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水下摄影,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时间:2016-05-26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尤泠的人生是从2008年与海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后,才真正开始的…… 
  欲罢不能的渴望在心底扎根 
  接触潜水之前,尤泠是广州一家IT外企的项目经理。在广州高新园区,过着天天加班的白领生活。她很疲惫,但不知道结束这种生活的转折点在哪,何时出现。2008年,尤泠去菲律宾薄荷岛休假,在那里,来自世界各地的潜友,带着一脸的憧憬和神圣,戴着专业的设备相继下水。看着他们消失在海面,尤泠觉得穿着比基尼晒太阳的自己有些孤单,也有几分可笑。要知道,这里可是著名的潜水圣地,而非世界著名的海滨浴场。 
  狠了狠心,尤泠请了一位潜水教练,于是,她进入了一个宁静又神秘的世界。不需要语言,教练用手势告诉她身处的深度,用防水卡片向她示意眼前生物的名字,就像带她出席一场宴会,熟络地介绍到场的嘉宾一般。小飞象章鱼、僧帽水母……印象最深的是鳍鱼的幼鱼,优雅得像小公主,让尤泠呼吸急促。 
  一个小时的海下时间,过得飞快,尤泠只能用“狂热”来形容出水那一瞬间的感受。是的,从小到大,她从没有体验过那样的冲动,强烈地想要去做一件事的巨大渴望。 
  度假归来后,尤泠几乎将全部业余时间用来学习与潜水有关的一切知识。那片迷人的海就这样住在了她心里。她做梦都在想海底100米以下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那个人们知之甚少的海底,还有多少故事?那个家族里,有多少厮杀,又有多少协作?你越用力,也就越无法靠近——初潜让她领会到的这些,令她醍醐灌顶,比任何鸡汤文来得都受用。海洋的博大更让尤泠产生探求感。她日日在内心做比较,在IT界,做到更好,甚至做到公司最顶尖的位置上,是什么样的感受;如果掌握了潜水技术,不断挑战海洋的深度,又是什么心情?显然,后者令她的心脏欢腾跳跃,仿若新生。 
  尤泠用一年的时间找资讯、做攻略、出发、考证,如此循环。第二年又迅速地转到了技术潜水。2011年,她结束了职业生涯,成为一个“水手”。 
  海底埋藏着她的信仰 
  在技术潜水领域,中国女性少之又少,愿意去挑战深度的更是凤毛麟角。在尤泠看来,100米的深度最大的考验是,面对来自深水的非比寻常的压力,能否将繁琐的步骤冷静而正确地完成。在海洋深处,是真正的宁静之地。在这里,人类回到了孕育自己的母体,见证这个星球的起源,以及生命令人心醉的奇妙。主要是奇妙,令尤泠痴迷。 
  在南非,尤泠看到了六头雄性鲸为了争夺一头雌性鲸的注意力而互相冲撞,并发出凶狠而沉闷的叫嚣,完全没了海洋歌手的优雅。在帕劳群岛,尤泠邂逅了一只很有灵性的海豚,它先发现尤泠,快速地游离,又好奇地返回。尤泠在厚厚的装备后面,努力想让海豚看到自己的微笑,并试着学海豚的泳姿。可能是它看到了她的友好,海豚慢慢靠近尤泠。当看到自己带来的冲击会让她一下漂出很远后,它放下了戒备,“蹑手蹑脚”地靠近尤泠,透过她的面具看她。四目相对时,尤泠真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就是一只海豚。他们像久别的朋友一般,一起“散步”,不时地还做一个360度旋转向对方表达喜悦。那天,告别时,海豚把尤泠一直送到海面,随后一个鱼跃,用尾巴向她挥别。看着它卷起的浪花平静下来,尤泠的心有如同失恋般的抽空感。 
  潜水一年半后,尤泠开始转向水下摄影,用相机记录她与海洋生物的亲密接触。后来,她又多次组织AA制潜旅。尤泠发现自己在制订行程、与当地服务机构沟通以及选择酒店、机票方面完全游刃有余,于是,便有了“五年级七班”—— 广州的水下摄影俱乐部,她出任班长。从此,她搜索各种潜水地点,找到当地特色生物,做好水下安全调查,寻找资深的水下向导,考察当地潜水俱乐部和住宿、交通等情况,判断是否能形成固定路线。 
  至此,尤泠完美地将爱好变成了工作。2015年2月,她参加了南极冰潜和拍摄, 2016年春节进行了贝加尔湖冰潜。 
  给欲望一个开关 
  2015年夏天,尤泠带领七班中的12名同学去墨西哥的瓜达卢佩拍摄大白鲨,偶遇了创造四项自由潜世界纪录的自由潜水大师弗雷德·拜里。他是应邀来做义工的:运用他无与伦比的自由潜技术,在大白鲨身上打上电子标签,以记录其行为。尤泠邀请他上船吃火锅,他分享了此行的经历,分享了法国电视台给他们拍摄的纪录片。耐人寻味的经历和唯美的画面让同学们惊为天人。看到弗雷德在亚速尔群岛拍摄的抹香鲸生宝宝和天生呆萌的蓝鲨时,现场嗨翻了。第二天,他们又成功邀请全球顶级大白鲨研究学者、墨西哥的毛里西奥开设了一小时大白鲨生活习性的讲座,精彩纷呈。 
  那次墨西哥之旅,同学们被彻底征服了。潜水于大家来说,不仅仅是简单的娱乐与爱好,而是内心的一种拓展,可以通过照片影响身边的朋友关注海洋。更重要的是,每一趟行程,可以见到不同人生轨迹和价值观的人,也可以遇到让自己内心变得更美的人。 
  这些年,尤泠拍了不少大片,吨位庞大的鲸在身边跳来跳去,海豚在水里围着她逗乐,南非沙丁鱼大迁徙时,鲨鱼、海豚、飞鸟、鲸分食沙丁鱼如同黑帮片里群枪混战。当然,也有残酷的时候,尤泠去南非拍鱼球(数以万计的小鱼为了抵御海豚组成球状),潜了多次都不曾拍到。虽然事先知道遇到并拍到的概率只有10%,但尤泠还是有些沮丧,在水下不停地跟自己较量。尤其是最后做出返程的决定时,内心很气馁,可一旦人至海面,她瞬间就为自己的勇气点了赞,觉得内心又强大了许多——毕竟,海就在那里,而自己还在,留点遗憾和期待,何尝不好? 
  一次,尤泠与抹香鲸香艳相遇,她激动得直喘粗气,浮力的控制一下失衡,她和它就那样擦肩而过了。这样的经历,还有很多。陆地摄影和水下摄影完全不同,在水下,哪怕是比巴掌还小的阻力,都会给潜水员带来巨大的影响,在强流中人和相机像风筝一样身不由己地历险。水下摄影不是按按快门那么简单,需要对焦,需要打灯,需要时间,需要稳如磐石的中性浮力。本可从容越过的珊瑚礁像宰杀鳝鱼般从肚皮划过,耗氧量陡然增加还浑然不觉;甚至有可能被带到一个不可能前往的深度,而剩余的氧气并不足以支撑万无一失的减压上升……任何超出能力范围的意外情况都有可能致命,水下摄影者需要时刻保持“逢林莫入,穷寇莫追”的理智。这些情况,尤泠都曾遇到过,她感谢自己在水下的那种异样清醒,可以化险为夷,也让她明白所谓的幸运其实就是给欲望一个开关,让自己始终保持平衡状态。这种心态,不仅适合水下,也适用于整个人生。 
  “人类花了几千年时间才爬到了食物链的顶端,却只生活在地球20%的面积上。当你开始潜水,才有了机会去看到那未曾接触的80%的世界。”这是潜水第一课潜水教练们最常用的开场白。每次,当尤泠带着新同学听到潜水教练这样的开场白,她还是会心潮起伏。潜水,让尤泠遇到了更好的自己,在海洋的世界里,她乐于做那只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