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跳楼疑云

古城豪赌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晚清的一个冬夜,在中国东北的一座古城里,到处都充满着喜庆祥和的气氛。再过半个月,就是新春佳节了。此刻,西街的一户宅院中,有位英武的青年正在打磨一件冰雕作品,此人名叫华远鹏,是当地著名的雕师。
  
  突然,传来叩门之声,华远鹏打开房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精瘦的老者。老者一拱手,说道:“华兄弟,小老儿也喜欢冰雕,十分欣赏老弟的技艺,特来拜会!”
  
  华远鹏闻言,惶恐不迭,忙将老者请入房中。华远鹏问其姓名,老者笑而不语,伸出右手,他竟长着六根手指,说:“小老儿的贱名不值一提,你就叫我六指先生吧!”
  
  二人寒暄一番后,六指先生说:“华兄弟,几日后,就是冰雕大赛,你将再度斩获‘冰王’头衔,并荣封为皇家艺师,小老儿特来向你贺喜呢!”华远鹏闻言,摇头说道:“老前辈,您太抬举华某了,此次赛事高手云集,想要胜出谈何容易。”
  
  六指先生眼珠一转:“华兄弟是不是担心那个林放?你不用多虑,小老儿自有办法帮你扫清障碍!”华远鹏闻言瞪大了眼睛。
  
  原来,这里有“雕冰祈福”的习俗。每年冬季,各路冰雕圣手便集聚于此,争相竞技,夺取“冰王”宝座。今年,大赛主办者富豪吕镇东昭告乡邻,称本次赛事将由皇家特使亲自评判,胜出者将有望进京,为王爷效力。同时,他自己也准备了一份“神秘礼物”要奖给本届赛事的有缘人。
  
  本来,在诸多赛手中,最有实力问鼎“冰王”宝座的是上届“冰王”得主华远鹏。谁料,几天前一位外乡雕师突然脱颖而出,此人桀骜不驯,却雕功精湛,他就是林放。经历了初赛复赛后,林放的人气已直逼华远鹏。
  
  六指先生告诉华远鹏,民间已有豪赌之局,专赌本届“冰王”的获胜人选。六指先生受命于一位神秘赌客,此人在华远鹏身上押了重金。为了能赢得赌局,他决定出手“帮一帮”华远鹏。
  
  华远鹏听后,连连摆手:“万万不可,华某只凭真才实艺,决不敢劳烦前辈,请回吧!”六指先生游说多时,见华远鹏不为所动,愤愤道:“华兄弟,凡事不得做绝,请三思!”说罢,拂袖而去。
  
  六指先生的突然造访,让华远鹏心神不宁。他秉性正直,见不得奸邪之事,听说六指先生要设计陷害林放,他实在无法安心,便决定要向其知会一声。
  
  这一日傍晚,华远鹏终于在一处人流密集之地找到了林放。林放是个麻脸虬髯的汉子,此刻,正在精心打磨一件冰雕,周围早已聚拢着数十个看客,人群中不时地传来赞叹之声。林放的这件雕品是一个瓶子,形态优美,雕工细致。最为惊艳的是,这瓶中竟刻有一只猴子,抓耳挠腮,极具神韵。
  
  华远鹏一见,也暗暗叫好。林放所用的正是“透壁造景”的雕技,他将一把特制刻刀探入瓶中,运用内雕之法,造出这番奇景。这种技艺,民间早已失传,不知道他從何处所学。
  
  华远鹏走上前去,正要同林放打招呼,却不料,对方的神情极为冷漠。“林兄弟,大赛时你一定要小心些,莫要……”华远鹏话尚未说完,却被林放硬生生打断:“我的事不劳阁下费心,请回吧!”
  
  华远鹏吃了个软钉子,被搞得灰头土脸,只好转身往回走。走不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你想告密,别人却不领情,可笑啊可笑!”
  
  华远鹏猛然回头,却见六指先生和两个黑衣大汉站在身后。六指先生告诉华远鹏,自己已将诸事办妥。华远鹏惊讶地问:“你,你都做了些什么?”六指先生一脸神秘地说道:“放心,我只是在林放的冰料里放了些东西,让它变得更脆些,他要是想做些精细活儿的话,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们这是用诈!”华远鹏失声惊叫。六指先生阴沉着脸说:“迂腐之徒!今天我就把话撂下了,你好自为之吧!哦,顺便提—下,主审大人喜欢奇巧之物,大赛之日,你雕些麒麟异兽,定可胜出!”
  
  华远鹏冷冷地说道:“前辈的错爱,华某实在难以消受!如何应赛,我自有主张,华某决不会做他人手中的棋子!”
  
  六指先生闻言,面露不悦之色:“小子,你可要想清楚,若是让我家主人蒙受损失,后果自负!”说完,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领着两个黑衣大汉大步而去。
  
  大赛当日,主审官将十余块体积相当的冰料分发给各位入围选手,让他们自行命题并设计、雕琢成品,时限为一整天。华远鹏经过一番斟酌后,便开始动工了。虽说六指先生曾让他雕一些奇巧之物,但是他早已拿定主意,他要雕刻一株清新脱俗的梅花,剪雪裁冰,一身傲骨,这正是自己的心境写照。
  
  那一头,林放也忙得不可开交。他要以“透壁造景”雕技创作一尊旷世奇作“月里广寒”。首先,要将冰料打磨成球状,不可有任何瑕疵。接着,从冰球中间凿眼,将刻刀伸入其中,在内部精雕出广寒宫的全景。最后,还要在冰球的外壁镂刻出精美的图案,呈现出画中有画的妙境。
  
  其余冰雕师自然也不敢怠慢,各显神通,使出了看家的绝活儿。
  
  中午时分,各路英杰正在苦战,忽听到一声惊叫:“坏了!”众人循声望过去,只见林放一脸惨白地呆立着,他面前的冰球竟爆裂开几道冰痕。大伙正在惊叹时,球中广寒宫的雏形突然崩塌,扬起一团冰砂!
  
  这变故太过突然,场下顿时一阵骚动。见到此景,华远鹏心头狂颤,一个阴险狠毒的面容出现在他的脑海。
  
  “林放的雕品已损,出局!”随着主审官的一声令下,林放落寞地走出了赛场。
  
  突然间,传来“当”的一声脆响,一朵朵冰梅滚落场中,瞬时摔得粉碎!这一刻,主审官也惊诧万分:“华远鹏,你,你怎么也失手了?”华远鹏望着残缺的作品,叹了一口气说道:“小人技艺不精,只得退出大赛了!”说罢,便收拾起包袱,向门外走去。
  
  退出大赛后,华远鹏觉得一阵轻松,方才他的奋力一凿,不仅斩落了自己精心雕刻的冰梅,更是斩断了六指先生的魔爪!他要以此举告诉对方,自己决不是任人摆布的玩物!
  
  正走着,突然,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华远鹏急忙回头张望,就看见两个黑衣人快步走来,正是与六指先生同行的二人。
  
  华远鹏慌张起来,问:“你,你们要干什么?”为首的黑衣人冷冷应道:“自己做的好事,自己知道!”华远鹏见势不妙,正要呼救,黑衣人疾步上前,往他身上要穴点去,华远鹏顿時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华远鹏被一阵腊梅清香催醒。睁眼一看,自己竟身处于一间华丽的宅院内室。他急忙起身下床,发现竟毫无不适之感,推开房门,一个雅致的庭院出现在他的眼前。院子里,无数朵腊梅花傲然绽放,散发出丝丝馨香。令人惊叹的是,庭院内竟陈放着十余个精工细琢的冰雕。正中央,有一个身披红袄的年轻女子背对着自己,正在精心打磨着一件冰雕作品。华远鹏只瞟了一眼,便惊叫起来,这件雕品竟是林放在大赛时所作的“月里广寒”!
  
  那红衣女子听到声音,娇羞地转过身来,冲着他一笑,便捂着脸躲开了。望着她柔美的身影,华远鹏有些犯晕。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吕老弟,这个赌局我赢定啦!”
  
  他转头望去,就见两位老者迎面而来。走在前面的是本地富豪吕镇东,在他身旁随行的竟是六指先生!华远鹏顿觉头皮发麻,谁料,六指先生并无恶意,来到近前后,用手指着身边的吕镇东,道:“傻小子,他就是这场赌局的庄家!”
  
  原来,吕镇东原本要为女儿找个门当户对的后生做夫婿,可女儿却一个也相不中。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相交多年的老友六指先生推荐了华远鹏。吕镇东则认为一个寻常雕师配不上自己的女儿,六指先生便出了个主意,以华远鹏的人品才华作赌,看看他是不是一个可造之材,若真能经受得起考验,吕镇东就要对其放下成见。
  
  而吕镇东所说的“神秘礼物”,正是女儿的终身托付。这几日六指先生对华远鹏“威逼利诱”,但他不为所动,甚至凛然退赛,终于打消了吕镇东的顾虑。听到这番讲述,华远鹏蒙了:“我、我只是一介草民,怎、怎敢受此错爱……”
  
  吕镇东说道:“也是你这小子的造化,自从我女儿与你相遇之后,整天像是丢了魂一般,莫非前世有缘?”华远鹏大惑不解:“我、我不曾见过令爱啊!”六指先生闻言,哈哈大笑:“真是块榆木疙瘩,那林放正是吕先生的千金吕琳芳!方才你不是见过她的真容了?”
  
  原来,吕琳芳也想亲自考察一下未来的夫婿。于是,她乔装了一番,化名为林放参加了这次比赛。其间,为了配合师父的计谋,她假意怠慢华远鹏,并在大赛之时,故意损毁自己的雕件,以观其变。最终,华远鹏不亢不卑的君子胸怀赢得了吕琳芳的芳心。
  
  六指先生哈哈大笑道:“傻小子,还不拜见岳父大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