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为养女幸福,她法庭休夫

时间:2016-05-1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他们相濡以沫,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亲生孩子。为了让养女的未来生活有保障,他们为养女设置了“家庭储备金”。然而有一天,当心存私欲的丈夫违背了当初的承诺时,她宁可舍弃婚姻也要养女幸福。这是怎么回事呢? 
   
  没有亲儿,我有养女也快乐 
   
  1998年6月,贵州省天柱县的青年夫妇吴必明、杨春秀来到新晃县城做食品批发生意。夫妻俩起早贪黑、不辞辛劳地打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小日子过得甜甜美美。但幸福之余,有一丝淡淡的忧愁却悄然爬上吴必明与杨春秀的心头。原来夫妻俩结婚好几年了,可是杨春秀却一直没有怀孕。身为家中独生子的吴必明总感到一丝遗憾。有一天,吴必明终于鼓起勇气向妻子提出两人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杨春秀同意了。医院的检查结果证实,杨春秀患了不孕症。自此,杨春秀觉得不能为丈夫生育一男半女而愧对丈夫。可是由于夫妻俩感情深厚,丈夫吴必明并没有责怪她。后来,杨春秀到处寻方问药,药吃了不少,但总不见效。一天,杨春秀对丈夫说:“我们没有亲生孩子,就去收养一个吧!”吴必明表示同意。2000年3月吴必明和杨春秀收养了一名女婴。夫妇俩为孩子取名吴惠,并到相关部门办理了领养手续。自从有了孩子,原本冷清的家里顿时平添了许多欢笑。每当回到家,看到在怀里咯咯轻笑的女儿,一种无以言状的幸福感就会在夫妇俩的心里弥漫开来。 
   
  为妻治病丈夫动用“储备金” 
   
  2001年3月,女儿吴惠已经一岁多了。由于她曾被遗弃,染上的伤寒症一直未能断根儿,时常发烧感冒。为此,每年都要为她花不少钱。但夫妻俩发现,孩子虽然身体不太好,可聪明伶俐,很讨人喜欢。一天,杨春秀与丈夫商量:“女儿虽然不是我们亲生的,可我们一定要对她好,况且,女儿也聪明,今后准是一块读书的料。我们现在节约一点,每月给她存上一笔钱,她今后用得着。”对此,吴必明表示赞同。从那天起,夫妇俩省吃俭用,每月定期为女儿存500元钱,夫妻俩约定:无论什么情况,夫妻俩都不能私自动用女儿这笔钱。他俩有时开玩笑说,这笔钱是女儿的“储备金”,只有在女儿遭遇风险时才能将此笔存款进行“兑付”,以解燃眉之急。 
  2004年6月的一天,吴必明的父母来看望儿子,背着媳妇,老两口不停地叹气。虽然没说什么,但吴必明知道父母的心思,他们盼望儿媳能够生个一男半女。可面对这无奈的现实,吴必明也是左右为难。 
  2004年8月的一天晚上,吴必明与妻子在家里看电视,电视剧讲的是一位养女长大后,非要离开养父母重新回到生父母身边的故事。当杨春秀为剧中女孩的悲欢命运悄悄流泪时,吴必明内心却掀起了波澜:要是养女吴惠今后也像这样,我们不是把她白白养大了吗?他心底不禁生出一股凉意。当晚,吴必明一夜辗转反侧未能成眠,父母哀怨的眼神也不停地在他的眼前晃动。他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治好妻子的不孕症,让妻子生下自己的亲生骨肉。第二天,吴必明郑重地向杨春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谁知杨春秀却说:“我这病不是没治过,医生都说没希望了,咱们还瞎折腾个啥呢?”妻子的态度让吴必明很伤心,一连几天他都不与杨春秀说话。为了不让夫妻冷战继续下去,杨春秀妥协了。见妻子答应了,吴必明非常高兴,他向妻子保证:“如果你生了孩子,我一定对吴惠和现在一样好,绝不偏外她!”不久,吴必明听人说,贵阳市有位老中医治疗不孕症的医术十分精湛,于是他带着杨春秀赶到贵阳。可是,吃过花了两千多元从老中医那里买来的药后,一点效果都没有。 
  见自己没能怀孕,杨春秀认为丈夫也该死心了。谁知丈夫非但没有就此罢手,反而像中了邪一般。吴必明一有时间就到处向人打听治疗不孕症的药方,还专门到邮局订了好些报刊。报纸杂志一到手,他就马上往上面瞅,如果发现相关的药方或是广告,他就会欣喜若狂,不是写信,就是打电话咨询。看着丈夫这样不惜血本,杨春秀觉得很心痛。她劝丈夫算了,不要再折腾了。如果你认为我不能生育,你想离婚,我成全你。谁知吴必明在妻子面前信誓旦旦:“这辈子我不会与你离婚的,我给你治病并不算什么错,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努力去做。”见丈夫这样说,杨春秀一时倒还找不出反驳的话语。后来,吴必明的做法越来越荒唐,一些以骗人为生的江湖游医都可以成为他们家的座上客。对此,杨春秀很不满。就这样,一年多来,为了治好妻子的不孕症,吴必明不顾妻子的反对,将家里的积蓄几乎用了大半。生意上的事他也无暇顾及,全部丢给妻子一人打理。养女更是很少得到他的关爱。然而,杨春秀由于过度劳累,加上不断服用治疗不孕症的各类中西药,她的身体非常虚弱。2006年3月1日,吴必明听一位朋友说,有个女人原来也是一直未孕,后来,她到深圳市一家专治不孕症的专科医院,花了几万元钱最后终于治好了,生了一个健康的女孩。这个消息不啻于一剂强心针,吴必明听后十分兴奋。他恳求妻子杨春秀:“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没有希望,以后我再也不为难你了。”杨春秀责怪他:“你非要把我们的家底掏空是吗?本来是没希望的,你非要这么折腾!”吴必明说:“钱我一分都不掏家里的,是我向别人借的,把你的病治好了,我哪怕打工做苦力我自己还,绝不拖累你!”没有办法,杨春秀只得跟随丈夫赶往深圳。经过那家医院的细致诊断,结论是,杨春秀的不孕症目前没有办法治愈。夫妻俩只得回到县城。回到家的当晚,非常失望的吴必明借酒消愁,边喝边说:“这辈子我不治好你的病,我死都不甘心!” 
  2006年7月7日,养女吴惠突然发高烧,需要送进医院治疗。当时吴必明不在家,杨春秀只得一个人将女儿送进了医院。当她回家去箱子里翻给女儿存钱的存折时,却发现存折不见了。杨春秀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此时,吴必明回到了家,杨春秀问他看到存折了没有。吴必明说在他的身上,他说他向别人打听到贵州一个地方有位草医,专治不孕症,不如去试试,看有没有效果。这些年来,不论吴必明干什么,杨春秀从来没有与丈夫翻过脸,她觉得丈夫都是为了他们俩好。如今,她觉得丈夫太自私了,当初约定,哪怕天塌下来,谁都不能动养女这笔钱,谁想到丈夫竟然背着她将存折拿走,这下她再也忍不住了,与丈夫吵了起来。吴必明辩解说,存折上面总共有34000元,他个人并没有花一分钱,其中用去的6000多元全部是给杨春秀看病花的。杨春秀一听更加愤怒,自己不能怀孕的事实已被多家医院多次证实,可丈夫就是不相信科学的结论,非要拿钱折腾,而且还动用了女儿的这笔“储备金”!杨春秀当即要吴必明交出存折,可吴必明只从身上掏出600元钱说:“这些钱你先拿去给女儿交住院费,剩下的由我保管。”杨春秀知道,存折在丈夫的身上,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拿出来的,因为他已经如同中了邪一般想要杨春秀生一个孩子。 
   
  公堂休夫,我为养女保权益 
   
  直到女儿吴惠出院,吴必明都没有将那本存折交给杨春秀。想到丈夫这样继续下去,不但会使自己陷入丈夫设计的漫长的“生育轨道”,而且当初夫妻俩约定的为养女定期存入的“储备金”也会从此消失殆尽。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假如今后自己有个三长两短,女儿怎样生存?如果丈夫将家中的收入全部去作无谓的浪费与折腾,这个家怎么办?痛定思痛,通过与丈夫离婚的方式对此笔“储备金”进行保全的念头在杨春秀的头脑中冒出来。2006年8月18日上午,杨春秀来到法庭,她向法庭交了一份离婚起诉状,要求立案并同时诉讼保全。对吴必明手中的存折进行扣押,或者是到银行进行查封。她在诉状中说,离婚并不是她的本意,其实如果不是丈夫心理产生了畸变,他仍是一个知冷知热的好丈夫,只要他不再要她去治她的不孕症,不让她去活受罪,不去花那些无谓的钱,只要他将给女儿的存款拿出来共同保管,她就马上撤诉,不予离婚。 
  虽然这只是一桩离婚案,但它背后的“含金量”却特别高。从案件事实来看,他们夫妇其实感情并没有破裂,如果贸然立案,也许事态会朝相反的方向发展。于是,法官决定暂时不予立案,但为了防止孩子的那笔“储备金”流失,他们决定先到银行进行诉前保全,然后再通知两人到庭进行调解。 
  当天下午,法官赶到银行,将那笔“储备金”进行冻结。然后找到吴必明,向他送达了查封裁定书。接过裁定书,吴必明想不通,他不明白妻子为什么要法官将那笔钱进行冻结。他认为,自己给妻子治好病,让妻子给自己生个亲生儿女,这是非常正常的事。 
  2006年9月16日,法官召集吴必明、杨春秀双方到庭进行调解。 
  吴必明怎么也想不到,妻子竟然要与他离婚。他马上显得语无伦次:“我不同意离婚,我给妻子治病并没错!”见吴必明还没清醒过来,法官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当初,由于你妻子患了不孕症,你们夫妇自愿收养吴惠,就得保证她健康快乐地成长。后来,你们夫妇约定,每月定期给女儿存上一笔钱,并约定双方不得擅自动用这笔钱,从法律意义上说,这笔钱属于你们的女儿吴惠所有,你们夫妇只是共同监护与管理,不能私自背着一方动用这笔钱。而且,你也知道你妻子的不孕症无法治愈是经过正规医院作出的科学结论,你为了给妻子治好不孕症,不顾生意与家庭经济,盲目地将妻子推上了一条没有目的地的治疗之路,不但花了很多不该花的钱,而且还让你妻子受了很多苦。更重要的是,女儿吴惠在你心中再也没有了位置!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你面临的将是夫妻分离、父女离散的悲凉境地!” 
  法官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吴必明低下了头。最后,他向法官表示,从今以后,他不再这样糊涂了,他要一心一意维持这个家,好好地对待妻子与女儿,再也不会给妻子“治病”了,只是请求妻子撤回离婚起诉。说着他将那本存折交到了法官的手里。 
  吴必明的真诚忏悔让杨春秀终于放下心来,她没有想到,法律竟然这样管用,它把自己几年来的苦恼一扫而光。于是,杨春秀当着法官的面收回了离婚诉状。 
  2006年9月28日,吴必明与杨春秀带着女儿吴惠来到法庭,他们对工作人员连声道谢:“感谢法官,是你们挽救了我们的家!”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