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流浪的心何处是归宿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感情没有谁对谁错,爱了就是爱了,不爱了为何还要去问理由。最先出轨的是我,而我现在已不想再回到原来的地方,心一旦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怎么可以再回去? 
   
  英子问我,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上几个人? 
  不知道,我含糊其词地说。 
  我知道这回答很不厚道。我爱吴刚同时也爱柳永。我和吴刚生活在一起。我和柳永是朋友,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汇来形容我和柳永之间的关系,可我心知肚明我们之间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可以如实回答英子,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呢? 
  英子说大学时初恋男友回来了,已是一位身价百万的老板,七八年没见,彼此竟还是那么熟悉,就像是昨天才刚刚分别似的。 
  这样的男子如同大街上跑着的名车,大都有主儿的。我戏噱说,想重温旧梦了?英子未置可否地笑。 
  马上要做新娘的人,却突然冒出来个旧情人。一个是深爱自己的,一个是自己深爱的,该选择哪一个呢?我忽然觉得,英子这么多年只恋爱不结婚是不是一直在等这个初恋男人? 
  看着英子白皙的皮肤下已显现出的细小皱纹。哎,女人的青春也就那么短暂的几年啊。一声叹息,竟同时从我俩的口中发出。我们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一边满足于吴刚的宽厚与疼爱之中,一边和柳永用心地恋爱。我可以睡在吴刚身边,抱着他温暖的身体,却在心底里想着柳永。我知道我的心已经偏离了轨道,偏离了我们最初的誓言。 
  英子又约我去逛街做美容。我又要再一次聆听她关于两个男人的分析与比较。对于她近来频繁地购物和美容,我心里明白,不全是因为她就要做新嫁娘了。女为悦己者容在此时的英子身上倒不如说女为己悦者容才对。我曾玩笑地说她,小心乱花渐欲迷人眼,赔了夫人又折兵呀。她哈哈大笑,说哪像你呀,整天素面朝天,女人年轻的时候不美丽,年老的时候想美丽也没有机会了。我和她一起大笑。女人并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然而,这话对于此时的英子来说,如同对“什么”弹琴。 
  忙完手中的文稿,忽然地特别想柳永,想了就给他打一个电话。我一向从不隐藏自己的感觉,就像那本书名《有了快感你就喊》一样。我虽然还不至于那般地嚣张乖戾,但是想了又何必压抑着自己呢?对着话筒还是惯常的用慵懒的语调说,想你了,Dear柳。电波中的余音回旋在耳旁,吓了我一跳,这是我的声音么?嗲声嗲气的,肉麻。他温柔地回答我。放下电话。我第一次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第一次开始分析自己和柳永之间的交往。 
  我们相识在一次商贸博览会上,我是与会的一记者,他是临会的一客商。我们都在会上闲逛,寻找着目标。我在寻找采访对象,他在寻找商机。就在一转身间我一头撞在他怀里。至今我都很奇怪,他正对着我,怎么会就让我撞上他的呢? 
  后来我问过他几次,他总是笑而不答。那表情十足是:是我故意又怎样? 
  第二次见面是他到电台做招聘广告。时近午时,我走出编辑室碰巧他从广告部出来。相视的瞬间他的眼底有一抹诡秘的笑闪过。没容我细想,他便走近身旁,邀我共进午餐。 
  面对面而坐,他身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檀香味,与大多数男人身上的烟草味相比感觉一下子清爽起来。我不由深深吸了一下鼻子。久违的香味,刚认识吴刚的时候,他身上也是这种淡淡的檀香味。 
  你不常吸烟?我问。 
  他黑黑的眸子含着淡淡的笑说,我不吸烟。你怎么知道? 
  我笑而不语。 
  那天他说,你是个很特别的女人,没人对你这样说过吗? 
  他一副神气笃定的样子,满眼闪着一种促狭的爽真的笑,像极了一个调皮的大男孩。 
  那一刻我知道我完了,就像擎着阿拉丁神灯的小孩被神秘的魔法所吸引一样。我的心已受到他的诱惑。 
  有谁说过,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小时候有妈妈,长大了有女朋友,成年后有妻子,再后来有女儿。男人的一生都是在这些爱他宠他的女子包围之中,怎么会长大? 
  无拘无束地交往拉近了心的距离。在他有意无意的顺路接我下班的途中,愉快地交谈让我们彼此有了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一个周六上午,我加完班从办公楼里出来,他的车就停在楼外,说顺路来看看我在不在。我嘻笑,你怎么知道我今儿个加班?他说,这叫心有灵犀,不省了你的打的费?作为回报,现在陪我去兜风。哈哈,正合我意。于是我们把车开到无人的堤坝上飞驰,就像在游乐园里开卡丁车。我们一路高唱着九月九的歌,他损我说百灵鸟听了你的歌唱也要羞惭啊,怎比得上你的歌声美妙啊!我笑他公鸡听了你的高歌也要从此禁口喽,哪儿有你的嗓音嘹亮啊! 
  早春的河柳已染上了绿色,嫩枝在春风中摇摆。站在清洌的河边尚有丝丝凉意,他细长的手指轻扫过我的脸颊,拂去我脸上的碎发,我不由眨了下眼睛。他说,冷吗?嗯。整个身子已被他抱在怀里,温暖的感觉传遍了全身,那一刻我希望时间停滞不前。 
  在邑都酒店他的办公室里,我们喝法国的波尔多。他说,红酒一定要与美女一起喝,美丽的女子如同这流动的液体,而这轻漾着醇香的液体在女子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和灵魂。 
  一串葡萄是美丽、静止与纯洁的,但它只是水果而已;一旦压榨后,它就变成了一种动物,因为它变成酒以后,就有了动物的生命。我想起威廉·杨格说过的这句话来,世间万物的生命真的是有轮回的吗? 
  一杯杯喝下这瓶陈年红酒。他说他藏了许多年,就是为了等到此刻和我一起品尝。酒不醉人人自醉。四片唇贴在一起的时候我忽然惊醒,轻轻推开他,我要回家。 
  我到底想要什么?不知道,我不想玩火,更不想走火入魔。 
  英子好几天没见影儿了。终于忙完五一假日主题晚会的策划与布置,才忽然想起,柳永也好多天没见面了。英子原定于五一的婚礼不知又要拖到何时,这妮子总是有充足的理由,好在她的那位已默默等了4年,还在乎再多等一年半载?整理好手中的杂物,交待完工作,我便打的去邑都酒店,我要给他一个惊喜。想他了。马上就要相见的喜悦,令心情如同四月的天,风轻云淡。 
  车徐徐停靠在酒店大堂外,就在我拉开车门抬头的瞬间,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我迅速关上车门。开车,我说。回转头,柳永紧拥着英子的身子已步下大堂前的台阶走向停车场。 
  所有的细节一点点汇集在脑海,原来柳永就是英子初恋的情人阿永。我无数次从英子的口中听她提起阿永的名字,却从来没有想过柳永就是阿永。英子说他要在这座城市里开家服装厂。这座坐落在海边的城市就是以服装而享誉海内外的,服装厂星罗棋布,做服装生意的老板不计其数,我怎么会把他和同做服装生意的柳永联系在一起呢? 
  回到和吴刚同居的家里,忍了一路的泪水奔涌而出,纠结在胸口的痛疼使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 
  想起英子问我,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吗?现在才明白,怎么可以?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 
  当心目中一个人的影子占据了全部的空间时,怎么可以再容许另一个人的插足?现在才明白对吴刚五年的感情只剩下亲情,现在才明白为何我们一直只是同居而不结婚。 
  感情没有谁对谁错,爱了就是爱了,不爱了为何还要去问理由。最先出轨的是我,而我现在已不想再回到原来的地方,心一旦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怎么可以再回去? 
  收拾起我的行装,留下一张纸条和刚领的工资袋,我搬出了和吴刚同居了两年的家。 
  我换了手机号,并申请休假,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这座读书、生活并奋斗了五年的城市,开始我新的生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