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情人的特殊礼物成了永远的梦魇

时间:2016-05-23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2007年10月12日,重庆市某区发生一起凶杀案,26岁的王玉兰满嘴白沫地倒在自己家中。就在王玉兰死后的第二天早上,她的情敌佟欣菊也在家中自杀。在佟欣菊家的床头柜上,一个空药瓶下面的一份遗书表明,为了丈夫的“幸福”,她要带着她的情敌共赴黄泉…… 
   
  情人送妻子一道催命符 
   
  2005年8月,王玉兰从西南某财经大学毕业后,进入重庆市万州区一家私营企业——江文文化公司任财务秘书。公司老板,38岁的曾志文素来好色,他见王玉兰年轻漂亮,又有文化,就打起了她的主意。而王玉兰见曾志文年轻、有钱,又对自己有意,想着如果傍住这个大款,往后一生有靠了。两人一拍即合,很快便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躺在床上,王玉兰千娇百媚地对曾志文说:“我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了你,你拿什么酬谢我呢?”曾志文说:“放心,我会用行动证明的。” 
  两人一直保持着这种暧昧关系。2007年6月的一天早上,曾志文刚到办公室,就把王玉兰叫来并郑重其事地递给她一张纸条说:“我说过,我要用实际行动证明的。天随人愿,上帝将机会赐给了我们。”王玉兰接过一看,这张纸条是江津市某医院的一纸病情诊断书,诊断书上赫然写着曾志文的妻子佟欣菊的名字,诊断结论是触目惊心的四个字:肝癌晚期。言下之意就是如今曾志文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和王玉兰名正言顺地成为夫妻了。 
  这无疑是个特大喜讯,王玉兰高兴得在曾志文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说:“这份特殊礼物,我收下了。”曾志文告诫她,这是一个秘密,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王玉兰问曾志文:“你老婆知道吗?”曾志文说:“不知道,我骗她只是肝脏囊肿。”王玉兰点点头,心里却有了别的打算。 
  原来,王玉兰是要把这份诊断书尽快交到佟欣菊手里,让佟欣菊早些知道自己得了癌症。这样一来,她的精神就会彻底崩溃,尽早地离开这个世界。 
  当天下午,王玉兰就悄悄地来到了佟欣菊的家里。进门后,她先是把那张诊断书递给了佟欣菊,然后才把早已编好的台词说了出来。她说早上曾志文出门时把一叠发票交给她,让她结算账目,她在清理发票时,冷不防整理出了一张佟欣菊的诊断书。 
  诊断书?佟欣菊将那张诊断书一打开,就像当头挨了一棒似的,吓得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碍着王玉兰在场,她强撑住了自己,淡淡地说:“谢谢你,我知道了。”王玉兰假心假意地说,你不要怪曾先生,他瞒着你其实也是一片好心,只不过我想当事人还是应当知道的好,所以就跑来告诉你了。佟欣菊点点头,强忍住恐惧,将那份诊断书重又交还给王玉兰说:“谢谢你的好意了,我也理解我们志文。这东西你先拿回去吧,悄悄地交还给他,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看过它了,免得他更替我担心。”这正中王玉兰的下怀,她收好诊断书,又假意地安慰了佟欣菊几句,就满心欢喜地走了。 
  王玉兰走后,佟欣菊这才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两行绝望的泪从她腊黄的脸上流了下来。她想,这也许就是命吧。原来,早在2003年,她的父亲被查出肝癌,不出半年就走了;去年,她的母亲又得了癌症,又动手术又化疗,但不久还是去了。两位亲人得癌症后那种生不如死的惨状,使她产生了一种极度的恐惧。她当时就想,要是有一天她也得了这种病,就一定不动手术不化疗,不行了,就实行安乐死,决不去受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只是没想到此事竟被自己不幸言中了。但是,她放不下这个家啊!她爱自己的丈夫,爱自己的孩子,她走了,他们该怎么办呀?丈夫事业有成,不要说再讨一个老婆,就是十个老婆也讨得上,问题是她6岁的儿子该怎么办呢?还有,万一丈夫弄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进来,儿子岂不是更有苦头吃了? 
   
  妻子悄悄地物色“未来的内当家” 
   
  思来想去,佟欣菊觉得为曾志文安排一个未来的“内当家”才是当务之急,她要把家交给一个可以放心的人。而一想到这个问题,第一个进入她脑海里的就是一个叫何梦莹的女人。何梦莹曾是曾志文的初恋情人,当时曾志文还在百安坝乡下一个砖厂打工,他俩谈了半年恋爱。可不久,有人就将佟欣菊介绍给了他。佟欣菊当时快30岁了,长得远没有何梦莹好看,但她是百安坝一个身家几十万的饭店老板的女儿。这让曾志文动了心。 
  一直以来,曾志文胸怀大志,不甘平凡,这些年在打工线上苦苦挣扎,总想出人头地,有所建树,但苦于没有背景,又无资金。现在,这无疑是一个从天而降的机会。自己一旦成了饭店老板的乘龙快婿,那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 
  曾志文最后选择了家境殷实的佟欣菊,善解人意的何梦莹理解他的心思,她虽然对曾志文有些难舍难离,但还是主动跟他提出了分手。后来,曾志文果然如愿以偿,在佟欣菊父亲的帮助下,成为了拥资千万的一家文化公司的老板。而何梦莹从此竟没有再找其他男人,就一个人在百安坝城郊结合处开了家小小的杂货店。这些事佟欣菊是后来才知道的。这些年她一直有些愧疚,现在,她觉得自己得了这种不治之症,也许是上苍对自己的一种惩罚,临危之际,当然就想到了对自己以往曾伤害过的人进行补偿。而现在这种上苍对她的惩罚无疑是对何梦莹报恩的良机,她当然不能错过。 
  2007年7月17日,佟欣菊对曾志文说,自己近来身体不好,想找个保姆来做做家务。曾志文满口答应。第二天早上,佟欣菊就找到了何梦莹的那家杂货店。见到何梦莹,她开门见山地把自己的想法一古脑儿地说了出来。最后她说,打算让何梦莹先以保姆的名义住到她家去,有些事她再慢慢地向何梦莹交待。 
  听完佟欣菊的来意,何梦莹惊得目瞪口呆,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呆呆地看着佟欣菊,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佟欣菊则满脸期待地看着她,模样是那样的真诚和无助。她见何梦莹久久没有作声,又说:“你以前与志文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是相信你,才真心实意地跑来找你的。”何梦莹心里还是很乱。过了很久,她才说:“你……你让我再想想好吗?”佟欣菊点点头,给何梦莹留下了自己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说想好了,就告诉她,然后便告辞了。临走时她还告诫何梦莹,她是从别的渠道了解到自己得了癌症,所以,她若去了家中当保姆,这事儿也请千万不要让曾志文知道。何梦莹点点头。 
  送走佟欣菊后,何梦莹的心里思绪万千。说实话,这些年,她哪一天不在想着曾志文啊!正因为她心里深深地爱着曾志文,所以对别的男人再也没有兴趣了。面对太多人的牵线搭桥,她说她已经心如死灰,但内心里何尝不是一种默默的等待呢?现在,机会送上门来了,她能无动于衷吗?可她觉得此时想这个问题是不道德的,她只是觉得佟欣菊那样的真诚,就是为了给佟欣菊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多点安慰,自己也不应该拒绝她。 
  2007年9月的一天,何梦莹把杂货店托付给了一位小姐妹后,来到佟欣菊的家里做了保姆。当曾志文回家发现佟欣菊叫来的保姆竟是何梦莹时,着实吃了一惊。但他没有细想,觉得这也许只是一种偶然的巧合罢了。 
   
  妻子“携”情人同走不归路 
   
  可是,好事多磨,何梦莹在曾志文家做保姆的事,不知什么时候传到了王玉兰的耳中,她一下子妒火中烧。 
  10月10日,王玉兰急匆匆地赶到了佟欣菊家里,她把何梦莹叫到门外,说:“有几句话我要同你说说。”王玉兰先介绍自己是曾志文公司的财务秘书,与曾志文共事已经好几年了,接着说出了她与曾志文现在的关系……何梦莹脑子里嗡的一声,她说了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飞快地跑回屋里了。 
  而这一切,却被另一个女人尽收眼底,她就是佟欣菊。这时候,她才相信那些流言蛮语并非是空穴来风了。一直以来,都有人在她耳旁说她老公在外有女人,她还不信。这下子,她心头那把无名妒火终于燃烧起来了。待王玉兰走后,她对何梦莹说:“你别听她胡言乱语,一切都由我做主。”而何梦莹却再也不能平静了。她这才明白自己陷入了一片是非之地。她是个安分守己的善良女人,虽然至今仍爱着曾志文,但她绝不想去争风吃醋,横生是非。她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待稍稍过一段时间,她还是借故离开的好。 
  然而,怎么也没想到,仅过了两天,就出事了。 
  2007年10月13日早上8点,何梦莹像往常一样,做好早餐送到佟欣菊的房间里。走近床前她大吃一惊:只见佟欣菊双眼紧闭,脸色发白,已经不省人事了。再一看旁边的床头柜上,一个空药瓶下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是:“志文:我给自己安乐死了……”何梦莹吓得连忙给120打了个呼救电话,又给出外办事的曾志文打了电话。急救车开来后,她又一起随车把佟欣菊送到了医院里。 
  一个小时后,曾志文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但佟欣菊最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何梦莹把早上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就把那张纸条交给曾志文。佟欣菊在纸条上说,她是给自己选择安乐死的,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她恐惧癌症晚期那种生不如死的极度痛苦。自从王玉兰把那张“肝癌晚期”的诊断书交给她看后,她就决定这样做了。她说命运既然让她生了这种病,她就死不足惜。但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曾志文与何梦莹尽快组成家庭,并恳请曾志文一定要答应她的这个要求。她说她知道曾志文也许会很为难,因为还有个王玉兰想捷足先登,所以为了免除他的后顾之忧,凌晨6点她特地赶到了王玉兰的家里,骗她喝下了一杯放了药的可乐。然后回到了家中…… 
  曾志文紧绷着的神经差点要断了。他发疯似地连忙给公司打电话,要人马上去找王玉兰。不一会儿,就有消息传过来了:王玉兰不知喝了什么东西,满嘴白沫地倒在自己家里,已经不省人事了。曾志文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在警方的逼问下,曾志文才道出了他为之痛不欲生的实情:其实,那张“肝癌晚期”的诊断书完全是假的!就在前几个月,王玉兰一直逼他要说法,与他成为名正言顺的夫妻,不然,就要将他俩的关系“通报”给他的妻子。曾志文只是好色,在外找个把女人寻求刺激,其实心里并没有要与佟欣菊离婚而与王玉兰结婚的念头,实在被她弄得心神不定、坐卧不安了,这才想出这么个计来:趁着佟欣菊去医院作肝脏囊肿检查的时候,联系造假证的人做了一张假的诊断书,原想用这份“特殊礼物”对王玉兰来个缓兵之计,让她先安静一段时间,然后自己再安排脱身之计,哪想到事情刚刚开了个头,就酿成了如此的大祸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