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无悔,因为我选择

时间:2016-07-01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乘着爱与责任的翅膀去追梦 
  世界是美好的,但它并不完美,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生活着这样一群不幸的孩子。 
  有人说他们是上帝最钟爱的苹果,因为特别香甜所以被上帝咬了一口,于是当他们来到人间,便带着一些小小的不完美。有人说,他们是一群折翼的天使,用自身的苦难承担了人类进化过程中的残障机率。而在教育界,我们称这群特殊孩子为智力障碍儿童。在苏州市金阊培智学校里,就有着这样一群特殊的孩子,而我就是这群特殊孩子的老师。 
  几乎每一个了解我经历的朋友,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放弃原来很好的工作,选择又苦又累的特殊教育?”是的,当初从幼儿教育毅然转行到特殊教育,没有惊天动地的豪情,也没有特别崇高的理想,有的只是与特殊孩子的这份缘,而这份缘也坚定着我无悔的选择…… 
  那还得从十二年前谈起。当时的我还是一名幼儿教师,在一次党员献爱心的活动中,来到了苏州市金阊培智学校,义务教导那些智障学生做手工。一堂爱心课,激荡出我心中深深的悲悯,更改变了我的教育梦想。孩子们无邪的眼神和蹒跚的身影始终在我脑海挥之不去,从那一天起,我内心就涌动着一种强烈的渴望,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残障儿童。 
  2002年暑假,恰逢苏州区域调整,当时已是区幼教骨干、幼儿园副园长的我,事业面临选择:一边是顺风顺水的幼教事业,另一边是需要从零开始的特教工作。我选择了后者,放弃 
  来的专业与发展,请调到苏州市金阊培智学校任教。 
  那年9月1日,我告诉全校孩子们:“我是你们的新老师,但我更会努力地成为你们的朋友、你们的妈妈!”开学的就职宣言诠释了我对爱与责任的理解,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始终将这句承诺刻在心里。 
  小露露是一个在校住宿的孩子,因为长期远离父母,性格变得叛逆又孤僻。每逢周末,她总是眼巴巴地看着同学们被父母接回家……望着孩子失落的表情,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想念远在安徽的父母。面对孩子的渴望,我把她接回了自己家中,充当起了她的“临时”妈妈。我和她同吃一桌饭,同睡一张床,让她充分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渐渐地,露露的笑容和快乐也越来越多。那年除夕,正当我们全家吃着团圆饭时,意外地收到了露露妈妈从老家发来的短信,“刘老师,感谢你对露露那不是母亲却胜似母亲的爱,它不仅温暖了我孩子的心,更温暖了我们全家人的心。祝愿你,好人一生平安!” 正是因为付出了真挚的爱,也让我收获了学生的爱,一声“老师妈妈”的称呼就是学生送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 
  用大爱创造奇迹 
   
  时间飞快,一晃从事特殊教育已经十余年。当好一天的特教老师不难,可要当好每一天,甚至是一辈子的特教老师并不容易。因为我们每天做着毫不起眼、最为琐碎的事情;我们需要不厌其烦地重复指导,甚至还会遭到情绪失控孩子的拳脚相向;常常需要抵抗住见不到教育成就所带来的负面情绪。面对这种种困惑,我也曾经烦躁、彷徨,但当孩子对我甜甜一笑,当他们与我热切拥抱时,我知道自己不能退缩,更不能放弃,因为我是老师,是给予他们希望的人。 
  2006年,我走上了校领导岗位。“如何根据学生及家长的需要做好教育服务工作?”是这几年我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 
  当时,我们学校和其他培智学校一样,实行九年义务教育。2006年9月,一位母亲抱着她身患脑瘫、不足5岁的孩子找到学校。“我的孩子很想上幼儿园,可是别的地方都不收,听说你们学校的老师特别有爱心,能收下我的孩子吗?”看着母亲和孩子渴求的眼神,我的心很难受,可那时的特殊教育还没有向学前儿童开放,学校场地很小、很拥挤,根本没有条件办学前康复班,当时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力…… 
  机会终于来了。2008年,学校进行改扩建,有了教学场地,我立即申请建设学前教育康复班。那年暑假,我全身心地扑在了这件工作上。由于这项工作是首创,没有经验可以借鉴,什么事都要靠自己去思考,去摸索,去奔波。整整一个夏天,我变得又黑又瘦,内心却无比快乐。 
  那一年,首家智障儿童学前班终于在我校开班了,也迎来了六名3至6岁的智障宝宝。这也是全市第一个智障儿童学前班。当时,一位年轻母亲把她孩子送到我手中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她说:“老师,谢谢你们,今天我的孩子终于能像健全孩子一样上幼儿园了,你们帮我和孩子圆了一个美好的梦啊!”那一刻的我,深切地体会到身上的那份责任与压力。 
  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的,当你人生的天平向事业倾斜时,家庭那端的砝码势必会变轻。对于儿子的成长,我总是怀着深深的愧疚。记得几年前,一次丈夫出差,接儿子放学的任务就临时交给了我。可那天由于学校接到迎检任务,专注于工作的我忘记了时间,等到想起儿子时,天已经快黑了。当心急如焚的我匆匆赶到他的学校时,瘦小单薄的儿子已经在校门口站了足足三个小时。望着儿子脸上未干的泪痕和冻得发白的小脸,当时的我真恨我自己。“妈妈,为什么你对学校的孩子那么好,可陪我的时间却那么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儿子的话让我无言以对,我真的不是一位称职的母亲。很多人都说我傻,也有人劝过我:“学校已经办得不错,在省市,甚至全国都很有名气,你只要守好现在的成就就够了。”但是, 
  只要一想到学生和家长,我知道,我没有理由不把这份职业当成事业来做,更没有理由不把学校办好,把学生教好。 
  用执著成就事业 
   
  有一种感觉,叫痛彻心扉。在我的特教生涯中,就体会过这种感觉。多年前的一天,下班回家的我路过一条巷口,遇到已毕业的学生俊俊。这个高大的小伙子,在马路边抱着路灯杆子茫然地看过往的车辆,嘴里还不停地嘟囔。当我叫他时,他已经完全不认识我了。看到学生流落街头,我心痛不已。这些孩子究竟有没有未来?如果不能够让他们有尊严地生活,那么我们特殊教育的意义又在哪里?那一刻起,“让心智有残缺的孩子更有尊严地生活”便成了我另一个工作目标。 
  2009年,我在校园里建设了一个约140平方米的智障少年职业教育基地,让原本面临毕业的学生能够在学校里继续学习简单、实用的职业技能。从场地规划、课程设计到学生的应聘面试,每一项工作我都带领着同事们一同研究、商议。为了让更多用人单位接纳学生就业,我和同事不厌其烦地多方奔走。 
  终于,汗水换来了喜悦,努力换来了成就,五年中我校有近二十名学生成功走上了就业岗位。星级酒店、知名小区、外资企业中都能见到我校学生身影,智障孩子实现自尊、自强和自立已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多年的探索,使得我校两头延伸工作得以较好落实,并在全省率先实现了长达十五年的特殊教育服务体系。 
   有人曾经说过,人的平庸,很多时候不是因为自身的能力不够,而是因为安于现状,在平淡机械中埋没了自己。或许,我对工作的执著被很多人所不理解,但当看到学校的发展与进步,看到学生的成长与成功,看到家长的感动与喜悦,我觉得自己的努力是那么的值得。即便是再让我选择一次,再让我苦一次,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特教事业,毫无怨言地坚持下去。 
  特教工作是艰辛而又清贫的,但也是最美、最动人的职业。我的学校中还有二十八位和我一样,在特殊教育岗位上耕耘着的老师们,我们或许没有惊人的事迹,更没有辉煌的成就,但都拥有着同一个信念,那就是:我无悔,因为我选择。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