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沉沦

莲子花开花落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夏日的雨水冲刷着阴霾的天空,忽而急骤忽而舒缓,似一女子坐在天端纤纤玉指正拨弄着琵琶,弹奏着高山流水。莲子的心亦潮潮的,如同这晚来的雨一般缥缈湿润。4年,弹指一挥间,飞离开她已整整4年了。 
  飞的音容笑貌在莲子的记忆里已渐渐变得模糊。莲子在他意外去世后便封存起他所有的物品,以免睹物思人。而现在也只过了短短的4年,他的容貌便已记不真切起来。莲子自嘲,世间那些亘古不变的爱情,不过是小说家们美丽的杜撰吧! 
  梦凡清瘦黝黑的脸清晰地叠印在飞模糊的面容上,莲子的心不由地颤动了一下。梦凡,这个在酒席上相识的男人,已渐渐占据了莲子的芳心。 
  莲子没有固定的职业,她当过代课教师,办过假期辅导班,做过市场营销员,现在是一家知名品牌学习机的A市总代理。莲子的精明能干在先生去世后才真正显现出来,她向公婆一次次证明了她莲子不是个吃闲饭的女子,离开了男人照样生活得充实而富足。 
  但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并不是莲子想要的。对于4年前的莲子来说,孩子尚小,那时是迫不得已。而现在,莲子知道她要离开这个家,唯一的出路便是嫁人。 
  4年间,在亲朋好友的张罗下,莲子相过的男朋友不下一个连。但没人能入莲子的慧眼,直到遇上梦凡。 
  梦凡三十五六岁,经营着一座不大不小的铝矿。那天在酒席上表哥向莲子介绍他时说,他可是个钻石王老五哟!一句话让莲子闹了个大红脸,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而那个梦凡竟一直用黑幽幽的眸子含笑看着莲子,一副似曾相识的样子。那一刻,莲子知道,她和他之间将有故事发生。 
  交往就这么自然地开始,莲子叫他老梦,他叫莲子小莲。 
  梦凡说两年前就认识她,大年初三去城皇庙进香,她就在他前面,抽了个上上签。几句话让莲子对他又生出几分好感。莲子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抽得上上签时自己心里许下的愿望,然而她却怎么也想不起当时身后的他来。几周下来,梦凡带她尝遍了这座城市里的美味佳肴,玩遍了可以玩儿的地方,那些星级酒店,那些灯火通明的夜总会、慢摇吧,那些休闲娱乐园、高尔夫度假村,无一不留下他们的身影。 
  梦凡一天早、中、晚三通电话向莲子汇报着他的行踪,关心着她的身体和心情,诉说着他的思念和留恋。有时,夜半发短信给莲子,说,我想你了。莲子被梦凡电话加短信的甜蜜骚扰重重包围着,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被深深宠爱的感觉。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感觉比被人宠爱更幸福? 
  许多次,梦凡把莲子堵在门内,想抱她入怀,哪怕只是拉拉她的手,都被莲子巧妙地拒绝了。暗夜里,莲子曾无数次地向往那个怀抱,向往那片刻的温存,但是,莲子知道,不可以。在一个她并不十分了解的男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脆弱,不啻给对方一个信号——这是个随便的女人。 
  梦凡对莲子说,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一点,但是,有时太压抑自己也是一种痛苦, 
  莲子的内心也曾激烈地斗争过。她喜欢这个男人,不单是因为他有钱,她喜欢他的干净,喜欢他的善解人意,喜欢他温柔的眼神,喜欢他桀骜不逊的神气,喜欢他身上那种成熟男人的稳健和企业家的睿智。 
  莲子望着窗外,暮色四合,雨天的夜似乎也来得早了。 
  又是一连几天没有梦凡的音信,莲子想他一定是又上矿了。他说过,没有他音信的时候他就在矿上,矿上信号不好。时间并不算晚,莲子来到书店她的专柜察看,手下一名刚来没多久的姑娘一见她便上来吵着要基本工资。莲子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教训了她并顺带把另外几个柜员也教育了一顿。莲子说,第一个月实习期,你不管在哪儿站柜台都没有工资,按你的业绩给你提成。你不想着如何早日向顾客推销出去产品,刷新你的零记录,却吵着要工资。你想想,在哪儿站柜台有在这儿舒服?冬暖夏凉,风吹不着,日晒不着。天天接触的都是些有知识、有文化、高素质的人。你才十七八岁,不想着怎样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综合素质,将来也嫁个好人家,却只和别人比吃比穿,有什么出息!我不怕你们拿高薪,你们卖出去的产品越多拿的钱越多,想多赚钱就好好学着如何向顾客推销。不想做你可以走人,我这儿不缺想做的小姑娘。莲子的话音刚落,梦凡的电话便打来了。 
  莲子的心情立刻阴转晴,她迈着轻盈的步伐奔出书店,梦凡的车已停在店堂前。斜阳映照下,梦凡一脸的倦容、满眼的血丝。他解释说,早上6点从矿上开车到W省,中午赶回矿上,饭也没顾上吃,快快办完事就跑来看你,连续开了七八个小时的车,很累。莲子说,为何不带司机?梦凡盯着莲子的眼睛说,我不想让别人插在我们中间,我想单独和你在一起。莲子的心顿时盈满柔情。 
  梦凡带莲子来到他在酒店的包房,叫了几样小菜和一瓶红酒。 
  梦凡看着莲子的眼睛认真地说:“嫁给我,小莲,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好吗?” 
  莲子不知该如何回答,当幸福来得太容易时又总是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 
  莲子是理智的,32岁的莲子已不再年轻。 
  边聊边喝,不知不觉天已黑尽。 
  时间对于恋爱中的人们来说总是去得太快。 
  窗外黑蒙蒙一片,莲子起身说该走了。 
  梦凡跨前一步挡住了莲子的去路,四目相对的瞬间,莲子已被梦凡拉入怀中,紧紧抱住,生怕她会跑掉似的。 
  小莲,嫁给我。梦凡把脸紧贴在莲子耳旁喃喃地低语:我爱你,小莲,我爱你。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叫“爱”的气息,身体内涌动着一种叫“情”的东西,伴着酒精的迷醉瞬间暴发出的柔情,让莲子想哭——失去多久了?这样的拥抱?这样的温存?软绵的身子被他有力的双臂紧紧箍着,莲子不由轻轻地呻吟了一下,你勒痛我了。 
  留下来,梦凡捧着莲子的脸说。 
  莲子嘟着嘴“不”还未出口,梦凡的唇已紧紧压在她的唇上,堵住了她的口,堵回了那个“不”字。 
  这一吻仿佛跨越了一个世纪,那么的久远又漫长…… 
  铝产品的价格一路攀升,梦凡更忙了。有时,几天几夜都不出矿,不下山,再回来也很少有时间陪在莲子身旁。 
  事业才是男人的第一个情人,女人在男人的事业面前永远只能屈居第二。莲子很明白这个道理,但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公婆去了小姑子家,带走了女儿,留下莲子一个人。午后视察完柜员们的成绩,莲子便在暖暖的秋阳下闲逛。红叶飘零的季节正是爱情成熟的时节,一对恋人就在树下旁若无人地亲密着,莲子的心不由荡漾起来——此时此刻,梦凡的身影无孔不入地填满了她的心,好想他,想他……一种脆弱的思恋之情袭遍莲子全身。我为何要拼命压抑自己的欲望?我为何要把女人的幸福拒之门外?莲子的理智在与内心的情感努力较量着。 
  莲子不顾一切地来到梦凡在酒店的包房,她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她只知道这会儿她想他,她需要他。包房的门虚掩着,只是一闪念间的犹疑,莲子什么也没想也不容她多想,门已被她推开。 
  正对着门的床边,一个女人就坐在梦凡的怀里。 
  梦凡再说什么,再解释什么,莲子皆一概不理。 
  什么逢场做戏?什么情不得已?男人一向从不拒绝投怀送抱的女人,更何况这投怀送抱的女人还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一边说着我爱你,一边却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这就是男人所谓的爱情? 
  过往的一切此时在莲子的眼里都成了虚情假意。莲子忘了,男人在说我爱你的时候,只是代表着那一刻他爱你。世上没有永恒的爱也无永远的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