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柔可儿的爱情

时间:2016-05-1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等待柔可儿 
   
  22点30分,我像往常一样,以俯视的姿势看下面的街道。 
  下面的路灯很亮,所以柔可儿出现的时候,我一眼就能认出她。她飘散着长发,穿着花哨的裙子,像一只蝴蝶一样飞进我的视线,然后飘进我的房间。 
  而柔可儿却不知道,她的出现改变了我那么多东西,甚至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为了能跟她在一起,为了能让她感觉自由自在,我从家里搬了出来,租了这套单身公寓,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日子。 
  而为了柔可儿,我愿意做任何事,就像她为了一个叫方鸿渐的男人,可以去死。 
  而我也渐渐习惯了单身生活,至少自由与安宁。麻木了朝九晚五的生活,等待柔可儿,成了我生活中最主要的内容。 
  柔可儿给了我一个吻,唇齿间分明有着酒的味道,然后进了卫生间。哗啦的冲澡声,还有她的歌声。她的歌声其实很美,她说她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歌手,而现在的梦想是要嫁给方鸿渐。 
  我不知道方鸿渐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但是,在柔可儿的心中,估计形象跟罗丹一样地高大伟岸。她是那么爱他,她说过,她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包括去死。只是,我知道他并不爱她。 
  她从浴室走出来,洁白的胴体散发着一层圣洁的光辉,她柔软的肢体摆出雕塑般决然的姿势,旋转,起舞,然后轻轻地吻我的手,我的胸膛,我的唇。我在她的亲吻中慢慢融化成一滩水,而欲望却在迅速膨胀。 
  柔可儿,就是这么一个妖精般的女人,轻易地勾走了我的魂。 
   
  2.身体与灵魂 
   
  当我们沉浸在梦里的时候,手机响起。是柔可儿的手机。 
  从她极其卑媚的语调与神态,我知道打电话的一定是方鸿渐。她说好,我马上来。她匆匆地穿上衣服,甚至没跟我说一声,就跑了出去。像风一样地消失了。 
  而我习惯了她突然地出现,突然地消失。她有着蝴蝶般的美丽,同时有着蝴蝶般的飘忽。世间女子何其多,比她妖娆比她漂亮的何止千千万万,而我却唯独爱她一个。而世间男子何其多,我没见过方鸿渐,但我相信自己绝不会比方鸿渐逊色,她却独爱方鸿渐。我知道我得到的只是她的躯壳。 
  她从不说她的故事,包括她跟方鸿渐的爱情,而我也没提过我的从前。我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要么做爱,要么睡觉,极少说话。我以为,身体相依最是实在,而当我贴着她身体的时候,却不知道她的心飘向哪里。 
  在某一个清晨,她突然推醒我,如果一个女人的身体与灵魂分别要给两个男人,你会选择哪个?我竟然无法回答。 
  纯粹的柏拉图是一种折磨,我做不了那么高尚的事。而拥有身体时,每次温存过后,却得承受精神上的痛苦。 
  没有爱的性是一种悲悯。为什么,我却甘愿如此坠入悲悯。我想,仅是因为我爱着。 
   
  3.前女友冰心 
   
  我是在和几个朋友泡吧的时候碰到冰心的,冰心是我的前女友。 
  她坐在角落里,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裙,黯然地喝着酒,桌子上摆着一瓶杰克丹尼,在暗淡的灯光之下,有一种哀伤的美。 
  朋友指着她说,那女人八成是被人甩了。他们都知道我们以前的关系。我说爱过的人记得她的好就行,毕竟是爱过。虽然,她背叛了我。而我对她,因为没有了爱,早已没有了恨。 
  我走过去打招呼,一个人?她点了点头,惺忪的眼神看上去已有几分醉。 
  她说,我很难过,难过我当初对你的背叛,难过他现在对我的抛弃。我轻轻地说,都已经过去了,提它做啥,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怎么生活。 
  她提起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然后闭上眼睛,靠着我的肩膀,冷冬,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说你醉了。 
  我向朋友示意了一下,便送她回去。她已经醉得一塌糊涂,根本表达不清楚,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只好把她先送回自己的单身公寓。 
  只是想不到柔可儿也在我的门口晃荡,像一个飘浮的幽灵。她看到我搂着一个女人上楼梯,扭头要走。我说柔可儿你听我说,她喝醉了,我不能扔下她不管。她冷笑,你这是英雄救美,还是趁人之危? 
  我哑口了,我不想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我说我们是清白的。她说现在清白,一会儿就不清不白了。说完便走了。 
  我叹了口气,把冰心扶到床上,自己睡沙发。却怎么都睡不着,然后一张一张地看着旧碟。 
  天亮的时候,我却睡着了,以至于冰心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只是桌子上多了张纸条,只有五个字:冷冬,谢谢你。 
   
  4.柔可儿的爱情 
   
  与冰心的联系开始多了起来,往日那些甜蜜与幸福的回忆常常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想起。而与柔可儿,我们从没一起逛过街或吃过饭,我们只是两只偷腥的猫,在某个深夜,贪婪地要着彼此的身体。 
  很长一段时间,柔可儿消失了,我以为她再也不会来找我时,她却出现了。 
  她的眼睛红肿,脸上挂着泪痕。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不停地跟我做爱。激情过后,当我们疲软地瘫在床上时,我感觉到她身体的颤动。我知道,那里面藏着巨大的悲恸。 
  终于,那悲恸排山倒海般地决堤,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天昏地暗。我把她轻轻地搂在怀里。 
  许久,她慢慢地平静下来。我说,你离开他吧,我会给你幸福的。 
  不,他不能没有我。我火了,他根本不爱你,根本不在乎你,否则他怎么可以这么对你,你脚上的青紫都是那畜生干的吧,我去杀了他。 
  不!她尖叫,你不能这样对他,他爱我,正因为太爱了他才这样做。他赶我走,要我离开他,但我不能。你知道我们爱了6年,在我们结婚的前几天,发生了意外……他丧失了性能力。他要我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我不能丢下他,我宁可身体背叛他也不能离开他。冷冬,我们就这么在一起好不好,就这么单纯地在一起,你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我紧紧地抱着她,叹了口气,柔可儿,我们不可能一直这么下去。 
   
  5.旧爱复燃 
   
  冰心说她买了套家具,叫我去帮下忙,当义务搬运工,我欣然答应。 
  干得大汗淋漓才把这些大家伙搞定,我们都有些精疲力尽。我看看周围,发现这里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我送给她的水晶她摆在很显眼的位置,而我们的合照竟然也摆在桌子上。我甚为疑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心这么做的。 
  冰心递过来一只杯子,我扫扫照片,又瞄瞄她,她假装毫无察觉。 
  我说,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怀旧的人。她笑着说,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再放过。听着很像台词对吧。她定定地看着我,我感觉自己的脸部开始发烫。 
  我说我要走了,回去冲个澡。 
  当我转过身的时候,她从背后抱住了我,冷冬,我们可不可以从头开始?冷冬,我爱你,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她从背后亲吻着我的脖子,我想起我们曾经走过的点点滴滴。 
  那一刻,我竟然无法拒绝。 
   
  6.决定 
   
  我从一个女人的身体流浪到另一个女人的身体,我就这么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与流离着,越流离却越迷茫。一个是爱我的女人,一个是我爱的女人;一个是旧情人,一个是情人。我感觉累。 
  节日回家,母亲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婚事了,我看冰心那姑娘挺不错的。 
  冰心?我瞪大了眼。是啊,她这段时间经常过来,常常带水果过来,还帮我做家务,唠唠家常,是个好孩子啊。 
  我心想,都搞实物外加人心贿赂了,这招够狠的。心里有点不爽,但如果她们相处得好又何尝不是好事。 
  无可否认,如果娶了冰心,日子会过得比较舒坦,她属于贤妻良母型,又温柔又会过日子。流浪了那么久,我也感觉累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需要一个温暖的泊口,让自己停栖。 
  而柔可儿,终究是一只美丽而飘忽的蝶。我知道,她总有一天会从我的生命里飘走。 
   
  7.挣扎的红色热带鱼 
   
  柔可儿拎着一条白色的塑料袋,你看,里面的鱼多可爱。 
  我看到了两条红色的热带鱼,很美。她拿了个杯子,把袋子里的鱼与水一起倒进去,下次,我买个鱼缸过来,这样,看到它们,你就会想起我了噢。 
  我的心撕扯般地疼痛。我点上一支烟,费了很大劲,才吐出这么几个字:柔可儿,我要结婚了。我听到一声脆响,地上的碎片四处飞溅,两尾红色的鱼在地上蹦跳着,挣扎着。 
  我要退了这边的房子,搬回家住了。我们结束了,柔可儿,好好跟那个男人过吧。 
  她低着头,脸色苍白,一声不吭地把鱼捡起来,放回原来的塑料袋,我还是自己养它们吧,它们是无辜的。说完就安静地带上了门,我分明听到了她内心的抽泣。 
  那一晚,我抽了一生中最多的烟。 
   
  8.守爱的蝴蝶 
   
  我跟冰心结了婚,日子过得平淡而又满足。或许所有的婚姻生活都是如此吧。而每当想起柔可儿,我的内心就隐隐作痛,我不知道她跟那个时常打他的男人过得怎么样。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冰心怀孕了,我几乎成了世界上最顾家的男人。 
  跟冰心去公园散步的时候,遇见了柔可儿。她推着轮椅,面容明显憔悴了,虽然,脸上漾着笑,看起来幸福与满足的样子。当她看到我们时,笑容却变得僵硬而凄凉。 
  她指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说,他叫方鸿渐。我愕然地发现他的腹部以下竟然空空荡荡,那一刻,我禁不住泪流满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