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沈兹九出走以后

时间:2016-06-0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娜拉出走会怎样?鲁迅说,要么堕落,要么回家。而如果找到一条“深沉的韧性的战斗”道路,出走,就是有价值的。 
  沈兹九就是如此。 
  17岁,“不知人间疾苦”的她遵从父母之命成婚。那时,她还是浙江女子师范学校的学生。不幸的是,四年后丈夫病逝。寡居的她开始受到夫家的约束,“嘴巴一张,眼睛一转,都有人盯着不放”。夫家还将她禁闭起来,令她守贞节,闭门诵经,静心修禅。 
  对于女性的苦楚,沈兹九有了切身体会,加之邻居女性的悲声常常把她从梦中惊醒,她想到了反抗。在父亲的帮助下,沈兹九逃到日本,进入东京女子师范美术专科学校学习。毕业后,回国任教,这期间,她接受了民主自由的新思想。 
  不平则鸣,曾经的经历让沈兹九想到要为受难中的妇女发声。她的想法得到《申报》总经理史量才的支持,“很快预备稿件,即日出刊。”就这样,由沈兹九主编的《申报》副刊《妇女园地》应运而生。在发刊词中,她说:“我们开辟了这小小的园地,希望同胞们抒写你们所要的主张,诉说你们的一切苦难……” 
  周刊受到中下层妇女的广泛关注,她“打开了妇女痛苦生活的闷葫芦,使广大姐妹相当于得到了打开牢门的钥匙”。除了宣传妇女解放,沈兹九还以过人的胆识发表宣传中共地下党的文章,在当时国民党舆论专制统治的情况下,这需要冒极大的风险。 
  凶险不可避免地来了。1934年,史量才被暗杀,《妇女园地》被通知压缩版面,“莫谈国事”。面对强权,沈兹九无所畏惧,“他们扼死我们的小园地,我们就开拓一块大园地。”于是,沈兹九开始筹办独立刊物,1935年7月1日,《妇女生活》杂志面世,沈兹九发出铿锵有力的呼声:“妇女也是人!” 
  既是主编,又是发行人,沈兹九把全部心血倾注在杂志上。当蒋介石提出“新贤妻良母主义”,鼓吹“妇女回厨房去”时,沈兹九撰稿与之针锋相对,“国家需要妇女不只是家庭的工作者,时代昭示着妇女不该是而且不会是永远的家庭动物。谁要是违反国家的需要,谁要是背离了时代,谁就是开倒车。”大胆辛辣的回应产生了极大影响,《妇女生活》成为了指导妇女解放运动的号角。 
  抗日运动风起云涌,沈兹九利用杂志团结妇女力量投入抗日救亡工作,成为上海妇救会的发起人和领导人之一。杂志对妇救会的宣传报道,令国民党当局恼怒、胆寒,两度被禁,举步维艰。 
  即使这样,沈兹九也绝不妥协和放弃,在《妇女生活》百期纪念里,她写道:“她的长大,正像我们多难的姐妹大众一样在半封建的桎梏中挣扎出来,迎着帝国主义的拳打脚踢,特别是三年来在日本强盗的炮火炸弹下,东跑西奔。”其中之艰辛,令读者感同身受。 
  在沈兹九的指引下,一大批妇女摆脱旧束缚,走上了改造旧中国、追求光明和进步的道路。不论在上海、武汉、新加坡,还是流亡到印尼,沈兹九都积极利用刊物宣传进步思想。抗战胜利后,她回到祖国任《新中国妇女》杂志总编辑。 
  早在1943年就对沈兹九“产生了无限的钦佩”的冰心,曾一度把她想象成一个“高高大大、声如洪钟的女兵”,没想到,正是这个“身材瘦小、平易近人的知识妇女”把“小我”和“大我”结合起来,给黑暗中的中国妇女带来温暖和光明。 
  沈兹九(1898-1989),浙江德清人,妇女运动先驱,著名女报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