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出狱的妈妈,和天堂的儿子一起还爱

时间:2016-05-3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十四年前,陈丽莹因不堪家暴,失手杀死了丈夫。十多年来,是儿子和他的画给了身陷囹圄的她活下去的勇气。然而,儿子却在母子即将团圆之际,离开了人世。陈丽莹带着儿子的画册踏上了还爱之路…… 
  最深的痛:爱子去了天堂 
  2012年10月9日深夜,重庆女子监狱的监舍里,34岁的陈丽莹大叫着从梦中惊醒:“灿灿,不要丢下妈妈。”梦里,11岁的儿子邓凌灿脸色苍白,称要去很远的地方。看着窗外漆黑的夜,陈丽莹轻轻舒了一口气:幸好,只是一个梦。 
  然而,一早,父亲打来了电话,声音哽咽:“昨夜,灿灿走了……走得很平静……”陈丽莹放声大哭。 
  1978年出生的陈丽莹是重庆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靛水人。1999年,21岁的她中专毕业后,在重庆做起了水果生意。不久,经人介绍,陈丽莹认识了来自重庆合川区香龙镇的邓成钢。2000年春,两人结婚。婚后,陈丽莹才发现丈夫嗜赌成性,儿子出生后,邓成钢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常常和女牌友搅和在一起,隔三差五地找茬殴打陈丽莹。 
  2002年7月的一天早晨,通宵未归的邓成钢又输了钱回到家,一边摔打碗筷,一边辱骂妻子。陈丽莹正背着1岁多的儿子做早饭,邓成钢竟然将她重重地推倒在地。儿子头部磕在了厨房的瓷砖上,血流如注。压抑在陈丽莹心头的怨恨“腾”地蹿上来,她拿起西瓜刀刺进了丈夫的左胸,邓成钢因心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陈丽莹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当时,儿子灿灿才1岁零三个月,母子分离,只得跟着外公外婆生活。 
  灿灿喜欢画画,每次跟着外公外婆到监狱探视,都给妈妈带一张自己的画,温暖慰藉着陈丽莹冰冷的心。儿子的爱,给了陈丽莹希望,她将儿子送给她的画一张张订在一起,想念儿子时,就拿出来看看。她积极改造,盼着早日走出高墙,与儿子团聚。 
  2012年3月,陈父打来电话。灿灿因持续高烧,白细胞高达8.3万,经彭水县医院骨髓穿刺检查,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两位老人迅速将外孙转到重庆市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女子监狱破例让陈丽莹在管教民警的陪同下,到医院进行骨髓配型。灿灿痛苦地蜷缩在病床上,消瘦的脸庞支撑着大大的脑袋。看到陈丽莹,他原本黯然的大眼睛一下子放出神采,伸出手来,“妈妈,你终于来了。” 
  然而,检测报告显示,陈丽莹的骨髓干细胞并不适合灿灿。陈丽莹很绝望,没尽到一点母亲的责任,连为儿子捐献骨髓的机会都没有,甚至不能日夜陪伴在儿子身边。监狱领导知道后,发动民警和服刑人员为陈丽莹一家捐款;病人、医生、陌生人纷纷解囊相助,捐款近20万元。 
  然而,灿灿的病情不见好转,并继发了多器官功能脏器出血,不幸离世。2012年10月10日,管教民警护送陈丽莹回家办丧事。陈丽莹将儿子安葬在老家屋后的青龙山上。2014年12月,陈丽莹因积极改造,减刑一年,提前出狱。 
  最美的路:活在还爱路上 
  每天,陈丽莹带着干粮,一早就去儿子的墓地,整理小小坟茔上的杂草、种上铃兰,跟儿子说话,自责当初冲动铸下大错、自责陪伴儿子太少,直到夜色深沉,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看着女儿深深的绝望,父母痛苦不堪。父亲颤巍巍地拿出一个记账本和一本存折,老人记下了每一位捐助者的姓名与大致地址:从灿灿住院到病逝,先后收到二百多笔捐款,其中最大的一笔为4万元,最小的一笔为10元。除去给灿灿治病和办后事的开销,还剩下7万多元。父亲又拿出灿灿的一本画册。一页页翻看着儿子的画和那些映入眼帘的姓名、数字,陈丽莹泪流满面。 
  陈丽莹将画册和账本紧紧抱在怀里,那一刻,她知道自己这一生,有一件最重要的事,要和儿子一起去做。“爸、妈,我从没带灿灿旅游过,现在我要带着灿灿一起,把好心人捐的钱都还回去。”随后,陈丽莹将判刑前她和丈夫的房产以18万元的价格卖了。父母坚决反对:“你只剩下这点财产了,你还要生活。”陈丽莹将记账本紧紧抱在怀里说:“爸,我这辈子对不起你和妈妈,让你们担心受怕、饱受痛苦,一把年纪不得安身,为我抚养灿灿。可是请你们答应我吧,让我带着灿灿去还钱,我现在能做的,就只剩下这件事了。”一番话,让父母和所有的亲戚都止不住流泪。 
  2015年元旦,陈丽莹怀揣着儿子的画册、银行卡和记账本,踏上了还爱之路。近一年,陈丽莹先后在重庆主城区和彭水、合川、永川及四川邻水等地奔走,一个个寻找当年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的捐款人,归还当年的捐款。 
  最广的爱:帮助更多的人 
  “灿灿,妈妈带你来了武隆,这里下雪了,很美。妈妈找到了好心人王叔叔,还了1000元。”“灿灿,还了彭婆婆的200元,他们家里很穷,但充满着爱。彭婆婆说,你像个天使。”…… 
  每到一处,每还上一户人家的钱,陈丽莹就在纸上为儿子写下一些文字,然后把它叠成一只千纸鹤,放在她为儿子做的小熊储蓄罐中。每当这时,她仿佛就看到儿子伸着小手,蹒跚走来,欢喜地叫她“妈妈”。2015年9月26日,记账本上有联系方式的好心人,还剩下最后一个:永川区骑龙小区的李彬。 
  陈丽莹敲开了李家房门,深深地鞠了一躬,哽咽着说明了来意。开门的女子正是李彬,她赶忙扶起陈丽莹:“我的孩子当时跟灿灿住在一个病房,我们没能帮到什么。你娃娃很乖。” 
  陈丽莹忍着泪说:“正是因为他,我才做了这一切,才找到了活下去的支撑。”原来,李彬的儿子也患有白血病,年长几岁的灿灿常带他玩,教他画画。幸运的是,他骨髓配型成功,现在已经慢慢康复。 
  看到那个8岁的小男孩安静地站在母亲身后,陈丽莹不由自主地蹲下去,握着他的小手,温柔地问:“还记得灿灿哥哥吗?”“记得。灿灿哥哥还教我玩变形金刚。”小男孩认真地答道。陈丽莹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那个孩子,就像再一次拥抱了儿子。 
  李彬拒绝了陈丽莹的还款:“我的孩子也是在众多爱心的呵护下才有了今天。”李彬告诉陈丽莹,住院期间,她认识很多像自己的儿子和灿灿这样等待帮助的孩子,请陈丽莹去帮助那些急需帮助的人。 
  陈丽莹感动不已,觉得自己又找到了新的方向。在李彬的介绍下,陈丽莹找到了一个名叫刘慧的母亲,她的孩子小龙也是白血病患者。刘慧来自四川绵阳农村,为了给孩子治病,已倾家荡产,租住在重庆儿童医院附近城中村一个阴暗的小屋里。那天,陈丽莹将5000元交到了那个绝望的母亲手中:“别泄气,孩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告别了刘慧,陈丽莹踏上了回家的班车。此时,已是夜色阑珊。车窗的玻璃上,映出陈丽莹消瘦的身影,她紧紧地握着记账本和儿子的画册,再次泪流满面:她心爱的儿子,一直在救赎她,哪怕他已化成一抹云彩、落为一束寂音,但永远陪伴着她,温暖着她。因为儿子,她走上了一条意想不到的路;因为儿子,她有了一份信念的支撑。 
  行走在还爱路上,陈丽莹觉得是和儿子一起在做这件事,是儿子把她带到了爱的面前。她的心亮了,不仅要还爱曾帮助过儿子的人,她还要还爱社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让儿子的生命通过她而继续活着。 
  2015年10月,陈丽莹来到灿灿的坟前。她俯下身去,贴着墓碑,风吹在脸上,仿佛儿子的小手轻抚她的脸庞。她仿佛听见儿子笑吟吟地说:“妈妈,我就在你的身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