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阴差阳错整没百万家产

时间:2016-05-1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人生犹如一盘棋,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本文中的男主人公周健原本家庭美满,与妻子张瑜两人事业有成。由于岳母的介入导致家庭矛盾频发,周健一时冲动感情出轨,和一个叫贾虹的女子有了一个非婚生孩子。为了逃避责任,保全原有的家庭关系和财产,周健和妻子张瑜共同设计了“秘密离婚”计划,将大部分财产转移到张瑜名下……然而,就在他们“离婚”期间,张瑜意外身亡,原本属于周健的财产也被她的娘家人占有。 
  一念之差,导致周健的人生航向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岳母逼走贤婿,一夜错乱埋隐患 
   
  38岁的周健是湖南衡阳人,当年大学毕业后追随女友张瑜来到她的家乡湖北襄樊创业。1992年,两人举行了婚礼。婚后,夫妇俩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事业上,到2000年,他们已经拥有一家汽车配件销售公司和一家服装专卖店,并购买了两套复式楼和一辆东风雪铁龙轿车,成了当地的富人。 
  2002年,周健和张瑜的女儿出生了。为了有时间照顾孩子,周健让自己的弟弟妹妹从湖南老家过来帮忙,张瑜也让自己的妹妹来公司上班。后来,张瑜想回公司自己打理生意,提议让她的父母过来帮忙照顾孩子。次年,夫妇俩一起把张瑜的父母接到家里,一大家子人住在了一起。 
  把老人接回家,本是想减轻负担,没想到却添了心病。 
  张瑜的母亲很挑剔,女儿女婿哪些事做得不好,不令她满意,她就发牢骚。她见周健的弟弟在汽车配件公司管理财务,而自己的小女儿却在公司里打杂,觉得周健偏心,心生不满。她多次在女儿面前说:“凭什么周健的弟弟管财务,你妹妹却只能打杂?”张瑜委婉地劝说母亲不要管得太多。 
  周健知道妻子的难处后,狠心把弟弟安排到周边城市开拓业务。从此,周健对岳母心存芥蒂。 
  但张瑜的母亲并没有就此罢休,说周健的妹妹在服装专卖店不仅拿的钱多,而且工作轻松,又抱怨自己一天到晚在家里照顾孩子很辛苦。周健不胜其烦,对张瑜说:“要不,让你妈回家去,我们请个保姆?” 张瑜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母亲,张母非常不高兴。张瑜和周健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2004年5月的一天,周健在家里宴请几位客户。席间,张母当着客人的面说周健的妹妹在服装店有时收款不入账,有吞款的嫌疑。这让周健无地自容,当即对岳母大发雷霆:“你太过分了!我弟弟已经被你赶走,你又想赶走我妹妹,你是不是以后还想把我赶走?”说完,拉起客户就往外走。 
  将客户送到宾馆后,心情郁闷的周健去了当地有名的广场酒吧。 
  周健找个角落坐了下来。他刚喝了一杯啤酒,公司业务员贾虹走了过来。贾虹是本地人,身材高挑丰满,一双眼睛有着江南女孩子的娇柔与妩媚,加上她能说会道,业务一直做得很不错,颇得周健的器重。 
  得知周健晚饭还没吃,贾虹热情地邀请他到自己的住处吃饭。路上,她顺便买了几瓶啤酒和一些熟食。也许是借酒解闷,酒量不大的周健猛灌了两瓶啤酒,很快有了几分醉意。酒劲再加上贾虹的吹捧,让周健有些飘飘然。冲动之下,他霸气地将贾虹搂在怀里,贾虹没有挣扎……
  第二天,晨曦透过窗户洒在周健的脸上。周健看着自己和贾虹一起躺在床上,感到自己罪孽深重:“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怎么可以对你这样……”贾虹不仅没有难过,反而说:“我不怪你,我是自愿的……” 
  周健穿上衣服,逃也似的离开贾虹的住处。他刚走进办公室,张瑜就焦急地迎了上来:“你昨天晚上到哪里去了?手机也不开,我到处找你!”想到自己昨天晚上背叛了妻子,她还这么关心自己,周健心头涌上深深的愧疚。 
  周健在公司里有意无意地回避着贾虹。而贾虹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照常来公司上班,这让周健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 
  6月下旬的一天,贾虹闯进周健的办公室,惊慌中带着甜蜜地说:“我怀孕了!”周健一听头都大了:“你说过不再找我的。你还是个未婚姑娘,这孩子不能留下,赶快做掉,要不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半个月后,贾虹没有向周健提任何要求,辞职离开了公司…… 
   
  夫妻秘密离婚,了结孽债保家产 
   
  2005年4月的一个早晨,周健像往常一样上班。在公司门口,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周总,还记得我吗?”周健回过头,顿时蒙了:是贾虹!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周总,我生了个男孩,这是你的孩子。”周健大脑一片空白。 
  周健用车载着贾虹和孩子,来到汉江边一个僻静的地方。还未等周健开口,贾虹就哭诉了对他的思念。见贾虹昔日红润的脸庞已有几分沧桑和憔悴,周健不仅没有半点感动,反而不耐烦地说:“你太不懂事了!谁让你把孩子生下来的?”“我爱你,想留下你的骨肉。现在我们孩子都有了,我要和你结婚。”“胡闹!谁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我的?”周健的决绝让贾虹放声大哭:“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两天后,周健瞒着妻子,悄悄带着贾虹母子来到市医院,进行DNA检测。不久,结果出来了,周健与孩子的DNA属性为父子关系。周健几乎要昏了过去,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逃避对这个孩子的责任了。 
  亲子鉴定的结果让贾虹底气十足:“我没骗你吧!你是不是应该和你现在的老婆离婚,和我结婚?”一股厌恶涌上周健的心头,他告诉贾虹:“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 
  但贾虹怎么肯轻易放过周健?她开始纠缠他,一次次打电话、发短信给周健,质问他为什么不敢承担责任,并扬言要把这件事闹出去,让他身败名裂。周健心烦意乱,痛苦不堪。如果说当初他对贾虹还有几分愧疚的话,那么现在,他对她只有厌恶和憎恨。他无奈地对贾虹说:“你再给我10天时间,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私生子的事仿佛一颗定时炸弹,让周健寝食难安。张瑜以为丈夫是公司压力大,对丈夫更加体贴关心。随着与贾虹摊牌的日期一天天临近,周健精神几近崩溃。他终于将自己与贾虹的一夜情,以及生了个孩子的事和盘托出。张瑜一听,几乎要昏厥过去,她用力扇了丈夫一记耳光。 
  周健在张瑜面前整整跪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见丈夫还跪在床前,张瑜心软了。 
  张瑜把周健拉起来:“我知道你也是一时糊涂,我可以原谅你。但你一定要把贾虹的事解决好,哪怕花点钱。” 
  第二天,周健找到贾虹向她摊牌:“我不可能与妻子离婚和你结婚。孩子是我的,我会尽自己应尽的责任。”贾虹恼羞成怒,立即给张瑜打电话,还没等她说完,张瑜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你太不自重了!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已经原谅了周健。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贾虹觉得自己输得很狼狈,她对周健说:“你不和我结婚可以,但你必须赔偿我和孩子24万元,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周健想,如果24万真的能了断自己与贾虹之间的恩怨,也未尝不可。贾虹要求他马上签协议,尽快把钱付清,周健拒绝了:“24万元不是个小数目,我得回去与老婆商量。” 
  周健将与贾虹“谈判”的结果告诉了张瑜。张瑜说,如果掏了24万元真的能打发贾虹和孩子,让自己的家庭从此太平无事,倒也可以接受。 
  就在他们准备去银行取钱时,周健多了个心眼,给一位做律师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把情况告诉了对方。律师朋友告诫他:“你不能和她签协议,更不能给她这么多钱。即使你给了24万,她以后还会以孩子的名义无休止地向你要钱,而且孩子将来很可能还会要求继承你的财产。” 
  律师朋友的话让周健和张瑜不禁后怕起来,虽然他们有百万家产,但大多陷在三角债里,而且这些钱是夫妇俩十多年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怎么能拱手让人呢?但不给钱,贾虹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夫妇俩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 

  一番冥思苦想,周健对妻子说:“要不我们离婚,将财产都转移到你的名下。这样贾虹就拿我没办法了,等事情平息了我们再复婚。”张瑜觉得也只有这条路可走,无奈地答应了。 

  2006年2月25日,周健和张瑜在市公证处做了财产公证:所有家庭财产归张瑜,汽车配件销售公司和服装专卖店的全部资产归女方享有,周健只享有服装专卖店10%的股份;夫妻双方各自名下的债权债务由各自享有和承担,与对方无关。 
  紧接着,周健与张瑜瞒着家人和亲友,到民政部门悄悄办理了离婚手续。 
   
  家破人亡财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2006年4月,贾虹就孩子的抚养问题,一纸诉状将周健告上法庭。直到这时,她才知道周健已经离婚,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因此,法院判决周健每月给付孩子800元抚养费,直到孩子年满18岁。尽管觉得这钱有些少,贾虹也只得认了。 
  用故意离婚的方式终于了结了这段孽债,周健和张瑜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轻松。他们仍旧住在一起,每天同进同出,同寝同食,一对模范夫妻的样子。在外人眼里,周健和张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听说贾虹带着孩子去了北京,而且找了一个北京人准备结婚,周健心里彻底踏实下来:贾虹和孩子再也不会在他生活里出现,再也不会影响他的家庭。他和张瑜商量准备复婚。 
  9月28日这天,周健和张瑜想去他们新租的门面房看看,临出门才发现汽车坏了,周健便要骑家里的旧摩托车去。张瑜坐在后面,将头盔给周健戴上。因为已经多年没骑摩托车,周健的技术有些生疏。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摩托车与一辆急速行驶的大卡车撞在一起,周健和张瑜飞出了十多米,两人当场昏死过去。当周健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医生告诉他,因为他戴了头盔,只受了点皮外伤,而张瑜脑部受到重创,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活下去的希望十分渺茫。 
  周健痛苦不堪地守在张瑜的病床边,一遍一遍地呼唤她的名字,希望她能奇迹般的醒来。 
  张瑜的母亲和妹妹怒气冲冲地来到医院。张母对周健破口大骂:“你真无耻,在外面找女人、养孽种不说,还想把我女儿害死!”周健这才知道,张母与张瑜的妹妹在清理张瑜的东西时,在她的箱子里翻出了离婚证和财产分割协议。面对张母的指责和谩骂,周健有苦难言,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张瑜能尽快苏醒过来,因为只有她才能证明一切。 
  在张母的要求下,周健将公司和库房的钥匙交给了她。张母和张瑜的妹妹将张瑜的金银首饰全部找了出来,还把房产证、公章和张瑜的保险单也收了起来。周健非常生气:“张瑜还没有死,你们就这样趁火打劫,还有没有人性?”张母两眼要喷出火来:“你把我女儿害成这样了,我还要找你算账呢!”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超乎周健的想象。周健找到了先前那位律师朋友,把自己当前的处境告诉了他,希望对方能出出主意。律师告诉他,虽然周健和张瑜是悄悄离婚,但平时公司的事务还是周健出面打理,他们离婚后公司新增加的20万元债务,应该由周健承担。律师朋友建议周健将能处理的债务尽快处理掉。 
  10月5日,周健打电话给债权单位——某汽车配件公司,表示自己愿意用仓库里的部分汽车配件来抵20万元的货款,对方答应了,并马上派车来取货。因为周健要在医院守护张瑜,便让弟弟赶过来发货。周健的弟弟带人赶到仓库时,发现门锁已经被换掉,他们把锁撬开,将货发给对方。 
  次日上午,张瑜的母亲和妹妹赶到仓库,发现门被撬了,里面的货也少了不少,张母马上打电话向公安局报案。警察很快传唤周健,周健对自己将货运走的事供认不讳。为证明清白,他将自己为了对付贾虹而与张瑜故意离婚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警方。警方经过调查,解除了对周健的留置。 
  令周健伤心欲绝的是,张瑜在昏迷了十多天后离开了人世。 
  张瑜的离去让张家悲痛不已,他们更加憎恨周健,认为是他害死了女儿。张瑜咽气的当天下午,张母就赶到公司,将保险柜里客户打给公司的欠条全部拿走,上面累计的款项有近60万元。张家发动亲戚朋友四处要债,并将公司仓库里值钱的配件卖得一干二净。 
  周健没有去与张家人争财产。张瑜都已经死了,争来争去又有什么意义?2006年12月,周健带着女儿回到了家乡长沙。他唯愿时光能带走一切,唯愿新的环境能让他滴血的心伤愈合……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