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真情十年 此生相依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在当今中国,宋祖英无疑是家喻户晓的民歌歌手。她是第一位在悉尼歌剧院和维也纳金色大厅唱歌的中国歌唱家。这位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委员,有一份辉煌的事业、一个知冷知热的丈夫和一份甜美如歌的婚姻…… 
  提起宋祖英,就会想到她的歌,我们耳熟能详的《十八弯水路到我家》、《辣妹子》、《好日子》等经典歌曲都是出自她的歌喉。近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举办的“宋祖英专场音乐会”上,她再度高歌,令2200名美国观众心弛神怡,赞不绝口。 
  从一个出身贫困家庭的乡下女孩到如今享誉全世界的著名歌唱家,宋祖英无疑是令天下女性羡慕的成功女人,她能有今天炫目的成就也绝非易事,所以,人们就自然把眼光投向了她背后的男人——罗浩。 
  他是宋祖英的老公,是现任长沙市广电集团副董事长,是电视剧《雍正王朝》和《恰同学少年》的制片人,身列全国十大制片人之一,为宋祖英写下了《湘女多情》和《月亮花儿开》等脍炙人口的好歌。可以这么说,宋祖英的今天离不开丈夫罗浩的大力支持,是他一手铺就了她的成功之路。 
   
  她是他眼里一泓透明的清泉 
   
  宋祖英出生在湖南省古丈县一个苗家山寨,美丽的湘西风光和清澈甘甜的山泉赋予了她一副百灵鸟般的嗓子和清纯的容貌。宋祖英12岁那年,父亲就因病去世了,坚强的母亲以柔弱的双肩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争气的她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中央民族学院音乐舞蹈系。 
  1988年,湖南省举行青年歌手大奖赛,在湖南省音协的老师们的鼓励下,宋祖英参加了。就是这次歌手大赛,改变了她的人生航向。 
  在这次比赛中,宋祖英发挥出色,获得了民族组第一名的好成绩。那天下午,当她唱完歌走下舞台时,一个帅气儒雅的男孩径直向她走来。 
  这个男孩叫罗浩,是长沙人,在长沙电视台工作,是本次大赛负责赛事转播的编导。他用一双真诚的眼睛看着宋祖英:“你是一个很有天赋的歌手,你愿不愿意跟金铁霖老师学习?” 
  能够跟大名鼎鼎的金老师学习声乐,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原来罗浩在大学里学的是作曲,创作了不少好歌,与金铁霖老师私交甚好。当他向金老师推荐宋祖英时,金铁霖表示愿意接收这个学生。就这样,1989年秋天,宋祖英来到了中国音乐学院,成了金老师的学生。 
  金铁霖最初见宋祖英时,也没想到她会有今天的成就,但当时他就觉得这个孩子潜质很好,不但刻苦而且对自己要求严格。如今朴实的苗妹子已经是大腕了,一般都是别人帮她拿东西,但只要老师金铁霖手里有包,她就会主动帮他拿。金铁霖说;宋祖英在没有成名以前,一直住在学校的地下室,因为房费便宜住了很长时间。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孩子基本上不出去,随叫随到。感觉随时随地,她都在那里等着上课。她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学习当中。一般人很难做到这样。 
  其实,从第一眼见到宋祖英起,罗浩就对这个纯朴的湘西妹子产生了好感,在他眼里,她就是山涧里一泓清澈透明的泉水,是花蕊里晶莹剔透的露珠,不带任何杂质。 
  宋祖英到北京上学后,罗浩开始频繁地给她写信,像个大哥哥一样询问她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每次到北京出差时,细心的他都要为宋祖英捎上她最爱的辣椒、板栗和古文茶,还请她去餐馆里吃她最爱吃的湘菜。就这样,两个青年男女渐渐熟悉起来。第二年暑假,罗浩邀请宋祖英去家里做客。罗浩一家人很喜欢乖巧懂事、善良纯朴的宋祖英,罗浩的母亲悄悄地对儿子说:“小宋是个好姑娘,不要错过了,妈支持你!” 
  罗浩想,如果自己不及时向她表白,说不定真会错过。这年秋天,罗浩在信里向宋祖英表白了心迹,宋祖英很快就回信了,她没明确地答复罗浩,只是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她说,她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聋哑弟弟,条件很不好,希望罗浩能考虑清楚。 
  宋祖英的回信让罗浩有些内疚,认识她那么久了,竟然对她的家庭情况一无所知。于是,他马上赶到北京,亲口对宋祖英说:“我愿把你的家人当做我的亲人看待!” 
  1991年7月,宋祖英完成学业,进入解放军海政歌舞团工作。就在这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她以一曲《小背篓》一举成名。第二年春天,宋祖英与罗浩幸福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后,宋祖英尽管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单位还是暂时不能为她安排住房,她手头也不宽裕,自己买不起房子。因此,宋祖英和罗浩就把家安在了长沙,罗浩把宋祖英的母亲、妹妹和弟弟全部接到长沙生活。在没有排练和演出时,宋祖英就回长沙与家人团聚。 
   
  丈夫是她事业的坚强后盾 
   
  罗浩才华横溢,他为宋祖英写了《湘女多情》和《月亮花儿开》两首歌曲,宋祖英唱得很不错,但挑剔的罗浩常批评她唱得不到位,宋祖英感到很委屈,别的作曲家都说她能够很好地把握歌曲的内涵,为什么唯独自己的丈夫却这样说自己呢?也许罗浩对妻子的要求特别严格。因为这样的事情,宋祖英和罗浩有过争执,这也是这对恩爱夫妻在生活中唯一有争执的时候。 
  在罗浩的指导和鼓励下,宋祖英的音乐才能不断在飞跃,那个时候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她的歌声像春雨一样清新,给人们带来一种别样的心情,朴素而深沉,忧伤而温暖。 
  1995年前后,宋祖英的事业有些低迷,尽管她常参加各种晚会,但却没有自己的作品,她的事业一度停滞不前。宋祖英曾一度想过放弃。罗浩客观地帮她分析:“你有天赋,有实力,只是暂时没有碰到好作品。好作品可遇而不可求,你要耐心地等一等。”罗浩是作曲家,又是专业的电视人,他的话在宋祖英听来很有分量。 
  随着《辣妹子》、《爱我中华》等歌曲的推出,宋祖英成了大红大紫的明星。但好学上进的宋祖英并不满足,于是她萌发了去中国音乐学院读研究生的念头。但又怕丈夫不同意,毕竟自己已年过三十,对家庭生活的考虑应该多一些。没想到罗浩得知宋祖英的想法后,竟非常支持。 
  1998年秋天,宋祖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研究生班,再次师从金铁霖老师。日子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恋爱时:罗浩经常来北京看妻子,带给她最爱吃的湘菜……宋祖英不仅有一副优美动听的歌喉,而且为人特别平和,尤其是她脸上那种天然的淡淡的微笑,让人觉得特亲切。因此,她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歌迷来信。 
  宋祖英和罗浩都是性情中人,两人都非常喜欢小孩,但他们目前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宋祖英是海政歌舞团的台柱子,每年要下基层演出120多天,还有200多天在外面演出。在这方面,罗浩特别理解、支持宋祖英,他知道,团里离不开她,广大歌迷更需要她的歌声,为了事业,势必要作出一些牺牲。但宋祖英和罗浩都认为,等时机成熟了就要个孩子。 
   
  夫妻都在低调做人 
   
  在浮躁的演艺圈,宋祖英是个另类。她单纯,内心像水一样纯净透明。她不喜欢抛头露面,不爱应酬,而罗浩也喜欢默默无闻地生活,夫妻俩都在低调做人。没有演出的日子,宋祖英就安静地在家里看书、听歌,和家人共享天伦。 
  宋祖英以自己的平静与谦和赢得了人们的认可和喜爱。从她美好的歌声中透露出来的抒情性,像春雨一样浸润在听众心中。那确是一种像春日般温暖、像夏日般热烈的抒情性。那个时候大多音乐艺术都普遍患上了抒情厌倦症,很多音乐都陷入了呆板、生硬、乏味的境地,流行音乐也在不古不今,不中不洋中艰难地成长,这种纯真的抒情被有些人当作伪浪漫主义的歌唱的策略,而宋祖英却坚定地强化了抒情的力度和强度,从而使自己的歌唱回到了最本真的状态。 

  宋祖英这些良好的习惯和品德是罗浩尤其看重的,因此,结婚这么多年来,他们的感情非常稳定。尽管妻子是红得发紫的大明星,但罗浩从没有想过靠妻子的光环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在感情上,他们是彼此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而在事业上,他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各自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 

  宋祖英是从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贫寒的童年生活使她形成了乐于助人的性格。罗浩也是个很有爱心的人。同样善良、热心助人的一对夫妻,多年来演绎了很多鲜为人知的爱心故事。从1995年开始,短短几年她先后为母校岩头寨中心完小捐赠了希望书库,以及66台电脑,一台钢琴、电视机、VCD等一大批教学设备,并捐款9万元人民币。2004年回到家乡又成立了用于救助贫困学生和奖励优秀教师的宋祖英教育基金会,当时她一次性捐款30万元。据不完全统计,她已经先后为岩头寨乡教育事业发展捐资捐物达150余万元。这样的善事做得很多,但是好像媒体报道得很少。 
  宋祖英说:“我觉得你自己有这个能力可以帮助一些人的话,不一定要媒体来报道,因为你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你不是给媒体看,不是让别人看,而是你自己的一种付出,是能够做到的一份爱心,其实你帮助别人的同时你自己也获得快乐。自己做点善事没必要张扬。” 
  面对公益事业,宋祖英出手阔绰,但他们的日常生活却很简朴,宋祖英的穿戴都很普通,没有什么名牌,他们对吃也没有什么讲究。有时去外地演出,主办方安排她去高档酒店吃饭,宋祖英拒绝了,她说:“吃饭随便找家普通饭店就行,我们家乡还有很多贫困孩子,拜托你们为他们捐点资。”还有的企业以高额的出场费请宋祖英去演出,宋祖英说:“出场费我可以不拿,我的家乡还很贫困,你们能不能到那里去投资?”宋祖英对家乡的一片深情感动了罗浩和千千万万的人们。 
  经济条件好转后,宋祖英在北京买了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这时罗浩也到了中央电视台工作,夫妇俩把宋祖英的母亲、妹妹和弟弟都接到了北京,一大家子人其乐融融。罗浩与宋祖英的家人感情很深,相处得很好,尤其是对宋祖英的聋哑弟弟照顾有加。 
  宋祖英对罗浩的家人也非常好。尤其是婆媳关系被乖巧的她处理得很好。宋祖英觉得,只要彼此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婆媳关系并不是那么复杂。与罗浩的母亲单独在一起时,宋祖英经常会主动给婆婆唱歌,婆媳俩就像一对亲母女。 
  在婆婆生命垂危的时候,宋祖英推掉一切演出,在医院里照顾老人家,让婆婆安心度过最后的时光。老人家临终前,紧紧拉着宋祖英的手说:“摊上你这个好儿媳,是我这辈子的福气。” 
   
  丈夫是我伟岸的山 
   
  尽管没有宋祖英那样辉煌,但罗浩也在自己的领域里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他担任制片人的《雍正王朝》和《走向共和》获得了空前成功。才华出众的他为人内敛,即使自己有令人瞩目的成绩外界也很少有关他的消息。他不偏执不急躁,也不庸俗,他喜爱中庸与平和。在他身上,你看不见一丝半点自命不凡的影子,谦虚几乎是他的天性。但是,谁若因此把他想象成那种唯唯诺诺的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只要他认为是对的,而且被证明的确是对的,他就会坚定不移;只要他认为是错的,而且被事实证明的确是错的,他就从来不惮以尖锐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 
  在宋祖英心里,丈夫是力量和善良的化身。对于幼年便失去父亲的她来说,罗浩像父亲一样呵护着她,让身单力薄,脆弱无助的她感受到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美好的东西存在着,让她感受到在冬天还有阳光的沐浴。同时罗浩也是她歌唱艺术的导师,他将普普通通的人生世相变成一种美好又富有滋味的灿烂图景,让她深切体会到生活与人生那一份甜蜜与忧伤,缠绵与悠长,从而有一种此生足矣的幸福感受。 
  2004年12月15日,宋祖英应邀做客央视名牌栏目《艺术人生》,在节目现场,她敞开心扉,谈自己的感情经历。 
  当主持人问宋祖英:“如果让你给亲情、友情、爱情、金钱、事业排序的话,你想怎么排?” 她面对镜头淡淡一笑,缓缓回答:“亲情是第一的,亲情、友情、事业、爱情、金钱。至于爱情,我觉得每个人都曾经拥有。我觉得夫妻间这种东西,到最后应该说是一种亲情了,就是都跟家里人、跟亲人似的,我觉得可能很多人都会这样感觉。” 
  主持人接着问:“其实在你的事业道路当中,罗浩应该说给了你很多帮助?”宋祖英用同样优雅的声音说:“对,我们认识二十年了,他一直很支持我。在我心中,丈夫永远是最有力的依靠,是我背后伟岸的山,我能有今天,离不开丈夫的鼓励和支持。” 
  淡出公众视线差不多半年之后,宋祖英在北京生下了一个3700克重的大胖儿子。有知情人透露,尽管宋祖英已是39岁的“高龄妈妈”,但母子平安,如今全家人完全沉浸在新生命到来的喜悦当中。尽管他们的婚姻已经走过了十多个年头,但他们彼此间的那份真情还是一成不变,像一首甜美的歌,流淌在岁月的长河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