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央金拉姆,抵达圆满

时间:2016-06-0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每个女性都是大地母亲的一部分,她们醒了,世界也就醒了。 
  央金拉姆是奇正藏药的创始人,也是第一位中国籍格莱美音乐奖得主。2002年,她嫁到台湾,成了“台湾四公子”之一陈履安的儿媳妇。一个女人的修行,在自我蜕变的同时影响着世界…… 
  与自己的心待在一起 
  央金拉姆是藏族女子,出生于甘肃天祝的一个小村落。相传那片土地上的居民都是松赞干布的后裔。在藏族的传统文化中,女性在家庭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可以说是一个家庭的灵魂,因此女人的品德和操行特别重要。央金的阿妈是一位传统的藏族女性,她话不多,擅长家务和女红,能烹煮美味的食物。平日里,阿妈很少教孩子大道理,只是不断强调“做事要用心”。 
  幼时的央金做事很毛躁,阿妈要她用冷水煮茶,一点点逼出茶叶的香气,她觉得麻烦,干脆用热水一冲了事;阿妈要她打扫屋子,她也三心二意敷衍了事。每次阿妈都会责怪她“不用心、不守规矩”,要她把心思放在手头的事情上。这样的次数多了,央金慢慢学会了收回自己的心。她在做杂事的过程中体悟到了一种专注的境界,也慢慢生起了欢喜之心,喜欢上了琐碎的家事。 
  央金家里养了三百多只羊,羊走丢是常有的事,每次丢了羊,阿妈总会派她去后山寻找。后山是大片的松林,里面充满了奇异的回声,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声音便愈演愈烈,令人毛骨悚然。最初行走在黑暗的森林里,央金总是被恐惧包围着,但慢慢地,纷乱的念头消失了,她开始与自己的心待在一起,从此再也不怕黑了。 
  长大后,央金离开家乡到外面读书。外面的世界激发了她的进取心,但也令她迷失。17岁那年,她曾为情跳河自杀,获救之后对生命有了不一样的体悟,便发奋读书考入了大学。读大二时,为了弘扬民族文化和藏药知识,她又主动辍学,和几位亲友合伙创办了“奇正藏药”。 
  创业之初,艰辛异常,但央金凭着对藏药的热情不眠不休地打拼。她踩着单车一家家药店推销药品;自己设计广告语和宣传图,然后盯着报社校对和印刷。为了宣传藏文化,她还和姊妹组成了“央金玛”组合,四处登台演唱。慢慢地,奇正藏药开始在拉萨走红,随后销售到了全国,八年后终于达到了上市规模。 
  奔跑在忙碌和成功的舞台上,央金却觉得内心越来越孤单,她感觉自己像一个无惧的战士,体内阳性能量勃发,而女性的能量则被压抑着,失去了平衡。每天,她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独自开车回家,打开音乐,在柔美的曲调中泪流满面,悄悄问自己:“二十几岁就得到了名与利,我为什么依然不快乐?什么时候才可以活出真正的自己?” 
  饱受奔忙之苦后,央金已然发现向外求找不到快乐,于是她决定暂时放下繁冗的事物,重新回到内心寻找快乐。此时童年时代受过的“用心”训练忽然历历在目,她隐约意识到,应当花点时间多与自己的心待在一起。 
  家是女人的修行道场 
  放下事业后,央金花了许多时间到各地禅修,并且一度想剃度出家。但上师没有答应,认为她更适合“在家修行”。2002年,央金嫁给了台湾前“行政院”院长陈履安的儿子陈宇廷,成为了一名家庭主妇。在此之前,她一直渴望着做大事,认为结婚生子非常无趣,但她没有想到:烟火红尘中也可以锻造智慧,而婚姻生活竟可以赋予自己无尽的灵感。 
  过去打拼事业的时候,央金非常忙碌,每天像救火队员一样飞来飞去,处理着公司内外层出不穷的问题。那时候,家对她来讲就是睡觉的地方,家务有钟点工做,饭菜有家人烧,她从来不觉得洗衣煮饭、清理房间有多么重要。 
  嫁为人妇后,央金开始学着收拾房子,发现原来做家务也是一门大功课。每次清理卫生之前,她都会先坐下来,专注地打量整幢房子,静静感受内心与房屋的对话,然后听从内心的声音做清理。随着身体的运动,她感觉气脉也打开了,体内的能量开始自然流动。她还喜欢通过丢东西来练习布施,定期将那些不需要的、闲置的物品整理出来,打包送给需要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房间变得更加清净,内心也变得愈发清明,央金找到了久违的轻松和快乐。 
  除了清扫房间,央金还爱上了煮饭。在外应酬的时候,无论饭菜有多昂贵,她都觉得索然无味,但母亲和婆婆煮的饭却不一样,哪怕只是一碗揪面片或者一碟白灼蔬菜,也能吃出万种滋味。经过观察,央金发现母亲和婆婆在厨房里的状态都非常安宁满足,总是带着爱为家人煮菜。于是她也开始带着爱为家人准备一日三餐。在这个过程中,央金爱上了厨房,她不仅练就了一手好厨艺,还学会了享受做菜的过程,将做饭变成了制造好心情的一种方式。每次烧完饭,她都将厨房里的瓶瓶罐罐擦得晶晶亮,将碗碟摆放得整整齐齐,然后静静待一会儿,享受内心的丰盈与满足。 
  央金有许多衣服,但却永远觉得衣柜里少了一件。婚后她学会了清理,不断丢掉那些不适合的衣服。远离流行、不再追逐品牌后,她找到了穿衣的风格与信心。她经常穿着自己缝纫的衣服随丈夫参加宴会,竟有不少穿着考究的太太赞她有品位。 
  在居家的过程中,央金并未放弃在音乐道路上的探索。做歌手的时候,她非常讲究技巧,但却很少感受到灵魂的震颤。婚后,她开始尝试心灵音乐的创作,跟随直觉随心吟唱。她将爱与光芒传递给世人,上天也赋予了她最好的礼物——第53届格莱美“最佳新世纪专辑”奖,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获此殊荣。 
  找到女性觉醒的钥匙 
  陈氏家族在台湾极具影响力,也一直热衷于慈善和公益。嫁入陈家后,央金也开始学着做慈善。在这个过程中,她看到了许多不平衡的现象,发现上层人士总是在打拼中失去了内心的平衡,底层的人则在没有机会的环境中失去了创造力和自信心,因此整个世界都呈现出一种失衡的状态。她慢慢觉得,慈善应该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救赎,而不应该仅仅和金钱划上等号。 
  于是,央金试着用心灵音乐和舞蹈来疗愈那些有需要的人,她开始带着乐队四处演出,希望用心灵音乐打开人们的心,帮他们走出迷茫。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通过朋友认识了彼得·巴菲特夫妇,并与之分享了自己的慈善理念。她的观点引发了巴菲特夫妇的强烈共鸣,2013年5月,央金和巴菲特一起在北京举办了《世界和平祈福音乐会》,通过心灵音乐向世界传递善念、播撒能量。 
  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摩利斯的太太汉娜非常欣赏央金,她对央金说:“你的歌就像大地母亲的声音,这些歌不能在随便的地方唱,要到懂你音乐的地方唱。我来做你的经纪人,你到美国来,我照顾和保护你。”就这样,央金来到了美国,在小镇上的禅修中心闭关创作。每天在大自然中舞蹈,趴在青草地上亲吻大地,聆听大地母亲心脏的跳动,央金心头升起了巨大的悲悯和责任感。 
  三个月后,央金回到了国内,开始致力于恢复自身和社会中的女性能量。她创作了《大地母亲时代的来临》一书,并开设了一系列疗愈课程,帮助人们完成内在的觉醒。许多人在她的帮助下找回了女性的力量,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和平使者、女性权利工作者赛娜·善宾。这位全球妇女救助组织的领导者坦言:“央金改变了我的生命,她使我意识到,要使每一位女性都发挥出自己的潜能,我需要拥抱美丽,而不是对抗不公。通过美,我不仅仅能拥有最深刻的内在和平,还可以提升转化自己,以女性内在的仁爱、温柔、慈悲来感动每一个人……” 
  “每个女性都是大地母亲的一部分,她们醒了,世界也就醒了。”这是央金一直以来的信仰。也许在她的感召下,女性回归本心、抵达丰盛圆满的那一天不会太远。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