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想牵着你,走向很远的梦里

时间:2016-06-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王岚 女 28岁 会计 南京 
  我是《莫愁·智慧女性》的忠实读者。每期读的都是别人的故事,今天,鼓起勇气来说说我的故事。 
  我与程鹏是大学同学,大一军训第一天我晕倒了,他把我背到了校医院。中午我在医院孤零零地输液,他提着午饭羞涩地站在病房门口,高高的、瘦瘦的,像一棵笔直的树。看着他紧张得不知所措的样子,我一下笑了。从此,这个善良的大男孩住进了我心里。 
  大一课程比较轻松,我们宿舍和他们宿舍经常一起出去玩。作为上海本地人,程鹏带着我们逛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虽然他很内向,话不多,但细心又体贴,主动帮我们开车门、背包、拎水。 
  大一下学期,室友们纷纷恋爱,集体活动变得少之又少,我整天去图书馆。程鹏的室友们迷上了打游戏,常常在校外的网吧通宵玩游戏。很多个早晨,我看到程鹏提着一大兜早饭去网吧送饭。我问他怎么不玩游戏,他挠挠头,笑笑说:“原来老妈不让玩,现在没兴趣了。”他喜欢读历史方面的书,我便经常帮他借书。一来二去,我们相互推荐喜欢的书和电影,偶尔晚上约着一起去操场跑步。日子单纯快乐。 
  大二那年临近暑假,两个宿舍一起去爬泰山。夜里十点开始从山脚往上爬,爬到中天门我已经筋疲力尽。一路上都是程鹏帮我背着包,鼓励我往上爬。从泰山回来,室友们都鼓励我大胆地向程鹏表白,可没等我表白,程鹏先表白了。 
  大学生活因为有了程鹏,变得丰富多彩。哪怕是枯燥的晨跑,因为有他在身边,变得轻松有趣。跟程鹏在一起后,我才知道他爸妈开着一家很大的公司,他算是个富二代。可他身上没有一点骄横的习气,很低调、节俭,“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看着爸妈为了事业很辛苦,觉得挣钱不易。”程鹏说。因为自己受过苦,不想再让儿子受苦,程母对程鹏分外宠爱,每个周末都要把他接回家改善生活。程鹏对母亲也言听计从。 
  听说程鹏恋爱后,程母约我吃饭。当听说我老家在新疆,父母在江苏做小生意后,她的脸色瞬间变了。没等菜上全,程母就借口有事走了,偌大的豪华包间里,我和程鹏面面相觑。程鹏安慰我说:“等她了解了你,一定会喜欢你的。”那时的我天真地以为,只要我们相爱,便没有任何事能把我们分开。 
  程母一直催程鹏跟我分手,她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儿媳,以实现家族生意的强强联合。程鹏一边骗母亲说我们已经分手,一边安慰我说:“等毕业我们都有了不错的工作,她就不会反对了。”程鹏给我描绘着幸福的蓝图,他眼睛里闪耀着的光芒,给了我前行的勇气。 
  毕业后,父母把程鹏安排到一家不错的银行工作,让他学习投资理财,积累经验,以便将来接管自家公司。我应聘到上海一家广告公司做财务,同时努力学习,准备注册会计师的考试。 
  程母依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她动员亲朋好友为程鹏介绍对象。程鹏不敢违背母亲的意思,每次我们都吵架。他安慰我说:“反正除了你我谁都看不上,等我年纪越来越大,她着急抱孙子就不得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了。”看着他一脸坚定,我破涕为笑。 
  虽然工作地点相距很远,但程鹏几乎每天都接我下班,陪我吃了晚饭再回家。周末,我们一起买菜、做饭,饭后去公园散步、打羽毛球。日子幸福得像程鹏曾给我描绘的蓝图。可是,程母找来了。 
  程母进来时,程鹏正在厨房洗碗,我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以加班为借口推掉相亲而此刻围着围裙的儿子,程母气愤至极,扬言让我立刻“滚出上海”,“我儿子从小没骗过我,没对我说过一个‘不’字,更没进过厨房,为了你,他竟然欺骗我。”程鹏连推带搡地把母亲带走了,程母在楼梯口大叫:“我和你,他只能选一个。” 
  原来,程母看上了一个生意伙伴的女儿,对方对程鹏也有意,程母便极力撮合。程鹏见推脱不过,便告诉对方自己心有所属。程母这才知道,这些年,我们一直在一起。 
  随后的日子变得异常艰难。程鹏在母亲的斥责和眼泪里开始和那个女孩约会。程母以各种理由阻止程鹏与我见面,一边托人再三转告我,让我有自知之明。我只能从短信和QQ上收到程鹏的只言片语,他一再跟我说:“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处理好的。我是爱你的。” 
  我痴痴地等。等程鹏每天方便的时候,给我打电话。等他QQ上线等到半夜,一遍遍刷他的朋友圈。从开始的甜言蜜语,到最后的激烈争吵。在等待的一年多里,我们见面的次数有限。我只能从他朋友圈里,知道他在哪里吃饭,见了什么人,逛了哪条街。每每我想放手,程鹏就给我希望:“再等等,你要相信我们的爱情。” 
  2012年6月7日,我生日当晚,我在程鹏和我约好的饭店等到10点,没有等来程鹏,等来的是他未婚妻用他的微信发来的他们订婚的照片。她趾高气扬地告诉我,他们结婚日子都订好了。照片上,程鹏拥着她,笑得自然又明媚。 
  气愤在身体里左冲右撞。我一遍遍拨打程鹏的电话,一开始无人接听,后来就是关机;我一遍遍发微信质问他、谩骂他,没有任何回复。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周,赤手打空拳消耗掉我所有精力和体力,继而大病一场。 
  出院那天,程鹏等在我的住处。他一脸无辜地一把抱住我,说:“订婚是被我妈逼的,手机被她抢走,她自作主张发了消息给你。”他依然让我等他,“就算结婚我也会离婚的,我跟她没有感情。”程鹏在门外一遍遍乞求、解释。可是他所有的话,在我看来,都是欺骗。 
  程鹏找了我多次,我狠狠地骂他,用我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被满腔恨意折磨的失眠的夜里,我一遍遍发短信诅咒他……我像个疯子一样,向所有我们共同的朋友控诉他的罪状。被蓬勃的恨意充斥的那半年,我的工作和生活一团糟。 
  父母一直都不赞成我留在上海,2013年春节,父母看到我暴瘦如柴,执意让我回南京工作。2013年3月初,我辞掉了上海的工作。随后的三天,我每天早早等在程鹏工作的银行旁边。我看到每天早晨都提着肯德基早餐匆匆冲进大楼的他,一脸凝重,头发好久没理了,衬衣一半的领子竖着,一半的领子埋在西服里。第二天,他追着客户跑出来,在客户面前低三下四地道歉;我看到他加班很晚才出来,头发蓬松,领带扭到了一边。他不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壮志勃发的少年,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幸福。那一刻,我心里酸涩至极。 
  离开上海前,我去了普陀寺。我以为跪在佛前的那一刻,我会许愿“程鹏永不得幸福”,可是,跪在那里我才发现,我有很多远比他更重要的人,我要为父母祈福,为哥哥嫂子祈福,为外公外婆祝愿……他已经不在我的生活里。 
  随后,我彻底释然。有些人注定了此生有缘无分。而我的幸福,需要我自己成全。我想牵着你,走向很远的梦里。梦中的你善良、乐观,喜欢和我一起养小动物、种花养草,一起恪守相知相守的誓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