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亲爱的,你最后的归宿在哪里

时间:2016-05-2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在新婚之夜,我突然问了丁宇一个问题:“阿宇,我们总有一天会老去,直至死亡。如果可以让你选择,你希望自己最终的归宿在哪里?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大喜的日子问这样的问题,太煞风景了。 
  果然,丁宇沉默了。 
  我正想出言挽回时,丁宇却开口了。 
  “如果有一天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最后的归宿是在你的怀里。这样,即使要喝下奈何桥边的孟婆汤,来生,我依然能够带着对你怀抱的记忆找到你。”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神色。然而,丁宇的话中所透出的认真与坚决,却让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震撼冲击着灵魂。 
  是的,那时,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丁宇是个性格很温柔的男人。我不知是否因为这样的性格阻碍了他,至今仍然在一家公司里当着一名普通的职员。当初结婚时,很多朋友都不理解我为何会选择他,毕竟,他一个月的薪水仅及我的四分之一。然而我始终执著地认为那颗温柔的心能抚平我每日的辛劳。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感觉到了一种悲哀。我曾经相信平淡才是爱的真实内涵,可日复一日的相同生活模式,让我开始心生厌倦。 
  许勇就是这个时候闯进了我的生活中。 
  公司搞了一次晚会,我独坐在舞池边品着红酒,百无聊赖之际,一个中年男人邀请我跳支舞。 
  乐曲声中我和他轻轻拥舞在人群中。迷幻的灯光让我一时间有些晕眩。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陈冉!对吗?企划部的。”我小吃了一惊,抬眼望着他。 
  “很奇怪是吗?如果连手下员工的名字都不知道,我还怎么混啊!”他轻佻的语气却使我心中一紧,疑惑下,我张口就问:“你是……” 
  恰在这时,一支舞曲结束了。他拥着我,附耳轻言:“我叫许勇。你是今天唯一一个和我共舞的女性。”说完,翩然离去,只留下我愣在那里。 
  这个男人,就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而我,竟是今晚舞会中唯一和他共舞的人?一丝虚荣的满足悄悄爬上了我的心头。 
   
  2 
   
  平淡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 
  这天正好是周末。刚下班,许勇给我打来电话。我一点都不惊讶他是如何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毕竟,他是我的上司。 
  皇伦饭店是本市一座很有名的五星饭店。能在这里经常出入的人非富即贵。刚到门口,就看见一身藏青色西服的许勇立在那里。 
  我们找到在大堂一株棕榈树后的空位。几杯红酒下肚,我逐渐放松了自己。 
  钢琴声的旋绕中,许勇的手抚上了我的头发,耳畔,随后温柔地诉说:“小冉,让我来给你的生活重新注入光彩,好吗?” 
  仿佛有一道漩涡将我吸了进去,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那晚,我没有回家。 
  一个男人,点燃了我的激情,将我带入了那所——失乐园。 
   
  3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过的如同贵族一般富奢。我总是挽着许勇,如同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出入各种高级社交沙龙中。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我却依旧恍惚如梦。 
  有次我漫不经心浏览着两边衣架上价格昂贵的服装时,许勇的脚步突然停了。我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他却没有看我,只是说道:“那个男人一直在看你。” 
  我顺势看去,身子一下僵了,钉在了原地。 
  丁宇。 
  我一阵慌乱。丁宇的眼神很复杂,仿佛很多东西绞在一起,那眼神,没来由让我心一痛。我抛开许勇,奔向丁宇:“丁宇,你听我说……” 
  丁宇转身跑了。 
  我顿在那里,紧咬着下唇,望着他消失的方向,一动也不动。 
  回到家中,丁宇正在狠命吸着一支又一支的香烟。灯光中,屋里弥漫着呛人的烟雾。只这一会儿时间,丁宇竟憔悴得似乎有些苍老了。 
  我凝视着那张从相恋至今已五年的熟悉面容,眼眶有些湿润了。 
  丁宇又狠吸一口烟,掐灭了烟火说:“小冉,既然回来了就早点儿睡吧。” 
  他的语气冷静得大出我的意料。我涌起一阵不安,问道:“你……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丁宇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小冉,别说了。我真的不想听了,你和他的事,我其实早知道了。”我顿时望着他,却看见嘴角那丝苦涩:“别忘了,我的好多同学都混得比我好。我一直不相信他们说的,今天却亲眼看见。你和他在一起那种快乐的样子,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丁宇又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声音已有些哽咽:“小冉,我很愧疚。” 
  我哭了,原来,他并非心中没有想法。我说:“阿宇,我们重新开始吧,好吗?” 
  丁宇只吸着烟,冷冷地望着我。 
  他的沉默,给了我清晰的答复。 
   
  4 
   
  可一周后,我和丁宇把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 
  天气晴朗,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异样的味道。压的厚重的乌云似乎沉甸甸地压在了我的心上。 
  我们都没有说话。还是丁宇先开口:“走吧,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等他来接你。” 
  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望了一眼窗外,天气阴沉得可怕。虽然才下午五点多,却已然如黑夜降临。 
  突然,悬挂的电灯莫名地摇晃起来,接着便熄灭了数秒钟。我无缘无故打了个寒颤。 
  屋外许勇的喇叭声又响起了。 
  灯又灭了。 
  忽明忽暗几次后,灯泡挣扎着送来最后一次光明之后,彻底灭了。就在那一刹那,我竟看见丁宇脸颊上垂落的眼泪。 
  这时房屋剧烈地抖动起来。 
  一切是那么突如其来。 
  仅仅是沉默了几秒,屋外便如炸锅般,人声鼎沸,各种杂乱无章将我的惊恐推到了极致。 
  天花板上的墙皮簌簌地掉了下来。房屋的抖动更剧烈了。 
  我感到世界末日的来临。 
  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我,低沉而镇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冉,别怕,我保护你出去,然后赶紧坐他的车走!” 
  就在说话的同时,屋外依稀传来汽车的发动声。丁宇护着我,摸索着打开门,我大声叫道:“许勇!许勇!” 
  没有人回答。 
  房屋的抖动让我已经站立不住了,许勇竟然不顾我而先行逃生更让我全身冰冷,满心都是被欺骗的绝望。 
  随着一声巨响,几乎同一时间,我被丁宇用力推到一边。黑暗中,一个重物压在了我的腿上,剧痛下的我大叫了起来。接着便听到丁宇闷哼的一声。 
  我的恐惧支配了所有的思维,开始语无伦次:“那个混蛋!竟然先跑掉了!混蛋!”骂了半晌又一阵剧痛袭来,反而让我从歇斯底里中清醒了过来。我试探着开始呼唤丁宇。 
  黑暗中,丁宇的声音清晰地传来:“我没事。小冉,你有没有怎么样?” 
  “我的腿被砸着了,动都动不了。”我的声音里已有了哭腔,“那个混蛋,居然先逃掉了,混帐东西!” 
  丁宇没有回答,半天,叹了一口气:“现在别说这些没有用的话了,好歹有我陪着你啊。”顿了顿,他有些无奈:“看来得等到明天才有人救我们出去,我的腿也被压住了。” 
  我觉得自己已经快崩溃了。 
  “你说,明天的报纸上会不会登一则新闻,题目……题目就是……地震中夫妻徇情双亡?”丁宇的声线颤抖着。我一慌,焦急地问道:“丁宇,你没事吧?”在这无边无尽的黑暗中,只有他才能让我觉得安心。 
  “我……我真的没事,你……还担心我吗?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是长久的悄无声息。情急之下,我拼命挣扎着身子,腿上的剧痛瞬间冲击着大脑,我一下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了过来。睁开眼,仍然是一片黑暗。恐惧如同一只巨大的魔掌抓住我的身躯,我极度无助地大声呼唤着丁宇。 
  良久,才听到丁宇微弱的声音:“小冉,我在这里,你……你还好吧?” 
  我终于痛哭出来:“阿宇,我……我怕……” 
  “别哭,别哭啊!”丁宇有些慌张,“我……我会陪着你,你别……别哭……”听着他强作镇定地安慰我,我的心仿佛被撕了一个大口。 


  “真的,别哭了,我……我以前不是说过,不管多……多危险,我都会在……在你身边……”丁宇的气息越来越急促。 
  “阿宇,你别吓我,别吓我!呜……”我泣不成声。 
  丁宇没有回答。 
  我慌了,心头狂跳。 
  “咳咳……小冉,我……好想……睡。” 
  我的泪水如泉涌般不止:“不要,阿宇,你要坚持住,千万别睡着!” 
  “呵……呵,我……我不睡……我要陪……陪着你……到天亮……”丁宇的气息微弱地似在空起中飘荡。一团火在我胸中燃烧起来,脑海中不断出现以前我们相恋时和结婚后的场景。虽然总是那么平淡,但现在我才发觉这种平淡竟是那么真实和宝贵。而我,直到这生死攸关之时才发觉。 
  “小冉……我……好冷……,看来……我没办法……陪你了……”丁宇竟然还在自责! 
  “不!”我用尽力气大叫:“我不许!阿宇,你说你要一直陪我的,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我想和你过完这辈子!你答应我啊!” 
  黑暗中,是无尽的沉默。冰冷的空气里溢满了死亡的气息。 
  “对……对不起,小冉,我失信了……” 
  巨大的悔恨疯狂地噬咬着我的心,那种钻入骨髓的痛楚让我无处发泄,泪水却无法停止。我这才知道,这个用生命来拯救我的男人,是那样深沉地爱着我。然而,他的爱竟是用生命才让我真正明白! 
  不知过了多少个小时,我终于被人从残垣断壁中救了出来。 
  眼前,是我这一生永远也不能忘记的画面。 
  一面坍塌的墙死死压住了丁宇的大半个身子,只有左手臂和头还在外面。在丁宇的身下,一大滩血渍早已变成褐色。丁宇的脸庞仍对着我躺倒的方向,挂着笑容,似乎正准备继续安抚我的恐惧。苍白如雕塑的脸上,是一双永远也睁不开的双眼。 
  我的胸口犹如被万斤重锤击中,一下子扑到他的身旁,抱着他的头,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嘶喊道:“丁宇——” 
  声音划开了废墟,却换不回永远沉睡的丁宇。 
  周围的救护人员无不潸然泪下。 
   
  5 
   
  一个月后,当许勇手持鲜花出现在医院时,被我当面把花扔到了他的脸上。病床边,是一叠散落的文稿,是丁宇在工作之余写的一本《我爱我妻》,里面,记述着我们自相恋以来所有的生活点滴。 
  我没有骂许勇,我不想让他卑劣的灵魂侮辱到我怀中的丁宇。 
  是的,我怀中的丁宇的——骨灰盒。 
  他说过,我的怀里是他最后的归宿。 
  我要他下辈子还能找到我。 
  泪水一滴一滴掉落在黑色的盒子上。那里面,是我一生唯一的记忆。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