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想为你,小心翼翼地活着

时间:2016-08-0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林芝 女 33岁 室内设计师 南京 
  为什么这么大了才开始相亲?之前就没遇到过合适的吗?几乎每个相亲对象都会问我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我模样还算俊俏,身材不错,工作、收入都不错, 理应有很多优秀男人追。“是的,曾经的确有人追,可我爱一个男人爱了五年,又用三年来疗伤,所以剩下了。”我不避讳我的过去,也不否认曾经撕心裂肺地爱过一个人。 
  与丁建林认识的时候,我刚研究生毕业,美术专业毕业的我,不甘心回到老家江西的一个小县城当中学老师,固执地留在南京,在一个小装修公司学做室内设计。丁建林是老板的朋友,当时四十岁出头的他刚离婚,又辞去稳定的工作,正寻找商机准备做生意。 
  那段时间,丁建林经常来我们公司玩,每次都讲一堆笑话,逗得我们哈哈笑。虽然他五短身材,但因为会穿衣服,收拾得干净利索,令人看着格外舒服。有时候我去客户家量房子或者给客户送装修方案,他会顺带捎我一程。我们慢慢熟悉起来。 
  我从来没想过我跟丁建林会有故事发生,他大我近20岁,而且长相也不符合我的审美。但感情的事情,不受控制。我的设计方案一次次被客户拒绝,我初出茅庐时的万丈热情一点点被现实浇灭,我抱着被客户扔掉的设计方案在车来车往的马路边啜泣。原本以为自己很坚强,跟一再要求我回老家工作的父母置气:“我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可是,我刚刚迈出一只脚,迎面而来的凄风冷雨就几乎把我吹倒。 
  沮丧至极的我跟丁建林哭诉自己的迷茫和无助。丁建林给予我极大的鼓励和支持。他给我讲他的故事:初中毕业参加工作,每天在车间读书到半夜参加考试等等。于我而言,他就像我无边黑暗世界里的一盏灯,照亮着我前行的路。 
  在丁建林的鼓励下,我的工作逐渐有了起色,我们的关系也在日益亲密。我越来越依靠他,迷路了,给他打电话;生病了,给他打电话……他总能帮我解决难题。我们心照不宣地走到了一起。 
  前两年,他对我无微不至。每天接送我上下班,我不好好吃饭,他就看着我吃了晚饭再回自己家。有一年我生日,他在外面出差,为了给我过生日,他夜里开车赶回来,不巧的是,半路车坏了,大冬天,他站在荒郊野外等拖车。早晨五点才到南京,花店没开门,他又站在外面等。 
  丁建林的细心、周到让我愈发爱他,开始畅想我们的未来。我说:“我们会在一起吗?会结婚吗?”丁建林一开始总是说:“当然啊,等我事业有了起色,我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我一直等着,等着他兑现诺言。 
  他的生意一直没什么大的起色,但那时也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光。每天下班后,他教我做菜,在他的指点下,面条都煮不好的我,会做好多种家常菜。吃完饭在小区里散步,交流对某电影或者某新闻事件的看法,展望展望未来。日子虽贫瘠,但安静美好。 
  我对物质没有多大的欲望,不必非要名牌不可,不需要多么光鲜亮丽,就想守着自己的小幸福,淡然安静地过日子。也因此,我一再跟丁建林提结婚。而为了不让他有经济压力,我努力工作,业绩也越来越好。 
  2009年冬天,丁建林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进了武汉一家不错的外贸公司,负责开拓南京市场。丁建林人脉广,也懂得经营之道,南京分公司在他的打理下,逐渐走上正轨。次年,公司把他派往武汉,在总公司做副总。 
  丁建林越来越忙,我每天给他打电话,他不是在应酬就是在开会。渐渐地,我有了怨言,愈发没安全感,催他结婚。两人的争吵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我也发现,丁建林不再让我进入他的世界。他的同事,我不认识;他的新朋友,我一个也没见过。很多次,我周末去武汉,走在外面,他不再牵着我的手,我把手搭过去,他开始变得不自然,找理由甩开。我看着他的脸,看着我们之间虽然一人之隔的距离,却似从未相识过。 
  每见一面,我心里的悲伤和失落就增加一倍。要强的我也不再主动给他打电话,不去看他。我看着我们的爱情,就像遗落在广袤沙漠里的一棵绿植,正在因为缺乏水分而慢慢枯萎,却无能为力,说不出话。 
  他每半个月回来一次,回来依然找我。我不接他电话,他就一直在我家楼下等。有时候一等一夜。我说,如果没有结局,又何必继续?他说,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会疯的。 
  我一再陷在回忆里,忘不掉他的好,舍不得放手。即使到后来,他经常一消失就三四天,然后再忽然出现,跟我说酒驾,在派出所关了三天;酒后摔倒,住院了……各种各样令人啼笑皆非的理由。可是他忘了当初他申请信用卡时,留的是我的邮箱,他在商场、饭店的消费记录,都会显示在账单里。 
  他一边口口声声说爱我,一边编撰各种理由骗我,我很想把那些账单甩到他脸上,可是,悲伤到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同时,我在他武汉的住处,看到了女人的衣服、鞋子。在他下班回来之前的空当里,我坐在地板上,想象了很多种面对他的方式:狠狠抽他一巴掌、问他为什么骗我、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最后的最后,我只是把那个女人的鞋子、衣服以及其他东西堆在了客厅地板上,拎起箱子去了车站。 
  坐在候车大厅里,我把头埋在膝盖上,哭到哽咽。同时,也告诉自己,这段感情,到此为止。 
  之后,丁建林疯狂联系我,我换了手机号,也换了住处。我不想再继续听他冠冕堂皇的解释,也不想看着自己为这样一段早已死亡的感情变得声嘶力竭。 
  曾经我一直以为,我爱他,爱到不能离开。所以纵使他骗我很多次,我都原谅了他。但是现在我才明白,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能离开这件事,之所以离不开,是因为不够疼。而我一直以为如父如兄的他会给我足够的安全感,却不知,安全感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给自己的。 
  丁建林千方百计地找我,依然说:“没有你,我会发疯的。”以前这句话给我很多感动,现在我才明白,他是多么自私,永远都在强调他自己,而从未考虑过我。 
  很长一段时间,我被满满的恨包围,恨他一次次的欺骗,恶狠狠地诅咒他,又一遍遍怀疑自己不够好、不够强大和优秀。也曾试着和一个不错的男生交往,试图转移目标,但我发现,我无力付出爱,对对方不公平。 
  一点点收拾心情,让时间一点点把他从心里洗掉,直到听到他的消息,再无涟漪。三年,我终于成为自己期待中的样子,开朗、明媚,相信爱,也愿意付出爱。 
  去年叔叔得了一场重病,婶婶日夜伺候不离左右。婶婶说,我现在不敢睡太沉,每天都担心他会忽然没了呼吸。那一刻,我忽然就泪流满面。曾经觉得爱一个人就要轰轰烈烈,飞蛾扑火赴汤蹈火,现在才明白,爱是懦弱,是胆怯,是成全,是愿意为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活着。 
  我在等待一个这样的你,一起分享苦乐,一起携手同行,愿意为了彼此,小心翼翼地活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