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上一篇:不惊慌的雨

滩涂盐蒿

时间:2016-07-0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春日的盐蒿是广寂滩涂最鲜活丰满的生命。春风一波一波拂过,小小的盐蒿就探头探脑争先恐后地嫩绿浅绿深绿澄碧了四野,苍茫茫的滩涂顿时莹绿透亮,满目生机。秋日的盐蒿将滩涂妆扮成天地之间一幅巨大壮美的图画。秋风起海风吹,白茫茫的大海与万倾湿地间蓬勃起的是意想不到的红,红得那么迅速快捷,好似上苍打翻了颜料缸,瞬间将天地间泼染得通红。看白茫茫的海水、蓝湛湛的天空,衬着这无边无际的深红若巨幅红旗猎猎在广袤的旷旷滩涂,彰显着大气无比,真的是撼人心魄。 
  盐蒿是滩涂不值钱的野草,却是我心目中最忍辱负重的生命,见到的最为坚韧不拔的景象。你看这万草不生的盐碱滩唯有盐蒿才能自在地生存、生活。三寸盐蒿貌不惊人,普通得无可言说。烈日、海风、盐渍,苦咸苦涩僵硬的盐碱土啊,盐蒿必得咬住牙一点一点地从板结的土中拼尽全身的气力萌芽舒叶。 
  黄海边上有谁不知道盐蒿这滩涂上坚强不屈的漫漫野草?滩涂只有盐蒿,但盐蒿并不孤独,大海是盐蒿忠贞的情人。盐蒿从滩涂母亲怀抱中抬起头就见着大海,舒叶蹿个都与哗哗的涛声相依相伴。 
  盐蒿见证了浩瀚黄海万顷滩涂的艰辛苦涩硝烟悲壮。“烟火三百里,灶煎满天星”,近四百年前的盐城知县陈继美巡视滩涂沿海盐场墩台,只是优哉游哉地吟诗作赋,可与盐工息息相伴的盐蒿却深知古盐工的血汗泪水:“黄海浪里涛和水,滴滴点点都是盐民的血和泪”,盐蒿听过浑厚而苍凉的盐工号子,与盐工一起守望着白茫茫的盐池。 
  烧盐又称“煮海”,就这一个“煮”字,漫溢着多少烈日盐渍和风霜还有无尽的煎熬和苦难。盐被盐商运走了,盐蒿亲眼见到那老盐工累死在盐池旁,身后哭天喊地是孤儿寡母还有瞎眼的老娘。 
  一个黑云重重的日子,盐蒿听得见扯裂白云震痛海水的惊天动地,枪炮声使盐碱滩再也不能平静,滩涂上有了胡乱奔跑的人们,还有背着枪的人在靠近村庄的边上搭起了窝棚。盐蒿知道他们不是脸上身上泛着白花花盐渍的盐工,他们的臂膀上有着蓝蓝的臂章:N4A,新四军,为这些老百姓和盐工过上好日子的。 
  一个烽火硝烟的午后,一个年轻的新四军战士艰难地在盐碱滩上爬着爬着,那黄黄的军衣流着血,那血染透了白茫茫的盐碱地,盐蒿竭尽全力想用自己的柔软托起他,可他再也没能醒来。还有一个女孩从这里走过,盐蒿喜欢看她,喜欢看和她一样美丽的丹顶鹤,在蓝天白云间在金茫茫白花花的芦苇荡中翩翩起舞。可在一个秋日女孩却为救天鹅而永远不再翩跹,盐蒿一夜伤心泣血。 
  秋风中我专程去谒拜那个与滩涂盐蒿相望相守的女孩徐秀娟,墓前那红艳艳的盐蒿红得触目惊心,似在痛惜地哭泣,子规声声化碧血;红成一团火的盐蒿啊更似如火如荼如礼花般绚丽绽放,秋风奏乐盐蒿为好女孩秀娟且歌且舞。 
  《诗·小雅·鹿鸣》篇曰:“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春天的时候鹿儿叫了,这野地里的盐蒿就能吃了。植物学家考证盐蒿:藜科,草本植物。其鲜嫩茎叶的蛋白质含量占干物质的40%,与大豆相等,“有机蔬菜碱蓬(盐蒿)”。可曾经的苦难和饥荒中,又有谁去探求关于蛋白质之类的考证?! 
  一位文友曾对我们讲过饥荒年代盐蒿与饥民的故事,捋一把用河水一煮,天天吃顿顿吃,吃得人嘴角泛绿面皮青黄。也难为了母亲,秋日里盐蒿结籽磨成粉,做成饼,救活了一家奄奄一息的生命。 
  想起那年参加一个笔会,有人赞天山雪莲,有人颂西域胡杨,有人歌大漠沙枣,我是黄海边的女儿,我自然说我们的滩涂盐蒿,情深款款。他们笑,你们搞滩涂开发,人类文明的进步总会带来自然形态文明的衰弱,总有一天你的盐蒿会无立足之地。不禁莞尔,那是你不认识盐蒿,不知晓盐蒿。大海在,滩涂在,蓝天在,盐蒿就永远屹立在碧海蓝天大地间。 
  若你到一片广袤无垠有滩有海水的地方,如果你见着漫野遍地不起眼却又生机勃勃的羽状叶的小草,春日里绿成一幅画啊秋日里红成一面旗,如果你向天地抛出问号:你们是谁?茫茫海风漫漫滩涂中会有无数的声音回答:我是盐蒿,我是盐蒿……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