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荒唐母爱,女工程师为儿杀夫保家产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2006年8月16日凌晨,复旦大学哲学系大二学生杨小亮提前收到一份“厚重”的生日礼物:一向疼爱他的妈妈为了给他保全上千万元的家产,手执榔头、匕首杀害了他睡梦中的父亲…… 
   
  工程师勇敢下嫁,营业员丈夫不甘落后 
   
   1984年11月,29岁的吴炎和同龄的杨亮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此前,吴炎的亲友并不看好这桩郎貌女才式的婚姻。只因为谈婚论嫁时,两人身份落差太大了。吴炎持有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本科文凭,在上海市吴泾化工厂担任化工工程师,而杨亮则是闵行区一家商场里一名普通的营业员。 
   1986年8月29日,吴炎生下了儿子杨小亮。望着活泼可爱的儿子,夫妻俩却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这么小的孩子,谁来照看呢? 
   此时,杨亮体谅妻子工作的重要性,主动申请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然后回到家里当起了“男保姆”。对于丈夫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吴炎感激万分,逢人就说:“找个身份和地位明显不如自己、会居家过日子的男人,真的省心又省力。” 
   1991年春节后,杨小亮进了小区附近的一家幼儿园,杨亮才重回商场上班。没多久,吴炎顺利地晋升为高级工程师,成为厂里的主要技术骨干。妻贵夫荣固然可喜可贺,但烦恼也随之而来: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和邻居们一致认为杨亮只是衣服架子而已,吴炎作为高级工程师嫁错了人。 
   面对这些风言风语,杨亮萌生了自学成才的念头。吴炎自然是举双手支持。 
   经过近3年的埋头攻读,杨亮自我感觉已经掌握了经商的奥妙,理论上也提升到了一定的层次。但是吴炎仍然不满足丈夫的进步。1993年底,吴炎为杨亮报考了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商务大专班的自考专业。 
   1996年9月,杨亮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上海财经大学颁发的自考大专文凭。不久,他就被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聘为了外销员。 
   杨亮换了工作后,迎来了人生的一个春天。第一年干下来,他的业绩在公司所有外销员中名列前茅,拿到了近40万元的提成。舆论的风向标随之又变了,大家都认为吴炎不愧是高级工程师,很有眼光,终于把丈夫由“垃圾股”捂成了“绩优股”。 
   2000年底,吴炎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特地从厂里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 
   有了更多的闲暇,吴炎对炒股产生了兴趣。她非常想投身股海,却又担心会被套牢。杨亮知道妻子的想法后,大胆地拿出了100余万元存款,让妻子砸进了股市里。一年后,夫妻俩的账户上又多出了近100万元。 
   2002年2月初,杨亮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跳槽至上海市兴亚报关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年薪逾百万元。而此时,夫妻俩在股市上连撞好运,账户上的数字每个月都在跳跃式增长。 
   至2003年底,吴炎和杨亮已在上海市区拥有3套高级住宅,家产达到了1000余万元。夫妻俩和儿子住在虹漕南路上那套150余平方米的复式楼里,一家人其乐融融。 
   
   丈夫移情别恋,怨妻以“净身出户”相要挟 
   
   2004年3月的一天,吴炎给杨亮整理衣物时,发现他的衬衣上有一根微微鬈曲的长发。直觉告诉她:这是另一个女人的! 
   此后,吴炎对杨亮多了个心眼儿,经常趁其不备检查衣服口袋和公文包。没多久,她发现丈夫除了那部以136开头的手机外,还有一部以139开头的手机,这是她所不知道的。吴炎断定这部手机有猫腻,就请电信局的朋友调出了这部手机3个月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内容。她顺藤摸瓜,丈夫的助手兼情人何峻梅浮出了水面…… 
   面对证据,杨亮只好向妻子承认:早在一年前他就与何峻梅有了不正当的关系。吴炎简直被气晕了,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领,声称要死给他看。杨亮吓坏了,跪在她的面前忏悔,还写下了一份保证书。 
   在吴炎的强烈要求下,杨亮只得给何峻梅调换了工作,并赔偿她20万元损失费,两人算是断绝了关系。为巩固这一“成果”,吴炎还给何峻梅的丈夫写了一封匿名信,举报何峻梅与杨亮的私情。 
   丈夫的情人虽然被赶跑了,但这并没有抹去吴炎心里的阴影。直到2004年8月,她的心里才有了阳光,那是因为儿子收到了复旦大学哲学系的录取通知书。 
   可是,正当她沉浸在儿子金榜题名的喜悦之中时,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2004年9月初的一天晚上,杨亮到家后脱掉外衣进卫生间洗澡去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吴炎伸手拿出手机,在手机窗口上看见了杨亮和一个漂亮女子亲密相依的合影。她正要打开手机详细查看,杨亮一头冲进屋里抢过了手机…… 
   吴炎据此怀疑丈夫又找了个情人,杨亮却矢口否认,为揭穿丈夫的谎言,吴炎花了2万元雇了一个私家侦探,暗中盯梢、收集相关材料。9月15日中午,吴炎从私家侦探手中接过3盘录像带。看完后,她差点儿晕倒在地。原来,继何峻梅之后,杨亮又找了个情人,名叫陈绮。陈绮小杨亮20多岁,也是他的助手。 
   当天晚上9时许,杨亮刚回到家里,吴炎就把3盘录像带朝他面前一放,说:“瞧你做的好事!我同你结婚20年了,牺牲了自己的前程,成全了你的事业,你却在外面接二连三找情人!” 
  杨亮一声不吭,吴炎大发雷霆。最后,她问他怎么办,杨亮从牙缝里挤出3个字:“你来定。”吴炎给他指点了一条出路:“你‘净身出户’吧,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我和儿子。” 
   杨亮坚决不同意,两人争吵了两个多小时后,吴炎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说:“你今天不给我写下一份材料,我就打电话报警,非要搞得你身败名裂!”杨亮只得写下了一份《离婚承诺书》:“我只带工具及衣服离开这个家,一切财产都归妻子吴炎所有,每月支付儿子1000元学费、生活费等,另每月为儿子存款2000元直至他结婚。” 
   第二天,吴炎拿着这份《离婚承诺书》,催促杨亮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没想到,杨亮反悔了,夫妻俩再次争吵起来。她声称要带着3盘录像带上法庭打离婚官司,让他得不到任何家产,杨亮告诉她:“我向律师咨询过了,那几盘录像带在法庭上是不能作为证据的。” 
   此后,两人一直处于冷战状态,亲友和同事们纷纷出面调解,但吴炎和杨亮均明确表示和好已无可能,分手是迟早的事情。 
   2005年11月中旬的一天,吴炎不堪失眠、神经衰弱等病症的折磨,决定在财产分割问题上做些让步,以尽快走出这摇摇欲坠的婚姻城堡。吴炎不知同杨亮费了多少口舌,他终于写下了一纸《离婚协议》:“杨小亮归吴炎抚养,我每月补贴抚养费4000元,直至他参加工作为止。虹漕南路上的房产及里面所有的电器和家具都归儿子所有。其余家产,我和吴炎对半分割。”看完这份协议后,吴炎说:“这是我所能接受的底线,希望你不要食言。” 
   11月22日,吴炎担心自己与丈夫闹离婚闹得这么凶,会发生不测,就流着眼泪写了一份“遗嘱”:“我将挂在自己和丈夫杨亮名下的房产、股票、存款、现金以及其他财产、财物等全部由杨小亮一人继承,我坚决不让丈夫杨亮继承我的财产!” 

   吴炎把“遗嘱”装入信封、糊好封口后,交到杨小亮的手中,再三叮嘱他:“小亮,这是我写给你的最重要的一封信,你一定要妥善保管,记住现在不能看,等你工作后再看吧。” 

  肥水岂能流入外人田? 这一榔头砸下去太沉重 
   
   2006年元旦过后,吴炎和杨亮进入分居状态。分居后,吴炎和杨亮之间的财产分割之争更加厉害了。到了2006年8月初,吴炎和杨亮仍没达成共识。8月29日是杨小亮20周岁生日,吴炎很想在此之前让丈夫把这套房子和40万元抚养费交到儿子手中,作为一份厚重的生日礼物。 
   8月14日夜里,杨亮一直没有回来,吴炎数次拨打他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直觉告诉她,杨亮又去会情人了!吴炎开始担心他和情人联合起来瓜分甚至转移本应属于自己和儿子的家产。 
   第二天上午10时许,吴炎终于打通了杨亮的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吃饭,商谈财产分割问题。杨亮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谈着谈着,杨亮透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不放弃对虹漕南路上这套房子的权利!这套房子早就增值了,现在没300万元拿不下来,我要卖掉这套房子,同你平分家产。”吴炎没有想到丈夫会说出如此势利的话。她反问道:“我们以前不是说好把这套房子留给儿子的吗?你和我都是大半截入土的人了,不替儿子考虑替谁考虑?” 
   当天晚上11时许,吴炎和杨亮才回到家里。杨亮打着哈欠进了书房休息。吴炎上楼轻手轻脚地走进儿子的房间,没敢惊动他,只是在床边坐了一会儿。 
   随后,吴炎来到一楼的书房门口,看见钥匙插在门上没拔出来。她坐在地板上,陷入了痛苦的回忆……她突然想到了自杀,但又觉得这样反倒成全了杨亮和他的情人,真是死得不值。反复思考后,她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和杨亮同归于尽,不让肥水流入外人田,算是给儿子献出“最后的爱”。 
   有了这个自以为聪明的想法,吴炎顿时有了胆量和勇气。于是,她从壁橱里取出一把木柄榔头、一把匕首,这是她当年在安徽东至县化工厂工作时带回来的纪念品。她拿着榔头和匕首进了书房。杨亮躺在席梦思床垫上,睡得很沉。 
   吴炎在书房里站了一会儿,见杨亮没什么反应,就把匕首放在地板上,双手举起榔头朝杨亮的头部狠狠地敲了下去…… 
   吴炎眼睁睁地看着丈夫体内的鲜血汩汩直流,头脑里一片空白。这时,狗窝里的两只贵宾犬汪汪地叫了起来,她赶紧抱起这两只宠物扔到客厅里,然后冲着楼上高呼儿子的名字。儿子被叫醒了,站在楼梯口问:“妈妈,有啥事?”她叫他不要开灯,把两只狗抱到楼上去,然后打110报警。 
   过了一会儿,杨小亮来到书房门口使劲敲门,吴炎不让他进来。她把门反锁上,然后用匕首抹脖子,因为双手直打颤而没能成功。接着,她拿起匕首,朝自己的心脏和肺部刺去,同样未能成功。最后,她打开书房窗户,拿着匕首从三楼的窗口处跳了下去…… 
   凌晨2时许,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区分局值班民警接到杨小亮的报案电话后,立即赶至现场。民警在虹漕南路699弄5号楼楼下的草坪上发现了侧卧的吴炎,她面部及手臂均有血迹,已昏迷不醒。随即,民警在杨小亮的带领下,走进他家,在书房内发现了躺在血泊里的杨亮。120救护车到现场后,确认杨亮已死亡,吴炎随即被送往上海市第六医院抢救。经法医鉴定,杨亮系被他人用锐器刺戳胸部等处伤及心脏,用钝器打击头面部致大失血合并颅脑损伤死亡。而吴炎颅脑轻微水肿,双手及双腿出现了几处骨折现象,幸无大碍。 
   经现场勘查,警方确认这是一起凶杀案。回到空荡荡的家里,杨小亮想起了去年11月母亲交给他的那封信。他拆开后,看见了那份“遗嘱”,不由得放声大哭。他抹着眼泪说:“妈妈,你为什么要用如此残忍的方式爱我呢?” 
  8月23日,吴炎从昏迷状态中醒来,警方当即对其予以传唤。第二天,吴炎交待了全部犯罪事实,称儿子与这起凶杀案毫无关系。她对自己的杀夫行为后悔不已,认为是一时冲动所致,现在躺在床上真是生不如死,还是杨亮“走”得爽快。随后,吴炎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而被刑事拘留,并被转入上海市监狱总医院收押并继续治疗。 
  9月1日,徐汇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吴炎。10月10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对吴炎作出司法精神医学鉴定:无精神病,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2007年3月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等待吴炎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可这桩血案在吴炎的儿子杨小亮心里所留下的阴影,也许一生都难以抹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