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上一篇:爱上美丽的圈套

飘逝

时间:2016-05-1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他想到当年。那时候,他很拽。 
  庞大的公司,名贵的私家车,漂亮的妻子,聪明的儿子。所有人会态度谦和,一脸灿烂,喊他某总。他会很绅士地穿越大厅,迈进办公室,舒适地坐上老板椅,微笑。漂亮秘书聪明地走过来,献茶,问候,甜甜地笑。他很舒心。 
  浪漫的人,除了温情,好像就只剩下了疯狂。所以他迷恋飞驰,迷恋着飞驰着的所有幻觉,他会自由地豪迈着,驾御了苍天和大地。所以他会在喜欢的时候,带上喜欢的人,钻进喜欢的车,司机开或自己开。兜风。 
  那次,他自己驾车。旁边,是漂亮的秘书。 
  秘书叫乔雨。清澈音质,爽心笑容。他喜欢这种女人,因为没有爱。他深深知道,爱,会很累,冰与火的累。他爱过一个女人,他的妻子。现在他依然爱她,爱得很深,很用心,一如往昔。他要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他给她丰富的物质,还有,清晨的一支玫瑰,夜晚的一个吻。十年如一日,仿佛童话。他告诉自己,真正可以爱的人,一生,只有一个。 
  只是,他需要放纵。就像游离长空的孤鹰,渴求身体的自由,无法长时间停留一处。喜欢和爱是两码事。喜欢和爱可以完全对立。所以他不停地换秘书,乔雨是第几个,他已记不清。 
  又是个湛蓝的天空。让他舒心的天气。 
  他说:乔雨,兜风去。 
  车未出市区,已经飞快。是在炫耀,或者迷幻飞驰,反正,他车技很好。奥迪在车流中游走,像条矫健的黑鱼。而他,只一只手把方向,另一只手关注着乔雨。 
  红灯,30秒。他开始记数。他自信自己的记数已精确到分毫不差。他忘记了曾多少次在红绿灯交替的瞬间恰如其分地穿越十字路口。 
  他笑了。他低下头去,寻找乔雨的脖颈。 
  他听到剧烈的刹车。抬头,看见一辆轿车横于面前。 
  然后,嘣! 
  然后,天地黑了。 
   
  2 
  别墅。卧室。淡绿色落地玻璃窗。 
  一个美丽少妇。柔顺长发,宽松睡袍。汉白玉的水壶,提在她手里。她在给玫瑰浇水。 
  水滴,细致地落下,花瓣开始润泽。她微笑了,嘴角泛起好看的弧线。 
  电视新闻里报道着一场骇人的车祸。附有图片。黑车撞上了红车的腰,车头瘪了,玻璃碎了。女人赤裸着上身,仰面躺在椅背上,喉咙被玻璃刺穿,血流下来,浸染了乳房和一只男人的手。男人低着头,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 
  一滴水偏离了,滴在花瓶上。她颤抖了一下。这是她见过的最残忍的图片。血淋淋的东西,她会颤抖。 
  她扭过头去,避开了屏幕。然后,她竟莫名地想笑。她知道她不该笑的,可她还是笑了。这场面,有些滑稽,她在想,这个男人,这个女人。 
  电视新闻上说:据查证,黑色轿车里是某某公司的总裁和他的秘书乔雨…… 
  她木了一下,水壶就落了。压折了玫瑰,碰上了花瓶,一起掉地。哗啦,碎掉。 
   
  3 
  雪,零星地飘。 
  前面,跑步声。 
  沉厚的男音:哈哈,总算追到你了。 
  一片阳光里,她发现他笑起来有漂亮的眼袋,眼睛因而细长而灵动。 
  她惊异地望着他。 
  她说:什么? 
  他说:啊对不起,叶子,我是说那叶子,你手里的——我追了它好久…… 
  他挠了下头,尴尬地笑。他告诉她他注意那片叶子已很久。还在树上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它,会在斑斓的阳光下闪烁着宝蓝色的光。奇异。于是想得到它,挂在窗前,看蓝色的朝阳。或者做成书签,最钟爱的书里,欣赏。然后想,它会从哪里来。它高高在上,够不到。每天都来看,等它落下来。 
  她笑。 
  他说:今天,我又来看它,落了,我很高兴,它却飘走了,我就追,好长一段路,累啊。 
  说完,他笑容重新出现。纯粹。 
  笑,她只是笑,吃吃地笑,弯下了腰。幸好书没有掉。他只好看着她,有点呆。终于,直起了腰。她晃了晃左手,这片吗? 
  对,给我吧。 
  不给行吗?它不会愿意跟你的。 
  啊? 
  它见了你就跑,而落在我头上,是在避你,明白吗? 
  不。 
  准是你眼神太色迷迷,它怕。 
  搞笑! 
  呵呵呵,她又在笑。然后,走开。后面,一头长发,飘逸。 
  两天后。一张纸条,落在她手里。有字:你走了,我愣了,风吹了,你头发飘了,我想着,我的叶子,新主人那儿你还好吗,有点内疚,回来吧,送你件嫁妆。 
  嫁妆,就这样成了。 
  雪,大了。他们就这样吻了。只有一片雪,划过温润的唇边,化了。 
   
  4 
  8年后,她进了他的家。只是他,下巴泛了青光,面孔有了棱角的骨感,眼睛开始深沉而敏锐。她想他是变了。眼前的男人,爱上了商战。10年,恍然而过。她有了华美的别墅。 
  而她却开始怀念,梧桐树下,阳光里,那张笑脸。她会躲在卧室里,光线下,画板上,反复绘上一张男孩子的笑脸。 
  儿子稚嫩的手会抚在上面,睁大眼睛问:“妈妈,他是谁?” 
  她抚摸着儿子的头发说:“你长大后的样子。” 
  然后,静静微笑。 
  而她想她是幸福的。清晨的一支玫瑰,夜晚的一个吻。十年如一日。他依然爱着她。她看过太多婚姻埋葬了爱情的故事。真实吗?他给她的太过美丽,一切恍若梦境,仿佛童话。 
  而窗前的玫瑰,每日清新着。她噙了泪水,笑了。她还是那样容易被感动,她想,这么多年了,居然没长大。不过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她想他是她的,唯一的男人,独特的男人,独特的像那尊怪异的汉白玉雕塑。 
   
  5 
  花瓶真好。只是,怎么会碎了呢?她拾起了地上的玫瑰,它折了,花低垂下来。檀木箱子开了,她把它放进去,锁好。 
   
  6 
  3个月后,他醒了。朝阳迷离着进了窗子。好长的一个梦,他想,似乎看到了生命中所有的记忆。还有谁在哭,湿了他的眼。 
  头好痛。他摸到了绷带。然后,这是病房。他想起了他前面那辆轿车。他开始呼喊。 
  出院了,带着左颊一道浅色的伤痕。质朴的屋中,父母苍老的脸。 
  3个月,短暂,但对他很漫长。没人知道几秒钟内会有多少缝隙,没人知道几年内会有多少空白。空白似乎可以触摸,而缝隙好像不可预测。 
  3个月,公司垮了。强敌面前,他败了。下属无能。墙倒众人推。一无所有。 
  他笑。 
  没事,不就一个公司吗?当年我白手起家,如今一样可以,他说,爸您别担心,一切会好的。 
  他说:“爸,您媳妇呢,孙子呢,怎么不来接我啊?” 
  沉默。 
  母亲啜泣。 
  邻屋墙壁上,她,笑容温婉美丽。前面,香在燃。相框上,一片蓝色枫叶,轻轻晃动。 
  他惊愕,伫立。 
   
  7 
  别墅,卧室里,房门反锁。她拾起了地上的玫瑰,轻轻送到唇边,呼吸。花朵却低垂了。她笑,把它放进檀木箱子里,锁好。 
  左手里,蓝色枫叶。她蹲下,趴在箱子上端详着枫叶。微笑爬上了嘴角,她看见了漫天柔美的飞雪。 
  屋内,音乐飘荡,反复着一首歌,很响,很响。 
  敲门声急,咚咚咚…… 
  然后,骂声。妈的,这时候还这么浪漫,丈夫出了事也不管。妇人,妇人啊,就是毒! 
  然后,脚步声远去。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一天,两天,或许更久,音乐还在。人们开始慌了。门被撞开。她,依然趴在那里,左手垂在地上,紧紧握着一片蓝色枫叶的柄。眼睛微闭,有笑挂在嘴角,像是做着一个甜美的梦。只是脸色过于苍白。而鼻息,早已消散。 
  人们哑然。 
  医生来了。 
  服安眠药过量,怎么才发现?准备后事吧。 
  医生说完,离去。 
   
  8 
  母亲说:“怎么会这么傻,医生说你还有救,她怎么就会这么傻……她一直握着那片枫叶,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留给你……火化前,我把它留下了。” 
  老泪,落了。 
  之后,她父母来了,带走了孙儿,说是孩子留在这里会学坏,父亲沉缓地说。 
  他,木然。不知道父母又说了些什么,好像他们只有嘴在动。 
  眼前是他熟悉的卧室,他听到了音乐,听到一首歌,里面有10年前他写给她的文字。前面,箱子上,有她附着的美丽的身体。还有枫叶。她附在那里,只有他知道,最后一丝气息里,守护着自己一箱子玫瑰爱情的女人。 
  她,一个完美主义者,他早该知道的,她的心完美得似乎永远只能在18岁。 
  白痴!什么年代了,还要完美!他骂。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极度的痛了。 
  他们一样的完美着,所以走到了一起。 
  只是后来他变了。他需要钱,很多的钱。他要给她最完美的幸福,他别无选择。 
  他得意忘形了,忘记了有颗纯美的心在为他守候,尽管他也固执地爱着她。 
  她接受不了他的出轨,永远都不能。 
  然而,现实。所以,碎了。 
  他们承诺彼此的东西,他为之奋斗的一切,就这样,在他手里,轰然飘逝了。 
  他哽咽。 
  他上前去,相框上,摘下旋转着的枫叶。端详。轻吻。慢慢地走出门去。然后,疾步远去。身后,是伤心阻拦的父母。 
   
  9 
  异地。小镇。荒地里,一片野玫瑰。 
  人们常常会看到一个男人,衣服日渐污垢,蓬头了,垢面了。眼神忧郁,神情木然。会在街道上茫然地走。右手里,一个硕大的水壶。左手里,一片写着字的枫叶,蓝玉的色泽。 
  没人当他是乞丐,他会用货币换来食物。 
  他有时会笑,笑起来有漂亮的眼袋。常到那片荒地。对着那片野玫瑰,微笑。水壶里的水,在细致地滴下,玫瑰润泽了。然后,他俯下脸,轻吻着玫瑰,呼吸。 
  不久,城市扩建,荒地成了工地。他在机器轰鸣中待了一夜。消失。 
   
  10 
  许多年后。某个城市。一个老乞丐。人们断定他是个疯子。他常拄着竹竿,在街上茫然地走。左手里,一支某种树叶的柄。时而对着它笑,满脸枯纹。 
  他会在花店门前对着玫瑰发呆。被店主赶。被粗暴地推倒在地上。 
  他`会对着眼前的每一起车祸说:“又一对傻瓜,亲吻了。”然后,走开。 
  一个雨天,冷雨飘洒。他说着这句话,人行道上,颤颤微微孤独地走着。或许,前方就是孤寂幽深的尽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