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怪人消逝的年代

时间:2016-05-2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重温《X档案》,十多年前看过的美剧,现在仍有新发现。例如,剧里离群索居、脾气古怪的人,最后常被证明是外星人(或被外星人绑去做过实验)。 
  “怪人都是外星人”是《X档案》隐含的调侃。不过,美剧和好莱坞电影,对不正常人的确怀有巨大热情。大卫·林奇的电影,部部与“小城畸人”有关。他和赫尔佐格合作的《儿子,你都干了些什么》,大刀阔斧解说不正常是怎么形成的:封闭沉闷的小城生活,控制欲极强的亲人,难以实现的愿望,让人性都被捂馊了。 
  但现在看来,这种小城生活自有珍贵处。小城的封闭自足,让怪人们保持了怪、不和谐以及性格的原生态,让小城成了一个“纯真博物馆”。 
  毛姆说得好:“所谓正常是最罕见的。正常其实是一种理想。是人们根据人性的共性编排出来的一幅画。”一个拥有最多人性公约数的人,一个能被所有人理解的人——这样的人不存在。 
  从前的世界,由一个个近乎孤立的小细胞组成,人们各自为阵,照着自己对生活的理解生长。  
  现在,人们彼此高度依赖。资讯发达,到处都是生活样板。媒体无孔不入地告诉你别人住什么房子、吃什么食物、穿什么衣服,定期提醒你黄金周到了,该走哪些旅行线路。各种鸡汤文章,不断向你普及快乐原则、原谅方法,以及过分细致的教育孩子的模式。 
  不照样去做就不正常,不配合别人也不正常,会被施以白眼。在这天罗地网里,都争相去做“正常人”,怪人反而珍贵起来。人人都在纠偏和被纠偏,古怪反而成了一种理想。 
  从前的电影乐于赞美正常人,因为“正常”是尚未实现的理想,比较罕有。当“正常”铺天盖地,人们终于理解了毛姆。最近十年的美剧,怪人们纷纷升任主角,并获得正面表达。像豪斯医生和谢尔顿,让他们赢得喜爱的,正是小偏执、小古怪。 
  野夫说:“人们不以权势扰乱平静无辜的心灵的时代,才是人性真正解放的时代。”这种权势,也许不是世俗的政治权力,而是那种急于让别人遵从某种生活样板的努力,那种让别人“正常”起来的强烈愿望。 
  碰到所谓怪人,不如放他一马,由他去。让他好好生活在自己的飞船里,哪怕只为保护人性的多样性。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