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渴望拥有被祝福的婚姻

时间:2016-07-0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当郑礼勋的母亲又乜眼瞟我的时候,我的内心已经彻底无所谓了,相反,甚至还能一笑置之:“妈,我跟礼勋离婚之后,您就能过上舒心的日子了,再也不用见到我这张乡巴佬脸了。”她对我的言辞很是惊讶,睁大眼睛看了看我,想说什么又把话咽回去了。 
  这倒真是稀罕的事儿,我和她儿子结婚三年,和公公婆婆也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三年。这三年当中,这个从小在上海长大,一直说自己是“下嫁”到南京的婆婆,对我这个来自四川山区的媳妇横挑鼻子竖挑眼,向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从不顾及我的感受。而郑礼勋也在婆婆的潜移默化中,把婚前隐匿起来的优越感,一点点释放,让我一天天感到无地自容。 
  我出生于四川省青川县一个山村,家境贫寒,除了父母,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老家读书、工作。因为是长女,父母对我呵护有加,集全家之力供我上了大学。大二那年,郑礼勋闯进了我的生活。 
  郑礼勋是南京本地人,当时在校学生会任职。我通过学生会接了两份家教的活儿,由此认识了郑礼勋。后来,跟我同届不同系的郑礼勋追求我,他说,他对我一见钟情,觉得我长得特别像一个名叫龚雪的老电影明星。一次偶然的机会,郑礼勋告诉我,他妈妈非常喜欢龚雪,所以也难怪郑礼勋会知道龚雪。 
  郑礼勋高大帅气,很有异性缘。他对我的追求也很热烈,每天到宿舍楼下等我,给我打水,甚至帮我买早饭。对他的追求,我起初非常抗拒,因为感到自卑。来自农村的我,与同龄的城市女孩相比,差距太大,无论是吃穿用,每个方面都有无法跨越的鸿沟。我把家庭条件和郑礼勋说得很清楚,他却毫不介意,反而对我说:“物质对一个人来说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我觉得你身上有股与众不同的气质,坚强又不失温柔,不由自主地吸引着我。” 
  说不动心是假的,过了小半年,我们坠入了爱河。在郑礼勋的带动下,我一天天适应了大都市的生活。我也会像我的同学那样,听着时下最流行的歌曲,看着最新上线的电影,吃着各种美食。 
  大四那年,郑礼勋带我回去拜访父母。如果说,我和郑礼勋两人的相处,让我尽情体验了爱情的甜蜜,那么,见家长,则让我从爱情的梦幻中瞬间跌落回了现实,赤裸裸冷冰冰又残酷的现实。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郑母时的场景。 
  当她听说我还有三个弟妹仍在上学时,一下子站了起来,把筷子“啪”地往桌上一放,“哟,你这不是典型的凤凰女吗?难为你攀上了我家儿子。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她还要继续往下说,被郑父硬拉进了房间。我完全被眼前的场景吓住了,当时脑中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郑礼勋迅速把我带出了他的家,他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地揽着我。这么狗血的桥段,我只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过,没想到居然会生生地在我眼前上演,我还是女主角。回去之后,我便向郑礼勋提出分手。他坚决反对,说他来负责做通母亲的工作,让她同意我俩结婚。 
  郑礼勋对我的爱战胜了一切,我也感受到了他对我的深情。我们恋爱两年多,很少吵架,他对我呵护有加。如果没有他母亲的强势发难,我怎么也不会主动向他提出分手。那时候,他让我相信,爱情的力量足以战胜一切。 
  毕业那年,郑礼勋请他的父亲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把我安排在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他自己则利用大学期间的积累跟朋友一起创业。郑礼勋给予了我很多,尤其是当我的弟妹需要缴学费的时候,即使我不曾开口,他也会主动汇款给我的父母。 
  郑礼勋的爱是我强有力的庇护,所以,当他出了个主意,说先骗他母亲我已怀孕时,我默许了。对着木已成舟的事实,郑母也无话可说,于万般不情愿之下同意了我们的婚礼,但是提出要求:婚后,要和我们一起住,由她来照顾怀孕的我。郑礼勋当然同意,我却惴惴不安,因为怀孕是骗她的幌子。郑礼勋安慰我说,说不定结婚不久就真怀孕了。 
  于是,我几乎是在一手拿着毕业证,一手拿着结婚证的状态下,搬进了郑家。没想到,在这里生活的日子彻底击碎了我和郑礼勋之间的爱情,让我们渐行渐远,最终形同陌路。 
  婆婆本来对我就相当挑剔,我买回家的东西,她没有一次称赞过,最常见的评语就是:“到底是农村来的,眼光永远这么差。”“这东西,也就你们能买回家。”“刷锅还用钢丝球?你不晓得这个细钢丝会划着手?农村人就是不讲究!”……每次她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总像针刺一样难受,但想到郑礼勋对我的爱,想到她是我爱人的妈妈,我想还是要用行动来改变她的成见,让她慢慢接受我。 
  最令我害怕的事在婚后一个月发生了,婆婆发现我没有怀孕。那天是周日,一家人在吃饭,婆婆忽然问我:“你到底有没有怀孕?”我被问得措手不及,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难道你们,你们骗我的?”婆婆当时脸色就变了。“妈,我们也不想的,这不是怕你太反对嘛,才出此下策。”郑礼勋赶紧出来打圆场。但是婆婆已经失去理智了,她站起来猛地把桌子掀了,菜和汤洒了一地…… 
  待婆婆平静之后,她提出让我和郑礼勋离婚,还指责我骗婚。通情达理的公公找我和郑礼勋谈了话,让我们再多给婆婆一些时间,让她接受我。公公让我多做些婆婆喜欢的事,讨她的欢心。我全部点头答应,那一刻,我对公公充满了感激。 
  后来,我想尽办法让婆婆开心,包揽全部家务活不算,我给她买礼物,学习做她爱吃的菜,甚至还跟着视频学习按摩。可是,这所有的努力,到婆婆那里全部化为泡影,她要么不接受,要么张嘴就骂我是个大骗子、女骗子,骗她儿子,骗她老公,我百口莫辩。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最可怕的就是,郑礼勋对我的爱也被这一地鸡毛的生活消解了。他无论怎样也说服不了他的母亲接受我,时间久了,他也疲惫不堪,最后,我们互相的不理解和不忍让又让他发展出对我的无限抱怨。再加上结婚三年,我一直没有怀孕,也许更让他感到没有未来。所以,当他告诉我他出轨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惊讶。 
  半年前,我跟郑礼勋协议离婚。我希望未来的他,有一对明事理、好沟通的长辈,有一个没有地域歧视的家庭。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