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不舍那股缓缓流淌的河水

时间:2016-06-2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二十多年前,因为追求一个童话里的爱情,我冲破重重阻碍,嫁到了湖南安化。 
  那时,于师范毕业的每个同学来说,都祈祷不要被分到穷乡僻壤。而我,因为与冬相恋,就没有这种强烈愿望。冬是安化人,在当地派出所当民警。 
  我从小就崇拜警察,认为他们诚实可靠,会对妻子一生一世地好。因此,与冬相恋后,我就憧憬着跟了他,会多么惬意。知道教育局的分配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我悄悄瞒着家人,从教育局拿走了调令。 
  安化是人人皆知的穷地方,家人自然持反对意见。有段时日,因为我,身体一向不好的妈妈总犯病,还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而我不为所动。亲戚见了,也纷纷来劝。 
  我生气了,对他们说:“我的眼前,是一幅美好蓝图,何来后悔。”便这么毫无留恋地离开了。当然,好多次,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有些许担忧泛上来,可总很快被自己压下去。 
  没多久,我和冬结了婚,生下儿子。事情已成定局,爸妈只好妥协,第一次看我的时候,把我钟爱的衣服书籍统统用皮箱装好送了来。 
  我被分在一所小山村的学校。我特别喜欢门口两座相依相偎、古色古香的小桥,尤其是桥下缓缓流淌的河水,让我感觉十分温馨。学校是由“义教工程”捐资修建的,我去的那年刚刚落成,校舍前面的操场还是一块泥坪,下点雨就粘粘滑滑,不好通行。在无月的夜晚,常要倚仗一支蜡烛,穿过寂黑的操场。 
  我住的是教室边的教师办公室,外加一个小厨房、一处小阳台。有时整栋房子里就我一个成年人。家里偶尔来了访客,生不了火的阳台上,我就临时用两块砖头垒起一个灶,给客人做饭。 
  我年年穿的都是在益阳买的衣服。冬因为做刑警,常不见人影,我既要上班,又要带孩子。每每娘家人来探望,见了这些情景,总是背着我流泪。我安慰说,没事,会好起来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同学们一个个活得光鲜耀眼,再回头看看自己,多么清苦。我还是怀着信心,给自己打气。是的,不放弃总会看到曙光。虽然我工资不高,冬为人正派,不贪不腐,但通过精打细算和娘家人的帮助,我们终于在结婚第八个年头有了自己的房子。 
  房子是我选的,周围环境幽静。我钟情的就是房前有一条河,每当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心情就会非常舒畅。我想,这平静的生活何尝不甜美呢。 
  然而,平静会毫无预兆、不声不响地被打破。 
  孩子进入初三的那年,家里躁动起来。冬被诊断患了慢性肾衰。在医院治疗整整八个月,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冬的心态日渐颓废,常因一点小事无理取闹,乱发脾气。 
  他是病人,我不计较,何况内心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是我的选择。苦于凑医药费,最初一段日子,我常常急得从学校一路走一路哭回家,哭上几公里,然后在冬的面前强颜欢笑,不给冬一丁点压力。 
  可是,冬却给了自己压力。一日,他联系到了省城某医院肾病科的专家,对方告诉他如果治疗不当,稍不留神,三到五年就会转成尿毒症。他心情更沉重了,开始病急乱投医,听说哪个医生治好过肾病,就背着我连忙去抓药。 
  他先是在一个乡下医生那里服了二十多天药,但没有任何效果。听说外县一个医生有独特疗法,他又托人跑到外县抓了一千多元钱的药。我看到其中一味药有小毒,但不敢跟他说不能服,只好打电话给婆婆,让婆婆去阻止他。否则我直接出面,他会认为我不在意他的命,不给他治病。 
  几经折腾,他的同事介绍他到北京治疗,一个月住一次院,一年近十次,一次医疗费要二万多元,还不包括来回飞机费、平时的药费。那段时间,我的压力好大。 
  更糟的是,他的家人经常在他面前唉声叹气,表达关心和焦虑,给他徒增烦恼。我看着心里着急,但不敢表达出来。我只能从网上寻找各种关于这个病能治好的信息,给他看,说他的病不重,治得好,是心理做怪。没想到我的做法,在他和他家人眼里,成了不关心他、无视他病情的罪证。以致后来,他心情一不好,就埋怨我不在意他,并和我吵架,还闹着要离婚。 
  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出了问题,口眼抽动,经常失眠,到县城医院检查不出毛病,测血压、做核磁共振都没问题。猜想是自己压力太大吧,我终于忍不住,哭着打电话给冬的家人,告诉他们,经常在冬面前说他面色不好,为他的病唉声叹气,只会让他死得快。 
  他们接受了我的建议,面对冬时都换成了乐观的笑容。于是,在冬得病第三年,一年只需去北京住院四次,第四年改为了一年两次。 
  情况刚好转,却摊上我们的房子要拆迁。说实话,平时,我和冬的交流方式就存在问题,他是三句话不到,就要动手的。我总说服自己,一切是我的选择。 
  这次也一样,整个拆迁过程中,他为了服从组织,对我除了逼、压,从没好好谈过。他声称一个月之内搬走。可我想,我合法的房子,哪有喊一声走就得走的道理?我不同意。 
  之后,拆迁组说按其他地方的做法,给我买套房,我不想做得过分,只好答应。没想第二天,对方又变卦了,只找冬做工作,不找我。 
  冬天天吵闹,“我要养病,组织上要怎么做,我们就服从吧。”然后他搬出亲戚朋友三姑六婆劝我,给我加压,好似我眼中只有房子,没有他这个人。 
  我很委屈,于是,我们于2013年11月协议离了婚,房子归我。 
  这套房子,冬曾几次提出要卖掉,称迟早会拆迁,我都没同意。我说,我就以个人的名义留下它,因为娘家人曾给了我一笔钱买这房子。 
  房子我坚持留下来,是因为位置好,更因为作为外乡人,眼前流动的河水能安慰我孤独的心,洗涤我的悲伤,缓解我的压力,让我一次次获得平静。 
  事已至此,我知道,房子终究会被拆迁,但我对婚姻也会有新的认识,只求两个人能永远一条心,好好地珍惜。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