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红颜祸水

瞒粮食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清朝乾隆年间,泾县杨柳村里有个富户叫程天福,他拥有良田千亩,村里的其他人家几乎全是他家的佃户。虽然他富甲一方,但待人却十分抠门,而且性情骄横,目中无人。
  
  这年夏天,杨柳村一带遭了一场大旱,旱情持续到深秋,竟然滴雨未下,本该秋季收获的庄稼颗粒无收。这天,程天福去县城里喝酒,一伙土匪忽然冲入他家的宅院,把他一家人全都赶到一间屋子里绑了起来,然后在他的家中四下里搜寻起来。
  
  半个时辰后,程家的金银细软都被搜了出来。土匪们还把搜寻出来的粮食全部装入麻袋,搬上了马车。然后,土匪们赶着马车,大摇大摆地出村而去。
  
  程天福的老婆邓桂花挣脱了捆绑她的绳索,跑出家门,在村子里大喊起来:“村里的爷儿们,我程家今天遭了大难,恳请大伙儿帮上一把,跟我一道去追土匪,把被土匪们抢走的东西都夺回来吧……”
  
  邓桂花大声喊了一阵,却得不到一声回应。村里人这是咋啦?咋这么不愿意帮助别人?邓桂花正在疑惑,一位老汉手里紧握着一把铁叉,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邓桂花抬头一看,原来那老汉是她家的邻居陶老拴。
  
  陶老拴与程天福的父亲,从小一起在同一个村子里长大,一直相处得很好,后来,程天福的父亲去世,程天福当了家,陶老拴这才与程家疏远了起来。刚才,他听见了邓桂花的呼喊,到底于心不忍,于是抓起一把铁叉,赶了过来。
  
  转眼间,陶老拴来到了程家的宅院前,他见邓桂花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便也帮着邓桂花喊了起来。不过,他只喊了3声,便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住了喊叫。
  
  邓桂花仍然一声接一声地喊着,陶老拴实在忍不住了,便劝说道:“桂花,你别喊了,我明白了,你即使把嗓子给喊破了,村里人也不会帮助你们程家!”邓桂花诧异地问:“为啥?”陶老拴叹息了一声:“唉,你难道忘了,程天福一向是怎么对待大家伙的?”邓桂花一愣,终于醒悟过来:正是因为程天福一向在村里作威作福,所以当今天程家遭受大难,除了陶老拴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帮程家一把……其实,土匪不过30多人,而杨柳村里有100多户人家,如果大伙儿都愿意出手相帮,从土匪们手里夺下被抢走的东西根本不在话下……唉,这都要怪程天福啊……不行,不能让程天福再这样下去了,我得想个办法,让他转变过来,否则长此以往,总会有一天,程家在这世上无法立足……
  
  愣了片刻,邓桂花忽然风一般冲进了自家的宅院里。只见她找来一把铁镐,来到后院里一个偏僻的杂物间旁边,高高地举起铁镐,一下接一下地砸向杂物间的墙壁。工夫不大,杂物间“轰”的一声倒塌了。
  
  再说程天福,他在县城里吃饱喝足,回到杨柳村时,天色已经近晚。他一见自己的家中被翻箱倒柜,一片狼藉,便知道他家已经被土匪洗劫一空了。愣怔了一会儿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飞快地向后院跑去,邓桂花紧紧地跟了过去。
  
  来到那个杂物间前,见那里已经墙倒屋塌,程天福顿时急了:“桂花,这是咋了?”邓桂花回答:“土匪们把地窖里的粮食全都抢走了,并且把地窖给毁了!”程天福顿时痛哭流涕起来:“刚才,我还指望藏在地窖里的粮食能够让我们一家人填饱肚子、度过难关呢!可谁知,连藏在这里的粮食,也被土匪们抢走了!老天啊,你这不是要让我一家人都活活饿死吗……”
  
  原来,程天福为防止遇上荒年,曾特意雇了一帮外地的工匠,在自家的宅院里,悄悄地建了一个巨大的地窖,能藏下很多的粮食,而地窖的出口便在那个杂物间里。其实,土匪们并没有发现这个地窖,藏在里面的粮食一粒也没被抢走。刚才,邓桂花砸倒杂物间,造成地窖被毁的假象,其用意就是为了瞒下那些粮食。
  
  哭了好一会,程天福仍然痛哭不止。邓桂花劝他别哭了,他却说:“我哪能不哭?眼看着全家人都要饿死了!”邓桂花道:“当家的,虽然咱们家的钱财、粮食都被抢走了,但村里有100多户人家,他们都是好人,咱们可以向他们借些粮食,他们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咱们一家人活活饿死的!”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程天福将胸脯一挺:“对呀,我可以去借呀!不过,我可不向村里的那些穷光蛋借,太丢面子了!平日里,我交往了那么多的亲朋好友,我向他们借去!”邓桂花却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程天福连夜向亲友们借钱粮,可谁知,他平日里所交往的都是些势利之人,当他们得知程家已被土匪洗劫一空,唯恐避之不及,哪肯借出钱粮?无奈之下,程天福打算卖出自家的部分田地救急,但那些人竟然趁机将价钱压得极低,把程天福心疼得如同割肉剜心一般。思考再三后,他到底还是没舍得卖出一分田地,只得两手空空地往家里赶。
  
  赶回家中,天光已经大亮。邓桂花望了被气得半死的程天福一眼,说:“当家的,咱们全家人已经饿了一夜了,这粮食,咱们说啥也得借呀!”饥肠辘辘的程天福无可奈何道:“借吧,只有向穷光蛋们借了。”说着,程天福拿起一只袋子,垂头丧气地跟在邓桂花的身后,步履蹒跚地出了家门。
  
  因为村里人家那点可怜的家当,土匪们根本就瞧不上,所以侥幸没有遭到抢劫。不一会儿,邓天福夫妻二人红着脸,来到了一户人家的家中。
  
  那户人家户主名叫徐树来。徐树来见昔日不可一世的程天福,居然向他借粮,很是不可思议,嘲讽他说:“咦,这不是咱们的程大财主吗?程大财主,你不是一向连一句话都不屑于与大家伙说吗?今天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你竟然向穷光蛋借起粮食來了?”程天福被噎得直翻白眼:“行,徐树来,你的嘴巴别太损,你的粮食我不借了,我向别人借去!”说着,程天福一甩袖子,离开了徐家。
  
  程天福原以为,杨柳村里有100多户人家,因此他借些粮食,那还不是一桩易如反掌的事情?可谁知,他与邓桂花一圈转下来,竟然没能借到一粒粮食——不是大伙儿不愿意借,而是他每进一户人家家门,总能听到一阵嘲讽,气得他每次听到一半之时,都忍不住拂袖而去。如此一来,他哪里能借到粮食?
  
  这一圈转下来,日头就升上了中天。望着手中空空如也的袋子,程天福嘴一咧,又痛哭起来,痛哭自己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刚哭了几声,忽听路边有人喊:“程天福,来我家一趟吧,我借粮食给你!”程天福扭头一看,只见陶老拴站在自家的门前,正向他招着手呢!程天福警惕地问:“陶叔,你该不会也想数落我吧?”陶老拴叹了一口气,道:“我想说的话,大家伙都替我说了,我就不再重复了。你快来我家借粮吧,你们一家老小还等着米下锅呢!”
  
  程天福从陶老拴的手里借了一袋粮食,气喘吁吁地把它扛回了家中。吃了一顿饱饭之后,程天福往床上一躺,打算美美地睡个午觉,不料,邓桂花一把将他拽了起来,说:“睡啥懒觉,赶快跟我一道挖野菜去!”程天福没听懂:“为啥要挖野菜?”邓桂花道:“挖来野菜,掺到借来的粮食里,一起煮着吃!”程天福满不在乎:“咱们不吃野菜,借来的粮食吃完了,就再去借!”邓桂花没好气道:“今年夏季村里人家所收获的粮食,大多早已送到咱们家,交了地租,他们家中哪能剩下多少粮食?他们能有多少粮食可供咱们去借?如今,村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每天上山挖野菜充饥呢!不挖野菜,咱们一家人便只能等着被饿死了!”程天福想了想,这才不得不承认,邓桂花的话儿说得非常在理,于是只好跟在她的身后,一道上了山。
  
  来到山上,程天福不禁傻了眼,他哪里認得什么野菜?其实,邓桂花也不认识,好在村里人见他俩也上了山,便好心地教他俩认起了野菜。陶老栓则四处打起了招呼:“程天福、桂花没上过山,更没挖过野菜,大伙儿都要多多帮衬啊!”
  
  挖了半个月野菜,上回借的粮食也吃完了,邓桂花便又领着程天福去村里的人家借,竟顺利地借到了……就这样,邓、程二人天天上山挖野菜,与大伙儿同出同归,家里的粮食吃完了,便又去借……渐渐地,程天福竟然与大伙儿有说有笑起来,他还不止一次地对邓桂花说道:“村里人都是好人啊!如果不是他们经常借粮食给咱们家,并教会咱俩挖野菜,那咱们一大家子人肯定早已饿死了……”
  
  日子慢慢地熬着,等过了年,到了来年的春上,老天连续下了几场大雨,杨柳村一带的旱情一扫而光。可这时,村里的人家却更犯愁了:几乎每家每户的粮食都吃光了,而光靠吃野菜,那是无论如何也撑不下去的。再说,虽然旱情不再,但眼看播种的季节就要到了,而粮食都吃光了,连种子都没能留下,拿什么来播种呢?因此,村里的人家,都开始了外出逃荒的准备。
  
  这天,邓桂花与程天福一道出了家门,打算上山挖野菜,却意外地看见陶老拴挑着一担被褥、锅碗瓢盆,领着一家老小出门;徐树来也挑着一副担子,一家老小跟在他的身后,往村外走着。邓桂花大吃一惊,一问之下,她这才得知,陶、徐两家这是打算结伴外出乞讨呢!而村里的其他人家,近几日也都将背井离乡,去外地寻找活路!
  
  望了望陶、徐两家人那10多张脸上毫无例外的凄苦之色,邓桂花喃喃自语道:“到时候了,是时候了!”程天福一脸茫然:“桂花,你说啥?”邓桂花语声急切:“当家的,咱们家的地窖其实并没有被毁坏,粮食也没有被抢走,咱们家藏下的那200多担粮食,还存放在地窖里,一粒不少呢……”
  
  原来,被土匪抢劫的那天,邓桂花的心里头忽然冒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砸倒那个杂物间,瞒下地窖里的粮食,这样一来,程天福便不得不去向村里的人家借粮,不得不与村里人一道上山挖野菜,从而懂得村里乡亲们的不易,念乡亲们的好,消除与大家伙的隔阂,进而能够与大家平等相待。而眼下,村里人都要外出逃荒,那些粮食不能再被瞒下去了,必须拿出来救命、做种子……
  
  邓桂花的一番话,说得程天福惭愧地低下了头。邓桂花催促道:“当家的,你说咋办?”程天福抬起头,一脸认真道:“眼下到了要靠那些粮食救命的时候了,还能咋办?桂花,咱们这就去把村里人都召集起来,把那200多担粮食按人头分了吧……”
  
  村里的人家分到了粮食,都翻耕起了田地,播下了种子。而依靠剩下的粮食与野菜,大家硬是撑到了夏季庄稼的收获季节,竟然没有饿死一个人。
  
  当年,风调雨顺,杨柳村里的人家都收获了许多的粮食,程家的粮仓里,粮食更是堆得如同小山一般。当初抢劫了程家的那伙土匪,探听到程家已经恢复了元气的消息后,一天早上突然又来到了杨柳村抢劫程家。程家人拼死抵住了自家的大门,而就在30多名土匪撞开程家大门的那一瞬间,陶老拴、徐树来领着村里所有的壮汉及时赶来,他们挥舞着铁叉、铁铲、铁耙等各式农具,把土匪们打得如同落花狗一般。土匪们很快便一一就擒,被绑了起来。然后,程天福亲自赶到县城,将此事报给了官府。
  
  官府一审讯,土匪们不得不供出他们的老巢所在,很快,土匪的老巢被官府一举拿下,他们多年积攒的抢劫来的财物,也被官府运到了县城。经过一番核实、认领,程家去年被抢走的财物居然大部分物归原主。
  
  从此,程天福与村里人相处得更加和睦了,程家因此真正兴旺了起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