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傲娇女荷兰新解亲密关系

时间:2016-06-0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成都辣妹魏蔻蔻,在欧洲取得生物科学博士学位,现任荷兰医药产品研发及市场拓广经理,平时喜欢旅游、摄影,还创办微杂志微蔻。 
  因思维差异,她与洋先生及“妖艳”婆婆的生活,在碰撞中妙趣横生,令人在捧腹之余又耳目一新,增长很多见识。 
  不受夹板气,男人站队时不含糊 
  在军区大院长大的魏蔻蔻,却是个标准的四川辣妹。在国内读大学时,她业余时间主要是玩派对,追乐队,做些叛逆的事。 
  反而是去荷兰读硕士时,因为终于可以学喜欢的专业,她才开始享受钻研的乐趣。她成绩很棒,一路拿奖学金。但她依然觉得自己不是学霸型科研人员,而属于会赚钱会交际的类型。 
  也许因为她有点野、有点小可爱,8年前刚到荷兰不久,就和一位颇有绅士风度的大男孩相爱了。 
  取得生物科学博士学位后,魏蔻蔻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该见公婆了。准婆婆名叫艾美,当时是离了两次婚的单身状态。 
  那天艾美妖妖俏俏地来了,穿着连衣裙,踩着高跟鞋,顶着私人订制的帽子。让魏蔻蔻大开眼界。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更让魏蔻蔻惊讶。那是她回国办婚宴的夏天,荷兰亲友团如约提前抵达成都。魏蔻蔻除了操办整个流程,还要负责照料亲友,以及翻译、协调中荷两方要求。 
  其间,婆婆说内衣快没的换了,因为脏内衣裤她不想交给酒店洗,魏蔻蔻很自然地拿回家帮她洗。她先生看到了,不高兴地找到艾美说:“妈妈,以后你的内衣请自己洗。我娶老婆是拿来爱的,不是给你洗衣服的。” 
  魏蔻蔻被震得魂飞魄散,赶紧声明:“是我要洗的,没关系。”先生都没瞟她一眼,依然盯着妈妈。本是举手之劳,没想到弄成这样,魏蔻蔻好怕艾美以为她背后诉苦,离间母子感情。 
  大哥听到动静也过来了,蔻蔻很怕矛盾升级,因为大哥和婆婆住,一直坚定维护她。谁知大哥也责备妈妈:“蔻蔻这么累了,我们什么忙都帮不上,您怎么还让她洗衣服?” 
  婆婆讪讪地道歉:“我没考虑周到。这次太谢谢了,保证下不为例。你能原谅我吗?”魏蔻蔻拼命点头。大哥马上把三个人抱在一起,意思是咱们一家好好的。 
  魏蔻蔻一头雾水,儿媳顺手洗个衣服,至于搞到婆婆道歉致谢的地步吗?后来她才知道,荷兰男子很少因为家庭琐事,在妈妈和媳妇之间当“两面胶”,受“夹板气”。他们该“站队”时毫不含糊,谁有错就批评谁,决不迁就。这样简化问题,婆媳关系反而更好处了。 
  傲娇作女,下不了台的肯定是你 
  周迅主演过一部电影,叫《撒娇女人最好命》,深受女人喜爱。魏蔻蔻却说,若把这一套撒娇功夫搬到国外,抱歉,可能自讨没趣。 
  刚嫁过去时,有次很晚了,魏蔻蔻夫妇发生了争执。先生说:“改天再聊吧,稍微冷静一下。你声音太大,会影响邻居。而且我累了,想睡,明天还要工作呢。”他边说晚安,边往卧室走。魏蔻蔻堵得像喷嚏到了鼻头,却打不出一样难受。怒火无处发泄,她大叫:“没人听我说话是吧,那我走!”她把门摔得很大声,出门了。 
  先生在阿姆斯特丹市一家大公司供职,受过良好教育,很有修养,平时相当温柔。走在街上,魏蔻蔻不断回头,猜想体贴的他一定会追上来。可除了自己的影子,后面连个鬼都没有。她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心灰意冷地回家。 
  娇没撒成,她不甘心,想再来一招“楚楚可怜”。开门前,她故意让眼泪留在脸上,要是他喝着闷酒等她的话,她的悲伤可以应个景。哪知家里黑灯瞎火,根本没有期盼中那张担忧愧疚的脸。先生早睡着了。 
  她哀怨地摇醒他,“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出门了?”他睡眼惺忪,“知道啊,你关门声很响。你出去平静一下也好。” 
  她质问:“这么晚了,你就不担心我有危险?”“这里很安全,能有什么危险?再说,安危首先是自己要注意的。你不注意,别人担心有用吗?” 
  好玩的是,欲擒故纵、半推半就的情趣,全世界女人都懂,可这无理取闹的“作”似乎算中国女人的专利,欧洲男人对此完全不解风情。在荷兰家庭里,胡乱发泄情绪不会被列为“家务事”来处理。心情不爽,疏通不了,找心理医生;严重点的动手毁物,找警察。男人们不会处理。 
  魏蔻蔻一个同乡女友也嫁了荷兰人,有回说是吵架了,想在魏家度周末。她先生的电话很快追来。女友冲她摆手作“嘘”的手势,魏蔻蔻会意,对着话筒说:“她没来我这。”女友神气极了,“让他好好担心我一下。” 
  刚好魏蔻蔻先生出差,她俩乐得逍遥,骑车兜风,做中国菜吃。不料周一一早,邻居敲门,“那个朋友还在你家吗?”魏蔻蔻点头。邻居说:“你快和警察联系吧。现在电视里失踪人士栏目在找她。”魏蔻蔻打开电视,果然看到女友照片正滚动播出。两人瞬间傻掉,事情搞大了。女友又急又气,给先生打电话让他去销案,却被告知,警方已介入,她俩必须去警局说清楚,不是可以私了的。 
  路上,魏蔻蔻一直埋怨朋友先生小题大作,可去了警局,才知实情。原来,女友离家时,把夫妻俩的旅行箱,拿刀又划又砍弄坏了,把电源线全剪断了,还插了把刀在客厅的合影上。 
  魏蔻蔻看这些取证照片时,很吃惊,总算明白为何寻人启事里,有警示言语说:“此人情绪不稳定,可能有暴力冲动,请大家小心。”女友有点下不来台,嘟囔着:“吵架不都这样吗?有那么严重吗?”可事实的确挺严重,女友需要接受心理评估,警察还联系了她的工作单位,人尽皆知。 
  而魏蔻蔻不得不解释,为什么撒谎说她不在自家。魏蔻蔻先生刚回来,也被叫到警局,知道一切后,气极了。他说,自己在外出差,完全不知情。魏蔻蔻心凉了,他这么快撇清,真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她想掉眼泪,硬憋回去了,怕警察觉得她也是个情绪不稳定的。 

  先生拉着魏蔻蔻走到朋友先生面前,郑重道歉。出门后,魏蔻蔻就哭了,“关键时刻,你就不管我了。”先生却说:“我的确不知情,为什么要说谎?我先跳出来,也好有个清白的人保护你。都扯进去,好吗?”

  先生继续说:“你完全可以告诉她先生,她想单独静静。我相信他可以理解,也不用害人家担心,还浪费公共资源。别家的事,具体情况你不了解。弄成这样,你也不舒服吧?”魏蔻蔻心里五味杂陈,深感羞愧。 
  一般来说,中国人对家庭内的身体、情绪暴力容忍度很高。习惯在家人面前撒气,觉得在外不爽快,家人该承担。可在荷兰,这种“作”被看成情感上的威胁、绑架,家人会作出强硬举措,决不纵容。所以,如果有委屈,试着冷静述说。想让爱人心疼,学着先疼自己。如果有争执,分析矛盾,耐心倾听,一点点解决。 
  任性,在世界任何角落都享受 
  结婚前两年,小两口处在磨合阶段,难免争执。蔻蔻妈说,她晚年唯一心愿就是女儿女婿和美幸福。所以,两人争执声稍大,她就要劝架。 
  一次,蔻蔻妈来探亲,魏蔻蔻和先生正争论选举的事。他俩支持不同政党,还牵扯到辩论二战法西斯的生化科研信息能否使用,又不违背伦理……蔻蔻妈赶紧劝:别争这些没用的,过日子就是柴米油盐。 
  婆婆对这些完全不干涉,她会做自己的事,或出门溜达。事后,魏蔻蔻喜欢找她解释:“您放心,我们和好了,刚才是因为……”艾美立刻打断,“这是你们的事。我没必要知道,也没兴趣。”魏蔻蔻被这态度噎得不知如何是好,后来习惯了,反而觉得轻松。 
  亲家间曾约定,每年“中荷互访”。蔻蔻妈初到荷兰,战战兢兢,时刻离不开女儿,口头禅是“蔻儿,你帮我翻译一下”。和家人朋友相处,她平易近人到谦卑的程度。她有糖尿病,可各路亲戚热情招待中,少不了上茶点甜食。她保持着不拂人盛情的贴心,微笑着吃下点心,再退到无人处,把降血糖的药加倍服用。 
  同样到新环境,婆婆抵达成都第二天,就四处闲逛了。独自去浴足房按摩,和大妈们学跳了广场舞,单独去超市买东西。 
  婆婆在家乐福曾一演成名。她要买卫生纸,表演了一段坐马桶擦屁股的动作,售货员以为她要跳舞,拿来彩带。她又表演出汗用面巾纸抹脸,售货员拿来粉扑。她表演咳嗽用纸擦拭,售货员拿来润喉糖。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饶有兴致地猜她要什么。婆婆不达目的不罢休,灵光一闪,对了,中国人上厕所很多是蹲着的。她照样演示,众人大笑,总算明白了。 
  婆婆得意地讲述经历时,蔻蔻妈认为太不堪了,丢人现眼啊。而婆婆认为,通过努力达到目标,就值得骄傲,面子不面子的,不在乎。 
  婆婆尝川菜,遇到不喜欢的佐料,就让儿媳教她中文,拿个小本记下。点菜时,她用中文朗朗声明:“不要辣!不要蒜!不要味精!”厨师绝望地答:“不放这些,我没法做菜。” 
  尽管如此,婆婆还是发现很多美味。比如,干煸四季豆只用盐,不加蒜的鱼香茄子,宫保鸡丁的干辣椒换成新鲜彩椒。说这些菜不伦不类也可,可魏蔻蔻觉得,在陌生地方,敢于挑战环境为己所用,是种本事。“她到任何地方,都能开心享受,而非委屈求全。” 
  婆婆是个把生活过得精致的人。家里楼梯上,每级阶梯一端,都放着一只高跟鞋作为装饰,里面有时会放上几朵小花。傍晚,她关上大灯,调暗灯光,点上各处的蜡烛,打开音乐,一派星星点点的柔和轻缓。她说夜晚就该有夜晚的样子。 
  连蔻蔻妈都承认,亲家这一点,真值得自己学习。魏蔻蔻趁机对妈妈说:知道欧洲老人为什么活得快乐轻松吗?就俩字——任性。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