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专职速录师,非凡职业成就美好人生

时间:2016-05-1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她参加过许多次国家级或国际级会议,还经常与小灵通的创始人吴鹰、腾讯公司的创始人马化腾等“亲密接触”,她的工作曾被不少国家级的精英们高度赞扬过,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了一份与众不同、看似古老但却新鲜的职业:速录师…… 
   
  看广告看出新信息,本科生要当速录师 
   
  2002年,沈阳姑娘岳丽梅从辽宁省华商经济学院计算机应用与维护专业毕业后,在沈阳一家销售打印机公司上班,同时,她还在业余时间进修东北大学信息学院,攻读计算机网络本科。 
  有一天下午,她工作完后,看看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才能打卡下班,于是泡了一杯茶,翻阅当天的报纸。突然,报纸上一则广告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睁大了眼睛,只见广告上写道:经过速录培训班培训出来的速录人员又称为速录师,可以达到每分钟录入速度220个字左右,而专职的、没有经过速录培训的打字员,每分钟录入速度也不过是50至60个字。 
  “一分钟可以录入220个字,吹吧你?啥速录?不就是‘打字员’的另一个称号吗?”她边想边哈哈地笑了起来。这时,旁边有位同事问她笑啥,她说:“这广告一定是骗钱的把戏!一分钟可以打220个字,要真这样,那不成了‘打字仙’了?要不,咱也当‘打字仙’去?”说完后,她又笑了起来,同事一听,也笑着说:“或许这是有可能的事呵,世上无奇不有,你看吉尼斯纪录里啥新鲜事没有?” 
  同事的话,让岳丽梅心有所动,她想:“对呵,人家不也发明了电脑吗?真有一分钟录入220字的打字速度吗?”这时,下班时间到了,她又瞄了一眼报纸,发现那广告上的地址就在她家附近,于是她决定去看看。 
  到了那里,岳丽梅看见已经有好几个穿着时髦的姑娘在那儿打听培训的事了。她还看见从北京请来的培训老师的面前,摆着一部小小的“黑色皮肤”的机器,上面有像钢琴键盘一样的按键,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这时,其中一个一看就是个爽朗型的姑娘正在发表着自己对那机器的见解,这姑娘说话噼哩啪拉地像机关枪一样,她说话时还带着一点岳丽梅感觉不清的口音,因为说的太快,如果不认真地听,还听不清她说啥。岳丽梅看着那姑娘不停地张合的嘴,正暗自好笑,一个奇怪的情况发生了:只见培训班老师的10个手指在黑机器的按键上快速地“弹奏”着,屏幕上便出现了一行行的文字,刚才那个女孩子说的话,竟全都一字不漏地记了下来不说,而且,因为那女孩子说话时带一些口音和口头语,如果不加整理是成不了书面文字的,但看屏幕上培训班老师打出来的那些文字,全都是字句通顺的。岳丽梅和那几个女孩子当场便呆住了,她心想:“天呵!这得要多么大的本事呵?这边话音刚落,老师就把人家的话给记下来了,这不跟活的录音机一样么?” 
  她冲着老师竖起大拇指说:“老师,打字员做到您这份上,那可真是没人可比了。”老师笑了,说:“这不是打字员,这是速录师。”接着,老师又告诉了岳丽梅她们几个女孩子关于“速录师”的情况:原来,速录师是与打字员有分别的,它是一个新兴的职业,就在她报名培训不久前,国家劳动部和社会保障部还颁布了速录师的职业标准规定,而且,在国外许多国家,速录师是非常抢手的,一些大公司的总裁或者是一些重要的领导人,他们都有自己专门的高级速录师,即类似于高级文秘或者特别助理之类的角色,而且速录时的酬金就像翻译一样,是按小时来计费的,我们国家现在速录的应用面还比较窄,但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速录师这一职业也必定越来越被国内更多的有识之士接受。 
  听完老师的介绍,岳丽梅兴奋极了,她想:“这门手艺太有意思了,我一定要学会它!”她的决定得到了开明的父母的赞同,并表示可以在经济上支持她交培训班的学费。但她到培训班去学速录的事情被大学同学知道后,大学同学们都非常不理解,对她说:“你是一个计算机专业的本科生,现在计算机又这么吃香,你怕找不到工作吗?当速录师?不就是打字员么?本科生当打字员你不觉得委屈么?”她有些生气了,说:“每一个行业都无分贵贱,再说,本科生又怎么了?本科生不也是普通人一个吗?”被大学同学们这样一质疑,反倒让岳丽梅加强了学习速录这个技能的信心,她想,非得做一个优秀的速录师不可,别让大家都小看咱! 
   
   到北京去,我要参加国际级会议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有这么简单。第一天上课,老师便说了一通关于速录师基础的话:“平时我们的电脑打字,是用五笔或者拼音,但速记不同,它不仅要学会盲打、多键并击、看打,最重要的还有‘听打’,即听对方说话,然后快速地把对方说话的内容全部记录下来,这就需要速录员必须跟得上对方说话的声音,追着对方的声音来记录。根据国家职业体系关于速录师的职业标准,合格的速录师必须是每分钟记录140-180字,而高级速录师必须是每分钟记录180-220字,在这当中不能出错,否则,你便不能成为合格的速录师……”坐在讲桌下的丽梅一听,便有些头大了,再看身边的几位同学,她们也都张着嘴,仿佛在说:“不会吧?!这不是为难人吗?” 
  这时,还没等她们缓过神来,老师又说:“如果用平常人写字最快速度为每分钟50个左右的字来看,一般人在普通情绪时,说话的速度一般是每分钟150-180个字,假如碰上有某些发言者性格比较急或者情绪激动的,说话的速度就会达到每分钟200个字或者更多,加之发言者可能会带上各地的口音、风俗俚语等等,速录师必须边听边打边整理发言者的说话,如果在听打的过程中,速录师的速度追不上发言者说话的速度,而有些字、词又一时整理不了,那必须要有急智,用类似音的字、词将发言者的发言记录完整,再进行后期整理,而每一次会议的速记,会议当事方一般都要求在现场后期整理后立即交给会议主办方或者发言者,所以,别看这‘后期整理’好像挺宽容,其实更加严格。所以,要当一个合格的高级速录师,不仅听打速度快而准,还得具备很强的语言听辨能力和文字组织能力……” 
  培训班里的学员有三分之二是女孩子,她们大都是高中毕业,又在家里娇惯了的,老师刚讲完,有些学员就在底下嘀咕开了,大多是在后悔报名参加这个培训班的,都嚷嚷着想退费不学了,丽梅也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可是,当她抬头看见老师眼睛里闪过的一丝失望的眼神时,突然便想:“我知难而退怎么行呢?我非得坚持到毕业不可!” 
  于是,为了练好“听打”,跟得上对方说话的速度,加强自己文字的组织能力,岳丽梅没少费心思。 
  有一次,她和母亲边看电视边闲聊,谈到培训班的课程,这时她脑里出现了黑色皮肤速录机,还有那些像钢琴一样的键位,于是,她情不自禁地双手在脑里虚拟速录机的键位上击打起来,她的母亲看见了,便笑着说她:“是不是学速录走火入魔了,不如你跟老师说,把速录机借回来,你把我和你老爸说的话全记下来,当作练习不更好?” 她抿嘴一笑说:“对呵!”这时电视里正播一部电视剧,里面的主人公正在慷慨激昂着说着话,话音里还带着很浓重的湖南口音,岳丽梅灵机一动,心想:“电视机有几十个频道,虽然电视主持人都讲标准的普通话,但也有不少有特色的节目和主持人,还有一些地方剧,不如就拿电视机来练习吧!” 
  当时速录机需要几千元一台,岳丽梅打算自己买一台速录机来练习,朋友知道,对她说:“买那么贵的玩意儿,你当真把这打字员的活儿做到底呵?”岳丽梅倔了,她抿着嘴认真地说:“没错,做任何事都要做到底,我就是那种做事情不达目标不罢休的人!” 

  半年后,岳丽梅终于顺利通过考核,成为一名速录师,而且还是培训班里速录成绩最优秀的学员,培训班的老师和负责人都特别希望她留在沈阳,但这时,她刚好看到北京市一家速录中心在招速录师,她心想:“沈阳的速录需求目前还不大,我不如到北京去,让这门手艺有更充分的实践和发展。” 于是,她给中心经理打电话,说了自己的条件和学习过程,经理听完后就让她去面试。到北京去面试,那么这边的工作怎么办?辞了吗?万一面试不成功呢?家人知道她的打算后,都为她担心,但此时的岳丽梅铁了心,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于是说服家人,独自到了京城。没想到,面试顺利通过,她被留在了速录中心任速录师并兼职速录老师一职。 

  到了北京后,岳丽梅很快便克服了生活上的不适应。刚开始,她只是做一些边录音资料边速录的工作,很快,由于她工作突出,被公司安排了一项重大任务,即担任2004年8月22日在京举行的“亚洲教育北京论坛”速录师。这个会议举行三天,共四个分会场,而岳丽梅担任主会场的记录。这个会议是一个讨论会,参会的人除了教育界的专家和学者外,还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秘书长陶西平先生、泰国公主、美国前总统顾问等等。第一次正式工作便是这么大型的国际会议,她有些紧张,但一向自信的她想:“只要做好常规的工作准备,没什么紧张的。” 
  但会议一开始,岳丽梅便真正明白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道理。参加亚洲教育北京论坛年会的与会者,都是学识非常渊博的专家和学者,不仅口才非常好,而且,他们所提到一些领域,即使岳丽梅曾受过高等教育,但也是她以前从没有接触过的领域,这些专家和学者们对中国现在、未来的教育事业的发展和人才的培养方面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们讲得都非常精彩,他们发言当中还带着一些术语,虽然会议前已做好准备工作,事前看过一些发言稿,但岳丽梅仍为一些术语的发音一筹莫展,加上当时即使在国外,速录人员也只有在一些高级的会议场合才会出现,至于在国内,速录师是一个新职业,所以,他们看见她面前摆着一部黑乎乎的机器和笔记本电脑,而她对着那部黑乎乎的机器不停地敲打,经常会有一些对她的身份表示好奇的人向她观望,这让她心里有些紧张,总害怕当众出丑,这一分神,可是速记的大敌。这一紧张,也让岳丽梅开始追不上发言者的声音,她愈发着急。当时,因为丽梅是第一次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公司为了慎重起见,还派了一个老速记师参加,她转头看看身边的同事,发现同事正全神贯注地工作着,根本就没有自己那样杂七杂八的念头,便想:“同事可以做到聚精会神地没有任何杂念地工作,我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呢?”她深吸一口气,开始排除一切杂念,全神贯注地追着发言者的声音与速录机的键盘,果然,调整心态后的岳丽梅很快就追得上发言者的声音了。 
   
  美哉!频频与IT、国家级精英们“亲密接触” 
   
  第一场“战役”终于顺利完成,回到公司后,岳丽梅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也高兴得不能言语,因为,这第一场战役就是如此高规模的战役呵。以后,岳丽梅又参加了不少高规格的会议,她所参加的会议中,大多都是一些被她自己称为“国家级精英们”参加的会议。 
  有一次,她在“2004年度大会/中美风险/股权投资峰会”上担任速记,当时,参加会议的有小灵通的创始人即UTSTARCOM的老总吴鹰、QQ的创始人即腾讯公司的马化腾、盛大网络的CEO陈天桥等这些2004年度中国经济风云人物,巧的是,她的位置刚好被安排在吴鹰先生身边,而且,隔着他的座位,旁边还坐着马化腾、陈天桥先生,换在沈阳那时的岳丽梅,当然是根本不会想到有机会与这些国家级的IT精英们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的。 
  吴鹰留着一脸浓密的大胡子、一看就像个性格爽朗豪放的大汉,但他看起来很年轻,总是冲着人笑哈哈的,而且,马化腾、陈天桥等IT精英们都非常年轻,岳丽梅非常震惊,心想:“这些人真的是年轻有为呵!我也要像他们一样做出成绩来才好呵!”。 
  岳丽梅在吴鹰的身边开始工作了。因为是国际性的会议,发言者全部用英语发言,而且有某些发言者说话的速度很快,但她不仅把那些英语术语听得清清楚楚,还追得上发言者的声音。吴鹰虽然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但大概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一个速录师的工作,所以在别人发言时,他一直好奇地看着她的手指在黑乎乎的速记机上飞快地“跳着舞”,几次都托着脸认真地看看丽梅,又看看她的手指,或者抱起双臂在胸前,看着岳丽梅的手指发愣。岳丽梅虽然在全神地工作中,但仍感觉到他一直都在好奇地看着她工作,她一点也没分神,仍是全神贯注着自己的工作。 
  会议终于结束了。这时,她抬起头看见吴鹰看着她,他的眼神满是奇怪和疑问,好像在犹豫着什么,欲言又止。这时丽梅刚收拾好记录,吴鹰见此,最后还是终于憋不住了,他情不自禁地走到了她的面前,指着她手上的记录说:“我可以看看吗?”丽梅笑了,说行。吴鹰一边看一边睁大了眼睛,用奇怪的口吻问她:“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在他们刚说完一句话时,你也刚好把这句话记下呢?!” 这时,马化腾和陈天桥他们也都纷纷走过来观看,丽梅看见他们都带着和吴鹰一样奇怪的眼神,她便微笑着说:“这个是我们做速录师最基本的,通过专业和刻苦的训练才能做到的。”吴鹰一听,冲着她竖起大拇指说:“佩服,佩服!”他旁边的陈天桥、马化腾等人也纷纷道:“小姑娘,你真是历害呵!”她笑了,说:“我也很羡慕你们用英语流利地演讲和交谈,希望有机会向你们学习更多的东西。”这些IT精英们一听,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又对她的速录工作提出一些问题。双方交流得非常愉快,于是临分别时,他们纷纷问她要联系电话,表示他们经常要到各地去演讲,总是需要写不同的演讲稿,以后他们一定要找她做速记,这样,他们就可以只说,而她负责速录,记录完后,保存在电脑里就行了。岳丽梅非常高兴,不仅仅因为得到国家级IT精英们的称赞,还因为自己的工作得到了认可。后来,她还给他们个人做过速记,跟着这些IT精英们四处演讲,从中学到了不少的知识。 
  后来,丽梅还先后参加了好几个大型的国际会议,比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2004食品安全(北京)论坛”、海淀区政府主办的“2004年第七届中关村电脑节”、中国市长协会主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物流高峰会”等等,每参加一次会议,虽然会议组织者会向速录公司提供一些资料,但她都会先做好非常充分的准备,以防像她第一次参加亚洲教育北京论坛年会时,出现对会议发言者所讲的术语不甚了解而影响速录的情况。不过,即使准备的再充分,在会议现场,总会有意料不到的情况发生,这时,担任速录的速录师必须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理素质,不因此小意外而出现急燥的情绪。 
  有一次,她在“全球食品安全论坛”上担任速录师,当时,与会的有不少国内外食品界的专家、教授,他们给中国的食品工业安全发展提出了很多的意见和建议。在国外,尤其是欧美的一些发达国家,食品工业是非常发达的,他们说,希望从中国进口食品,但中国的食品在卫生和检测达标方面不能符合他们的标准,因此,中国失去了很多的食品出口的机会,在经济方面的损失非常大,而中国作为一个正在飞速发展的国家,可以说,中国的一举一动都对世界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参会专家们都希望中国在这方面多做一些工作。中央的领导也相当的重视,吴仪副总理也参加了。会议持续了两天,第一天的会议现场就出现了小插曲。当时,会议正在进行中,但同声传译的发射信号突然出了问题,而当时参会的基本上是外宾,中方出席的人也都基本上会英语,此时,一位美国食品专家正在滔滔不停地发表着讲话,岳丽梅是计算机本科毕业,英语的水平还可以,但也达不到现场同声翻译的水平,所以,这位美国专家的发言有三、四分钟左右的讲话没有完整地记录下来,但她没有急,加上之前她已对食品方面的知识备足了功课,所以她不急不燥地继续工作,根据美国食品专家的前一部分讲话来整理通顺他的发言稿,会议一结束,岳丽梅立即向会场的负责人说明了情况,还好,当时主办方也做了同期的录音,会场的负责人听说后,把录音拿出来给她对照,没想到,丽梅竟然把这位美国食品专家的发言全记录了下来,负责人不禁对她伸出了大拇指。 
  岳丽梅说:“在如花的青春中,有机会频频与这些国家级的精英们近距离地接触,亲眼目睹了国家级精英们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让我觉是自己现在所从事的速录工作不仅仅是打工这么简单,我只有继续努力地工作,在工作中学习更多的知识,不断地充实自己,这样的打工生涯才叫美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