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贩卖乌托邦时光

时间:2016-06-30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城市被喧嚣淹没,人们渴望逃离,然而逃离繁华总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于是有人打造出一个平行于现实生活的乌托邦世界。而这个在滚滚红尘里缔造隐居世界的人,名叫黄严。 
  好日子不需定义 
  捧一本林语堂的书,坐在杨梅岭上俯瞰薄霭中的群山和山间起落间杂的人间烟火,细细品啜书上的句子:“看到秋天的云彩,原来生命别太拥挤,得空点。”这是大学时代的黄严对美的最初定义。 
  对于经受改革开放大潮洗礼的一代人来说,好日子一定与财富的积累有关。黄严也不例外,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树立了赚钱过好日子的信念。因此,她进取的姿态总显得过于急切:大学毕业后的首次求职受挫,她忍不住跺着脚大哭了一场;即便后来有了稳定的工作,她还兴致勃勃地“倒腾”着房产和商铺。 
  十几年的时间,黄严的身价一路暴涨,身份也从资深财经记者变成了上市公司高管。但她对“好日子”的定义却越来越模糊。刚做记者时,她偶然得到了采访当地企业家的机会,当时“雀跃得几乎要跳起来”,因为在她的概念里,这些人过的都是当之无愧的好日子,近距离接触他们,“提炼”他们的优点,才能更快地靠近幸福。 
  然而随着采访案例的增多,年轻的黄严变得越来越迷茫,那些看上去很有钱、很成功的企业家们却并不开心,甚至还有诸多焦虑。更让黄严烦恼的是:有时她还会被这种烦恼所感染。 
  后来从事管理工作,黄严很快学会了如何操盘一家大企业,但对当好人生的操盘手毫无头绪。一个春光明媚的三月,妆容一丝不苟的她穿着昂贵的套装,踩着高跟鞋去西湖边的咖啡厅谈生意,忽然被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脸上的笑容深深打动了。她发自内心地渴望那身心合一的愉悦感,做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辞职回家生孩子。 
  在备孕、待产的日子里,黄严努力沉下心来安享时光,但很难融入家庭主妇的状态,她依然隐隐渴望着前行。一次同学聚会上,一位学长提出了“隐居”这个词,瞬间触动了在座每个人的心。黄严在这种人文的认同感中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她开始渴望那么一个地方,能将这群有情怀的人聚在一起,早看烟满城,晚看云出岫,静思品茗,添香夜读。然而彼时国内是不存在这样一个地方的,她决定动手去编织这样一个梦境。 
  务实是织梦者最有力的表达方式 
  虽然在上市公司学会了如何管人和花钱,但黄严对酒店行业一窍不通,而追随她织梦的又是一群充满情怀但缺乏经验的姑娘。这样一群人来打造一个梦幻的隐居空间,听上去大胆而易碎。所幸现实迫使所有人选择务实的姿态:毕竟所有投资都来自于股东们的个人筹资。拿钱玩理想,不务实也说不通。环境要充满美感,服务要到位,资源要精准,不能拿钱砸,只好想办法创新和突破。 
  初建“隐居”品牌时,黄严找不到任何资源,只好租了民房来造酒店,她每天拖着笨重的孕体去工地上转悠,美滋滋地拍着肚子规划未来,享受着来自身与心的双重孕育。 
  女儿出生后,第一家以“隐居”为主题的酒店也开业了。黄严一边给孩子哺乳一边兴致勃勃地筹备媒体发布会。发布会在上海举行,会场只能容纳二百人,不想当日挤进了三百多人。主办方准备的午餐不够吃,不少人饿着肚子听黄严站在台上描绘理想,讲到激动处,她脱下高跟鞋,光着脚发表宣言:“我和我的伙伴们,用无比繁复的后台琐务打造一个‘隐居世界’,不是为了让世界知道我们是谁,而是为了让那一大群内心有灵魂的人知道自己是谁。” 
  新事物被接纳并不顺利,从隐居创立之初,就一直有人质疑黄严的织梦动机。有人搬出古人的话反击她,说“或有修行德义,隐藏深山,而君不照知也”,这才算是真正的隐居。真隐士当与世隔绝,清静无为,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像黄严这样,在红尘里搭建一个宁静世界,不过是伪隐居而已。 
  黄严理直气壮地反驳:“我们就是在很坚决地做伪隐居啊!伪隐居就是可以吃得好、睡得好、看好风景、交好朋友、与自己对话、与家人共享天伦。我们服务的客群就是这样的人群,他们积极入世,但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堆理想要实现。所以,我们要为他们打造一个平行或独立于现实世界之外的宁静时空,让他们片刻休憩,然后重新扬帆起航!” 
  因为懂得自己要吸引的是什么人,黄严一直坚守着内心的某些原则,宁可房间闲置也不降价。千元以上的房价对许多人来讲很难接受,因此开业的前三个月,满房率都是个位数。数月后,账上的钱已经屈指可数。2012年的除夕夜,杭州大雪纷飞,空荡荡的酒店只住着黄严一家,她的心也冰冷,但依然相信自己的初衷:价格门槛与文化元素是隐含在隐居品牌中的密码,对得上这两道密码的人,才是隐居未来真正要服务的人群。 
  最好的隐居之所在心里 
  隐居让黄严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她要复制它,她享受这个过程,即便这过程中也有痛苦。每当陷入某些思维的怪圈,她都试图回归生命的本源,思考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每当此时,“愉悦”一词就会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因此她由衷地希望创造一个特别的体系,在这个体系里:各环节参与者都很愉悦——客人们很愉悦,创业伙伴很愉悦,管理团队很愉悦,商务合作伙伴很愉悦,所有帮助过自己的人很愉悦。当然,织梦者本人及其家人更要愉悦。为了缔造这种愉悦,她抱着三个月的宝宝飞往各地考察。而那时,黄严的伙伴们已经要靠抵押房产来融资了。 
  去三亚考察时,黄严的邻座也是一位带孩子的妈妈,出于母亲身份带来的认同感,两人很快聊了起来。黄严聊了自己的隐居观,还谈起了酒店门前冷落的现状。对方礼貌地倾听,不时表示赞同。下机后,黄严以为从此不会再相见,没想到几天后她接到了那位林姓女子的电话,对方竟然有意赴杭州考察。 
  考察后,林氏家族表达了投资意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厚礼,黄严有些不敢相信,更不知如何谈判。但林氏家族极具诚意,一度将投资追加到了9000万元。午夜回房,黄严忽然接到了林女士发来的短信:“我们后悔了。”那一刻,黄严失望到几乎跌倒。对方再次发来了信息,解释道:“我们后悔投资少了,你和姑娘们都不容易,我们决定将投资增加到一个亿。”黄严怔怔地看着那条短信,长长地叹息:隐居终于吸引到了气场相投的人。 
  隐居慢慢熬过了冰封期,开始迎来春暖花开的好时节:不但逐渐拥有了隐居西湖、隐居海上、隐居逸扬、隐居繁华、隐居洱海、隐居桃源、隐居丽水七处分店,而且客流如云,好项目接踵而至。而黄严,则一直以自己的姿态隐居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她不化妆,也不穿高跟鞋,喜爱阅读和音乐,拒绝一切靠喝酒才能谈成的生意,每周至少拿出四个晚上陪女儿们吃饭。对,是女儿们,就在“隐居”成长的过程里,她又生下了二女儿。现在对她来讲,最重要的身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在黄严织造的梦境里,有红桃绿柳、笔墨纸砚、雕梁画栋,还有仙风道骨的管家,入住者在这里享受着乌托邦时光。而黄严,亦是通过织造这个梦境,遁入了生命里最好的时光。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