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穿越时空的艺术旅程

时间:2016-04-26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要说奢侈品牌最厌恶的,那一定是自我贬低,但这也是10月在伦敦开幕的有三大主题的Mademoiselle Privé展非常珍贵的众多原因之一——Karl Lagerfeld顽皮的幽默感,以及他在自己导演的Coco Chanel主题电影中和香奈儿女士的唇枪舌战是最受好评的环节。 
  由美国女演员Geraldine Chaplin扮演的香奈儿女士在Chanel著名的康朋街总部沙龙中醒来,发现Kafll在四楼的工作室,于是大喊道:“你到底在这里干嘛?”“我在让你活着。你创造了现代感与一种适用于各种不同时期的风格。”Karl呛声回应。“我是全世界最摩登的女人!”香奈儿女士回应道。Karl紧接着说:“然而你离开后品牌形象并没有那么好。”“你控制了我的品牌,音符是我创造的,而你只是运用它们而已。”香奈儿女士冷笑着说。而Karl不屑地说:“我做了整整30年音乐,音符其实没有那么多!是非常有限的。”“1983年你接管Chanel时装屋后,我恨不得从坟墓里爬出来。”这位法国女士已经气得发抖。“然后,那你现在还在爬吗?”这位德国绅士轻笑道。 
  Mademoiselle Privé展览分为三个主题:高级定制服装、香水和高级珠宝。它试图展示Chanel世界的全貌,无论是圈内人还是圈外人都能被它牢牢吸引。然而,我们还是一起听听Lagerfeld如何顽皮地用语言为这次展览做批注吧。 
  “我在一个晚上拍摄了这部电影,对白什么的都是我亲手写的。其实你们看到的已经是温和版,在原版中,香奈儿女士对我说的话比现在吓人多了。但是Chanel的工作人员说:‘卡尔,你不能让别人对你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既然这是我自己的电影,那么电影中的人物如何挑衅我都是可以的。不管怎样,Isabelle Huppert和朱丽安,摩尔都觉得这部电影非常棒。”展览开幕一周后,Karl在他巴黎的书店及摄影工作室中喝着一杯健怡可乐,笑着说道。 
  Isabelle Huppert和朱丽安,摩尔还出演了展览的另一重要部分——Karl在香奈儿女士陈列着金色狮子和乌木中式屏风的私人公寓拍摄了包括她们在内的17位美丽女性,这些照片正在伦敦切尔西区的萨奇画廊展出。这本名为《在她的私人府邸中》的书展示了从Rita Ora、菊地凛子、Lily-Rose Depp到Ines de la Fressange的大女儿Violette d'Urso这些Chanel品牌好友的魅力。 
  “她们所有人我都非常熟悉。她们都是我真正喜欢的人,如果是小女孩,我则是和她们的父母很熟。对我来说,拍摄她们就像拍摄家人一样。比如朱丽安·摩尔,我认识她至少十年了。我觉得Lily-Rose Depp很有巨星潜质。菊地凛子非常棒,我们和她合作好几年了。我很喜欢拍摄Ines的女儿Violette d'Urso穿着长裙和球鞋的样子。”Lagerfeld这样评价这次拍摄。 
  在这次拍摄中身着银色燕尾夹克的Rita Ora回忆道:“我的拍摄只用了15分钟,我们快速地轮换。我喜欢发型师Sam McKnight给我做的发型,让我整个人焕然一新。我佩戴的钻石项链实在是太美了,我必须集中注意力才能保证自己不会把它偷回家!对我而言,Chanel代表着包容,它就像生命的不断演进,如果香奈儿女士在世,想必她也会如此演进。Karl带领品牌不断前进,他和Chanel是时尚界的绝配。能加入融合不同人种与文化的Chanel军团,我感到非常荣幸。” 
  菊地凛子说:“Karl总是非常迅速。他让我与旁边的男孩雕塑互动,于是我就照做了。Chanel对我而言代表着一种态度,一种由Karl把经典和创新完美融合起来的态度。走红毯我总穿Chanel,无论是金球奖红毯上的粉裙,还是奥斯卡红毯上的黑色鱼尾裙!” 
  在摄影方面,卡尔从不停歇。10月份他还抽时间在巴黎画廊美术馆力、了回顾展,展览叫做“Karl Lagerfeld:一次视觉旅行”,包括他的建筑、景观、巴黎夜景、肖像和时尚摄影。1987年,这个当时已近五十岁的德国男人才拍下第一张专业摄影照片。“是的,公众对我的展览反响很好。我喜欢拍建筑物的照片。年轻的时候我曾想过要当一名建筑师,但是接着我意识到要学习太多东西,还要去建筑工地,于是我觉得这不适合我!时尚更简单些,至少你头顶上有房顶。”他调侃道。 
  “总的说来,我没有环旧情结,不喜欢回头看。有时候我看到杂志和书上的东西,我都忘了我做过它们。我甚至没去过德国波恩的展览。”他指的是唯一一个完整回顾这位德国设计师一生的展览,由Amanda Harlech策展,在波恩展出。 
  尽管展览是多面的,但它的起点是1932年香奈儿女士自己设计的珠宝系列,这是她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自己设计的高级珠宝系列。 
  “这是货真价实的高级珠宝。从那以后,她设计的珠宝就是人造珠宝了。那个时候,没有别的设计师设计高级珠宝。这个珠宝系列在香奈儿女士位于圣奥诺雷郊区(Faubourg St-Honoré)公寓一层的慈善活动上发布。这个系列最终只剩两件被保存了下来,Marie Laure de Noailles女士买了其中一件。当Chanel想要跟Marie借来重新生产这件时,她的家人又制造了些麻烦。要问最爱的是什么?我爱戒指,也爱‘la piece plume’。”Karl说的是照片中模特Jamie Bochert佩戴的羽毛钻石胸针。 
  Bochert后来还在展览的开幕派对上做了表演,尽管有来自Frieze艺术展览开幕式的竞争,这场派对仍然成为伦敦当晚最热门的盛事。派对现场非常热闹嘈杂,Cara Delevingne甚至拿起麦克风,恳求来宾们的声音不要压过她最爱的德克萨斯歌手SaintVincent的演奏。可喜的是,2016年春天Mademoiselle privé展览会登陆中国香港,让亚洲的粉丝们一饱眼福。 
  Chanel在7月高级定制秀上发表了首个钻石系列。巴黎大皇宫被布置成装饰主义风格的赌场,而最精彩环的节发生在赌桌上。佩戴高级定制珠宝的大牌明星们相邻而坐,玩起俄罗斯轮盘赌和百家乐纸牌。身着深绿色天鹅绒礼服的朱丽安,摩尔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像老友般拥抱,然后在赌桌前并肩玩牌。巴黎新星、奥斯卡影帝Daniel Day Lewis和Isabelle Adjani的儿子Gabriel DayLewis,在场边指导超模Vanessa Paradis如何应付赌场主持人。

  “Chanel的确会发布珠宝,但更多的是彩色宝石、翡翠之类的。”Karl和我见面时这样说,他的Hilditch&Key大领结上戴着三枚珠宝:一枚1840年的四叶草形状褐色钻石,一块1890年的鳄鱼形状首饰,以及一枚现代胸针,这是他爱猫Choupette的作品。 
  如果没聊到Choupette,那么跟Karl的谈话就算是不完整的。现在他给爱猫改名叫做Choupette小姐。“这枚胸针是非卖品,世上仅有我这一枚。这是Choupette小姐为我制作的,是一个惊喜。镶边的当然是钻石,因为我不戴水钻。香奈儿女士喜欢把真的和假的珠宝混搭在一起,但我个人不这么做。”Karl说。 
  人们可能好奇“Culture Chanel”与“The Little Black Jacket”这些巡回很多城市的展览对Chanel来说有何意义。“Chanel是一幅拼图,这也是其中一块。这些图像是为了让人们明白Chanel是什么,做过什么,可以做什么,以及将要做什么。未来一天我们会完成这幅拼图,但是我们离那还很远,对吧?”Karl笑着说,他似乎很骄傲“Mademoiselle Privé”也展出了Chanel艺术展上的好几件大型作品。要进入主展馆,人们要从仿真的康朋街楼梯井穿过。其他地方还还原了香奈儿女士在多维尔的第一家精品店的场景,黑白主题,仿若当初。展览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是一系列巧夺天工的高级定制服装,它们皆被陈列在透明发光的圆柱上。 
  “我把它们称为‘无法承受的存在之轻’(The UnbearableLightness of Being)。它们看起来很美,毕竟我做这些已经有34年了。”他说,并开始准备接下来去拍摄Cara Delevingne。“我要拍摄Delevingne佩戴Chanel眼镜。最近她正在拍电影,我已经给她下一部要出演的吕克呗松导演的科幻电影做了两条裙子,这部未来主义电影叫做《星际特工》(Valerian and the City of a ThousandPlanets)。” 
  尽管身体已经过度劳累,Karl却已经在构想Chanel下一个大型项目了。去罗马电影城Cinecitta(欧洲最大的复合式电影片厂)举办下一场Métiers d'Art(高级手工坊系列)展览,并且发布他的最新Chanel电影。 
  “这部电影是我们与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合作的,她扮演一个准备演绎身在20年代与二战前的年轻香奈儿女士的演员。我的好朋友Geraldine则饰演一位准备演绎老年香奈儿女士的演员。其实在我们的印象中,香奈儿女士始终是一个年龄很大的女人。在电影中,克里斯汀饰演的角色讨厌那些戏服,并且因此和导演与制片人发生争执,她有些不可理喻。而Geraldine则是超级完美。没有人愿意去克里斯汀的化妆间,因为她性格糟糕,但是Geraldine的化妆间却是门庭若市。影片最后,克里斯汀用她的手臂环绕Geraldine,手臂组成的形状则是永远的CC。”说完Karl与我告别,踏上了拍摄Delevingne的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