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一个善念,37万名女性

时间:2016-07-0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当她们被侵犯时,别人可以遗忘,我必须伸出手,告诉她,我在这里,我支持你,我记得你,我不会弃你而去。” 
  每一位女性体内都蕴藏着惊人的能量,张爱玲将这种能量称作“地母的根芽”,不过其作品中的人物虽然精神里都带有这种根芽,但仅仅局限于改变自己的人生。而有这样一位女性,她竭力将自身的能量演绎到极致,只为了惠及更多被世界遗忘的人,而这种种努力,都源自于与生俱来的慈悲心。 
  发现体内的能量宝藏 
  在萨达姆执政期间,伊拉克上流家庭中但凡稍有姿色的女子都会遭其染指。扎伊娜卜·塞尔比是贵族小姐,又生得姿容曼妙,自然成了萨达姆垂涎的对象。扎伊娜卜刚满17岁,便收到了萨达姆差人送来的珠宝和豪车。总统的慷慨馈赠令天真烂漫的扎伊娜卜无比惊喜,她欢欣地跳起了舞蹈,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母亲眉头紧皱。 
  扎伊娜卜的母亲是一位颇有见地的女性,受过良好的教育,不希望女儿成为权力的附属品或牺牲品,而是鼓励她拥有自己的人生。在扎伊娜卜很小的时候,她便告诉她:“女人的快乐建立在独立的基础上。” 
  当晚,母亲便与扎伊娜卜进行了长谈。母亲说:“对女孩来讲,结婚是唯一的归宿。那么,如果要选择结婚对象,你是愿意嫁给一个粗暴专制、但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同时比你大31岁的人,还是嫁给一种未知的可能性?”扎伊娜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于是,半年之后,她被秘密送到美国,嫁给了一位富有的商人。 
  直到走出伊拉克,扎伊娜卜才发现“结婚并不是年轻女孩的唯一选择,她们应当拥有更广阔的世界”,但她依然感恩母亲所做的一切。因为在思想保守、观念落后的伊拉克,母亲能够冒险走出这一步已经非常难得。 
   不过嫁人并没有给扎伊娜卜带来幸福,结婚仅仅三个月,她便尝尽了人世的凄苦。她的丈夫也来自中东地区,将妻子视为自己的个人财富,经常对其进行言语侮辱和肢体伤害,圈子里的许多太太都对这种状况习以为常,她们一面默默忍受着丈夫的虐待,一面享受他们提供的丰裕的物质资源。但扎伊娜卜对此感到愤怒,她决定逃离。 
   因为拥有美国国籍,让离婚变得相对容易,离婚之后,扎伊娜卜带着一只装满名牌服装的阿玛尼皮箱和400美元从芝加哥到了密苏里州。那是1991年,扎伊娜卜刚满18岁。 
  可是,此时海湾战争的忽然爆发切断了扎伊娜卜与祖国的所有联系。她联系不到任何一位亲人,父母也都生死未卜。为了生存下去,她应聘到一家贺卡公司做收银员,靠打工养活自己。这种前所未有的生存体验唤醒了她体内沉睡的能量,“当我站在收银台前接过顾客递来的整钞并为他们找零的时候,我感觉到体内涌动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我忽然意识到一个女人除了取悦男人还可以做更多的事,也许这就是我母亲一直强调的独立。”她在日记中兴奋地写道。 
  不要低估善的力量 
  做收银员的时候,扎伊娜卜租着一间狭窄的公寓,周围的邻居也都跟她收入差不多,大家节俭度日,见面点头微笑。当时扎伊娜卜依然穿着她从芝加哥带来的名牌衣服,身穿几千美元的大衣卖几美分的贺卡时常令她感到好笑。有一次,她在下班回家时遇见了一位女邻居,对方看上去神情焦灼,热情的扎伊娜卜停下来与对方攀谈。得知这位邻居是单亲妈妈,她的孩子需要做手术,却筹不到钱。与对方告别后,扎伊娜卜到银行取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但远远不够支付手术费。她捧着不多的积蓄回到破旧的公寓楼,一家家敲开左邻右舍的大门,一遍遍向他们陈述女邻居的困境。 
  在扎伊娜卜的请求下,大家纷纷掏出了零钞:3美元、5美元……她手上的钞票越来越多。扎伊娜卜将募集来的钱转交给了那位单亲妈妈,让患病的孩子如期进行了手术。这件事使扎伊娜卜意识到:即便是最不起眼的努力,也会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离开家乡多年,扎伊娜卜一直密切关注着跟家乡有关的新闻。故乡所承受的种种劫难时常令她揪心。她无法说服身在美国的自己像一根偶然从烈火中抽离的木柴一样独自庆幸,虽然她过得也并不好。五年时间里,扎伊娜卜除了当收银员,还去大卖场推销过廉价衣服,虽然赚不到多少钱,但她省吃俭用,希望存下一些钱捐给有需要的人。波黑战争爆发后,她在新闻中看到了妇孺无依、民不聊生的场景,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来改善这种境况。于是,她打电话到红十字会毛遂自荐,希望以义工身份奔赴波斯尼亚。得到的答复却是:当地局势太混乱,需要等待半年,等形势明朗后再说。 
  “什么?那么久?可是那儿每天都有杀戮……”扎伊娜卜没有死心,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帮助难民。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还生活在美国的底层,只是不断告诉自己:“每个人都有向善的本能,我所做的只是不去遏制这种本能而已。” 
  女性是希望的代名词 
  下定决心后,扎伊娜卜决定开始她的救援计划。这一次她依然从说服身边的人做起。当然,她认识的也多半是穷人,其中以女性居多。在发出号召之后,扎伊娜卜通过分析发现,女性的心往往更加柔软,也更愿意为困境中的人慷慨解囊,而因为遭遇战争,波黑地区男丁数量急剧下降,需要援助的对象也以妇孺居多。因此,扎伊娜卜将慈善计划取名为“妇女互助国际组织”。在她看来,女性意味着温暖与希望。经过努力,她筹集到了几百美元,单枪匹马地闯入了波黑地区,将钱送给了33位正在避难的女性。 
  这次小范围的援助活动并未引发太大的关注,就连扎伊娜卜的朋友也认为她冒着生命危险去送一小笔钱并无太大的意义,毕竟受助者只是少数,多数人依然身处水深火热的境地。但扎伊娜卜坚持:“一小笔钱也许就能改变一个家庭的悲惨命运。哪怕只有一位女性受惠,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回到美国后,扎伊娜卜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募资和联络,筹划着第二期救援活动。她给人们看自己在波斯尼亚拍到的照片,争取美国政府方面的支持,还吸收了来自各个阶层的善心女士加入到自己的计划当中,尽可能地将慈善事业规范化、细致化,一点点积攒人脉,搭建美国与波黑之间的关系网。四年间,她多次对波黑地区的女性进行援助,并找到了进入战地的秘密管道,经常通过此管道运送救援物资,为绝望中的女性传递信息。 
  在扎伊娜卜的推动下,“妇女互助国际”逐步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慈善组织,内部的事务也越来越繁琐。26岁那年,扎伊娜卜辞掉了工作,专职打理慈善事务,她的领导天赋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显露,而每次亲赴现场进行实地救援的习惯也保证了资金的流向。捐助者们都信赖扎伊娜卜,因为她敢于将自己抛入最恐怖的地方。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她竟然毫不犹豫地闯入这个80万人丧命、50万名妇女遭强暴的人间地狱,心心念念记挂着如何帮助200万流离失所的难民,特别是受侵犯的女性。她说:“我宁可亲赴战场,也无法忍受某些人躲在安全之处大谈人权,这都是纸上谈兵。当她们被侵犯时,别人可以遗忘,我必须伸出手,告诉她,我在这里,我支持你,我记得你,我不会弃你而去。” 
  二十几年来,来自世界各地的上亿美元通过扎伊娜卜的手援助了超过37万名女性,改变了无数家庭的命运。而这一切,不过源自于一位美丽的收银员的一个善念。她以鲜活的履历告诉世界:当你直面自己的良知,将爱传递出去,你的能量将变得绵绵不绝。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