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等待半世的婚礼

时间:2016-08-0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由青春走至白头,他的谨慎与自律、深爱与柔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有了答案。 
  上世纪80年代,宇津井健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尤其是《血疑》里那风度翩翩、温和凛然的大岛茂,塑造了彼时银幕上最经典的父亲形象。这位银幕上的好丈夫好父亲在生活中也同样,他照顾生病的妻子几十年,相濡以沫的感情为人称颂。 
  2014年3月14日,83岁的宇津井健因病逝世。逝世当天,这位耄耋巨星在病榻前完成了第二次婚礼。他为何要在临终前再次举行婚礼?为何一定要给81岁的新娘一个名分? 
  斩断的初恋 
  日本东京,1950年秋,日本尚未从战后的阴影中走出,街道破败,店铺萧条。19岁的宇津井健坐在一间居酒屋内,愁眉不展。 
  这个出生于东京深川、有着几代祖传料理店的贵公子,深受家族宠爱,但他从小喜爱舞台,希望做演员。这份憧憬被祖父母毫不留情地斩断了:怎能从事那么辛苦低下的工作呢?他立刻被送进早稻田大学就读文学系。 
  内心苦闷,他时常去学校附近的居酒屋小酌几杯,并非因这家店面如何高档,而是因为17岁女招待加濑文惠的甜美笑容。 
  加濑肌肤雪白,细细凤眼。与拘束古板的千金小姐们相比,她就像随处可见的紫藤花,来自乡野,活力旺盛。他安心于这份笑容,竟不觉将烦恼合盘托出。她不以为然,“朝着梦想努力就是了,只要坚持,一定会实现。”他哭笑不得,“哪那么简单。”她扬扬手里的布囊,“我的梦想,就是现在开始攒钱,将来会有家自己的店。”他哑然失笑,随手将100元塞进布囊,“我就当助你的第一人吧。” 
  几天后,宇津再次踏入居酒屋,加濑却不在。静悄悄的居酒屋黯淡无光,他胸中空空落落。喝到半醉,加濑突然出现,将一叠资料递到他手里,“我也要当助你实现梦想的第一人呢。” 
  那是整个东京地区演艺学会及培训班的招生资料,天知道她是怎样在人生地不熟的东京到处寻找,将资料收集齐全的。宇津酒醒了大半,感动到无语。 
  那晚,他执意待到酒屋打烊,送加濑回家。夜凉如水,虫声唧唧,看着她月光下含羞带怯、柔情脉脉的眼神,青年再也抑制不了胸中热血,将她拥入怀中。那晚,激情缠绵,他心中全是柔情蜜意。 
  曙光渐入,要分别了。她看着他,眼神恍惚如梦,“我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总有一天,成为你的妻子。”忽然之间,祖父母严厉的脸、族人的嘲笑一一浮现在他眼前。不,她绝不可能成为他的新娘。那么,眼下的激情四射又算什么?自己的行为与寻欢作乐的花花公子有何区别?他猛然松开揽着她肩头的手,转身离去。 
  情欲被浇熄,家族继承者的责任感重回心头。那些天,宇津不再涉足居酒屋。然而,加濑倔强的表情始终在他脑海盘旋不去。 
  他终于明白,身份地位的差别可以忽略不计,重要的是,他们是同一类人。他回到居酒屋,加濑却已辞职离去。 
  “做想做的事,不然就什么都来不及了。”失恋让迷茫的青年看清了自己的路。 
  1952年4月,宇津执意退学,考入东京演员剧团培训班,将演员作为终身职业。 
  半世纪纠缠 
  在培训班,宇津因出众的气质、容貌得到了导演的喜爱,还没毕业,便出演了两部电影。1954年,他毕业,进入新东宝公司,正式开始了演员生涯。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出众的容貌限制了演技发挥,养尊处优的贵族气质影响了戏路的拓展。虽说家族最后不得不接纳了他的职业,经济上也毫无压力,但接不到剧本、坐冷板凳的时光依然难熬。在青春的10年里,他在影坛一直半红不黑。 
  期间,他与演员阿倍千惠子相知相爱结婚。 
  1962年,宇津来到名古屋拍摄影片。空闲,剧组成员来到当地最有名的高级俱乐部聚会。觥筹交错间,宇津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10年没见,他却一眼认出了她,成熟艳丽的老板娘,加濑文惠。她仍然肌肤雪白,嘴角似翘非翘,仿佛时光根本不曾在这张脸上停驻。然而她举止高雅得体,应对八面玲珑,分明又不是当年青涩的酒家女。 
  一向好酒却节制的他,那天醉了。加濑亲自照顾他,他问了很多问题,她只淡淡一笑,“为了能配得上你,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布囊里的100元钱,一直被她珍存着。她收集了他所有的电影海报,他,一直是她奋斗的动力。一个毫无根基的弱女子,如何在弱肉强食的商界搏杀出一片天地的,个中艰辛可想而知。他不再问,心下难受不已。 
  回到妻子身边,他依然想念加濑淡淡酸楚的面容。身不由己,下个周末,他又去了名古屋。看她如花蝴蝶一般应酬穿梭,他不知不觉又将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 
  如是者三,敏感纤细的妻子看出身边男人的异样。她不吵不闹,将一份报纸放在宇津手边。那是某著名影星因私生活丑闻,不得不当众致歉,名声一落千丈的专题报导。对于有着强烈自制力,以责任、克己、敬业为人生信条的宇津来说,无异当头棒喝。 
  不久,妻子怀孕生子,一向患重度贫血的她身体更赢弱,宇津又要照顾妻儿,又要出演剧集,忙得焦头烂额。等他有了空闲,再度来到名古屋,已是两年后了。 
  他不再要求喝酒,加濑心照不宣地斟上了香茶,匆匆时光就在那幽幽香气里飘洒而过。他劝她找个好男人结婚,她摇头,半开玩笑说:“电影要隔好些日子才能上映,如果能天天在电视里见到你就好了。”他豁然开朗。 
  1965年以后,宇津将工作重心逐渐转向电视界。人到中年,他反而开创了事业高峰。他扮演的教官、刑警、父亲形象广为人知。特别是他主演的电视剧《血疑》,将深沉父爱演绎得丝丝入扣,细腻又不失刚强,成为观众心中“最佳父亲”代言人。 
  事业蒸蒸日上,妻子重病缠身,他分身乏术,只能将对加濑的牵挂深埋心底。加濑的生意越做越大,她还出了散文集,甚至出演过电影。她在努力向他的世界靠近。这个执拗的女人,一直拒绝婚姻。 

  临终的婚礼

  成名后的宇津更加自律克己。入行40年,他一直保持着105厘米的胸围,身材从未变形。他扶持后辈,是巨星山口百惠的义父和证婚人。他敬业,50岁时,为演好一场跳舞的戏份,可以绑上胸袋,穿上舞鞋,和小女孩同学芭蕾舞……公众之前或之后,他都是完美男人。然而私下里,他对加濑始终有牵挂。只要有时间,他就会飞到名古屋,与加濑见面,哪怕短短一杯茶时间,也能获得心灵的一份平静。 
  时光如水般流逝,宇津一直活跃在电视屏幕上。2006年4月,相濡以沫40余年的妻子因病逝世时,宇津已经75岁了。 
  不再有任何束缚的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看望加濑。然而此情遭到宇津圈内朋友、家族和孩子的反对。不管加濑如何事业成功,如何提升自己,夜店妈妈桑的经历仍是抹不去的人生污点。这段情缘如被大众知晓,他的公众形像将会跌落谷底。加濑听闻这些反对声,负气出国散心。 
  那段时间,宇津陷入了孤寂,健康江河日下。放心不下的加濑顾不得旁人冷眼,来到他身边。她拉他去美国夏威夷,蓝天碧海间,仿佛回到年少时光,忘却了尘世的烦恼、郁结。她不顾流言蜚语,放下所有生意,陪伴他在片场,悉心照顾他。正因为她的照顾,宇津才能以80高龄演出不断。 
  整整等待半个世纪,他们才真正走到一起。他们常拿出那张百元钱币,以及那叠已泛黄的招生简章,感慨着岁月易逝,他们实现了各自梦想。然而心底里,他知道,他始终欠她一个名分。 
  随着宇津肺气肿不断恶化,81岁以后,就不断频繁入院,加濑不顾自己也已80高龄,衣不解带地照料。每当他呼吸困难时,总能听到加濑在身边喃喃祷告。她不肯离开他身边,生怕一次分别就是天人永隔。每当他缓过劲来,她紧握着他的双手,喜极而泣。发自内心的哭泣,令见者鼻酸。 
  她在病床边照顾了他整整一年,所有反对的声音,都在这样的情深意重前败退了。 
  2014年3月,宇津自觉大限将至,便向加濑求婚:“你能嫁给我么?” 
  短短一句话,犹如钟鼓敲在加濑心头。这句一辈子渴求的话语,居然在他生命快要结束时说出。所有的酸楚,扑面而来,她不由潸然泪下。 
  3月14日,白色情人节,宇津抱着羸弱的身体,穿上崭新的黑色西服,与加濑在亲友的见证下,完成了婚礼。听到加濑将正式入籍宇津家时,他用微弱的声音说:“入籍了,太好了,太好了……”然后,他在加濑的怀抱中去了天国。 
  三天后,加濑在名古屋市内的殡仪馆,为宇津举行了告别仪式。她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我经历过的最棒的白色情人节。因为我终于有了一个这么了不起的家人。” 
  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由青春走至白头,他的谨慎与自律、深爱与柔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有了答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