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李思磐:我对性别问题零容忍

时间:2016-06-08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号角吹响沉默不会继续 
  2014年6月18日,网名汀洋的厦门大学女生举报历史系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以学术经费开房“诱奸”女生。吴春明称该女生为“神经病”,对指控予以否认。但7月10日名为青春大篷车的网友声援汀洋,称自己也是吴春明的受害者,还附上了吴春明在床上睡觉的照片。7月15日,厦大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学校在接到举报后已展开调查,调查期间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一时间,“厦大博导性骚扰案”持续占据头条。事情发生后,加害人和校方都不发言,受害者也不便露面,公众能看到的行动者只有女权主义者。这背后的推动者、多方女权组织的协调者,就是李思磐。 
  李思磐以女权传播组织“新媒体女性”的记者身份跟踪报道整个事件,同时,她协调各方女权组织,让此次行动一直有组织有纪律有步骤地传播。 
  9月新学期开学,256名海内外学者通过公开信向教育部建言,要求彻查此事,并且寄去全球各地高校防范性骚扰制度规范,建议在高教系统内部建立防范性骚扰机制。同时,“青年女权行动派”以“小红帽”的打扮,在全国10所高校以行为艺术的方式提出反对校园性骚扰,又向刚入校的新生派发反性骚扰小册子——在厦大事件中,老中青三代、体制内外的中国当代女权主义者站到了一起。 
  10月14日,厦门大学通过微博通报了对吴春明的处理结果:“经查明,吴春明与一名女研究生多次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并对另一名女研究生有性骚扰行为属实。该行为严重违背作为一名教师应有的基本职业道德和操守,败坏了师德师风。经研究,决定给予吴春明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处分。” 
  随着事件尘埃落定,李思磐在最后一篇报道中写道:厦大博导性骚扰案终将写进中国反对学术性骚扰的史册。这延烧数月的事件,对于以女权团体为主的反性骚扰阵营,是一场全面动员的硬仗。号角一旦吹响,沉默不会继续。与此同时,李思磐收到了美国密歇根大学历史系教授王政的邮件,王政感叹说:这是中国女权主义的“历史性时刻”。 
  为这样的时刻,李思磐奋斗了十年。 
   愤怒的结晶 
  2006年4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撤销了奥美定的医疗器械注册证,全面停止其生产、销售和使用。奥美定是一种注射用的隆胸材料,中国的受害者大约有50万人。彼时,李思磐还叫李军,毕业于澳门大学社会学专业,博士学位。作为南方某报的深度调查记者,她在连篇累犊的报道里,看到了作为受害者的女性遭到各种歧视,她们的隐私被无情曝光,舆论对她们追求隆胸这一行为说三道四。李思磐深切地感到,她们被歧视了,她们理应作为普通消费者进行正当维权,可是,受害的她们却被推至道德审判台。 
  李思磐站了出来,做了几次布展和演讲,又成立了“新媒体女性”自媒体,替这些女性维护被侵犯的消费权益,并取得成功。至此,李思磐走上了女权主义者的道路,成了一个容易愤怒的人——对性别不平等问题,零容忍。 
  当马云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无比自豪地说:“我反对女权主义,我更反对男权主义。”李思磐愤怒了,她说:“马云终于说出来了!如果你要理解女人的处境,分析她们的优劣势,了解是什么在阻碍她们福祉的实现,你不懂女权主义怎么行?你连女权主义是什么都不懂,还说自己反对女权主义。女心向背,可以载舟,亦可覆舟。光有真心和鸡汤是不够的,马云需要系统地补课,这有助于他作为一名商业精英,以及受惠于女性创业者和消费者社群的成功者,经营好自己与女性的合作关系,并给社会更正面的影响,履行好他的社会责任。”一时间,转发无数。 
  2015年4月,北京西城区一幅“公益海报”再次引发热议。海报上写着:“做一个好主妇、好母亲,是女人最大的本事。为什么非要削尖了脑袋、累吐了血,跟男人争资源、抢地盘呀?”落款“西城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李思磐联合其他记者,向西城区民政局追问:如此性别歧视,意欲何为? 
  西城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非常委屈,因为他们出于好心——据说海报文案来自电视剧《婚姻保卫战》台词,原本挂在婚姻家庭调解室——婚姻家庭调解室是为响应“建设和维护平等、和谐、文明的家庭关系”,而推出免费为准备离婚的当事人提供心理咨询、家庭关系调解的特色服务。工作人员说,海报内容本意是“平复当事人心情”,希望比较直接地警醒部分家庭濒临破裂的当事人“调整自己在家庭中的定位,维护家庭和美,改善夫妻关系,保护家庭完整”。 
  对于这样的解释,李思磐入木三分地写下:用“女人不能跟男人抢地盘”来“平复”离婚者的心情,这首先证实了某些机关工作人员在履行职责上的随意性,也反映了他们对法律的无知。且不提这海报的内容能否达到调解婚姻问题的初衷,男女平等是基本国策之一,女性在各个方面应当享受跟男性平等的权利。从宪法的原则来讲,没有什么地方是专属于男性的“地盘”,这是所有国家机关必须遵守的铁律。更可悲的是,一个将近九成工作人员为女性的工作团体,对于海报的性别歧视内容无知无觉。她们是否意识到了这海报对于身为职业女性的她们,正是恶毒粗暴的否定……这条微博单击量瞬间达到了200万次。 
  日常生活里的李思磐温文尔雅,喜欢中式服装。可一遇到与女权有关的问题,她便无法自控。她说如果这些年在女权行动上,取得了一些成绩,做了一些事情的话,也称得上是愤怒的结晶了。 
   
  终生做个“火药桶” 
  每年三八节,看着日益被商业化的节日,李思磐都悲从中来。而2015年的这一天,她过得相当抑郁。惹怒她的词是“颜值爆表”。当日,各大网站及新闻客户端都有一组图片报道“苏州女警堪比影星,颜值爆表”。先是这些女警察的工作照,确实青春貌美。如果说这只是为了亲民,沿用近年各地警察拍大片的惯例倒也罢了,可是,这一次每位有工作照的女警,都还有旗袍照,扭着S型曲线,表演着琴棋书画茶之类的技艺,还有搀扶老人的雷锋Style,基本上是德言容工“四德”俱全。这组图片明显有修图痕迹,这违反了新闻伦理——网站和摄影记者在满足假想中的男受众。 
  而最让李思磐难过的,是一组数据:近十年来,中国女性相较于男性的劳动收入,从25年前的八成退到了六成,而财产性收入则只有男人的四成。仍然有超过20%的农村妇女没有土地。这个数字比起十年前是增长的。一位在省级妇联工作过的女律师对李思磐说:“光是农村妇女的权利就够我工作一辈子,中国农村女人太可怜了,离了婚就什么也没有了。” 
  两会前夕,李思磐和另外几家妇女组织针对反家暴法立法举办了一场记者会。去年国务院推出了反家暴征求建议稿,但引起的社会关注并不多。婚姻的神话永远都在阳光下金光闪闪,可为家暴受害人奔走的律师和法学家知道阴影中是什么——生活在北京朝阳区的女青年董珊珊,2009年被丈夫王光宇殴打致死。在此之前,董珊珊遭遇殴打是家常便饭,并且曾两次被王光宇拘禁在外地。她的父母一再报警,但无济于事。检察院仅以虐待罪起诉,王光宇被处以六年半徒刑,并于2014年初出狱。问题是,王光宇出狱后再婚,那位女子遭遇了跟董珊珊类似的噩梦。她现在仍然在逃亡中,谁也找不到她。因为在她被打死之前,法律和公权力无法对王光宇这样的暴徒做什么。 
  一想到这些,再回看网页上颜值爆表的“温柔审美”,李思磐觉得有必要告诉大家:这些报道,是对女性的贡献和价值最腹黑的掩盖。 
  “他们看不见家暴受害者的苦难,因为结婚或离婚失去土地权和村股份权的女村民的困境,即便在一个因为女权运动而发起的纪念日,他们也不曾以一点点专业的精神,去思辨涉及妇女的政策与法律,拆解那些到现在为止,仍然让中国女性陷于暴力与歧视的文化圈套。他们不仅没有积极成为批判和改变的一部分,还携平台优势,成为最腐朽的那一部分。他们加入的,是对女性权利的虚拟杀戮。” 
  是的,李思磐知道,在这个节日里,她无法违心地燃放庆贺的烟花,只能口诛笔伐,继续做坚强的“火药桶”。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