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与狼共舞:女翻译拯救爱人时的桃色沦陷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前不久,河南农民刘向阳等人虚假注册成立三家外贸公司,制造了诈骗美国、德国、芬兰、印度、挪威等20多个国家30多名外国客商的惊天大案。令人称奇的是,本案关键人物之一的刘利涛,竟是河南洛阳市一所中学的英语教师。正是她巧舌如簧,将世界各地的公司老板们引诱上钩。 
  年轻貌美的刘利涛曾担任国家重点项目、小浪底工程指挥部的英语翻译,前程似锦,为何助纣为虐充当起跨国诈骗集团的急先锋?在与狼共舞的日子里,女翻译经历了怎样的良知抉择?2007年11月2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此案,揭开了刘利涛为了爱情与亲情而堕落的轨迹。 
   
  拯救爱人:“教坛新星”误入贼窝不回头 
   
  2006年1月,家住河南洛阳市宝莲寺镇二十铺村的刘向阳,伙同老乡刘海顺(在逃),通过中介公司虚假出资注册成立了金茂(河南)进出口贸易公司。之后,刘向阳等人通过互联网联系上了挪威HOLUND公司,谎称金茂公司要订购塑料件,把HOLUND公司的人骗到河南,通过索要“礼金”的方式,骗取外商购买了价值70431元的黄金首饰。紧接着,刘向阳等人又谎称订购牛皮,骗取印度圣来斯奥尔西公司的汇款1975美元。 
  几次得手后,刘向阳决定将根据地挪至安徽合肥。就在刘向阳一伙正准备大展拳脚时,公司翻译看清了这伙骗子的真实嘴脸,毅然离开。 
  “俺们一定要找一名素质高又可靠的翻译”。刘向阳和同伙刘海顺商量,决定从河南老家物色人才。通过各种渠道筛选,最终把目标锁定为美女教师刘利涛。 
  刘向阳之所以选中她,是因为刘利涛1999年出任过国家重点项目、河南小浪底工程指挥部的专职英语翻译。她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获得外国专家的一致好评,在家乡名声大震,受到指挥部领导的器重。 
  刘向阳企图将刘利涛拉下水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位美女翻译当时正处于危难之际。 
  原来,刘利涛大专毕业后,同初恋情人司马超携手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婚后两人相亲相爱,次年有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小浪底工程竣工之后,刘利涛被有关部门推荐到国家水利部担任专职翻译,令许多同龄人羡慕不已。可就在刘利涛准备赴京时,她的家庭却出现了重大变故:丈夫司马超患上了家族遗传性糖尿病,双眼几近失明。医生告诉刘利涛:这种病将引发视网膜病变,只能长期靠药物“压住”,一旦断药,患者很快会变成瞎子。 
  为了照料老公,刘利涛放弃了进京发展的机会,应聘到洛阳市龙门一中担任中学英语教师。由于专业素质较高,刘利涛很快成为洛阳市的教坛新星。为了不拖累娇妻,司马超多次提出离婚,想成全妻子的大好前程。刘利涛对丈夫不离不弃,流着泪对老公说:“就算上街乞讨,我也要筹钱医好你的病。” 
  然而,刘利涛月薪只有1000元,为了给丈夫求医问药家里已债台高筑。刘向阳了解到刘利涛的处境后,以高薪为诱饵向美女教师伸出橄榄枝。为了筹钱治好老公的病,2006年3月初,刘利涛告别老公与女儿,只身远赴安徽。 
  那天,当刘利涛来到位于合肥市新站区中州家具城的金茂公司时,发现公司为所有员工都配备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看上去相当正规。公司专门为刘利涛安排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令刘利涛受宠若惊。 
  “你的名字太土气,从今天起,你改名叫安妮吧。”上班第一天,刘向阳就将早已印好的名片递到刘利涛手上。刘利涛瞠目结舌:“我有名有姓,干嘛要叫安妮呢?”刘向阳诡秘一笑:“这是商业秘密”。 
  2006年3月12日,刘利涛奉命到合肥机场迎接美国罗莱特制造公司的科恩先生。临行前,刘向阳告诉刘利涛:金茂公司与美国这家公司洽谈订购“铜质压冲件”。双方谈判过程中,刘利涛有些困惑:刘向阳对外商的报价并不在意,总是十分爽快地答应对方的产品报价、运输方式、交货时间等。最后,刘向阳让刘利涛向科恩索要28000元的回扣,刘利涛颇感惊讶。刘向阳狠狠瞪了她一眼,命令她告诉科恩:“这就是俺们中国商业活动的潜规则。” 
  合同顺利签订后,刘向阳马上发给刘利涛3000元的“翻译奖”,但却没有对美方履约。不仅如此,金茂公司连夜迁移到位于合肥市长江路的招商大厦,租下第6层和第16层作为写字楼,金茂公司摇身一变成为“安徽墩盛进出口公司”。 
  刘利涛顿时头脑一片空白:自己被人利用了,无意间参与了跨国诈骗案! 
   
  与狼共舞:女翻译出卖灵魂固守贞洁 
   
  “你们是一伙大骗子!”当意识到自己受骗上当后,刘利涛卷起铺盖就要走人。刘向阳并不阻拦,而是说:“等你想通了,本公司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想到自己当老师时清清白白,受到学生和家长的尊敬,如今却成了诈骗犯的帮凶,刘利涛痛心疾首。在合肥火车站,刘利涛忍不住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那端,丈夫司马超不停地咳嗽,女儿哇哇大哭。刘利涛知道老公的病因无钱医治而加重,女儿因没人照料而受罪,她的心像被千万只蚂蚁噬咬着,瞬间她改变了主意:重返贼窝与狼共舞,牺牲一个人,幸福一家人,等赚足了医疗费后再抽身撤退。 
  2006年4月11日,又一家外国公司的代表泰勒先生被骗到合肥。泰勒先生久经商场,目光锐利,处事非常谨慎。他见谈判异常顺利,便起了疑心。泰勒先生冷不防地问刘向阳:“中国的机械制造业发达,生产同类产品的工厂众多,而且价格也便宜,贵公司为何对我们公司的产品感兴趣?”刘向阳一下子被问住了,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十分狼狈。 
  就在谈判陷入危机时,刘利涛见势不妙,立即接过话茬:“尊敬的泰勒先生,中国有句俗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也许贵公司的质量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我们的委托方对贵公司的品牌与售后服务更为信赖。”刘利涛还开玩笑说:“中国的商业文化就是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我也没办法呀!” 
  “安妮小姐高见!高见!”泰勒先生竖起大拇指,连连点头。 
  眼看就要泡汤的“业务”,经女翻译巧舌如簧的一番“解释”,泰勒先生爽快地在合同上签了字。刘向阳借此向泰勒先生索要了8万元回扣,当天就奖励给刘利涛2万元,刘利涛马上将这笔钱汇寄给丈夫。 
  经过这次的有惊无险之后,刘向阳对女翻译刮目相看,更加器重。 
  后来,刘向阳从刘利涛身上又发现了新的“金矿”:刘利涛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且气质高雅,身材火爆,很讨外商喜欢。刘向阳暗示刘利涛色诱外国佬上床,高价索取回扣。刘向阳承诺:只要刘利涛肯为公司献身,公司将业务提成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20%。刘利涛以为老板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刘向阳真的为她安排了“一夜情”。 
  那晚,刘向阳不停地怂恿刘利涛为外商代表杰克敬酒。很快,不胜酒力的刘利涛脸颊泛起红晕,越发妩媚动人。杰克误以为这位中国美女翻译对他“有意思”,禁不住怦然心动,酒足饭饱后,刘向阳将杰克送到宾馆客房后,悄悄退出房间,并将房门反锁,留下刘利涛“伺候”杰克。 
  醉意朦胧中,刘利涛感觉有个人往她身边凑来,她既不能反抗,也不敢尖叫,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为深爱的丈夫守身如玉,决不能丢掉国格与人格。就在杰克动手解她的衣扣时,刘利涛急中生智,娇滴滴地对杰克说:“我们中国女孩一夜情有个条件。”杰克一愣,刘利涛接着说:“那就是男方必须送给女孩一件时尚的内衣,两人才能共度良宵。这家宾馆附近就有一家精品商店,请您赠送给我一个粉红色的文胸好吗?”不知是计的杰克赶紧奔下楼去购买女性内衣,刘利涛趁机逃脱了。 

  令刘利涛深感意外的是,第二天一大早,痛失一夜情的杰克先生不仅兑现了承诺,给金茂公司了一大笔回扣,而且对刘利涛也肃然起敬,甚至就自己昨晚的冲动向刘利涛表示歉意。 

  私欲蒙眼:良知复苏后第二次沦陷 
   
  随着在翻译工作中如鱼得水,刘利涛成了这个跨国诈骗集团的军师和幕后推手。 
  原来,刘向阳一伙农民不学无术,素质低下,对商业运作一窍不通。为了加大诱惑外商的力度,刘利涛不断地查找资料,亲自起草一份份《意向合同书》,让合同看起来更加专业和真实。紧接着,刘利涛向金茂公司提出一系列的改革方案,令公司老总拍案叫绝。 
  刘利涛首先建议公司“提高接待规格”。凡是外商赴合肥谈判,金茂公司一律租宝马、奔驰到机场接驾、送花。受到如此隆重的接待,老外们往往刚下飞机便被蒙得晕头转向。 
  刘利涛的第二个锦囊妙计是“提高工作效率”。按照刘利涛的建议,金茂公司以虚假的身份材料,申请安装了19部固定电话和一条ADSL,并开通了国际长途,日夜不断地向全球外商发出“甜蜜”的召唤。仅两个多月时间,金茂公司就骗取电信资费55万元。 
  三是提升员工身份,金茂公司所有员工一夜之间全部变成“业务经理”。刘利涛还觉得收取“回扣”的提法太俗气,改为收取“商业诚信保证金”。 
  最后,刘利涛使出大手笔:“扩大公司规模”,通过人才市场招聘10名高素质的翻译。刘利涛亲自担任主考官,对应聘者一一面试。不料,一个叫肖云的女孩却深深地触痛了刘利涛的心。 
  25岁的肖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学院,她不仅能够流利地说3个国家的语言,而且身材高挑,思维敏捷,看上去非常可爱。刘利涛当即拍板录用肖云。 
  然而,当肖云第二天满心欢喜地前往公司报到时,却被刘利涛冷漠地轰了出去。目瞪口呆的肖云恐怕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个善变的主考官为她流了一夜泪。 
  原来,招聘结束回到宿舍后,刘利涛才静下心来细看应聘者的详细资料。看着看着,她的目光停留在肖云的简历上:“我从小在贫苦的家庭长大,妈妈为供我读书上山砍柴而摔断了三根胸骨,爸爸今年初又被诊断患上了尿毒症。贵公司若肯给我提供一个就业机会,我会感激不尽,把全部身心投入到事业中……” 
  读着读着,刘利涛不知不觉双眼湿润了。她联想到患病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儿,自己为了拯救亲人而背井离乡,与一伙骗子狼狈为奸,饱受心灵的折磨,又怎么忍心将纯朴善良的肖云拉下水呢? 
  那一夜,刘利涛甚至摒弃了“扩招”的念头。她计划再干几票后就金盆洗手,快点回到亲人身边。 
  然而,经过一夜激烈的思想斗争和良知抉择,刘利涛最后仍然决定将招聘活动进行到底。因为这样一来,她就升任为金茂公司的翻译主管。除了正常的业务提成外,还可以从这10名新翻译中抽取一笔不菲的管理费用与岗位津贴。也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筹够丈夫的医疗费而提前离开狼窝。 
  在众翻译推波助澜之下,金茂公司门庭若市,财源滚滚。短短3个月的时间,金茂公司就骗取20多个国家的30多家公司的174万元“商业诚信保证金”。就在刘利涛准备激流勇退时,一张无形的大网开始收紧。 
  2007年7月10日,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给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孙金龙转来一封来自美国商务部的信函。该函称,美国一家公司在向金茂公司支付了一笔“商业诚信保证金”后,金茂公司的通讯全部停机,美方因此怀疑金茂公司涉嫌跨国诈骗。孙金龙将此函批示给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要求查办。3天后,50多名警察从天而降,包括刘利涛在内的30多名嫌疑人被“一锅端”,一个特大跨国诈骗集团全军覆没。 
  2007年7月31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涉案的13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判决: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刘向阳无期徒刑;以诈骗罪分别判处郑伟忠、刘利涛等12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5年至2年不等的刑罚。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直到这时,金茂公司的员工们才知道,所有的同事彼此之间用的全部是假名。 
  宣判当天,司马超带着年幼的女儿千里迢迢从河南赶到合肥参加旁听。宣判后,司马超对戴着手铐的妻子说:“早知道你做这种事,就算我瞎了双眼,也不让你出门骗人!”刘利涛惭愧地在法庭上泣不成声。 
  因部分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安徽高院于11月2日二审此案。等待美女翻译刘利涛等人的,将是深牢大狱中悔恨的泪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