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弄巧成拙,重婚罪行在揭发别人重婚时败露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一个明知情夫已有家室的“二奶”,非要与其登记结婚。两年后,为逃避重婚的法律责任,“夫妻”俩又办理了离婚手续。当她认为仍在一起同居的前夫已失去价值时,为争夺前夫的房产,竟以自己受欺骗为由,向警方举报前夫有重婚行为,致使前夫身陷囹圄。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前夫的结发妻子以大量的证据,揭发她是在明知前夫有配偶的情况下与之结婚的事实,使得她也以涉嫌重婚罪被刑事拘留。 
   
  明知他已婚,偏要嫁给他 
   
  吴英出生在哈尔滨市郊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97年,家境贫寒的吴英高中毕业后,只身来到双城市一家歌舞餐厅当服务员。 
  1997年9月,吴英在为客人服务时,发现请客的那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总是盯着她看。吴英不免有些紧张,慌乱中不慎将茶水溅到了他的衣袖上。她以为客人肯定会训斥自己,连忙道歉。孰料,客人非但没有怪罪她,反倒和蔼地安慰她。对此,吴英心存感激,那个人温文尔雅的样子也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之后,那个男人经常领着客户到吴英工作的餐厅。一来二去,吴英和他熟稔起来,得知了他叫白宪利。一天,白宪利喝醉了。其他客人走后,吴英将他扶到沙发上躺下,又用毛巾替他擦脸,并端来一碗用醋兑好的糖水让他解酒。白宪利醉眼朦胧地盯着吴英,忽然一把搂住了她的肩膀,将嘴贴在她的耳边说:“你是个漂亮女孩,从初见你的那天起我就喜欢上你了。你跟着我吧,何必在这里起早贪黑地伺候人呢?我是真心爱你的啊。”吴英的心扑扑直跳。她是个有心计的姑娘,那天白宪利送她小礼物和名片时,她就揣度出了白宪利的心思。虽然眼前这个男人比自己大十几岁,但他事业有成,在当地是个很荣耀的人。想到这里,吴英佯作惊骇的样子,身体向下滑去。白宪利乘势把她抱在了怀里…… 
  吴英被包养一年后,白宪利的妻子宋桂芬发现白宪利的手机上总有一个女人的短信,便顺着蛛丝马迹,找到了吴英居住的宾馆。宋桂芬见到吴英,“扑通”一下给吴英跪下了,“我求求你,不要再缠着宪利,不要拆散我们的家。”吴英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她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近40岁的女人,就是令她嫉恨的“情敌”。于是,她便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宋桂芬见吴英无动于衷,站起来对吴英说,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希望吴英看在自己和一双儿女的份上,能撤出去。吴英却毫不让步:“我凭什么撤出去?白宪利爱的是我,我不但要和他好,还要和他结婚……”宋桂芬见吴英非但没有悔意,还对自己恶语相讥,终于忍不住和她争吵起来。两人吵得很激烈,许多房客都围过来看热闹。最后,身为白宪利朋友的宾馆经理出面,才将两个女人拉开,并将宋桂芬劝走。 
  宋桂芬刚离开房间,吴英就把电话打给了白宪利,向他哭诉宋桂芬欺负她。不一会儿,白宪利匆忙赶到。吴英哭得泪人似的要求白宪利离婚。看着吴英伤心的样子,心痛不已的白宪利连忙答应了她的要求。吴英这才破涕为笑。 
  可是,过了两个多月,吴英发现白宪利并没有要离婚的迹象,便质问他什么时候和自己结婚。白宪利说宋桂芬不会答应离婚的,只要她不干预他和吴英之间的事,就可以了。吴英却不依不饶,她要名正言顺做白宪利的老婆。 
  1999年9月,白宪利和吴英之间的“丑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这让白宪利感到很丢面子。而此时,已经在双城住腻了的吴英,让白宪利和她一道回哈尔滨。白宪利考虑到自己已无法再在单位干下去了,加之他对吴英的感情难以割舍,便向公司辞去了经理职务,对妻子谎称到外地做买卖,并将家里积攒多年的24万元存款偷着取出来,跟着吴英来到哈尔滨。 
  到了哈尔滨白宪利花12万元钱在道外区买了一处住房,又进行了装修,给吴英和自己重建了一个温馨“爱巢”。为表示对吴英的爱情忠贞不渝,白宪利将房屋产权落到了吴英的名下。随后,白宪利又给吴英的父亲买了一台四轮拖拉机,给吴英的弟弟买了一辆微型货车,让他拉货挣钱。白宪利所做的一切,令吴英感动万分。 
  1999年10月29日,白宪利用伪造的一系列假证明,在吴英户口所在地民政部门和吴英登记结了婚。吴英终于如愿成为了白宪利的妻子。 
  婚后,吴英对白宪利温柔体贴,白宪利对她也倍加呵护。只是白宪利还惦记着老家的一双儿女,偶尔还要回一趟双城。这让吴英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她继而一想,白宪利已经是自己的丈夫了,只要他不和宋桂芬来往,看看孩子也无所谓。 
   
  不分我房产,告你重婚罪 
   
  令吴英和白宪利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婚姻只持续了两年,竟遇到了红灯。 
  2001年10月的一天,吴英和白宪利一起逛街,发现街上有许多人在散发宣传材料,他们将接过来的宣传材料塞到挎包里。 
  晚上,闲来无事的白宪利拿着材料看起来。看着看着,白宪利的头上冒出了冷汗,急忙叫过吴英一起读。两人研究了半天,白宪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情况属于重婚,而且追究起来,是要判刑的。 
  白宪利害怕了。思来想去,白宪利觉得最有把握的做法就是和吴英办个离婚手续,把重婚的事实掩盖过去。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吴英讲了,并指着宣传材料对她说:“这上面可说得明白,像你这种明知道我有家室的,还和我结婚,也犯了重婚罪,到时候可别把咱俩一块儿抓了去。”吴英也害怕了,想想反正离婚也不过是一种形式,便同意了。 
  2001年11月7日,白宪利和吴英偷偷地办理了离婚手续。婚姻关系虽然解除了,但两人仍以夫妻名义在一起居住。 
  接下来的日子,生活开始变得不平静。由于白宪利从家里带出来的钱花光了,为了生活,吴英和白宪利不得不四处找工作。2003年春节过后,吴英找了一份在通讯信息台当话务员的活儿。可是,干了一段时间后,她却觉得当话务员太费嘴皮子,每天工作下来口干舌燥的,挣的钱还不多,便将工作辞了。而白宪利的本意是想把自己的工作关系调转到哈尔滨,可他在哈尔滨人生地不熟,缺少社会关系,在双城和哈尔滨之间往返几次都没有调动成功,他便打消了调转工作的念头,改为到一些单位应聘。然而,白宪利除了会做领导外,却无一技之长,自然是到处碰壁。两人坐吃山空,矛盾渐生。 
  一天,郁闷至极的白宪利忽然想起了一双儿女和妻子宋桂芬。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若不是自己鬼迷心窍跟着吴英跑到哈尔滨来,一家四口人正该围坐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啊。出于对儿女的强烈思念,白宪利将电话打回了双城的家中。 
  此后,白宪利经常趁吴英不在屋里时,给宋桂芬和孩子打电话。月末,吴英去电信局交电话费,发现电话费比上个月超支了,就去电信局打印出话费清单。话费清单上有几个相同的号码,从区号来看是双城的,而且她还有点熟悉。吴英忽然想起来,这个号码是白宪利在双城的家的,看来,白宪利还惦记着双城的家啊。吴英非常生气,提醒白宪利以后不准背着她往双城打电话,否则,她就找宋桂芬闹,大家谁也别想清静。白宪利见自己连给儿女和妻子打电话的自由都没有了,还给他们带来了麻烦和伤害,痛心不已。他感觉吴英不会和自己过得长久,便借着分户供暖改造的机会,将房屋产权变更到自己的名下。 
  果然,吴英再也无法承受日渐拮据的生活。尤其是在她做了两次宫外孕手术,身体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而白宪利因为没有钱,不能为她提供更好的生活保障的情况下,于2004年6月,想到了和白宪利分手。但她又担心和白宪利分开后自己一无所有,便和白宪利商量,要求白宪利把两人住的房子分给她一半。白宪利的态度很明确:“房子是咱俩结婚前我买的,用的是我从家里带来的钱,属于我的婚前财产,如果咱们分手,房子你一点得不到。”吴英只好暂时不提分手的话题。 

  但吴英既不想这么耗下去,也不想“净身出户”。她以为,自己和白宪利曾登记结婚过,房子理应有自己的一半,可现在两人解除了婚姻关系,再正面争房产肯定对自己不利。如果自己告白宪利重婚,然后说自己是在不知道白宪利已经有配偶的情况下,受骗和他结婚的,法律就会保护自己的权益,将房子确定为两人的共同财产进行分割,那样自己就能如愿以偿,分得一半房产。这样想着,吴英心生一计,于2005年五一前夕,背着白宪利偷偷来到当地派出所,以自己被欺骗为由,举报白宪利有重婚行为。公安机关当即将白宪利传唤到场,对他进行讯问。 

  “黄雀”在后,害人亦害己 
   
  白宪利被公安机关讯问后,马上意识到是吴英在背后下的刀子,白宪利彻底失去了与吴英共同生活下去的信心,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太对不起妻子儿女了,妻子宋桂芬一个人靠打零工赚到的一点钱,领着两个孩子艰辛度日。想到这些,白宪利的心都要碎了。 
  2005年初秋,白宪利的女儿收到了上海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女儿和她母亲在高兴万分的同时,却被一大笔学费给难住了。白宪利在电话里听到女儿的哭诉后,也是悲喜交加,悔愧难当。他抑制住哽咽,告诉女儿放心,学费由他这个当父亲的负责。 
  这时的白宪利已身无分文,唯一的财产就是那套住房。于是,白宪利想把房子卖了,用卖房款替女儿交学费,把剩下的钱交给妻子,供她和孩子们生活用。已经和白宪利分手的吴英,得知白宪利要卖房子的消息后,也紧锣密鼓地加快了和白宪利争夺房产的步伐。她一方面再次到公安机关举报白宪利重婚,另一方面又到法院起诉,以她原本不知道白宪利已有妻室,她是受骗才和白宪利结婚的,婚后两人共同购买了房产,自己理所当然应分得房产的二分之一为由,要求与白宪利分割房产。2006年4月初,法院对白宪利位于道外区某小区的住房进行了财产保全。白宪利无奈,只得从当初的“爱巢”里搬了出来。 
  白宪利夹着行李来到街上,发现天已黑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没有栖身的地方。他想找家小旅店住,可衣兜里只有十几元钱,必须留着关键的时候用。 
  忽然他想到双城的那个家,走投无路的白宪利看到了一丝希望。他厚着脸皮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陪着小心向宋桂芬描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请她原谅自己的错误。电话里,宋桂芬沉默了一分钟,声音哽咽着说了一句:“冤家……回来吧!”白宪利听到这声呼唤,顿时潸然泪下。 
  然而,就在白宪利等着法院对他和吴英的房产纠纷做出判决,开始新的生活时,2006年7月29日晚9时许,白宪利因涉嫌重婚,在双城的家中被警方抓获。宋桂芬不知道警察为何抓丈夫走。一个警察告诉她,法律规定,有配偶的,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又与他人结婚,或明知对方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属于重婚。白宪利和她没离婚就和吴英结婚,就是涉嫌重婚犯罪,所以才抓他。直到这时,宋桂芬才相信白宪利和吴英曾真的登记结过婚。 
  丈夫刚刚回心转意却被抓走了,宋桂芬焦虑万分,心里愈发痛恨吴英。忽然,她想起警察向她介绍重婚罪时,曾说过“明知对方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也属重婚”的话。“对呀,吴英明明知道白宪利有老婆,还和他登记结婚,不也犯了重婚这一条吗?也应该把她抓起来,不然,岂不是便宜了她?”想到这里,宋桂芬决定向警方控告吴英重婚。她搜集了许多能够证明吴英是在知道白宪利已婚的情况下与之结婚的人证、物证。2006年8月14日,宋桂芬带着全部证据,到公安局举报吴英重婚犯罪。公安机关极为重视,当即立案。 
  白宪利对自己重婚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认定他和吴英结婚时,吴英知道他已有家室。公安机关经过进一步侦查,根据宋桂芬提供的证据,认定吴英的行为涉嫌重婚罪。 
  2006年11月初,警方将犯罪嫌疑人白宪利、吴英涉嫌重婚罪的文书及案卷材料、证据等移送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道里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此案进行了审查,认为此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以白宪利涉嫌重婚罪,依法批准逮捕。同时认为吴英明知对方有配偶而与之结婚,其行为涉嫌重婚罪。但因其犯罪情节轻微,身体经两次手术,依法取保候审。 
  在这场婚姻游戏中,吴英由于扮演了贪心甚至狠毒的“二奶”角色,受到了多方的谴责,背负了沉重的精神负担,不知道今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而白宪利因自我私欲膨胀,导致身陷囹圄,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好在宋桂芬仁义善良,不打算追究丈夫的责任,她盼望法律能网开一面,给予丈夫宽大处理。 
  事情到这里表面上已经结束了。但无论白宪利愿不愿意,他还将和吴英对簿公堂。因为他们的房产之争并未结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