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最好的茶,和家人喝

时间:2016-07-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郑姐45岁,在我们单位做财务,每到季末、年末结账时,就忙得昏天黑地。郑姐老公是刑警,动不动24小时值班,如今的防暴安保任务又重,连他这样的中层干部也经常在第一线,每隔十天半月才能轮休一天。 
  这样一对工作压力爆棚、身心交瘁的夫妻,免不了在家务琐事上磕磕绊绊,耗尽了结婚二十年来攒下的情感粘着力,彼此之间互相看着碍眼。“有段时间,也没什么根本性矛盾,就是嫌他不顾家,回来不问儿子的功课,不问爹娘的身体,也不问新家的装修,感觉这个家都靠我撑着,别有一番委屈在心头。他一回来,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捕捉到一丝对我的不满,就立时三刻变成刺猬。” 
  那会儿,夫妻俩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郑姐觉得老公不体谅她忙里忙外的辛苦,老公觉得,待在一起时,老婆就爱犯怪,吹毛求疵,任何事都要鸡蛋里挑骨头。 
  境况转变缘何而起?有一天,警队的车都执行公务去了,老公要开家里的车出差外省,到郑姐办公室拿车钥匙。恰逢郑姐在用贴己茶招待一位重要客户,见老公跑得一头汗,忽起恻隐之心,柔声说:“我刚沏了广西的老六堡茶,客人很懂茶,说这是他这些年喝的最好的一壶。你也来一杯吧。” 
  说着,她就去取了自己的一个高脚玻璃杯,浅浅地斟了半杯茶。那茶杯看上去有点像香槟酒杯,据郑姐说,杯口略收,是为了聚拢老六堡茶层次分明的香气,不让它过早挥发。茶色红艳明亮,深郁如酒,郑姐轻声对两位贵客说:“不妨把心里的事都放下来,专心喝这一款。替你们斟的,是头泡,铁壶烧的滚水冲泡,有槟榔香和药香。后面几泡还会依次出现荷香、稻香,最后一泡会有一股老木头香。这点茶,是一大筐老六堡紧压茶的中心部分。看,一筐50公斤的茶叶,只有这一点儿生出了金花。”她打开装茶的瓷罐,真是奇迹,老公真在一捧黝黑松散的老茶叶中,看到了金花,隐约灿亮,星星点点如暗夜里的星光。 
  “有了这点金花,茶喝到第三遍或第四遍时,口味特别滑爽香厚,还可能有野梨子的香气,回甘悠长。这就是喝茶喝通了的境界,那一刻,一切烦恼都暂时消失了。” 
  老公吃惊于妻子还有这样一个爱好,在家,茶叶罐里都是超市里买的最普通的散装茶,解渴而已。妻子每天的表现,也像寻常主妇,琐碎、操劳、脾气急躁,而在这一刻,与她最喜爱的茶相遇时,她整个人的节奏都舒缓下来,脸上的表情充盈饱满,躁郁之气烟消云散。 
  她有多久没这样活着了?他有多久没见她这样开心地活着了?他为她做过任何一件令她感动的事吗? 
  他第一次对她生出了歉疚之心,也不急着走了,安心喝了六七泡茶。这简直不符合他当刑警多年来养成的急切性格。 
  临别,那位客户意味深长地谢了郑姐,“对我这样的客人,一杯一般的好茶,能冲两三杯不寡淡,就算尽了礼数;最好的茶,应该和家人喝;最好的东西,当与家人分享。他们才是一辈子最应看重的人。” 
  郑姐后来说,那句话就如一个木榔头,在心上敲了一下。 
  回想一下,生活中最好的东西,她给予过老公吗?从国外旅行回来,最好的咖啡、地毯、葡萄酒、顶级奶酪,纷纷送了出去,密友、客户、上司,连同事也各有馈赠,却从没想到给老公准备礼物。到云南山间旅行,买到灿若阳光的野生兰花,小心翼翼带回来,每一棵都配上手绘瓷盆,一一送到朋友家里,却连一棵兰花苗也没给老公留下……这算是不好意思跟自家人见外,还是觉得老公粗线条,疑心他不能体味其中深意?慢慢地,她理所当然地把老公边缘化了,婚姻中的润滑剂也消失了。两个曾咬合紧密、丝丝入扣的齿轮,互相掐架,发出咔咔的摩擦声,甚至火花四溅。 
  若有这个意识,明白他才是生命中缘分最深、相处最长、影响至远的贵客,明白他虽从无要求、却是最不该忽略的一位,就不会忘了拿出最好的东西与他分享了吧。 
  郑姐记起那位客户的另一段话:“最好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物质的;如果他在喧闹中呆了一天,最好的分享是营造一种静谧;如果他在烦躁中呆了一天,最好的分享是营造一种宽容舒缓的氛围。这样,两人之间哪怕什么都不说,也很幸福。” 
  改变,从这一天开始。 
  当老公再次从熬红了眼的加班状态中归来,郑姐在家已布置好了一个小小茶室。青花瓷罐里放着上好的熟普洱,跑了很远买回来伊朗椰枣和无花果干,茶席散发出亚麻布的清香。秋天,茶席上放一小枝桂花,到了深秋是三两枝快开花的芦苇、一枝乌桕,下雪天是一枝金黄灿烂的蜡梅。连茶室里的音乐,也是郑姐拜托正学古琴的朋友录的,音量若有若无,像是从云中传来的天籁。 
  两个人坐下来,让中年夫妻不可避让的诸多责任,在这一刻放空。无需倾诉,也无需追究谁的忍耐和付出更多,当下,他们已经知道对方倾其所有,才等来了息息相通的瞬间。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