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天使爱袜子,万物有灵

时间:2016-06-01   栏目:穿衣搭配   来源:网络

  馅饼还是自己做的好吃 
  陈立有许多美丽的袜子,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她,大部分时间只能坐在轮椅上,因此疼爱女儿的父母为她购置了很多七彩鞋袜,希望为其带来好心情。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脚上的漂亮袜子,陈立都有些伤感,觉得它们穿在自己的脚上有点浪费。有时袜子起球了,或是脱了线,母亲就会顺手丢掉,说反正衣柜里还有大把新袜子。每当这时,陈立就会更伤感,心想袜子被丢进垃圾桶之后该多么伤心。 
  陈立是个多愁善感又不善言辞的姑娘,但有时她会变得特别健谈,比如拨打电台热线的时候。孤单的她常靠听广播来打发孤独,也经常通过电话参与电台的互动活动。隔着电话线,她觉得特别安全,时常会妙语连珠侃侃而谈。慢慢地,这个讲话特别有意思的女孩儿,成了温岭当地的电台红人,并且她特别善于玩竞猜游戏,每次电台给出的题目都难不倒她。但这位竞猜赢家从来不去电台领奖,久而久之,电台的几位主持人都对这位聪明又神秘的小姑娘产生了兴趣,便委托主持人凡音去找她。 
  凡音见到了陈立,她坐在轮椅上,眼睛亮亮的。当时凡音便觉得这姑娘很适合做电台主持人。于是,在他的介绍下,陈立成了一名主持人。她想法跳脱,嗓音清亮,很快便拥有了大批粉丝,甚至还交了男友,拥有了爱情。家人都说,这份工作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 
  陈立不是个贪心的姑娘,但有时也会悄悄想: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肯定没有自己做的好吃。电台工作虽然风光,却要困在一间四五平米的工作室里,尤其那间工作室还在五楼,每次上班,都要男友背她上楼,让她很不舒服。 
  此时生活抛来了全新的可能:这天晚上,陈立偶然读到一本日本杂志,上面展示了许多旧袜子做成的娃娃,有小猫、小狗、小兔,个个憨态可掬。那晚陈立特别激动,因为发现一只旧袜子还可以有不一样的归宿。看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男友开玩笑说她笨手笨脚,做不出像样的娃娃,可从未拿过针线的陈立不信这个邪,熬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用一双袜子做出了一个娃娃。 
  尽管娃娃的样子惨不忍睹,只换得了母亲一句“不三不四”的评语。但陈立还是特别满意。从此她便迷上了做娃娃,经常抱着一堆新新旧旧的袜子忙碌到深夜,然后在澄黄的灯光下对着自己的作品傻笑。 
   
  和袜子一起被宠爱 
  陈立一下子变成了魔术师,迷上了袜子变娃娃的游戏。她满心愉悦地筹划着:世间的袜子有成千上万种,每一种都可以做出许多款娃娃,这样算来,她的魔术简直可以无穷无尽地变下去……慢慢地,她的房间开始被娃娃占据,单是兔子娃娃便有许多个:威风凛凛的是将军兔,胸前挂着一枚硕大的徽章;面颊微醺的是懒散兔,它最大的嗜好便是喝酒睡懒觉,因此体形臃肿,还挺着大大的啤酒肚……这些娃娃被陈立视若珍宝,更让朋友们惊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越来越喜欢到陈立家做客,每次登门后,抱住她做的袜子娃娃便不肯再撒手,离开时总要“顺手牵羊”一两只。见袜娃这样受欢迎,陈立自豪又甜蜜。 
  看到有人喜欢袜娃,男友便提议将它们放到上海一位朋友的店里寄卖。于是二人驱车载着一百多个袜娃赶往上海。因为珍爱自己的手工,陈立给袜娃定价有点高,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元。返程的时候,她和男友心里都在打鼓,没想到还没到家,便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说袜娃已经售罄,还下了新的订单。市场抛来的彩蛋让陈立惊喜万分,她当即决定辞掉工作专职做袜娃。 
  最初,家人都不同意陈立丢掉“天赐的馅饼”去做手工,她便细声细语地给家人讲道理:“如果不做尝试,袜子就只能是袜子,但如果做些改变,它们就能变成有生命的娃娃。我也是一只袜子,不想错过变娃娃的机会。” 
  说服家人后,陈立从开工厂的父亲那里争取来了一笔投资,一口气在大陆、台湾、香港三地注册了品牌,就叫“NO3NO4”(布三布四)。 
  除了创立自己的品牌,陈立还召集了父亲工厂里男工的家属前来试工,甄选出一批心灵手巧的女工,教会了她们缝袜娃。就这样,工作室有模有样地运营了起来。袜娃工作室鼓励原创,因此每一个娃娃都与众不同,陈立也不爱给工人设限,任她们发挥想象力。于是一个又一个萌态十足又别具个性的娃娃诞生了,每一个都闪烁着独特的光芒。陈立几乎舍不得将它们卖掉,总想珍藏起那些特别的袜娃,用心去宠爱它们,一生一世。 
   
  让袜子娃娃过得更好 
  当工作室的第一批产品——600个袜娃终于做好,整装待发时,陈立的心情忽然陷入了低谷。男友再三追问,她才说出了一个奇怪的理由:“这些娃娃,都是我们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倾注了许多的感情,它们是有生命的。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它们会被什么人买走,流落到什么地方,主人喜不喜欢它们,又会不会把它们丢弃。我对它们将来的命运一无所知,想到这个就特别伤心。”她的话把男友气笑了:“这么孩子气,你还做什么生意?” 
  孩子气的人有孩子气的办法。陈立想起了法国电影《天使爱美丽》里那个周游世界的圣诞老人玩偶,忽然产生了灵感。于是,她在每个袜娃的包装盒里都放了一张卡片,上面写道:“很好奇我们心爱的NO3NO4袜子娃娃都去了哪里,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呢? 所以,分散在这个地球上的你们,请带上你们已经认领到的娃娃 ,拍张照片E-Mail给我们吧。我想把照片放到一起,让世界各地的NO3NO4小朋友互相认识,重新在这里团聚!” 
  虽然那时陈立的袜娃还没有售出国门,但她特意使用了“世界”“地球”等字眼,因为坚信这些娃娃会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之后,她便开始了惴惴不安的等待。数月后,她收到了第一张照片,照片来自广州,照片上,男孩怀抱着一只袜子做的卡通驴站在花坛边,一脸的甜蜜。陈立觉得很安心,她知道小驴过得很好。 
  此后,陈立收到了越来越多的照片。袜子娃娃有的在骑骆驼,有的在葡萄架上荡秋千,还有的在重庆吃火锅,或是坐着飞机去香港念书。再接下来,陈立果然开始收到来自国外的照片,有的娃娃出现在自由女神像下面,有的则坐上了伦敦最高的摩天轮,还有的跟着蜜月期的夫妇游遍欧洲,在罗马的古城墙下、瑞士的雪山上、弗洛伦萨的教堂前留下了影像……通过照片,陈立还认识了娃娃的主人们,他们当中,有几岁的孩子、热情的年轻人、得体的中年夫妇,还有胡子花白的老爷爷。他们都将袜子娃娃视为有生命的个体,这让陈立感动又安心。 
  袜娃们都过得很好,没有什么比这更能鼓舞陈立了,她在事业上倾注了更多的热情。转眼间,NO3NO4的代理店已经开遍了几十个城市,产品也卖到了日本、澳洲、西班牙等多个国家。陈立还办起了袜娃展览,开班教大家用旧袜子DIY环保玩偶,并当上了爱心大使,用出售袜娃的利润助学。一只只原本最容易被忽略的袜子,释放出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可思议的能量……
  现在,从NO3NO4工作室走出来的袜娃们依然在各地旅行,有的还写起了环球旅行日志,更多全新的可能性争先恐后地涌向陈立。而她,也做好了拥抱它们的准备。她一直相信:在这个万物有灵的世界里,只要拥有足够的诚意,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