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涩果青青,凋零在花季的14岁少女

时间:2016-05-0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6年4月3日,居住在新疆伊宁市达达木图乡布拉克村的14岁少女李冰用一条窗帘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在她身边留有一封给小“恋人”杨可林的遗书,遗书里字字句句无不饱含着一个14岁少女的懵懂痴情,和久久等待不见“恋人”迎娶的幽怨与绝望。 
   
  中年得子,女儿是小天使 
   
  年近60岁的李德忠是新疆伊宁市达达木图乡布拉克村的农民,44岁那年才在别人的介绍下娶了同村的姑娘冯娇舒,因此他对妻子疼爱有加格外体贴。为了让妻子过上好日子,李德忠除了种地之外,还经常做些小本生意。而冯娇舒也很勤劳,养鸡、喂猪,把一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夫妻俩凭着辛勤的劳动,很快就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幸福生活。 
  一年后,他们有了一个女儿。看到襁褓里小老头似的女儿,李德忠却觉得女儿是天底下最美丽可爱的孩子。别的男人最怕给孩子换尿布和洗澡,而李德忠做这些事情时却嘴里哼着歌,快乐得不得了。 
  女儿一天天长大,而且长得越来越漂亮。水汪汪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将父母的优点全部集于一身。听到女儿第一次开口叫爸爸的时候,李德忠居然激动得掉下了眼泪。同村的老少爷们儿常见他将女儿高高举过头顶,嘴里开心地喊着:“我的小天使。”而平时跟村民们闲聊时,李德忠也常常自豪地告诉别人:“我家有三宝,那就是我的老婆、孩子和房子。” 
   
  荒唐之极,溺女弃发妻 
   
  女儿李冰出生后的第二年,冯娇舒又生下了一个儿子。由于冯娇舒要分心照顾年幼的儿子,对女儿的关心和照顾就少了一些。已被李德忠宠坏了的李冰对此无法忍受,常向父亲抱怨母亲偏心弟弟,夫妻之间的感情因此渐渐产生了裂痕。 
  一次,李冰的弟弟李刚因无法从李冰手里抢到电视遥控器,就故意站在电视前用身子挡住电视屏幕,任性的李冰干脆拿着手里的遥控器向弟弟的头上砸去。听到儿子的哭声,冯娇舒赶紧跑过来,见儿子手捂着脑袋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李冰却没事人似的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李冰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打哭弟弟已经不止一次了,看到女儿如此不懂事,冯娇舒火了,上前一伸手关掉了电视,可没等冯娇舒把儿子从地上拉起来,李冰起身又打开了电视。冯娇舒彻底火了,抬手给了女儿一个耳光。李冰被母亲的一巴掌打愣了,半晌才捂着脸恨恨地向冯娇舒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不是我妈妈,我恨你!”然后,转身哭着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李德忠回家后看到女儿没在饭桌旁,便问妻子女儿是不是还没放学。冯娇舒听到丈夫寻问女儿,生气地告诉他自己今天打了李冰。李德忠闻言当即质问冯娇舒:“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打她?” 
  李德忠的质问让冯娇舒更加生气,“她好好的,我会打她吗?多大的孩子了,跟弟弟争电视看不说,还用遥控器砸弟弟的头。我不打她能行吗?”妻子的话李德忠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相反却数落冯娇舒说:“天下哪有你这样的妈,你偏心也该有个限度,难道冰冰就不是你身上的肉?” 
  面对丈夫的无理指责,冯娇舒气得浑身发抖。可还没等她说出什么来,李德忠已经转身去敲女儿的房门了。见女儿不开门,李德忠便在门外低声下气地恳求着女儿开门。听到爸爸的声音,李冰终于打开了房门,一头扑进李德忠的怀里大哭起来。女儿的哭声像尖刀一样剜着李德忠的心,他一边给女儿抹眼泪,一边回头恨恨地瞪了妻子一眼。之后拉着女儿一起离开了家。 
  看见父亲如此袒护自己,李冰临出门时两眼仇人似的盯着母亲。望着丈夫和女儿离去的背影,眼泪从冯娇舒眼中落了下来。 
  2004年,12岁的李冰小学毕业了。她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不上学了。无论李德忠如何良言相劝,李冰就是一口咬定不想上学了。看到李冰如此的不可理喻,冯娇舒气得直想揍她,却被李德忠大声地喝住,并因此与冯娇舒大吵了一架。面对父亲的袒护,得意扬扬的李冰用轻视的目光望着母亲,气得冯娇舒哭着跑回了娘家,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回家。 
  李冰辍学之后,在家中与母亲冯娇舒之间的矛盾日益升级,从刚开始的公然顶嘴,发展到跟母亲大声地争吵叫骂,到最后干脆演变成了母女之间的对打。面对整天斗得像对乌眼鸡似的妻子和女儿,李德忠整天愁眉苦脸不知所措。有一天,李冰因为跟母亲发生争执吃了亏,居然转而威胁父亲:只要母亲留在家里,她就要离家出走。 
  一边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宝贝女儿,一边是与自己同甘共苦情深意重的妻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放弃哪一个李德忠心里都痛得不得了。但是,女儿信誓旦旦的样子让李德忠实在是担心,如果女儿真的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了可怎么办。经过冥思苦想,李德忠最终选择了与妻子离婚。 
   
  小女孩“爱”上16岁少年 
   
  李德忠与妻子离了婚,李冰和李刚判给了李德忠抚养。冯娇舒因伤透了心,很快便改嫁他人了。为了把两个孩子培养成人,李德忠离婚后没有再娶,既当爹又当妈的他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由于李德忠在外做生意经常不能回家,这让李冰感到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地位正在渐渐地下滑,她心里不禁为此暗暗地埋怨起父亲。而总是一个人闲待在家里无所事事,使得李冰体会到一种深深的孤单和寂寞,她便去找一些跟自己一样辍学在家的孩子玩。就这样,李冰很快认识了许多朋友。而这中间,有一个叫杨可林的男孩子引起了李冰的注意。 
  杨可林今年17岁,家住伊宁县愉群翁乡,他跟李冰一样也是一个辍学在家的孩子。看到李冰人长得漂亮,又聪明活泼,杨可林便经常找李冰一起玩。 
  聪明的杨可林很会哄李冰开心,这让李冰从杨可林的身上找回了已在父亲那里逐渐失去的宠爱。她错把这种父爱的转移和无邪的两性吸引当成了爱情。早恋的闸门一旦打开,感情的洪水就一泄千里不可收拾。没多久,两个少年就陷入了情感的泥沼难以自拔。 
  很快,两个孩子的恋情传到了李德忠的耳朵里。李德忠气得浑身发抖。他哆嗦着语无伦次地对李冰嚷道:“你一个小女孩子,居然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你以后不许出去!” 
  李冰没想到一向顺着自己的父亲居然如此强硬,她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就不,我死也不会跟杨可林分手的,你要是再这么逼我,我明天就去跳大渠!”见女儿犯了倔脾气,李德忠赶紧缓和下来口气,他开始苦苦哀求女儿,希望李冰早日回到学校里去上课,以后不要再跟那个叫杨可林的男孩交往了。为了看住女儿,他还专门在家守了女儿几天。 
   
  疯狂少年,私奔在飘雪的日子 
   
  李德忠看得住女儿一时,却看不住女儿一世。只要他一不在家,李冰便立刻又与杨可林联系起来。与此同时,杨可林的家人也得知了儿子和李冰的事,杨可林的父母也极为反对,并想尽了办法阻止儿子与李冰来往。在这种情况下,杨可林和李冰悄悄商量:私奔。 
  2005年11月16日,那是个飘雪的日子,曼妙的雪花像无数白色的精灵,从蒙蒙的天空盈盈落下,没一会儿,整个大地就被铺上了一条银色的地毯。李冰等父亲和弟弟都离开之后,悄悄收拾了一些衣物,拿着从家里找出来的1000元钱便和杨可林一起私奔了。 
  坐上去伊宁市的班车,望着车窗外宛若蝴蝶般翩翩飞舞的雪花,两人的心就像出笼的鸟儿一样自由和快乐。他们一边为成功出逃而庆幸,一边在脑海里不时地设计着浪漫而快乐的新生活。而在达达木图乡布拉克村这边,李德忠正发了疯似的到处找寻着女儿。 

  想象毕竟只是想象,它与现实的差距不仅是巨大的,同时也是非常残酷的。两人从未离开过家,刚私奔的前几天还觉得不再有父母的约束大把花钱是多么舒心,可是只过了一个月,他们的浪漫和快乐便因李冰所带的1000元钱花光用尽而烟消云散了。加之天气寒冷,两人又没带多少御寒衣物,而出去打工,又总是因年龄太小被人拒之门外,于是,两个小恋人便开始为生存而发生争吵。 

  争吵后,两个人同时想到了回家。但是李冰害怕回家后父亲会阻止她和杨可林交往,便跟着杨可林一同去了杨可林在伊宁县愉群翁乡的家。看着失踪一个多月的儿子带着李冰回到了家,杨可林的父母又是高兴,又是气愤。考虑到两个孩子的个性都比较倔强,杨可林的父母只好先安抚两个人在家里住下,私下里赶紧通知李冰的父亲李德忠。 
  苦苦寻找女儿一个多月的李德忠得知李冰已经找到,思女心切的他连夜便赶到了杨可林的家里。看到这么长时间未见的女儿消瘦了许多,李德忠痛心不已,他没有责打女儿,只是平静地劝说女儿回家。可没有想到,李冰冷冷地看他一眼说:“我不回家。除非你同意让我和杨可林结婚,否则我一辈子也不回去!” 
  李冰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好半天李德忠才神情尴尬地与杨可林的父母交换了一下目光,耐着性子劝导李冰说:“你们还这么小,根本就不够领结婚证的年龄。你听爸爸的话,等上三四年以后,你们再结婚也不迟呀。” 
  倔强的李冰根本听不进父亲的话:“有很多女孩也十几岁就结婚了,我们为啥就不行。你要是不让我跟杨可林结婚,我就不回去!”就这样,李德忠在杨可林家劝了李冰3天却始终没有劝回自己的女儿。由于家里的儿子还要他照顾,李德忠只好拜托杨可林的父母好好照顾李冰,自己一个人含着泪离开了。 
  李冰在杨可林家住了整整10天,在杨可林的妈妈一遍遍地对儿子施加压力之下,由杨可林出面向李冰保证等李冰大一些一定娶她,李冰才跟着杨可林的父亲回到了自己的家。快到李冰家时,杨可林的父亲见李冰的情绪极为低落便安慰她说:“李冰啊,你是个好姑娘,应该懂事和听话。你现在的年龄太小,等过几年大了再结婚也不迟。” 
  然而,李冰好像根本没听到杨可林父亲的话,只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相信他,他一定会来娶我的,他让我等他……”也就从那天起,李冰整天就像丢了魂似的,每天都站在路边静静地等着杨可林来迎娶她,就是刮风下雨也不例外。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等下去。2006年4月3日,已经是凌晨1时了,李冰依旧站在两边满是桃花树的路边呆呆地望着远方发愣,夜风袭过,桃花瓣如雪花般纷纷地飘落。见女儿又是这样神思恍惚地站在那里等待杨可林,李德忠心里急得快发疯了。自从女儿私奔回来之后,村里的人就常常提醒他带李冰去看看医生。其实李德忠也很想带女儿去伊宁市的大医院看看。可是一想到女儿的事大家已经议论纷纷了,如果再去看那种病,恐怕女儿将来的终身大事都会被耽误了。 
  李德忠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轻言细语地把女儿劝回了家。每天都要如此柔声细气地劝导,每天都是如此提心吊胆,李德忠感到自己就要崩溃了。夜深了,他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呜呜地哭泣,现在,李德忠心里非常想念离婚的妻子,也非常后悔自己不该毫无原则地溺爱女儿,他已经明白:正是自己的溺爱毁了心爱的女儿。 
  整整一夜李德忠都没有睡着,见天色大亮,他赶紧起身准备儿子的早餐。李德忠奇怪地发现,一向早起的女儿居然没有按时起床,李德忠以为她是昨晚在外面待得太久太累了,所以就没有去叫醒女儿,想让她好好地多睡一会儿。可是,一直等到中午2点,李冰房间的门仍旧紧闭着。李德忠敲了几次门也不见女儿回应,他有些急了,赶紧撞开了女儿的房门,眼前的情景让他当场晕了过去。14岁的女儿用一条窗帘结束了自己稚嫩的生命。 
   
  14岁少女何以凋零在花季国家心理咨询师高蓉: 
  一个14岁的女孩就这样走了,一朵还未绽放的花朵就这样凋零了。毫无疑问,李冰的离开,首先与李冰的父亲没有给孩子树立死亡概念有关。现在很多孩子对死亡根本没有概念,不管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市,很多学校都没有死亡教育,孩子不懂得死亡,更不懂得生命的价值。恐怕李冰从来都没有想过“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生存到底为了谁?”而如今父母的教育都只是:你要怎么样,你如何……以致于孩子的自我价值观非常模糊,当她丢失了自我价值,就对生命的意义也就十分模糊。很多孩子自杀就是因为死亡概念不清晰。 
  其次,李冰在家庭中过度以自我为中心。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必须要有情感教育,首先是家庭观教育,家庭和谐孩子才能健康成长,单亲家庭、过分严厉、过分溺爱都会使孩子的情感受挫。家庭结构不完整不和谐,孩子的需求在家庭中得不到满足,就去外面寻找。对于父亲过分依赖,一旦失去这种依赖,就表现为对异性的依赖,就会把这种爱和父亲的爱连为一体。李冰正处于对情感朦胧的年龄,从家庭中没有获得她所需要的情感,她只有在外面获取。 
  第三,李冰对母亲有内疚感。父亲和母亲的位置在家庭中是最重要的,他们同处于一个水平线上,李冰的父亲为了李冰和妻子离婚,这是一个异常现象。家庭不应该因为孩子而破坏平衡关系。李冰最重要的就是情感缺失,因此她的情感出现了很多偏差。任何一个孩子都深爱父母,即使李冰和母亲再有冲突,看到父母离异,她也会有负疚感,处于矛盾之中。现在有的夫妻之间没有建立完善的情感关系,往往把孩子当成借口,孩子就成为替罪羊,这是不对的。 
  最后是心理不成熟。青春期孩子的自我意识在不断发展,他们认为自己已经长大成人,认为自己可以独立生存。李冰和杨可林就选择了“私奔”,但是他们没有社会经验,没有社会关系,没有生存能力,正是“断乳期”,他们离开父母根本无法生存。其实孩子个性特征的完善,在经济上和心理上都需要家庭的支持,才能平稳地度过青春期。孩子脆弱的心灵需要适当的爱心呵护,对于早恋的孩子,正确的引导是必不可少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