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和有癖男惺惺相惜

时间:2016-07-1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邀你来当我的精神舞伴”是一种机智的颂扬,比“你真是一个任劳任怨、善良体谅的女人”高明多了。 
  又爱又恨有癖男 
  古云:人无癖不可交。而当年恋爱时,正是男人这些所谓的小癖好打动了女人的心,只是,进入婚姻后,他依然全身心扑在印石、书画、茶器上,全身心扑在交谊舞的练习上,走路都在揣摩填词作曲,洗脸都对着镜子滑动舞步。有此精神享受派的老公,大到换房换车、养老抚小,小到洗衣做饭、人情往来,好像全成了妻子的任务,当妻子的免不了生出一肚子怨气来。 
  有癖男人,如何从妻子的唠叨中突围? 
  有一位老友是“天下第一玩家”王世襄的粉丝,自称“王家走狗”,常向我津津乐道于王世襄的各种轶事。 
  文革中,王世襄几十年收藏的明清家具都被红卫兵抄家抄走了,他完全不受影响,一有时间就会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跑到偏远乡下去收集人家当饭桌、搁咸菜坛子的明清家具。有时一出门就是月余,直到钱花光了只够喝棒子粥、吃玫瑰大头菜,他方才一身落魄、两眼放光地归来。 
  当时,王家位于芳嘉园胡同的小院也被分配给更多的城市平民来住,成了一个大杂院。王世襄与夫人袁荃猷被迫退缩到其中一间房子,蜗居了十年,收来的明清家具完全放不下。陋室之中,大桌子上叠小桌子,衣橱之上叠衣柜,衣柜顶还架上条案和茶几,一直堆到天花板。为了容纳更多家具,王世襄还有本事将家具拆分了再放。 
  就算这样节省空间,到文革末期也实在放不下了。冬天烤火用的煤炉离这些珍贵的老家具只有一尺远,为了预防家具被炉火烤变形,王世襄夫妇穿上两层大棉袄,熄了火炉挨冻不说,一度还没处放床,只好睡在一个收藏的大柜子中。睡觉前,先得小心翼翼挪开柜子前面拆卸的条案、柜门,再钻进柜子去。袁荃猷笑称:我们好像睡在一个大仓库里,举目望去上上下下有数百条家具腿。 
  这样的艰辛条件下,王世襄以自己的胸怀,为动乱年月很可能毁于一旦的明清家具,提供了一个庇护所。由此,他影响深远的成名作《明清家具研究》也在积极酝酿中。 
  动用了一切力量,不惜“下无立锥之地”来搞收藏,夫人没有意见吗?王世襄顽皮一笑:“她是古琴家,我只要做个琴奴就够了。” 
  袁荃猷14岁师从汪孟舒学琴,后又经古琴国手管平先生亲授,琴艺更精。中年后,她到中国音乐研究所,从事古琴音乐的整理和研究工作。袁荃猷弹琴时,王世襄常伴左右,悉心聆听,每有中肯意见,击节赞叹都挠到了痒处,六十年如一日。 
  为了夫人高兴,王世襄外出收家具时,遇上古琴谱,就算用仅有的呢子大衣来换,也不眨一下眼睛。家中没有做饭处,王世襄就到院子里生煤炉,下雨天,袁荃猷则帮他打伞。 
  王世襄的《明清家具研究》,被视为研究明式家具的“圣经”。书中几百幅精准又气韵完满的白描线图,都是袁荃猷殚精竭虑绘出。这样一种精神渗透,就像粘稠的胶质,让两人成为彼此的支撑,再不会计较谁在世俗生活中付出多一点、谁少一点。你退我进,我退你进,都归于一个目标、一曲和谐。 
  邀请她也泼溅出灵感与禀赋 
  这种“邀你来当我的精神舞伴”的长远眼光,既成就了男人,也让女人从凡俗的日常生活层面鱼跃而出,泼溅出自己的灵感与禀赋。 
  以前面这位自称“王家走狗”的男士为例。 
  他是搞青花瓷收藏的,玩到兴起处,在景德镇跟朋友投资了一座瓷窑,烧制自己设计的仿古釉下彩青花瓷。他妻子原先对他的癖好略有腹诽,但他以四两拨千斤之力扭转了局面。 
  他知道妻子爱上茶道已久,便留心帮她寻觅各种青花瓷的茶叶罐、茶则、茶洗、放在茶席上的小花瓶。他出门不仅帮妻子留心各种好茶叶,还帮她留心各种能设计茶席的原材料:春天是印有樱花的棉麻垫子,夏天是卷轴式小竹帘,冬天是温暖的绒布垫,秋天一定要换上清爽的南通蓝印花布小垫席。就连茶席上摆放的点心,他也处处留心品质最好的,各种古法制作的梅子、各种坚果酥和抹茶糕点。 
  曾经,他去日本会友,舍弃了一系列眼馋良久的小家电,腾出行李空间来,给妻子带了印刷精美的茶道图谱,以及细细包扎的八个手工粗瓷茶碗,每一个茶碗细看都不同,上面诚恳地遗留着瓷工师傅的手纹。这样的心意,哪个女人能不领会? 
  “邀你来当我的精神舞伴”是一种机智的颂扬,比“你真是一个任劳任怨、善良体谅的女人”高明多了。 
  无意间成就两人的惺惺相惜 
  “王家走狗”的姐夫也很有意思。他是一个超级舞迷,偏偏妻子身材矮小,又面临中年发胖。无名的自卑心使她时时到露天舞场去追踪丈夫。一般而言,这样摆在面上的不信任常激化家庭矛盾,让做丈夫的勃然大怒,仿佛受了猜疑和侮辱。 
  姐夫偏不这样想,他觉得妻子已经为家庭付出了数十年,她总为别人活着,难免掏空了自己,让身材、精神都成了松松垮垮的老丝瓜馕。为啥不推她一把,让她通过习舞来重建自信? 
  他主动带她去舞蹈学校,给她报了动作大开大阖的体育舞蹈练习班。斗牛、恰恰、伦巴,一对一教她的,是学校有名的帅哥老师,而他成了她的贴身陪练。 
  秋去冬来,夫妻俩常常练得一头汗,甩出的汗水几乎能滑倒人。两年过去了,好像是那些振奋人心的节奏、热汗涌动的训练带走了妻子心中所有的自卑。她的体重掉了10公斤,变得皮肤紧滑,身材窈窕。 
  之后,她变成了有肚量拿自己的身高、相貌自嘲的女子,经常说“再也不为不被家人看重发愁了”,因为“凭我这一身舞艺,在巴黎也可以教舞吃饭,活得比卡门还要快活自信”。为了出国表演,她甚至在网上注册了学习简单英语和法语的课程,有空就像一名15岁的女生一样认真学习。 
  她和丈夫的很多舞伴成了闺密,防人之心转变成各种女人间的互帮互衬和善意。或许一开始,他是为自己的癖好无人反对着想,最后,却无意间成就了两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两个无癖无趣之人,在婚姻生活中,比两个玩得意兴飞扬的伴侣,出现危机的可能性大多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