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亲生父母换临时妈妈

时间:2016-06-2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15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民政部四部门联合制定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颁发实施。 
  一个多月后,在江苏省徐州市,全国首例撤销亲生父母监护权案开庭审理,给未成年人的未来装上了一道扎实的“安全门”。 
  路边窜出10岁女孩,意外得知惨剧 
  2014年6月的一天,家住徐州市铜山区的李霞,骑着电瓶车带女儿去隔壁村走亲戚。半路,突然从路边矮草丛里窜出一个女孩,十岁左右的模样,头发枯黄凌乱,穿着一件大人改小的外套。 
  李霞以为撞到了她,忙停车查看伤势。哪知,女孩一把揪住李霞,哭着说:“阿姨,我饿,想吃东西。”李霞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住家,也没见着大人,就问她从哪里来。女孩不回答,只是哭嚷着饿。 
  李霞心疼地把孩子抱上车,掉头往家骑去。到家后,李霞给女孩洗手洗脸,问她名字。问了半天,女孩怯怯地说:“我叫晶晶。”此外不愿多说。李霞给晶晶做了份蛋炒饭和一个青菜蛋汤。 
  饭后,李霞把晶晶拉到身边帮她梳头。或许感觉到善意,晶晶开口说:“我没有妈妈,爸爸脾气不好,总打我。头上的包就是爸爸打的。我要回去会被打死。”李霞看了一下伤疤,皱起眉头,“你爸心太狠了,打孩子怎没个轻重呢。不过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恨你爸,没有爸妈不爱孩子的。告诉阿姨,你家住哪里?” 
  “我不回去,爸爸会打我,还会让我把衣服脱光了躺在床上,我怕!”李霞不敢相信,以为晶晶精神有问题或撒了谎。拿这执拗的孩子没办法,李霞猜测孩子和家人闹了别扭,气消了就好了,思来想去,她把晶晶送到两人相撞的地方。李霞好言安抚了几句就走了,以为晶晶会乖乖回家。 
  谁知,第二天午饭过后,晶晶出现在李霞家门口。几十里路,她怎么走过来的?李霞正要问,晶晶急忙解释,“阿姨,我昨天在草垛里睡了一晚,实在没地去才来找你。求求你,收留我,我没撒谎。”李霞搂过晶晶,心里酸极了。晶晶紧张地问:“阿姨,我能跟着你吗?” 
  李霞沉默着,丈夫在外地打工,家里只剩她和女儿。可再把晶晶送回去,她又不忍心。李霞也不敢报警,她想,假如晶晶抗拒回家,就算送回去还会跑出来,不如收留她几天,等她情绪稳定了再送她回家。 
  晚上睡觉时,李霞帮晶晶脱换衣服,发现晶晶后背、腿上有好几块铜钱大小、不同程度的淤青,左侧大腿根甚至有血痂,下身也有伤痕。李霞惊呆了,“这是谁弄的?”晶晶大哭,使劲摇头。安静下来后,晶晶才说了遭遇,除了被爸爸虐打性侵,她还被一个60余岁的邻居性侵。邻居威胁她,如果说出去就杀了她。求生本能让晶晶多次离家出走,但总很快就被父亲找到,带回家又是一阵毒打。 
  李霞伤心、愤怒,她抱着晶晶,一直轻声安慰。晶晶睡着了,李霞却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李霞报了警。 
  2014年6月18日,铜山公安分局迅速立案调查。随着案情浮出水面,李霞也了解到晶晶更多的故事。 
  生父入狱生母再婚,哪里才是家 
  晶晶2004年10月出生,爸爸邵斌是徐州本地人,妈妈王丽丽是河南焦作人,自幼双下肢瘫痪且智力存在缺陷,需要他人照顾。 
  晶晶不到2岁时,邵斌和王丽丽离婚。邵斌带着晶晶回到老家生活。王丽丽则重组家庭,生育了孩子。 
  起先,晶晶由爷爷奶奶照顾。两位老人相继去世后,邵斌只能一个人照顾晶晶,脾气暴躁的他经常毒打晶晶。2013年间,他还多次强奸、猥亵晶晶,并将孩子打得伤痕累累,头部、脸部、四肢多处留下疤痕。饥肠辘辘的晶晶经常带着一身伤,跑到村民家求助。这一年多来,晶晶一直过着非人的生活,可她不敢跟任何人说,直到遇到李霞,才感受到一丝温暖。 
  2014年10月,铜山区人民法院以邵斌犯强奸罪、猥亵儿童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虽摆脱了禽兽父亲,晶晶却无法独自生活。铜山区人民检察院联系了王丽丽,但王丽丽表示没能力抚养晶晶。晶晶的外婆外公表示年老体弱,无法照顾晶晶成长。晶晶在铜山也无其他亲属。 
  谁能给晶晶一个家?这是让大家头疼的问题。可要给晶晶一个家,还要先撤销父母对她的监护权。 
  其实监护权撤销制度自《民法通则》1987年1月1日实施即已确立,并在2006年12月29日写入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但在传统国民观念上,孩子的事都属于“家事”,非“国事”。作为未成年人保护的重要司法制度,撤销转移监护权的法律成为“僵尸条文”,从没实行过,更没先例可循。办案人员陷入两难境地。 
  好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于2015年1月1日起实施。其中规定,被申请人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将未成年人置于无人监管和照看的状态,导致未成年人面临死亡或者严重伤害危险,经教育不改的;拒不履行监护职责长达六个月以上,导致未成年人流离失所或者生活无着的等七种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 
  有权提起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单位和个人,包括:未成年人的其他监护人、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未成年人住所地的村(居)民委员会、民政部门及其设立的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妇联、关工委等。 
  铜山区人民检察院看到这一明文规定,立刻书面建议铜山区民政局向铜山区人民法院申请,撤销晶晶父母监护人的资格。 
  撤销监护权,临时妈妈还你一个家 
  2015年1月7日,铜山区民政局提起撤销晶晶父母监护人资格的申请,并要求法院依法指定监护人。 
  半年来,一直照顾晶晶的李霞,早跟晶晶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晶晶已开始称呼李霞夫妇为“爸爸妈妈”。李霞很想取得晶晶的监护权。 
  同时,铜山区民政局表示,愿成为晶晶的监护人。民政部门将协调各个部门,整合资源,帮助晶晶过更好的生活。 
  这听起来很好,但民政局是一个机构,不可能像真人一样去照顾晶晶的吃喝拉撒。机构的常规做法,还是会把孩子送到福利机构、关怀救助中心,那些缺乏家庭温暖的地方,势必影响孩子刚通过临时妈妈建立的对家庭、社会的信任,可能造成二次创伤。 
  到一个陌生的福利院,胆小的晶晶该怎么生活下去呢?每每想到这里,李霞就忍不住流泪。 
  2015年2月4日,此案公开开庭审理。法庭发出20余份调查问卷,大部分人都同意由民政部门取得监护权,也有人提出“共同抚养”。 
  合议庭审查后认为,李霞的精神值得赞赏。但考虑到李霞还有女儿需抚养,家庭经济负担较重,且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不仅是吃饱穿暖、生活照料,还涉及安全、教育、成长、发展诸多因素。法庭认为,铜山区民政局是最佳人选。 
  鉴于晶晶在李霞家生活已经安定,目前采取在李霞家寄养、助养的方式,并视情况给李霞一定的补助,会与李霞签订“寄养协议”。同时协调有关部门尽快为晶晶办理户口迁移、入学等事宜。并将选派工作人员,定期看望晶晶,疏导各类问题。 
  李霞抱着晶晶激动地哭了起来。还好,没失去这个女儿。 
  晶晶案子的宣判,激活了沉睡了20余年的法律制度,给那些有类似遭遇的孩子带来了曙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