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芭蕾之恋

时间:2016-07-0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擦地、下蹲、压腿,大跳、旋转、阿拉贝斯……半生以来,这些少年时代练过的芭蕾舞基本动作,一直如影随形萦绕在心。 
  隆冬腊月,宿舍统一设定的闹钟总是在凌晨五时半生冷残酷地响起,四壁寒气袭人。抖簌簌地套上练功服,黄色军大衣往身上一裹,迎着寒风就冲向宿舍北面的练功房,才将腿搁到把杆上,教练手中就拎着一根小竹棍走了进来。 
  “胯摆平!双肩与胯平齐!将腿往下压,再压!压腿后面是擦地,绷直脚尖,再绷绷得脚心要窝起来放得进一个小鸡蛋!”“哎哟妈呀,腿抽筋啦!”教练小竹棍敲得水泥地笃笃作响:“那你回去找妈妈吧,不要练了!”那叫唤的女子伸了伸舌头,又跟着乐曲死命地绷着脚尖前擦、旁擦、后擦。压腿后是踢腿,收腹、直腰,将腿90度135度往上踢,往自己的鼻尖上脑袋上踢。 
  还有下腰。大家都一字劈叉在水泥地面上,双手高举向后躺腰,再向后!教练走了过来,在你的身后拉着你高举的双手就那么轻轻又重重地向后拉着,于是,腰咯吱咯吱地响了起来,泪水也哗哗地掉下来。教练说 “开了”, 腰的柔韧度达到了……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练着练着,春花儿在艺校园里黄一点红一点,合欢树上绿叶儿向着太阳绽开笑脸。那一日说是要发芭蕾鞋了,那么漂亮那么柔美的肉色芭蕾鞋啊。 
  忙不迭将脚往舞鞋里塞,迫不及待地系好长长的鞋带,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哎哟!有人崴了脚脖子。教练冷笑:以为芭蕾是什么?流汗流泪还有流血。 
  芭蕾鞋穿上之后,真的尝到流血的滋味。仅靠一寸见方的芭蕾鞋头支撑起全身的重量,五位碎步,单脚吸腿,左右交叉步还有与巨大的地心引力抗衡,旋转还有控腿造型……锥心的疼痛,血渍斑斑的舞鞋。教练冷着脸说:想飞翔必得有翅膀! 
  换上平底鞋,长吁一口气将芭蕾鞋搭在了肩膀上,东倒西歪地走向食堂。教练的小棍子长了眼睛似的轻轻地扬到了我们肩头上:挺直腰,扬起头,路都走不好,凭什么精气神去演绎灵动高贵的芭蕾? 
  练啊练啊,脚尖立起不那么痛了,脚趾上结了厚厚的茧,足尖碎步从一分钟到十分钟再到二十分钟都能走下来了,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心中就想:想飞翔必得有翅膀。这句话一直回响在生命的漫漫旅程中。 
  终于盼到排练舞蹈了,一伸手一扬臂,教练小竹棍轻轻地敲了上来:将你的手臂向前再向前延伸,一定要记住,前方有一个目标,你也许达不到,但你一直要认准这个目标,保持向前的姿态——对,抬起头挺起胸,打开双臂伸展、延长,在不断向前的姿态中,你的动作舒展了,胸怀打开了,你看到与拥有的东西更开阔了。这就是芭蕾!花开花落从少年到中年,无论何时何境,,一直记住要永远“保持一种前行的姿态”。 
  那年,去看已从团长位置退休多年的教练。七十多岁的人了,白发苍苍身板依旧挺拔,笑容依旧清明儒雅。我们四处作寻找状:小竹棍呢?教练笑出泪花,捂着胃坐到了藤椅上。教练后来静静地走了。听说后急打电话给师母,师母说你们上次来他已是晚期,他不愿与别人语,也不愿再进医院。他说:我是习芭蕾的,怎么能不像样子地走呢! 
  午夜梦回,天上星星亮闪闪一片。想起梦境中还是在练习芭蕾,足尖碎步、大跳旋转,舒缓地伸开双臂腾空而起展翅翱翔……知道,这样的梦,这样对芭蕾的爱恋,必将是一生一世的了。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