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负心男友诈死,谁解未婚妈妈伤痛的心

时间:2016-05-1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她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与因“车祸”而死去的恋人的爱情结晶。望着产下的孩子,她非常希望在天堂的恋人能知道这个消息,便不由自主地在手机上按出了恋人的手机号。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随着拨出键的按下,却意外地打通了“天堂”恋人的手机…… 
   
  马拉松式的恋爱 
   
  今年25岁的杨湘梅家住贵阳市花溪区。1999年8月,考上大学的她因家境贫寒,便利用暑假到一家文具店兼书屋打工挣钱。文具店旁边就是贵州某大学,不时有大学的老师来看书。 
  在这家店里,杨湘梅认识了大学教师罗静民。罗静民是哲学系的讲师,比杨湘梅大6岁,和蔼可亲,是那种在女人眼里很有安全感的男人。 
  8月23日傍晚,罗静民又到文具店看书,临走时他和杨湘梅交换了手机号码,并半开玩笑地说:“哪天有空我请你去散步,你别拒绝啊!”杨湘梅羞红着脸微微一笑。 
  第二天傍晚,杨湘梅果然接到了罗静民的邀请电话:“小梅,有空吗?天气这么好,花溪的景色一定美极了,我们出去走一走,好吗?”杨湘梅高兴地答应了罗静民的邀请。 
  沐浴着晚霞,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在被枫叶映红了的花溪河畔,沉浸于迷人的风景之中。罗静民突然拉着杨湘梅的手说:“小梅,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会爱你一辈子!”杨湘梅羞红着脸点了点头。 
  转眼间,开学了,热恋中的杨湘梅带着对罗静民的思念跨进了大学校园,而罗静民也投入到了紧张的教学之中,两人只有周末才在一起幽会。在热恋的缠绵中,两人偷食了禁果,杨湘梅从此更是死心踏地地爱着罗静民。 
  2000年5月,由于没有采取避孕措施,杨湘梅怀孕了。听到这个消息,罗静民大吃一惊,他叫杨湘梅以学业为重,尽快打掉孩子。杨湘梅只好到医院做了人流手术。 
  2003年7月,杨湘梅大学毕业后踏上了寻求就业之路,但由于成绩太差,她一直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只好应聘到一家宾馆当服务员。 
  罗静民对杨湘梅的工作非常反感,他认为年轻漂亮的女人在宾馆当服务员,都是靠出卖色相挣钱,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但他又不能帮助杨湘梅找到更好的工作。他几次劝杨湘梅别干了,可杨湘梅反问他:“不干?你叫我去干什么?”罗静民无话可说,只好默认了。 
  默认归默认,但罗静民心中抹不去的阴影使他对杨湘梅渐渐地冷淡了,有时一连几天都不和杨湘梅联系。 
  2004年6月,杨湘梅又怀孕了,她高兴地将“喜讯”告诉罗静民:“我怀上你的骨肉了,这回我们结婚吧!”杨湘梅看得出,罗静民并不高兴。他沉思片刻,冷冷地说:“我现在工作压力和经济压力都很大,不能结婚也不能要孩子,你到医院做掉算了。”听罗静民这么一说,杨湘梅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她哀求说:“我们已经打掉一个孩子了,这个就生下来吧!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呀!”可是不管杨湘梅如何哀求,罗静民始终摇头不肯答应。 
  7月的一天,罗静民带着杨湘梅到医院准备做掉孩子,医生得知杨湘梅曾流过一次产后,劝道:“多次流产,可能会导致终身不孕,你们考虑好后再决定!”但是在罗静民的一再坚持下,杨湘梅还是含泪做了流产手术。这之后的一段时间,杨湘梅整天闷闷不乐,担心像医生说的那样“终身不孕”,这种担心像一块巨石压在她的心头。 
  这块石头终于在2005年5月卸下了。月经一直很正常的杨湘梅,这个月却迟迟不来,她暗自窃喜:是不是怀孕了!7月初,她独自来到医院检查,一个天大的喜讯降临在了她的头上:她不仅怀孕两个多月了,而且还怀了双胞胎! 
  走出医院,兴奋不已的杨湘梅立即拨通了罗静民的手机:“我又怀孕了!并且怀的是双胞胎呢!我们快结婚吧!”电话那头的罗静民却一直沉默着,最后竟挂断了电话。杨湘梅惊呆了。她顿时从高兴的顶峰跌落下来,泪水凄然而下…… 
   
  男友车祸“死亡” 
   
  自从得知杨湘梅又怀孕了后,罗静民更加疏远杨湘梅。杨湘梅更是伤心和不解:自己怀上双胞胎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为什么男友却不高兴?7月中旬,杨湘梅为了让孩子出生后有个名分,主动找到罗静民,恳求他尽快和自己结婚。但罗静民就是不肯,他的态度非常坚决:“我现在正在筹钱买房,没钱结婚和养孩子,你赶快去把孩子打掉,等我们结婚后再要孩子!” 
  杨湘梅顿时哭了起来:“我和你相爱7年了,再穷,这婚也该结了吧。并且我已流产了两次,再流产我就不能生了呀。再说这次怀的是双胞胎,你怎么能忍心打掉,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孩子生下来。”两人因意见分歧而发生争吵,结果不欢而散。 
  此后,罗静民对杨湘梅不管不问。杨湘梅认为他这是在生自己的气,过一段时间他会接受自己的,也就没有往心里去。一晃两个月过去了,10月25日下午,杨湘梅在学校门口拦住了刚下班的罗静民,很生气地问:“结婚的事,你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孩子快要出生了,你得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不然我只有去找你的领导反映了。” 
  罗静民急了,立即把杨湘梅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拍着胸膛对她承诺说:“你别闹,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我们明年1月结婚!等我忙过这阵子后,我就去准备。”当晚两人商量,把婚期定在2006年1月8日。 
  2005年11月,杨湘梅已是身怀六甲。由于没有结婚就怀孕了,杨湘梅思想压力很大,腆着个大肚子,几乎连门都不敢出,生怕别人说三道四。她感到很委屈,但想到婚期近了,她只能忍辱负重。 
  2006年1月1日,离预定的婚期只有几天了,而罗静民已经一个星期没来看望杨湘梅了,行动不便的杨湘梅想知道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便拨打罗静民的电话。谁知,一连拨打几次,电话里始终传来“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的语音提示。杨湘梅觉得蹊跷,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焦急不安地熬过了两天。1月3日,杨湘梅的手机响了,是罗静民的父亲打来的,他在电话中悲痛地说:“去年12月28日,罗静民去深圳出差,不幸车祸遇难,你不要过度悲伤,要照顾好自己,他的后事我们会处理……” 
  还有几天就要结婚了,怎么会发生车祸呢?杨湘梅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空白。她倒在床上任泪水静静地流淌…… 
  罗静民死了,肚里的孩子怎么办?是生下来还是打掉?杨湘梅面临着痛苦的决择。这是她和苦恋7年的男友的骨肉呀,打掉,她于心不忍;要生下来吧,她和罗静民没有结婚,孩子生下来就是非婚子,再说自己一人抚养两个孩子会很艰难,也会影响自己今后的婚姻。 
  经过10多天的痛苦思索,杨湘梅最终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在这10多天里,她静静回首7年的恋爱历程,觉得自己是深爱罗静民的,现在他走了,她要留下“爱的结晶”,留下爱人的骨血,让已逝恋人的爱永远驻留在身旁。随即,杨湘梅把自己的决定通过电话告诉了罗静民的父亲。罗父当即回答说:“这是你和罗静民的事,按理说我们不该管,但我还是劝你要想好,罗静民走了,你生下孩子我们也无力抚养,你只能自己抚养了,以后别怪我没有告诉你。” 
   
  打通“天堂”的手机 
   
  2006年3月3日深夜11点,杨湘梅在医院剖腹产顺利生下了双胞胎男婴。望着两个可爱的孩子,杨湘梅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3月4日中午,杨湘梅躺在床上,望着身边两个孩子安祥的神态,沉浸在做母亲的幸福之中,她掏出手机记下了孩子的生日,她多想把这个日子告诉天堂里的爱人。她暗暗地想,如果罗静民得知自己生下了双胞胎男孩,他一定很高兴!这时,她熟练地按下心中那个熟悉的号码,然后下意识地按下拨出键,几秒钟后,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电话接通的声音。 

  杨湘梅清醒地意识到,这是通往“天国”的电话,怎么拨通了呢?她屏住呼吸,不敢出声,她希望对方主动说话,更希望电话里传来的是罗静民的声音!可是,声音响了几声后,就挂断了。她再次拨打那个号码时,手机拨通了就是没有人接听。 

  杨湘梅觉得蹊跷,前不久拨打这个电话都是空号,现在怎么就拨通了呢?罗静民已经不在人世,谁会用他的号码呢?为什么不接电话呢?众多疑问缠绕在杨湘梅的心头。杨湘梅挣扎着下床,踉踉跄跄地来到医生办公室,借用办公室的座机电话再次拨打那个号码。 
  第一次打通了,刚响了3声,对方没接听,就挂了电话;杨湘梅又接着打,对方还是挂了电话;第三次打过去的时候,刚响了两声,对方终于接听了:“喂,你哪位?”接电话的是一位语气和蔼的男子,这声音太熟悉了! 
  杨湘梅顿时激动起来,她立即回话:“我是湘梅呀,你是静民吗?”对方沉默了。杨湘梅哭了起来,“我听出你的声音了,你就是静民!你快来看看我们的孩子吧!两个都是男孩,我们的亲骨肉呀!” 
  对方果真是罗静民,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后,他终于说话了:“湘梅,我承认我对不起你,我并没有遇到车祸,也没有死,前段时间我报停了手机,想到事情已过去了,我刚启用,想不到你就打进来了。这也好,有些事情也该给你讲清楚了。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让你放弃生孩子。自从你到宾馆当服务员后,就注定我们不能结婚了。你想想,我一个大学讲师如果和宾馆的服务员结婚,同事们不笑话我吗?所以,两年前我就和别人结婚了,并且有了一个孩子。你怀上孩子后,我不敢相信那孩子就是我的,既然你现在把孩子生了下来,你就自己抚养吧,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你别再胡搅蛮缠了!” 
  “你混蛋,你不是人,孩子不是你的还会是谁的?我虽然在宾馆当服务员,但我从来没有出卖过自己的肉体,你如果还是男人就应该敢做敢当,为你的行为负责!”罗静民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利剑刺痛着杨湘梅的心,她当即晕了过去。 
  杨湘梅苏醒过来,觉得整个天空都坍塌了,自己苦恋7年结果竟是一场骗局。她原先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就是因为她深爱着罗静民,想让孩子延续他们的爱,想不到这爱却是深深的伤害和欺骗。杨湘梅感到极度的心痛,万念俱灰,连死的念头都有了。她以晚上无法入眠为由,让医生每天给她开几粒安眠药,她把药积攒起来。出院那天夜深,杨湘梅准备将安眠药全部服下,这时,孩子却哭了起来,孩子的哭声令杨湘梅犹豫了:如果自己死了,两个孩子怎么办?她流着泪把药片扔了。 
  杨湘梅虽然打通了罗静民的电话,但他一直没有来看他们母子。后来手机一直关机。看来罗静民是下决心要抛弃她们母子了。绝望至极的杨湘梅觉得孩子是无辜的,他们不能没有父亲,更不能没有父爱。孩子满月后,她拖着虚弱的身体抱着两个孩子找到罗静民的父母,要求他们认下孩子,给孩子一个名分。 
  谁知,罗静民的父母不但不承认两个孩子是他们的孙子,反而骂他们是野种,连门都不让进。杨湘梅心如刀割,伤心至极的她流着泪抱着孩子踉踉跄跄地回到家。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母亲心疼地安慰她:“女儿,坚强点儿,人家不认孩子,我们自己抚养吧!”她扑进母亲的怀里大声痛哭起来。 
  罗家人拒不承认孩子是罗静民的骨肉,2006年8月,杨湘梅将罗静民告上法庭,为孩子索回父爱。在花溪司法局的法律援助下,杨湘梅起诉罗静民一事经花溪人民法院调解,罗静民答应每月付给双胞胎孩子抚养费800元。但事后,罗静民并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杨湘梅打罗静民的手机时,已经停机,她去找罗静民的父母,问罗静民哪里去了?罗父回答说:“不知道,以后你和他的事别再来骚扰我们。”杨湘梅又到罗静民的单位去询问他的下落,一位负责人告诉她说,罗静民长期不假外出,已被学校开除,至今下落不明。至此,对逃避责任的罗静民,杨湘梅已无可奈何。 
  至从杨湘梅生下双胞胎孩子后,她的母亲放弃了做小本生意,整天陪在女儿身边,一边开导女儿,一边帮助女儿照顾孩子。由于没有经济收入,杨湘梅母女为数不多的积蓄不久就花光了,生活过得相当艰难。加上未婚生子,邻居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杨湘梅,常有人在她背后说些闲言碎语。 
  在生活和舆论的重压下,2006年10月28日,杨湘梅把孩子托给母亲照管后,含泪离开了家乡外出打工。 
  如今,这场爱情悲剧留下的“后遗症”却如一座大山压在杨湘梅及其母亲的身上,杨湘梅为了生计而漂泊他乡,杨湘梅的母亲带着两个孩子凄苦度日。今后,她们将面临许多未知的风雨和磨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