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是谁的肋骨,谁是我的今生

时间:2016-05-2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9月9号,夏远来到了我生活的城市。还是从前那样清秀,和当初的我一样一无所有。夏远说,不对,至少我们有了彼此。 
  后来,夏远说之所以选9月9号,是代表长长久久的意思。他说这句话时,眼里有着异样的温柔。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说造物主用泥土造男人时,因为怕男人太孤单,所以趁男人熟睡时,从他身上取走了一根肋骨,这根肋骨便化成了女人。男人只有找到自己身上遗落的肋骨后他才完整。 
  夏远,我是不是你身上遗落的那根肋骨? 
   
  2 
  夜里迷迷糊糊地去厨房倒水时,发现苏青坐在客厅,我早已习惯她的晚归。 
  苏青住在我和夏远的隔壁,在夏远来之前,这个房子里就住着我和她。 
  苏青总是在天黑后浓妆艳抹,喷上劣质的香水,穿着低胸的裙子出门,凌晨两点后才会回来。搬来的一个月后,我才在门口堵住苏青。 
  我说,苏青,晚上你回来时动静能不能小点。我的头倔强而骄傲地高仰着。虽然我没钱,但刚大学毕业的我,骨子里有的是清高,即使我只能穿着廉价的连衣裙,我照样可以看不起苏青这样的女人。直到某天晚上我突然发烧说起胡话时,苏青急急忙忙地跑到我房间里,关切地问起我,我的眼泪刷刷地掉了下来。从此以后,我和苏青之间便再没有了芥蒂。 
  我从来没有主动问起苏青的工作,只是在聊天中,她会偶尔说起她工作的那家酒吧——SOS,说起光怪陆离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疯狂的人群,她的脸上是一片黯淡。只是在提起酒吧的招牌调酒师时,她的眼睛会突然明亮起来。她说,他的手像魔法师的手。经他手调出来的酒,蓝的像海,红的像火,有的甘醇,有的热辣。 
  我说,苏青,你暗恋他吧。苏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小女人的羞怯。 
   
  3 
  夏远垂头丧气地说,弦子,我不知道原来在这个城市生活会这么难。 
  夏远极清高。他每天总是很早出门找工作,在我下班时,他总会准时出现在我公司楼下。远远地看见他时,他总是淡淡地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像扇贝。我的脸在阳光下,便有点隐隐地烫。 
  快到家时,我们会去旁边的小菜市场买菜,夏远总是不让我拎任何东西。他曾经握着我的手说,弦子,你在我眼里纯洁得像女神一样,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会把你当宝贝一样地疼,永远。 
  我把头靠在夏远的肩膀上时,苏青在门口咳嗽了一声,面露羡慕地说,弦子,你真幸福。 
  终于有一天,苏青红着脸说,调酒师阿木要来我们家做客。苏青的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幸福,特别美。 
  那天晚上,夏远和阿木一见如故,喝得酩酊大醉。阿木身上流露出的不羁与清高,与夏远都极其相似。只是我隐隐觉得,阿木的眼光总是在我身上游离。 
  第二天早上,阿木从苏青的房间里出来。 
  苏青恋爱了。和她的阿木约会前,她在镜子前一件又一件地比划着衣服,不停地问我,弦子,哪件衣服好看。而在某天清晨,我进厨房弄早餐却看到从没烧过饭的苏青在煲汤时,我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她就蹬着高跟鞋拎着汤一摇一摆地出门了。我感慨地嘟囔着,苏青,你这个恋爱中的女人真是疯了。 
   
  4 
  23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一大束玫瑰花,花里嵌着一封情书,落款是夏远。最后一句话:弦子,让我牵你的手好吗?忽听楼下有人喊我的名字,走到窗户旁探出头,夏远在楼下,他的身后是用蜡烛摆成的一个心形。夏远把两只手举到头上,摆出个心形,傻傻地冲我笑。 
  我眼中溢满幸福的泪。 
  晚餐时,夏远慢慢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我手心里。是个精致的小盒子。在打开的那一瞬,我的眼泪便一泻而下,搂着夏远呜呜地哭了起来。 
  盒子里装的是一小枚精致的戒指,不贵,但对于我们来说却已是奢侈。那是和夏远逛街时一眼看上的小东西,当时喜欢得不得了,却因囊中羞涩,没有买。没想到夏远会在今天意外地送给我。 
  《还珠格格》中,紫薇对尔康说: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现在极贴我心。 
   
  5 
  苏青又开始浓妆艳抹了,我百无聊赖。那天晚上,无所事事的我与苏青去了SOS。 
  穿过层层疯狂的人群,苏青拉着惊讶的我到了吧台前。还没靠近,便传来一阵阵叫好声,我心里好生疑惑。好不容易挤过人群,苏青便松了我的手跑到前面,喊了声阿木。背对着我们的阿木回过头来笑了笑。看见我时,眼里多了份惊讶。我看着被人群包围着的阿木,灯光下抢眼的黑色T恤,打磨的牛仔裤,不时来个漂亮的高难度动作,我靠近苏青时,她正使劲儿地拍着手。这样的阿木,让所有的人为他疯狂。 
  表演结束时,阿木在我和苏青面前各放了一杯酒,便转身去招呼别的客人。苏青嘟囔着说,阿木真偏心,你这杯酒叫夜之泪,阿木不轻易调这种酒的,而我的就是普通的鸡尾酒了。我看着阿木忙碌的背影,偶尔传来的眼神,我的心里像被揉了似的,有点乱。 
  夜之泪入口时,很苦,像极了思念情人的苦。咽下时,却感觉甘甜。 
  正喝着酒时,有只手悄悄搭上我的肩,我惊叫着甩掉那只手。正欲发怒,苏青暗地里握紧我的手,脸却笑着迎向那只手的主人。白老板,苏青笑着说,别介意,这位是我的小姐妹,她不在这里上班的。那个被喊作白老板的人正色迷迷地看着我,怪笑着说,来这里的无非都是为了钱。 
  我身后有一只手抓住了那只正欲袭向我大腿的手,是一脸怒色的阿木。身后的一群人在白老板的一声喝下,便涌了上来。阿木在我耳边轻声说,弦子,我会保护你的。那么嘈杂的地方,我却听得一清二楚。阿木把发呆的我推向一旁,对苏青喊着,带她走,快! 
  苏青隔着人群喊,那你怎么办,声音已是哭腔。我没事,我兄弟们都在。 
  苏青便拉着我跑了。我的心开始一点一点地变暖,我却感觉苏青的手在一点一点地变凉。 
   
  6 
  有一天下午阿木来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毫无征兆的,倚在门口的阿木说,弦子,我喜欢你。我一时有点站不稳。 
  阿木接着说,从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喜欢上你的清纯了,我和苏青在一起,只是想多看看你。我并没有想拆散你和夏远,只是想把我的感觉告诉你,在不伤害任何人的基础上。原谅我的直接,弦子。 
  恍惚间,阿木激动地抓着我的手。 
  我回过神来,定睛望去时,他的背后站着泪流满面的苏青。 
  苏青把自己关在房里,整整两天了。 
  在这两天里我不停地敲她的门,对她解释着。夏远也加入我的行列,他始终是相信我的。 
  在我几乎绝望时苏青出来了,衣着光鲜,我惊讶。 
  倒是苏青笑了,弦子,我想通了,不是你的错。反而,是你让我早日解脱了。或许以后日子长了,我会陷得更深。 
  而阿木在电话里和夏远说了声对不起,并让夏远代他向苏青说声对不起后,便再无音讯。此后,每次路过SOS时,我总是会想起阿木时常游离在我身上的眼神。 
   
  7 
  似乎又回到从前三人行的日子。 
  我还是朝九晚五,苏青还是夜归,倒是夏远的业务慢慢有了一些起色。 
  日子可以过得很有激情,也可以过得很平淡,像流水,慢慢地却从不间断,这样的日子有个名字,叫幸福。 
  夜里醒来,看见身边熟睡的夏远,像婴儿般张着嘴。我感谢,老天爷待我不薄,让我与这样的男子厮守着。我希望一直可以过着这样平静而幸福的日子。 
  夏远说,这个城市年轻人多,可以开个酒吧,装修得有点格调,生意肯定好,酒吧的名字就叫弦子。我去看过地方了,正好有个酒吧转让,可是我资金不够。我拿出存折,但依然不够。 
  还差几万块钱让夏远始终愁眉不展,而在这个城市,我们没有很多的朋友,况且大家的日子都过得紧迫,所以借不到钱。 

  夜里迷迷糊糊中,总听到夏远在身边辗转着,不时叹息。他说,弦子,你知道吗,这真的是个好机会,我不想一辈子没出息。 

  某天,苏青突然对我说,弦子你还记得白老板吗?我和他说了你的事,他说,你陪他一回,他就帮你把问题解决。 
  我有点诧异,甚至有点愤怒。 
  苏青赶紧说,弦子,我是不忍心看你为钱愁得人都瘦了一圈,实在没办法,只是告诉你这件事而已,决定权在你自己。苏青的语气里,满是委屈。 
  我伏在她的肩头,脑子如同白纸,没有任何思绪。 
  夏远到家时说,如果明天再不给酒吧老板答复,就要转给别人了。我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夏远过来搂着我说,弦子对不起,暂时不能给你买更好的戒指了。 
  仿佛有股力量推着我。夏远,我借到钱了,我以前的同学的。我笑着说。 
  真的?夏远的兴奋,出乎我的意料之中。 
  我出门时夏远在后面叮嘱着,你出门逛街小心,我在家里等你回来,晚上我们庆祝一下。 
  我的心锥刺般地疼。夏远不知道,我出门不是逛街,而是去兑现那几万块钱的承诺。 
   
  8 
  在面对那个白老板时,我有种想吐的感觉。我只能紧闭着眼不住地颤抖。我扣上最后一粒扣子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门口站着的是我的夏远——如果他还算是我的夏远的话。 
  他歇斯底里地喊了两个字,肮脏。然后转身跑掉。我哭着喊,夏远,听我解释。 
  等我追到夏远时,夏远一脸怒色地挣开我说,你还想说什么?我只是想凑足你缺的那几万块钱。我无力地抓着他的手说。 
  夏远一时有点儿怔,慢慢地抽回手,说,让我想想。 
  看着夏远离去的背影,我心如刀割,却相信夏远能明白我。 
  我跌跌撞撞地回到家时,眼前出现了苏青的脸,有点得意,有点狰狞。我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夏远会知道我在那里。 
  我冷冷地问,为什么? 
  我听见苏青说,因为你抢走我的阿木,我得不到爱情,你也别想得到。你以为你能值几万块吗,那钱是我给白老板的。苏青眼里的寒意,让我怀疑这是否是那个在我生病时照顾我的苏青。苏青终于哈哈大笑着离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包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我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慌乱地找着。肯定是夏远后悔了,我对自己说。然而我听见夏远说,弦子,对不起,我不能再接受你。我的世界,轰然倒塌。我又听见他说,那几万块钱,将来我会加倍还你,现在我需要钱,谢谢你,保重。 
  这就是我爱了这么多年的夏远,几句话后就这么简单地走了,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我一个人,无尽的悲凉。 
   
  9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城市。漂泊,居无定所。 
  夏远的脸慢慢模糊,而某个人的脸,却异常清晰,一如当初。他曾经在我耳边说,弦子,我会保护你的。 
  直到有一天,我在路过一个小城市时,天色已黑,我看到一条街,不自觉地走了进去,像有种东西强烈地吸引着我。 
  时间仿佛停止。我的眼前,出现一个酒吧,叫,弦子。 
  我屏着呼吸,小心地推门进去。 
  服务员在领我进去时,向我殷勤地介绍着。弦子是我们老板心爱的女孩的名字,我们酒吧的招牌酒是夜之泪……我踉跄了一下。 
  吧台前传来一阵一阵的叫好声,我拨开人群看见那个人的背影时,眼泪刹那间就掉了下来。灯光下抢眼的黑色T恤,打磨的牛仔裤,一连串漂亮的高难度动作。 
  他转身看见我时,我看见他清亮笃定的眼神,一如当初……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