。 
  晚上10点后,耿林一身酒气地回来了。他一见我就说:“我在西点店看见你了。告诉你,我和她已经来往半年了。” 
  见耿林直言不讳,而且毫无悔意,我十分愤怒。不过,我还是强压着怒火问:“总得有个原因吧?要说我年老色衰,她并不比我年轻;要说你们日久生情,我们更有五年的婚姻!” 
  耿林迟疑了一会儿,毫不掩饰地说:“她爱我。” 
  我气得直打哆嗦。一把抓住耿林脖子上的意大利领带,怒气冲天地说:“难道我不爱你?你穿的是名牌西装,而我穿的只是50元一套的地摊货;你出去吃大餐,我在家里带孩子、洗尿布,吃的是面条……你拍拍自己的胸脯想一想,你今天能混得风光八面,哪一步没有我的付出?” 
  耿林不耐烦地挣脱我:“你这不是爱,是控制!念MBA时,我白天搞研发,晚上学习,累得想把电脑砸了;由于太紧张,我患上了脂溢性皮炎,头发一把把地往下掉;好不容易功成名就,我想轻松一下,你却念紧箍咒‘不进则退’……这一切不就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虚荣心吗?” 
  我愣住了。原来,耿林对我的付出毫不领情! 
  耿林继续“控诉”:“我所有的收入都要上缴,连买双袜子也得合你的意。那年,堂哥从家乡来,抖烟灰时不小心把你新买的地毯烧了个洞,你大发雷霆。告诉你,为了给我凑足大学学费,堂哥可是卖过血!” 
  我脸红了,心里不是滋味,嘴巴却不饶人:“我全是为了这个家!” 
  耿林冷笑道:“那你怎么没自信?我晚下班半小时,你就往公司打电话;我出差前,你忙着向朋友打招呼,‘拜托诸位帮忙看着他’;回到家里,所有的衣物你都要检查,甚至还用鼻子嗅来嗅去,似乎没有香水味就不甘心……你全方位布控,不就是怕我有外心吗?我问你,今天晚上你明明看见我和她在一起,为什么不敢上前问为什么?”他喷着酒气,凶巴巴地站到我的面前狂吼。 
  太离谱了!明明我是受害者,他怎么成了控诉人?我不顾一切地大喊:“耿林,你无耻!” 
   
   180度改变,歪打正着婚姻起死回生 
   
   接下来的那个周末,耿林彻夜不归。以前,他还以“加班”为借口;现在,他连借口也不要了。看来,他对我已毫无顾忌,我就是闹得伤筋动骨也留不住他了。这真让我感到心寒。我不禁想,倒不如趁早把权利义务划分清楚,尽量保住自己和儿子的权益。于是,我给耿林写了一份“家产备忘录”:“共有存款26万元,其中6万元已在两年前以耿林的名义存入银行作为公公婆婆养老之用,10万元以儿子的名义买了8年期的恒丰保本基金,作为儿子的教育费。按照过错方适用经济惩罚原则,倘若夫妻离婚,儿子归我,房子及教育基金也归我,其他存款归耿林。儿子的抚养费另议。” 
  耿林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他一爱儿子、二看重钱。看完我写的“家产备忘录”后,他脸色变得煞白,期期艾艾地说:“你真能理财,攒了那么多钱。丽云,那天,我可能喝多了……” 
  我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酒后吐真言。等你准备好了,我随时和你到民政局办离婚手续。” 
  耿林的绝情唤回了我的自尊。过去,我一心为他谋划;如今,我也该为自己活一回了。 
  在征得耿林同意的情况下,我辞退了小保姆,把儿子送进了全托幼儿园。然后,我把儿子的房间改成自己的卧室,和耿林分开睡。我在单人床旁边竖起一面全身镜,每天照着镜子收拾得光鲜体面才出门。此外,我买来了不少业务书,争取当年拿下“会计师证”。考虑到离婚后经济肯定比较拮据,而眼下手工艺品卖得不错,我还报了刺绣班,做好赚钱的准备。至于耿林每月的收入,我只拿生活费。过去,我怕他有钱就变坏,结果逼得他心生反感,现在想来真是得不偿失。 
   耿林对我的分房而睡无动于衷,他说:“分开也好,省得打呼噜互相影响。” 
   没有我管头管脚,耿林休息日外出更加频繁了。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每天,我白天上班,晚上去上会计课、学刺绣、会朋友,把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的。 
  这时候“众叛亲离”的耿林再也坐不住了。10月的一天晚上,他来到我的卧室,对我说:“丽云,我看你现在应酬挺多的,是不是有心上人了?”我不容置疑地说:“我可能不是完美的妻子,但我绝对是负责任的母亲。我是不会乱来的。”耿林刷地一下脸红了,低着头退出我的卧室。他一走,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耿林破例给我做早餐。我吃着他做的面包夹鸡蛋,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结婚的这5年中,他只在新婚和我生儿子的时候给我做过早餐。 
  下午,我在耿林的桌上放了一块“金帝”巧克力(那是他最爱的牌子),算是投桃报李吧。耿林下班回来看见了,眼睛掠过久违的柔情。 
  两周后,我妈妈过生日,到河北出差的耿林特地打电话托快递公司送了一个大蛋糕。 
  耿林出差的那几天,电视里正播放“皇马”足球队的比赛实况,我录下了全过程,一心让铁杆球迷耿林回来一饱眼福。 
  自从分房睡后,我和耿林就像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一天说不上几句话,直到有了蛋糕、巧克力做媒介,时刻准备离婚的我终于能心平气和地与耿林聊聊天气、聊聊孩子。 
  立秋后,耿林借口我没为他准备厚被褥,说要到我的卧室“借宿”。我到他的卧室里帮他铺好被褥,然后和颜悦色地对他说:“我可不想做其他女人的替代品。”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那段日子里,充实的生活和母子相依的温情让我逃出了“被抛弃”的阴影。 
  2005年1月15日是我的幸运日。我不但拿到了“会计师证”,而且得到表姐的同意到她工厂去兼职,每月给我的报酬是800元。我乐得说要带儿子去“必胜客”吃比萨。耿林站在旁边一脸落寞。儿子懂事地安慰他:“爸,别伤心了,我们会给你带回来的。”我这才想起,耿林近来的确收敛多了,节假日出去的次数也减少了。 
  当天晚上,耿林饿着肚子等我和儿子打包回来给他。我问他:“你怎么不到外面吃?”他回答:“怕你回来趁我不在又‘关门’。”饥肠辘辘的耿林接过比萨就咬,还抱怨说这段时间“飘”在外面瘦了4公斤。他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地说:“丽云……我错了。只要你原谅我,我回来吃剩饭都行。” 
  从此,我们起死回生的婚姻增添了新的内容。一是夫妻经常送点小礼物,或巧克力,或赞赏的话,不断地给感情加温。这一招,我还是向“第三者”学的。耿林说:“当初就是她的赞赏让我昏了头。”二是每两周进行半小时“实话实说”。这是耿林提议的,说好在这半小时里我可以随意刺探他的“隐私”。不过,我决定放弃这一权利。过去,我层层设防,生怕被淘汰出局;现在,经过这几个月离婚风波的磨炼,我的“再生能力”提高了,即使再遇波折,我也不怕了。 
   
   师出有名,婚姻转危为安 
   
   刺绣班结束后,我拉着耿林报名参加“婚姻学校”的学习。毕竟,要想婚姻质量与日俱增,就得学点新招。 
  真是不学不知道,一学吓一跳。原来,我们的婚姻能够转危为安,早就“师出有名”。 
  一曰“180度改变”。夫妻间情淡意驰,往往是因为厌倦了配偶的“老一套”行为方式,如果彻底改变习惯做法,一般都能让对方耳目一新。比如,原来对配偶管头管脚的,可以改变为给配偶自由空间;一向宽容忍让的,可以改变为据理力争。当初,我对婚姻不抱希望,“痛改前非”地放耿林一马,没想到竟然是歪打正着,反而赢得了耿林的尊重。 
  二曰“蝴蝶效应”。气象学家曾预言,巴西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也可能引起美国得克萨斯的龙卷风。婚姻关系也一样,一个很小的改变,有可能使陷入危机的婚姻发生戏剧性的变化。耿林体贴的早餐,引出了我温情的巧克力。像蝴蝶不停地扇动翅膀,我们将点点滴滴的爱意累积起来,最终汇成改变婚姻的小河。当然,要想挽救婚姻,不能纠缠谁先扇动翅膀,而应该争相扇起自己爱的翅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