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上一篇:爱情替身

感悟九宫山

时间:2016-05-1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九宫山的风 
   
  九宫山,文人墨客盛赞的山,平民百姓崇拜的山,四方游人仰慕的山。 
  每一个风景区域都有它区别于其它景区不同的外延和内涵,只是程度的不同。它的风光、风格、风采、风情、风尚、风土和风味,都会给人别样的感受,虽说是仁者爱山,智者乐水,但内在的存在,在一定的时空之内也不会改变。对一个风景区的认识和感知,首先要从它的历史和文化入手,认识之后才有感悟,才能咀嚼其中的精髓,才能品尝个中的滋味。否则就是浮光掠影,就是走马观花,就是“到此一游”。一个缺乏文化底蕴的风景区,它只是一件花衣裳。一个没有沉积历史的风景区,就缺少了一种风骨。 
  九宫山之风首先是清凉的风,与其它风景区自有不同之处,它与庐山的航空距离不过百里,由于它的海拔比庐山高,气温也就比庐山低。九宫山的地理位置也注定了它的与众不同,虽是高山,但它与水系有牵连,它与东面的鄱阳湖、柘林湖,南方的洞庭湖,北面的长江,东南方的九江都在百里之内,五大水域的中间耸立着一座海拔1657米的高山,这与其它高山风景区相比是罕见的。在古代,九宫山四周的水域泛滥和地域战争使许多兽类无法生存,它们纷纷逃向距离不远的九宫山,进入这里的崇山峻岭生息繁衍,致使今天的九宫山有了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地上跑的有华南虎,天上飞的有蓝翅八色鸫,土里钻的有穿山甲,水里游的有娃娃鱼。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九宫山成了三峡濒危植物的保护基地,三峡水域高涨,三峡沿线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如珙桐等会被水淹没,国家有关部门经过数年考察,相中了九宫山这块风水宝地,移植过来的珍稀濒危植物在这里安了家,得到了有力的保护。九宫山处于幕阜山脉中段,是幕阜山脉的最高峰。幕阜山脉是江西、湖北和湖南的分界山脉,与武夷山脉、怀玉山脉、九连山脉、九岭山脉和罗霄汉山脉遥遥相对。在古代,道教中三十六洞天中的“幕阜洞天”就在九宫山,这就使九宫山成了江南地区文化的会聚地和交流场所,而在战争年代,九宫山又成了文化的避难所,中国古代战争大多是平原战争,给人类带来光明的文化在战争面前就显得力不可支,文化人就背负行囊上山避难,既静自己一身,也安文化一脉,大书法家米芾就厌弃了兵戈的撞击而隐身九宫山数年。九宫山也是仁人志士的仰慕之地,南北朝时代是中国大动乱时代,南陈晋安王之子陈伯恭兄弟九人,见当时的形式对国家非常不利,因为隋朝的烽火很快就要烧到自己的屋檐,随时有被剿灭的危险,他们便弃舍国都建康,泪别家园,远徙九宫山。建康即现在的南京,离九宫山有千里之遥,他们为什么选择九宫山?这说明九宫山在当时是具有了一定的名气,名气从何而来?一是殷商时期就有了民间活动,二是地理区域比较独特,我想他们之前肯定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考虑,也是派过便衣深入九宫山实地考察过的,其中重要的一点应该是九宫山是个易守难攻的险要之地,四围是丘陵地带,也有平原区域,并有着广阔的水域,可以说他们的战略思想在九宫山得到了体现。他们来到这里,建筑了九座宫殿,就奠定了九宫山的山名。九宫山在古代就是朝贡之地,在南宋光宗时期成了道教的香火地,著名道士张道清领光宗之诏上九宫山开辟道场,更加巩固了九宫山的地位。九宫山的历史源远流长,九宫山的文化博大精深。 
  绿荫片片清凉地,庭院深深九宫山。九宫山之风除了风物风情风味,那就是自然之风。在旅游市场闹得风风火火的今天,九宫山的地位是不容忽视的,这里春可赏花、夏能避暑、秋看红叶、冬看冰雪,但它的生命力就是清凉,是亮丽。我对九宫山也会像许多游客一样,有季节性的情怀,春天是浪漫的,夏天是热烈的,秋天纯净略带忧郁,进入冬季,那北国风光般的九宫山,就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在炎炎三伏天,山上与山下完全是两重天,游人进入九宫山下的入口处,就渐渐感觉到一股清风扑面而来,大自然的凉风使人的精神为之一振,最有吸引之力,就会使游人很快想到达九宫山的内核,进入洞天福地。但使人渐起游兴的地方,是九宫山半山腰的“胜似桃源”处,这里是一道景观,也是热浪和凉风的分界线,是一个歇脚的地方,是古代吴楚两地秀才吟诗作对的地方,是村姑和小伙子们幽会的场所。沿小溪而上,不过数里地,就到了江西的地界。也许是气候和环境的原因吧,有时候这里的气象也有较大的分别,甚至很有趣味:桃源之上是晴天,下面竟然下起毛毛细雨,或是桃源之上的细雨还没有飘到桃源之下,就被下面的热空气给烤干了。真是上下分晴雨,左右判楚吴。这是进入风景区的序曲,也是一个使人面对溪流沉思向往的地方。我喜欢这个地方,喜欢它幽静,喜欢它是一个分界。对地理而言,它是一个寒暑的对接;对人生而言,它给人一种思想的堆积。 
   
  铜鼓包寄语 
   
  铜鼓包是九宫山的第二高峰,海拔1546米。第一高峰是老鸦尖,海拔1657米。由于老鸦尖与九宫山景区有20余公里之遥,且是羊肠小道,非勇士难以抵达。在西去闯王陵的路上可以远眺它的雄姿,由于它的遥不可及,就容易被游人忽略,因而人们习惯称铜鼓包为九宫山的主峰。是应该称一个区域的最高峰为主峰,还是应该称主要的、经常涉足的山峰为主峰?这是一个地理科学的问题。我没有注重此问题,我倒被铜鼓包拨云亭面西而立的千丈峭壁上的五个大字而吸引,字云“登高必自卑”,是著名老作家、《新战争与和平》的作者、曾任湖北省委书记李尔重先生的大手笔,字体古朴、厚重,稳实中隐藏着锋芒,但摹刻的工夫还是有些欠火候,或是字面上白漆年久没有刷新,因而难以辨认,我和许多游客一样,由于当初还不知此句的出处,单从字面上看去,基本上认为是人登上峰顶后,就有一种很明显的反差,感觉到在大自然面前人是多么渺小,应该自感卑微,而根本不值得骄横和不屑,生命的旅途无论怎样漫长,在茫茫天宇间也只是一个瞬间, 人只是一个小小的个体,芸芸众生所造就的境界有的是“一览众山小”,有的是“登高必自卑”,两种不同的人生态度成就了不同的人格和方向。这样的诠释顺延了许多年,使许多游客“达成共识”。但我又想过,人与大自然相比虽是渺小,但登上了高峰后,不是比高峰还高吗?为什么还要自卑,不是“山攀绝顶我为峰”吗?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人类才是万物最伟大者。解释、疑问和猜想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对“登高必自卑”的考究,则完全是另一番意境,此句出自四书五经中的《中庸》,原句是“君子之道,辟(譬)如行远,必自迩;辟(譬)如登高,必自卑。” 
  这里的“自卑”,不是跟“自负”相对的“自卑”,“卑”是低的意思,意思是要想到达远方,就要从近处出发;要想攀登高峰,就得从低处起步。要学有所成,就要“自迩”“自卑”,就要刻苦自励,持久不懈。此句与荀子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有相同之处,《增广贤文》也有“若登高必自卑,若涉远必自迩。三思而行,再思可矣”的语句。 

  是啊,一个人走远路,一定要从近处开始, 登高处,一定要从低处开始。看要站在高处看,干要脚踏实地干。人往高处走,还不是从低处开步?就算上了一个高处,还有更高处呢!天外有天,山外有山,戒骄戒躁,稳住心态,干什么事要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一切从自己做起,从小事做起,从自己身边切近的地方做起,否则,“欲速则不达”,效果适得其反,无功而归。在做人方面尽量低姿态,把自己摆在低处,有一个平和的性情,从容不迫,稳扎稳打,就能更好地激励自己上进,就能稳中有升。由此,我想到了游览长沙岳麓山时见到的一座古亭中名叫“自卑亭”,这个“自卑亭”造型不大,不是很惹眼,但很有寓意,岳麓山是文化景观,是古代岳麓书院的所在地,是著名的治学场所,这个“自卑亭”不光教人怎样治学,更教人怎样做人,很富有哲理。 

  再次凝望“登高必自卑”,不觉汹涌澎湃,感慨万千:人生天地间,顶天也立地,行远必自迩,登高必自卑。想到了一些左右大潮流的人,如果一身不正,何以振众生?一语不纯,何以醇群论?一步不起,何以启千里?一屋不扫,何以洒天下矣? 
   
  李自成之死 
   
  闯王陵是九宫山三个国家级风景区之一,它的存在提升了九宫山的文化内涵和景区品位。这里的李自成墓是全国唯一保护完好的农民起义领袖的陵寝,因而显得格外有价值而受到文人学者和四方游客的凭吊。明朝末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出身贫苦的陕北农民李自成率领乡丁揭竿而起,17年后,打下了大半个中国,可谓战绩累累,威名赫赫,吓得崇祯皇帝在景山自杀,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到此寿终正寝。这个曾经饱受苦难的普通农民,最终登上了皇帝的宝座。然而,就在北京登基后不久,李闯王的命运再次骤然逆转,满洲的八旗铁骑闯进山海关,一路所向披靡,李自成只得走下龙椅,跨上战骑,无奈他屡战屡败,大势难回。公元1645年,李自成被清兵紧追不舍,他从河南逃向湖北,择路九宫山,准备翻过山去与江西的起义部队会合,他像古代那些入山者一样也选择了九宫山。他虽兵临绝境,但还是雄心不死。紧随他的亲兵被追打而散而亡,他由于不熟悉地形而进入了一道即到尽头的死谷,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要命的是,他已是饥饿难忍,疲惫不堪,在路上碰到了一送饭老妇,便讨了碗饭吃,绝命的悲剧从此开始,老妇是送饭给种地的儿子的,她儿子就是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流氓无赖程九百,有九百斤的猛力,方圆百里无人能挡。程九百知道后,以为是土匪进山了,便赶来与李自成格斗起来,此时的李自成已不是对手,利剑被剑鞘内的泥血凝固无法抽出,未经几许,李自成倒在程九百的冲担之下。历史在这里开了一个玩笑,一代英雄死于一个毫无作战经验、光有一身蛮力的乡勇之手。可以肯定的是,程九百当时绝对不知道李自成的身份,如果他知道或者说李自成自报家门,按现代的说法是亮出名片和身份证,或许有另外一番情景,当时程九百很可能不知道清兵已经追来、不知道关于清兵其它的消息,也不会知道李自成作战的详细情况,不然他不会安然泰之的在野外耕作,但有一点他应该是知道的,那就是他所处的时代是大顺王朝,而大顺王朝的老板就在身边,飞黄腾达那是很容易的事了。如果他知道了李自成的皇帝身份,他的态度很可能会有改变,他很可能想获得一个勤王的英名而名垂青史,获得最丰厚的利润,李自成的最终命运,也将因此而充满变数。可惜程九百一概都不知道,李自成也肯定是没有自报家门的,这是他的一个极大的失误,他应该向自己的子民摊牌,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至少是可以碰碰运气。也许当时的环境已容不得他有这样的思想,或许他宁可放下自尊,乞饭于一个老太婆,也不愿向一个蛮汉子求饶而活命。如果李自成得到了程九百的保护,那是不至于在此时此地就亡命九泉了。 
  历史的转变有时候真的是一瞬间:如果不政归司马氏,如果项羽过江东,如果没有玄武门之变,如果赵匡胤黄袍不加身,如果岳家军杨家将水泊梁山真的反朝廷,如果吴三桂不开山海关,这历史的画面将是怎样的色彩?面对千丝万缕般的琴弦又怎样动指头? 
  假设是无力的,它不是科学的幻想,只是一种精神向往,李自成终究是兵败九宫山了,与过去无数次神奇地化险为夷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失去了所有的机会。毋庸置疑,他选择九宫山是对的,尽管险峻而陌生的九宫山让这位逃亡者变得异常艰辛和危险,只是地利而天不时,更没有人和的环境,英雄落难,夕照空山的图画渲染在九宫山的崇山峻岭!对程九百而言,他是最终利益的获得者,杀死李自成成了他天大的本钱,事后他知道了李自成的身份,便砍下他的首级报功,被封赏湖北德安府经略一职,相当于武装部长的职衔。另一条命运之线为程九百铺垫了飞黄腾达之路,这更加增添了一代闯王的悲凉。 
  李自成的时代就这样结束了,他灭亡的根苗是他自己栽种而成,一个朝代的基石如果倾斜,那大厦又怎能不倾倒?太多的历史是英雄的脚步走成,太多的朝代为君王的高炉锻造,骄奢淫逸成为王者的恶习,那三尺青锋又怎能不逼近龙廷?思想一旦长出蛀虫,那命运肯定会长出墓碑。 
  九宫山,有不尽的感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