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沙漠之狐”隆美尔:用生命爱你

时间:2016-06-2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在她心中,他是唯一的英雄 
  6月的海滨城市气候宜人,风景优美,轻拂的夜风撩拨着但泽皇家军官候补生学校的青年军官们。20岁的埃尔温·隆美尔正在这里进行为期九个月的学习,舞会成了他放松身心的地方。虽然身形瘦弱、其貌不扬,又兼表情严肃、不苟言笑,但在女孩们眼里,他不仅舞跳得好,而且极具绅士风度。名门闺秀争相做起他的舞伴。 
  一个曼妙的身姿令隆美尔眼前一亮,清纯的气质,窈窕的身材,再配上一头金色长发,还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她就是17岁的露西·玛利亚·莫林,是来但泽学习语言的。 
  隆美尔开始热烈地追求露西,把大部分闲余时间都用在了给露西写情书上。为获芳心,表情严肃的隆美尔还戴起单片眼镜惟妙惟肖地模仿普鲁士的军官们,逗得露西哈哈大笑。而这在当时非常危险,军官候补生是不允许戴眼镜的。 
  两人迅速进入热恋。他会跑好几条街为她买喜欢吃的蛋糕,会在每一个纪念日给她惊喜。爱情让他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1912年1月,离校后的隆美尔被授予中尉军衔,开始在124步兵团负责为期两年的新兵训练工作。分别后,他和露西几乎每天都有书信往来,信中是说不完的绵绵情话。两个月后,露西寄给隆美尔一张头戴草帽的照片,但隆美尔一点也不满足,“我仍旧在等着更多的照片。如果你让我等得太久的话,我很快会对你感到恼火的。”照片就揣在身上,他随时都拿出来亲吻,已经迷恋到了着魔的地步。 
  在训练新兵的同时,隆美尔饱读军事著作,工作出色,深受上级青睐。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隆美尔走上战场,他渴望展示自我、建功立业,但他更渴望和亲爱的露西在一起。书信往来中,两人的感情越来越炽热。 
  在别人眼里,隆美尔是个禁欲主义者,当同伴们在妓院厮混时,他从不参与,“我既不给其他女性机会,也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露西也同样,她从信中知道他获得了两枚铁十字勋章,她为他激动、欣喜。在她心中,他是唯一的英雄。 
  那天,隆美尔又收到露西寄来的照片。照片上,露西微笑着目视远方,好像在迎接爱人的归来。照片后面附了一首小诗:“等你,在每一个清晨、黄昏;想你,在每一个不经意的时刻;念你,在每分每秒对你的急切思念中过活;爱你,在我生命的每一刻期待你的归来!”隆美尔不能自已,不顾战争一触即发,他向上级提出了结婚的请求。1916年11月,在幸福的发源地——但泽,他们举行了温馨浪漫的结婚典礼。 
  背叛她,就等于背叛自己的生命 
  来不及度蜜月,隆美尔就被召回前线。不久,他前往罗马尼亚,走上俄德战场。在那里,他取得了一系列战役的胜利。1917年底,德皇威廉二世授予隆美尔代表德国军人最高荣誉的功勋奖章。他第一时间与露西分享了这一喜讯。除了骨子里的冒险精神,一想到露西,他就激情澎湃、斗志昂扬。 
  随着德军战败,第一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隆美尔和露西终于结束了长年的分居,已是上尉的隆美尔有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光。 
  1928年圣诞节前夕,结婚12年后,露西生下了儿子曼弗雷德。为了弥补长期分离的缺憾,隆美尔对露西的宠爱达到了极致。露西的女伴说,“看着隆美尔那样大惊小怪地围着她转,实在让人觉得有趣,他挂在嘴边的话总是‘最亲爱的露,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吧’。简直把她宠得像个泼妇。” 
  1933年,希特勒上任德国内阁总理,德国进入希特勒时代。三年后,被称赞为“出类拔萃的天生领袖”和“一流战术教官”的隆美尔成为希特勒警卫部队的指挥官。随着他的军事教科书《步兵进攻》的出版,隆美尔被全民追捧,仕途顺畅,很快就升为少将,他也因此成为希特勒身边的红人。 
  二战开始后,隆美尔与露西再次经历着生离死别。在前线,隆美尔经常对着露西的照片深情对白。他几乎每天都给她写信,有时甚至一天两封。无论多么忙碌疲惫,战斗多么危险激烈,他都始终热烈而专一。“昨天,意大利的贝哥罗将军送了我一件礼物,是一件极美丽的衣料,深黑的底子上有红色的刺绣,做了你的晚礼服一定十分漂亮……”“我时时怀着真诚的爱和感激之情想念着你,或许命运会施以仁慈,我们还能重逢相聚”……字里行间,深情与挚爱跃然纸上。 
  露西也一样,除了每天守在收音机前收听前线的消息,她用大部分时间给隆美尔写信,每一封信都写得非常细致,经常打字到深夜。她的回信给了隆美尔无尽的快乐。 
  从北非战场归来后,隆美尔功成名就,“沙漠之狐”威名远扬,同时也成为最年轻的陆军元帅。丘吉尔曾这样评价他:“尽管我们在战争浩劫中相互厮杀,请准许我说,他是一位伟大的将军。”女孩子们崇拜他,纷纷给他写信。有一次,一群姑娘把他围在屋子里送照片,要签名,他突然推开她们冲了出去,“这些姑娘实在太迷人了,我几乎难以自制。” 
  他对她的爱热烈而持久,对别的女人,他从未动过心。“露西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背叛她,就等于背叛自己的生命。”正如在他身边工作过的赫尔穆斯·兰格所说:“元帅对妻子的爱如同爱一个情人,永不衰竭,令很多将军的妻子十分羡慕。”整个北非战争中,他写给她的信多达上千封,还不包括掉进地中海的那些。 
  最后一刻,他都在践行最初的誓言 
  露西在隆美尔心里的地位至高无上,他对她言听计从,哪怕明知是个错误。有段时间,参谋长高斯和夫人住在隆美尔家,因为一些琐事,露西经常和高斯夫人大吵大闹。她不依不饶地让隆美尔赶走了高斯夫妇,还要求撤掉高斯的参谋长职务。隆美尔一一照做,尽管他不止一次在给露西的信中谈到和高斯相处非常愉快。他还在露西怂恿下任用了老乡斯派达尔。这为隆美尔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隆美尔时刻把露西挂在心上,即使在1944年战事最紧张的时刻。作为西线B集团军司令,他也没有忘记她的50岁生日。露西生日前两天,隆美尔带着一双特意从巴黎买来的鞋子,从诺曼底前线驱车赶回德国老家。6月6日,位于赫林根的别墅里铺满了鲜花瓣,餐桌上摆着各种礼物,隆美尔很早就起床了,要第一个祝福露西生日快乐。然而,10点钟时,电话响了:“敌人的反攻已经开始了,盟军已于凌晨开始在诺曼底登陆!”隆美尔急忙赶回前线指挥部,可为时已晚,战机已经错过。希特勒试图在盟军上岸前把他们逼进大海的梦想彻底破灭了,隆美尔失去了最高元首的信任。 
  整个7月,形势不断恶化,隆美尔在一次视察装甲军后返回指挥部时不幸遭到飞机的袭击,他被抛出汽车,X光结果显示:头部有四块碎骨。一周后,神智刚刚恢复,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急切地请护士小姐代笔给露西写信,此刻,他最牵挂的,还是她。 
  就在隆美尔躺在病床上的同时,发生了第三帝国历史上著名的“七二○事件”,而密谋刺杀希特勒集团的核心人物,正是隆美尔的参谋长斯派达尔。被捕后的斯派达尔供出了隆美尔的名字,虽然,他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隆美尔被定为叛国罪。考虑到他的威望,希特勒给他两个选择:一是接受法庭审判,累及家人;二是服毒自杀,他的妻子享受元帅遗孀待遇。隆美尔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1944年10月14日,隆美尔最后拥抱了露西和儿子,表情平静地钻进了来接他的车子。汽车驶出500米后,他喝下了手中的氢化钾。10分钟后,露西接到了丈夫死于中风的噩耗。她没有哭,最大的哀伤,从来就不是流泪。 
  “我要用生命去爱你”,直到最后一刻,隆美尔都在践行这最初的誓言。只是不知,弥留之际,他有没有想过,假如他没有听露西的话任用斯派达尔,结局也许会改写。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