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万里骑行戒网瘾

时间:2016-07-0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14年9月的一天,一对自行车上插着飘飘彩旗、身穿黑白条纹骑行服的父子,正汗流满面地奔驰在京广公路上。炎炎烈日下,父子俩虽然晒得黝黑,情绪却很是高涨,因为他们已经踏遍了大半个中国,总路程达八千余公里。 
  鲜为人知的是,这对父子之所以踏上万里骑行路,是因为儿子染上网瘾,成绩严重下降,体重一路飚升…… 
  沉溺网络,家庭上空一片阴云 
  2013年5月的一天中午,出差回家的郑贵贤感到气氛不对劲,妻子李玉红正在沙发上哭泣,儿子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响着带有怒气的、噼噼叭叭的键盘声。李玉红迎上来,抽泣着对丈夫说:“可得好好管管儿子,从你走后,他连续两天两夜都泡在网上,中间就吃了一顿饭,我刚说了两句,他就大吵一架,你看,他正在示威呢。”郑贵贤不禁眉头紧锁。 
  48岁的郑贵贤是海南省海口市人,经营着一家小型建材公司。由于生意忙碌,他常年奔波于外地,儿子郑行健的事,基本由妻子一人照管。 
  小时候的郑行健成绩不错,可进入高中后,成绩一路下滑,竟然成为下游学生。心急如焚的李玉红赶紧找儿子的班主任商量对策,班主任忧心忡忡地说:“进入高一后,郑行健上课时不是走神就是呼呼大睡,他在家里上网玩游戏吗?” 
  李玉红恍然大悟。那之后,她悄悄观察起儿子来。果然,刚放学的郑行健连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便一头钻进房间里。李玉红推开房门,只见电脑屏幕上火光一片,各种魔兽互相厮杀。李玉红气坏了,大声制止道:“赶快把电脑关掉!”郑行健正玩得起劲,央求道:“让我玩一会儿,一会儿就行。” 
  李玉红忍无可忍,一下拔掉了电源线。郑行健的小脸都变白了,“我马上就要升到四十级了,这样强行退出,辛苦都白费了。学校里那么多学生,学习不好的又不止我一个,你干嘛和我过不去?”母子俩陷入了冷战。 
  三天后的午夜,李玉红上卫生间时,发现儿子床上空无一人。李玉红吓坏了,立即发动亲朋好友四处寻找。结果,在离家不远的狭小网吧里,李玉红找到了玩红了眼的郑行健。李玉红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打了郑行健一巴掌。长这么大,儿子第一次挨母亲的耳光,逆反心理完全被激发出来。 
  自那以后,只要李玉红说一句,他必有十句反击。更要命的是,由于沉迷电脑,郑行健慵懒至极,不肯运动,体重飚升,短短半年多,逼近200斤! 
  郑贵贤也感到了问题严重,无论自己在外如何打拼,对儿子教育上的失败,是多少钱也无法弥补的。他下定决心:暂时放下手头一切,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要把儿子从骨灰级网瘾中拉回来。 
  找出根源,双双骑行步出泥泞 
  这年8月,郑贵贤来到北京青少年心理中心,咨询了一位资深的心理专家。专家说,像郑行健这样的情况,是典型的青春期逆反心理。郑行健产生如此大的网瘾,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强烈的好奇心,大人越阻止,他越要设法参与;二是对立情绪,母亲苦口婆心地劝阻,但儿子不买账,认为母亲做法严苛,吹毛求疵;三是心理上的需要,压倒了理智。找出症结,郑贵贤改变儿子的信心更足了。 
  2013年暑假,海南省自行车联赛的分站赛来到海口。郑行健的学校组织了很多学生志愿者,郑行健就是其中一个。那几天,看郑行健认真地在赛场上签到、检录,每一个流程都做得津津有味,郑贵贤若有所思。 
  比赛结束后,郑贵贤对儿子说:“我刚创业时,每天骑着车,穿行在大街小巷卖报纸。有一次我进了一百份《海口日报》,意外发现夹页里有海口城市的总体规划方案,我觉得这天的报纸一定好卖。果然,临近中午,报纸便快卖完了。我连午饭也没来得及吃,顶着烈日,一口气骑了二十多公里,又批了四百份报纸。结果那天的报纸从1元一份开始,最高卖到了200元一份。我的人生第一桶金,就这样在自行车上产生了!那时起,我便有一个雄心勃勃的志向,就是骑着小小的自行车,去完成人生更多梦想……” 
  “爸爸,你该不是想像那些运动员一样,骑着自行车游遍中国吧?”郑行健有些戏谑地说。郑贵贤却认真地回答:“我正有这个想法。”他解释道:在遥远的他乡体验风情,在旅途的终点体验成功,这是人生中最大的乐趣。郑行健被吸引住了,用力点了点头。 
  2014年3月初,郑贵贤为儿子请了半年假。按照计划,他们将沿着中国海岸线一路北上,终点设在中苏边境乌苏里江。 
  开始那几天,颠簸崎岖的山路、黑暗悠长的隧道,还有景色纷呈的森林,还不时刺激着郑行健的感官。可很快他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因为胖,遇到上坡路段,他蹬起车非常困难。往往郑贵贤已经到达山顶,他还在半路汗流浃背地推车。 
  这样的次数一多,郑行健脾气大了起来。他大吵大闹时,郑贵贤却不恼,不是给他讲个故事,便是停下来为他打开矿泉水,直到他的怒火平息。为了让儿子增强自控力,郑贵贤还想出这样一个办法:一天中有发脾气的情况,便要在睡觉之前,在旅行包上别一枚回形针;一天中总是心情愉悦,便去掉一枚回形针。儿子包带上的一排回形针,开始还很多,后来一天天地减少了。 
  4月18日这天,父子俩骑行到了广州郊区。经过近一个月锻炼,郑行健体重减掉了近10斤,由于变得轻盈,他领悟到骑行的好处。在当天日记中,他写道:“我和父亲四点半出门,平常熙熙攘攘的街道此时还空空荡荡,看着太阳升起,路边河面泛着粼粼波光,不知名的水鸟在上面游来游去,路边草坪上的小花或开或败,我在路上骑得自由自在,这感觉实在太爽了……已经说不清上一次如此开心是在什么时候了,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带我出来骑行……” 
  摸爬滚打,8000公里路重塑阳光少年 
  骑行过程中,郑贵贤给儿子带上了各种课本,还有一些英语录音磁带。一天早上,两人照常出发时,由于郑行健粗心,把一盘磁带落下了。郑贵贤发现了,但没吱声。他想,如果提醒了,儿子的依赖心理就会增加一分,那以后可能需要提醒上百次上千次。 
  骑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在一个凉亭歇脚,郑行健准备拿磁带听一下,发现少了一盒。郑行健焦急地求爸爸回旅店拿,郑贵贤却摇头,表示不帮这个忙。郑行健有些恼火,“算了,磁带便宜得很,再买一盒就行了。”此时,已经离那家旅店四十余公里了,郑贵贤还是硬着心肠说:“磁带不能重买,我在这里等你,你回去拿。”那天,郑行健在来回的奔波中,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导致的错误,要自己面对。 
  一次,两人骑到粤东山区,突然下起大雨。父子俩迅速支撑起篷布,才没成落汤鸡。天晴后,急于赶路的郑贵贤没将篷布折叠,而是粗粗拉拉卷了一下,堆在车后架上。郑行健主动说:“我帮你运吧。”湿水后的篷布有些重,郑贵贤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只见郑行健摇摇晃晃向前骑去,笑嘻嘻地说:“风从后面吹来时,大篷布像一面风帆,我就像在海里航行,一路‘漂’到下一站。” 
  就这样,郑行健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心理素质也得到很大提高。无论处境多么艰难,他总能保持快乐的心境。 
  一次,在一处湿滑的石子路上骑行,郑行健的车子绊了一下,重重地摔了个跟头,胳膊肘擦掉了一大块皮,血不断渗出。郑贵贤拿出紫药水涂抹,心疼地安慰他。郑行健却满不在乎,“这点小伤算什么,它让我的记忆更深刻。要不摔这一下,我根本不知道下一回如何应对这种路面。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它呢。” 
  2014年8月,父子俩到了首都北京,此时的郑行健已成功“转型”成为150余斤的阳光少年。更重要的是,旅途中,郑行健学会了无数的人生道理,完全戒除了网瘾,而且对学校生活再次充满期待。 
  接受采访中,郑贵贤表示,决定让儿子重返校园。对于余下的路线,父子俩将择时继续完成。郑贵贤说:“在孩子的人生路口,我必须强硬一些。”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