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们的感情从冬眠中醒来

时间:2016-05-1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和正刚是经人介绍认识的,结婚五载,我们从没有吵过架。正刚是一个很顾家的男人,家里的一切事宜,大到买房装修,小到柴米油盐,他打理得有条不紊,更值得我骄傲的是他烧得一手好菜,亲朋相聚,不论是在自己家还是在娘家,正刚为我赚足了面子,他烹饪的菜肴总是被亲友们一扫而空,主妇们更是围着他讨教烧菜秘笈,我常常在亲朋对他的称赞中获得羡慕和满足。的确,我对自己的婚姻非常满意。 
   
  1 
  一个星期天,正刚说几个朋友约他去附近的风景区游玩,但这天他回来得很晚,而且样子十分狼狈,看到他衣袖上风干的血迹,我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开口,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我从未见过他如此为难,焦急地说,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走过难关。 
  也许是我的诚意打动了他,也许他已经没有退路,他抬头看我,满眼的慌乱和无奈,正是这种目光击垮了我,我听到了难以置信的消息。他说,他爱上了一个女孩,是他的同事,今天实际是他们两个人出去约会,在游玩时,他们脚下的一块石头突然松动,当时她完全可以跳开,可是她没有,而是把他推了出去,自己却和石头一起跌下山坡。 
  正刚的眼里蓄满了泪,我第一次看见他为一个女人流泪,而这个女人却不是我,我的心都要碎了。正刚不敢正视我,继续说:“她刚做完手术,暂时脱离了危险,但还在医院里没有苏醒。她家不在这里,又是为我受伤,我必须去照顾她。我知道这样对不起你,有什么事咱们回头再说,好吗?救人要紧,我想从家里拿些钱,算我借你的也行。”我呆立着,感到窒息,脑子里乱极了,没有想到,忠厚老实的丈夫也会移情别恋,我接受不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正刚好像卸下了心头的包袱,不再看我,忙着收拾他的日常用品,临出门时告诉我,他拿了五千块钱。 
   
  2 
  我不知道那一晚自己是怎么过的,离婚的念头刚在心头泛起,就被我否定了。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正刚分开,我不能想象,如果失去他,我和孩子将如何面对生活?五年的婚姻生活,我早已习惯了他来安排一切,对他的依赖也融入我的生命,成为不可缺的一部分。突然间他告诉我另有所爱,而且没有任何预兆!我懊悔自己的粗心,无力承受这份痛中之痛,更无法面对自己为之骄傲的感情堤坝就这样轰然坍塌!我想,如果不是他爱的女孩出了事,他依然不会告诉我真相,那么,他仍不失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我仍做我的幸福妻子,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我们五年的婚姻在今天变了味。 
  一整夜,我思绪万千,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是正刚和我开玩笑杜撰出来的呀!然而,身边空荡荡的床提醒我婚姻已发生危机,我的脑子里除了绝望,就是一片混乱,直到天将拂晓,才昏沉沉地睡去。醒来,女儿正独自坐在床边玩积木,我突然想起这个家也许很快就会解体,泪水再一次涌出来。女儿看见我哭,吓坏了,匍匐到我脸前,伸出小手为我擦去泪水。看着乖巧的女儿,我心底里最温软的神经触痛了,即使为了女儿,我也不能让这个家庭破裂啊。 
  正刚走后一直没和我联系,我免不了胡思乱想,精神郁闷,却强忍着不给他打电话。度过了难挨的三天,正刚带着满脸的疲惫回来了。看到他,我感到委屈,很想扑进他的怀里大哭一场,可是,一想到他的背叛,我那一点儿可怜的自尊却不允许我这么做。虽然我很怕他对我说出离婚两个字,但是我却以我的方式沉默着。他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决定,我奇怪自己此刻为什么对他一点儿也恨不起来。 
  为了稳定情绪,我默默地为他盛了碗稀饭,他接过,说了声谢谢,我的心莫名地抽搐起来,只不过几天时间,我们之间却生疏了。看着他把稀饭一点点喝完,我想起好久都没有给他做过饭了。 
  见我仍不说话,他开口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只能对你说抱歉,我对不起你和孩子。”他的目光里有很深很深的哀伤,这种哀伤刺穿了我所有的伪装,我再也忍不住,掩面而泣。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像一个丢盔弃甲的士兵,绝望中抛出一连串的疑问:“她叫什么?多大了?你们好了多长时间?现在打算怎么办?”最后一句我几乎是歇斯底里喊出来的,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我要知道真相。他递给我一条毛巾,缓慢地说:“她叫林伶,今年23岁,我们在一起已经半年了……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事情已经发生,她还在医院治疗,我就必须负责,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无条件接受。”看来正刚是铁了心要离开我,只等着我表态了,我心乱如麻,真想扑上去撕打他,可是我知道,如果不想让这个家庭破裂,现在就必须冷静,任何过激的言行都会使问题更加复杂。正刚现在的心思都在林伶身上,他希望我放手,但我不想五年的感情付之东流,我对他说:“我现在心里很乱,不想谈这个问题,你先给她治病,等她出院以后再说。”正刚没有再说什么。我对自己的冷静感到吃惊。 
  这晚正刚没有去医院陪护,但是我们分居了,他自觉睡到小屋,这于他于我都好。我想不明白,像正刚这样一个顾家的男人怎么也会背叛家庭?究其原因,我也不知道自己失败在哪里,除了伤心,剩下的只是茫然。早晨醒来,我闻到了炖排骨的香。给女儿洗漱时,看到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恍惚还是从前的日子,在女儿面前,他也极力装作开心的样子。 
  吃过早饭,我把女儿送去幼儿园,准备上班时,突然想起昨天拿回来洗的工作制服还晾在阳台上。返回家,正刚提着保温饭盒正要出门,我的突然返回令他措手不及。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再也忍不住怒火:“杨正刚,你太过分!别以为我的沉默就是懦弱!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是这屋子里的女主人,你就休想从家里做饭给她!”正刚把保温盒放回桌上,解释说:“我绝没有和你过不去的意思,只是她的身体很虚弱……”在我冷冷的目光注视下,正刚咽回要说的话,匆匆离去。我余怒未消,把排骨全部倒进垃圾桶,身子却瘫坐在地板上,失望加愤怒充斥着我的全身。从这天起,我和正刚不再说话。每天早晨他匆匆出门,晚上顶着星星回来,家只是他睡觉的地方,原先最亲密的人,突然之间变得陌生,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令正刚魂牵梦萦?我决定见见她。 
   
  3 
  一个闷热的下午,我去了医院,走进病房,看到正刚正坐在床边给她一勺一勺喂西瓜,她半倚在床头,正刚好像给她说着什么,她粲然笑着,谁都看得出,他们是一对亲密恋人。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乍一看到这幅场景,心里还是受了伤。我故意咳嗽一声,正刚看见我,紧张地站起来说:“你怎么来了?”我没理他,盯着林伶问:“你就是林伶?”她点点头,似乎明白我是谁了,正刚朝前迈一步,挡在我和林伶之间,他是怕我伤害林伶。我忍着内心的酸楚故作镇定地问:“你至于这样紧张吗?”正刚一把拉住我向外走:“你有事忙去吧,我送你!” 
  到了外面,我甩开他:“心虚啦?我只不过来看看,是什么妖精勾走了你的魂,你怕什么?”“你要闹回家闹,这是咱俩的事,跟她没关系!”正刚的强硬态度令我感到做女人的失败,林伶除了比我年轻以外,实在是一个很平常的女子,而正刚看她的那种眼神,我已经有两年没有看到了。万念俱灰,我就像行走在茫茫沙漠,四周一片荒芜,我伸出手,却没有物体可以支撑。那个下午,我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拼命地喝水,嗓子仍像冒火一样干疼。心开始发慌。我想不明白,林伶究竟哪里比我更吸引他?他心里到底怎么想? 

  晚上,正刚回来,我主动找他谈,我努力控制情绪,想知道自己失败在哪里。正刚说,做我的丈夫太累,几乎要面面俱到,他是人不是神,他也有烦心的时候,也希望得到我的体贴,而我从不在意他的所思所想,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他的照顾,他觉得家好像是他一个人的,他像一台机器,受够了。即使不遇见林伶也会遇见别的女人,他需要的不是花瓶,而是伴侣。我惊愕,没有想到我们的围城中,他竟如此疲惫。我真的疏忽了,以为五年的婚姻,我们已能够波澜不惊,爱只要在心里就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什么非要分彼此呢?而他对家的操心也都是由于我忽视逼出来的吗?原来这里包含了许多的不情愿啊,看来,我是真的太不了解正刚了。 

  那夜,我丢掉所有的伪装,流着泪问他:“我们还有将来吗?”他不说话,低着头闷闷地抽烟。 
   
  4 
  日子依然这么过着,我和正刚偶尔为一些琐事说话,毕竟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他说林伶的脚伤到骨头,怎么也得等到拆线才能出院。 
  每天看着他去医院照顾情人,我几乎要发疯,虽然心里愤愤不平,但我毕竟还是爱他的,如果此时同他吵闹或向亲友声援,很可能使他走得更远。面对目前的窘境,我开始反思自己,确切地说,婚后我对他的关心很少。我尝试着重新做起,无论他多晚回来,我都会从卧室出来,和他招呼:“回来了?”然后去卫生间为他放洗澡水,把换洗的内衣放在旁边,默默地回卧室,熄灯。 
  一天、两天,正刚不再坦然,看我的目光开始慌乱和躲闪,我能感受他心里承受的压力,我的心里何尝不是啊。 
  由于疲劳他的胃病犯了,虽然他竭力掩饰,我还是从他痛苦的神色中看出来了,我不再像以往给他买些胃药完事,特意买回一本食谱,每天煲汤给他。面对我的关心,他有些诚惶诚恐。 
  我趁正刚上班的时候又去了医院,和林伶谈了一次,我把和正刚的感情以及他对家庭的好一点一滴讲给她听,我坚定地说,我绝不会放弃婚姻。 
  临近中午,正刚打电话给我,说中午不回来了,但是过了一会儿,他急急忙忙赶回来:“是你给林伶雇的陪护员?” 
  我正在煲汤,没有抬头:“是的。”我把汤盛到保温盒里,递给他,示意他给林伶送去。 
  “没必要吧?” 
  “如果只对她,是没必要。可我想让她快点好起来,不想看到自己的丈夫守在别的女人身边。”他接过保温盒,对我尴尬地笑了一下,匆匆下楼。 
   
  5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他的身影渐渐变成一个黑点,泪水却越涌越多。这样做并非我所愿,对抢走我丈夫的女人,我怎愿卑躬屈膝?但我不想让正刚时刻牵挂着她,既然说过要和他一起走过难关,那么牺牲一点自尊又何妨? 
  那天下午,正刚回来得很早。他主动下厨,我在一旁帮忙,他想对我说什么,几次欲言又止,我也不追问,我和他谈女儿谈我们的亲人朋友,我甚至说明年家里该换台高清电视,他突然拉起我的手,说他很内疚。我压抑着心中的苦涩抽回自己的手,其实我心里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煎熬,我的所谓坚强只是不想自己看上去太过软弱,既然选择原谅,就要学会包容。而这些,他可曾知晓呢? 
  连续十日,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给丈夫的情人煲汤,正刚终于问我:“你这是何苦昵?”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我在乎你!”正刚定定地看了我十几秒,深深叹了口气说:“给我一些时间吧。”那夜,小屋的灯一直亮到黎明。 
  我感到心被抽空了,不知道这样我还能坚持多久。一天,正刚告诉我,林伶出院回单位了。单位有食堂,她已经可以生活自理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知是喜是悲,我宽慰自己,不管怎么说,单位里他们毕竟要顾及影响吧? 
  自林伶出院以后,正刚开始按时回家,偶尔加班,他也会在电话里故意和身旁的同事搭讪一两句,我明白他的用意,无非是告诉我他周围的环境。我相信他,但内心总有一些忐忑,毕竟他们天天面对,陷入感情中的人很难全身而退,就像我对正刚。惟一感到安慰的是,正刚有时会把心里的困惑告诉我,他试图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也会站在旁观者的立场说出自己的看法,我希望我们彼此坦诚,心无芥蒂。 
   
  6 
  我和正刚仍分居,有一天晚上他想搬回卧室,我拒绝了,从心理上,我还不能接受他的身体。冬天来临的时候,正刚的身影日渐忙碌。我开始失眠,在黑暗中睁着茫然的眼睛。我不知道在正刚的情变中我的忍让和冷处理会带来怎样的结果,但我相信我们曾拥有过幸福,无论怎样,我努力过了。 
  那天,我在厨房里煲瘦肉皮蛋粥,正刚回来,从背后轻轻抱住我说,我煲的粥已让他胖了十斤,还说他已办好了调转手续,明天就要去新的对口单位上班了。他问我他走了一段弯路,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我没有说话。有泪滑过面颊,我知道,我们终于走过了那些日子。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