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情迷桃花眼

时间:2016-05-1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阳光晴朗的午后,我收到林媚儿的短信:我在锦绣宾馆1302号房。 
  头有些晕。我站起身穿衣服、拿包、披肩,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缓慢,很早的时候,我收到林媚儿这样的短信时,会像子弹出膛一样冲出去的。 
  站在锦锈宾馆1302号门前,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敲门。 
  尽管已经明了面前即将发生的一切,但是当看到林琅光着身子仅围着一条浴巾站在我面前时,心里还是有什么啪嗒一声碎了。 
  “我没有叫外卖呀。”他嘀咕着,抬眼看到是我,表情一下子便错愕了。我冷着脸看他,震惊慌张的表情在每个偷情的男人脸上可能都是千篇一律的吧。浴室响着哗哗的水声,一个娇柔的女声传来:谁呀? 
  林琅好像明白了眼前的状况,开始急急地向我解释,是她主动勾引他的,他对我是真心的。一丝嘲讽的笑绽放在我的嘴角,是吗?那是谁说过爱我,永远不会背叛我的? 
  冷笑着转身下楼。几分钟后,林媚儿站在我面前,嘻笑着凑上来看我的眼睛,哭了,不可能吧?对这种男人有什么好伤心的? 
  你穿衣服可真够快的。我说,瞟了她一眼,黑色的吊带,白色的风衣,所露之处无不肤若凝脂,真是个勾人魂魄的尤物。 
  我脱衣服更快呢。林媚儿迅速地回击我。 
  他呢? 
  林琅啊,他好像有点明白过来了,歇斯底里地骂着娘走了。林媚儿嘻笑着说,她的表情,永远都是这样玩世不恭的。 
  其实我也不想伤心,但是相处了3个月,用铿锵的誓言游说着我准备交付真心的男人,只不过和林媚儿见过一次面,她勾勾小指头,就和她来宾馆开房,实在是对我自尊的最大打击,也再一次打击了我对爱情的信仰。 
  也许我们不应该用这种方法来考验男人。我抬眼看着天空,此刻的天空竟然是灰蒙蒙的,刚才的太阳哪里去了? 
  林媚儿拍拍我的肩,随你吧,下次再有男人说爱你时,闭上眼睛答应他好了,如果仍然需要我出场,给我打电话,我不收出场费的。 
  她咯咯地笑着,扭动着腰肢走了。一个和她擦身而过的男人,我看见他的下身迅速支起了小帐篷。 
  这就是林媚儿。 
  看到林媚儿,你就会明白男人犯罪其实一半是女人的错,是她们太招摇、太诱人。林媚儿天生一双桃花眼,丰乳翘臀小腰肢,已经让人惊艳了,她又立志要将自己的魅力发挥到极致,每一步都走得袅袅婷婷,让男人呼吸停止,更是将一双桃花眼炼得勾魂夺魄,其眼波流转之处男人无一例外地被击中。 
  我看着她妖冶的背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男人躲得过她的诱惑? 
   
  2 
  其实,我和林媚儿是截然不同的女子。我安静得如同一杯清水,林媚儿却热烈招摇,像醉人的红葡萄酒。 
  开始的开始,谁能想到我会和林媚儿成为朋友呢? 
  3年前,我将初恋男友堵在林媚儿的床上,傻了片刻,自己蹲在地上号啕大哭。林媚儿穿了衣服过来说,有什么好哭的,我又不抢你的男朋友,借来用一个晚上而已,用过了还是要还你的,你要不介意就继续用,要是介意呢就和他说拜拜,这样简单的事情用得着如丧考妣吗? 
  我抬头,恨恨地盯着她。她嘻笑着说,别这么瞪着我,真的,对不起你的不是我,是那个男人。其实你应该谢谢我,早一点儿帮你看穿了爱情的真相,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即使今天没有碰上我林媚儿,以后也会碰上李媚儿陶媚儿的,那时候你已经年老色衰,说不定怀里还抱着奶娃,你找谁哭去? 
  也可以说这是她为自己辩解的强盗逻辑,但是偏偏她的这番话却让我恍然大悟。是啊,看见风骚女人下半身就蠢蠢欲动的男人,真的不值得我如丧考妣。早一点儿看清男人的嘴脸,对一场爱情而言,绝对不是灾难。 
  当着那个手足无措的男人的面,我们两个,旁若无人地交换了手机号码,就好像我不是来“捉奸”,而是特意来交林媚儿这个朋友的。 
  自此,我对男人的要求非常明确,也很简单,我想要的,无非就是一个能够用爱抵挡住诱惑的男人,仅此而已。 
  当一个年轻的大男孩对我说爱,并且眼神坚定的时候,我的眼前蓦地出现了林媚儿妖媚的样子。邀请林媚儿做我爱情的试金石,她嘻笑着一口答应了。 
  没有男人能够抵挡住她的诱惑。她有这份自信。她说,你相信爱情,但是我更相信人的本能。 
  她几乎彻底动摇了我对爱情的信仰,3年的来来往往,她炫丽的石榴裙颠覆了多少开端看似美好的爱情,林琅是第九个,还是第十个,我真的不记得了。 
  我已经看厌了男人本性败露被人看到马脚时的种种表演了。 
   
  3 
  经过了一个冬天的蛰伏,春天来临的时候,我好像又听到了爱情的脚步声。 
  那个微笑着向我走来的男人,小心翼翼不着痕迹地靠近了我。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萧朗。飞上海的航班上,他坐在我左侧,我一直看着舷窗外棉花般柔软的白云,没有和男人搭讪的欲望。但是他把咖啡洒在了我的身上。我没有尖叫,对他一连声的“对不起”致以淡然一笑。 
  他递过来一张名片,说到上海后请我吃饭赔罪。他的名片躺在我的包里,上海一周,我全然忘了这回事。 
  但是在返回的飞机上,我们竟然再次相遇。他说服我身边的女士和他换了位置,坐下来时,他对着我爽朗地笑。 
  萧朗35岁,开一家贸易公司,很奇怪地打着单身。他说不奇怪,男人挣钱是有瘾的,一来二去的,钱挣到一定数了,才发现自己已不年轻了。 
  开始的时候,他偶尔在我上班或是下班的路上碰到我,就会顺便送我一段。偶尔的次数多了以后,他开始每天接我上下班。早晨走出公寓,看到他坐在车里对着我微笑,我心里会滚过现世安好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温暖。 
  只是,在他低头吻我的时候,感觉到他身体里的欲望像海浪,不经意间就会漫过我的身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会猛然拉我坐在他的怀里,然后紧紧地抱着我,紧得让我喘不过气来,他的手开始一次次试探地伸进我的衣服。恋人之间的暧昧就是这样一天天升级最后突破底线的,我开始心惊肉跳。在他的手捏住我的乳房的时候,我很突兀地问他,如果有一个身材很惹火的女子很主动地诱惑你,你会怎么样? 
  他奇怪我问这样弱智的问题,说,你这分明就是在逼男人撒谎嘛,不过我愿意很老实地回答你,如果她是穿着衣服的呢,我想我还能够抵御,但是如果她没有穿衣服,可能我会失控。 
  我的身体一下子僵硬起来。他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手从我的衣服里退出来,捧住了我的脸说,傻瓜,脆弱的不是爱情,是人性。 
  眼前晃过林媚儿妖媚的脸,我的心慌慌地跳得厉害。突然不想让她知道萧朗,萧朗这个男人我想好好地藏起来。 
   
  4 
  喝茶时,林媚儿突然紧盯着我看。我被她看得心慌的时候,她笑了,笑得很诡异,我突然有个发现,男人看见你我,好像都喜欢说一个字。 
  哦?我扬扬眉毛。 
  喜欢对你说“爱”这个字。 
  那么对你呢?说什么字? 
  要。 
  我被一口茶呛到,这个字委实出乎我的意料,想来却又是在情理之中,有那么多男人争着抢着对你说“要”,你还不得意死了? 
  林媚儿幽怨的目光盯了过来,有的时候,我更愿意男人对我说“爱”这个字。 
  萧朗适时出现,我立刻转移话题。为双方做介绍时,林媚儿优雅地伸出手去,她的眼睛,盈盈闪动着秋波向萧朗飞去。女人勾引男人,最先上阵的便是眼睛,一顿饭吃下来,只见林媚儿秋波闪闪,霍霍地向萧朗飞去。我只能佯装不知,看着萧朗在她的秋波攻势下一脸平静地为我夹菜,偶尔和她寒喧。表面的平静也许并不代表内心的平静,但我不想深究,我开始相信萧朗的那句话,脆弱的不是爱情,而是人性。面对林媚儿这样的天生尤物,说男人不动心那是假的,再加上蓄意的勾引,男人怎不说出那个“要”字来,所以,先前的种种,错了的不仅仅是男人,也还有我自己。女人用这种方法来考验男人,本来就愚蠢至极。 
  林媚儿向萧朗索要手机号,萧朗冲我一笑,你问她吧。我心里暗自得意,这是第一次我的男友拒绝给林媚儿手机号。 
   
  5 
  和萧朗有些日子了吧,居然瞒得我滴水不漏。林媚儿的嘴讥诮地上扬,怎么,真的戒了那游戏了,还是你怕这个钻石王老五又上了我的床? 
  媚儿,我不想玩下去了。我认真地对林媚儿说,我带你去见他,就是想告诉你,我不想玩了,我想和他好好地爱下去。 
  就算他有可能上我的床,你也不会介意了?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说服自己,面对蓄意的勾引,男人把持不住,只是本能,与爱无关。 
  林媚儿的表情有些受伤。她哑着声音说你把萧朗的电话给我。我说不,我不会再用这种办法去考验男人了,我已经懂得了男人的下半身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脆弱。 
  林媚儿剥了一粒泡泡糖扔进嘴里,狠命地嚼着:我不是要玩游戏,我喜欢上这个男人了,我想得到他。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会再免费出场了,你放心。 
  我缓缓地把萧朗的手机号念了出来,看着林媚儿把那个号码输进手机,绝望的感觉漫上来,像濒临干涸的鱼。 
  是十天还是半个月,我记不清了。林媚儿的短信发过来:我在锦绣宾馆1302号房。 
  我抬头看天,都说这是忍住眼泪的最好办法。然后,我打开手机,删除了林媚儿和萧朗的电话。其实,游戏想要结束,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干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