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一道禁止令一桩失败的求爱事件

时间:2016-10-2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恋上心仪女孩,痴心表白却遭拒 
  陶贤文读大学时,与同校一位女生相恋,感情不错。毕业后,陶贤文来到合肥打拼,在安徽某话剧团工作,女友去了广州发展。不能相守,两个人的心越来越远,感情越来越淡漠。一年后,他们和平分手。 
   
  初恋无疾而终,陶贤文消沉了很久。他归结原因是自己年少不懂事,期待再遇到一段感情,珍惜一辈子。因此,年过三十,他依然单身。 
  2014年6月,陶贤文参加了一场婚礼。在伴娘团中,有一位陌生女孩,青春靓丽,长卷发妩媚动人,陶贤文不由多看了几眼。之后,他得知女孩叫吴越,是新娘的远房表妹,刚大学毕业。聊天中,他更获知两人不仅是安徽芜湖老乡,家还离得很近。 
  宴席结束后,陶贤文主动送吴越回家。吴越大方地答应了。她只是把陶贤文当成老乡,并没想太多。看着吴越的背影消失在楼道口,陶贤文觉得沉寂许久的心悸动起来。他第一次有了想牢牢抓住一个人的感觉,而且非常强烈。 
  一连几天,吴越的身影都挥散不去,陶贤文忍不住发去短信,提出周末请吴越吃饭。很快,回信来了,内容却出乎意料,“我刚收到消息,家里遇到点急事,明天我得赶回老家。” 
  陶贤文忙打电话过去,吴越声音哑哑的,不时抽泣。陶贤文一再安慰,“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有没有买票?”吴越低声说:“还没有。”“买票的事交给我,周末我开车送你去车站。”吴越怕麻烦他,可他一个劲儿地说没关系。 
  吴越回老家后,陶贤文一直在短信里关心她,吴越也向他倾诉心事。短短几天,他们迅速熟悉起来。 
  两人发现,彼此爱好相似,兴趣相投。陶贤文喜欢健身,吴越也爱好锻炼,两人经常相约爬山、做运动。吴越厨艺很好,常邀陶贤文去家里品尝家乡菜。交往越深,陶贤文越觉得离不开她,渴望和她有进一步发展。 
  2015年春节,吴越早几天放假,先一步回了老家。几天没见心上人的影子,陶贤文十分想念,他鼓足勇气,发送了表白短信,“我喜欢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等了许久,手机却毫无动静。万分焦虑地度过一夜,次日一早,陶贤文收到回信,十分失落。吴越说:“我从来没有察觉到你的感情,你的表白让我很意外。我想了一夜,觉得还是继续做朋友更好。” 
  陶贤文一腔热情,一下被浇灭了。而且吴越只是用短信简单回复了一下,对自己似乎并不重视,陶贤文也感到很委屈。但据吴越后来跟朋友说,她收到信后,原想约了谈谈,但考虑一夜,发现没勇气当面拒绝,才用了另一个方法。 
  由于无法接受被回绝的事实,那几天,陶贤文把两人交往的许多细节回忆了一遍,总觉得吴越对自己还是有点意思的,“拒绝也许是出于女孩的矜持吧”。 
  酒醉后的情伤,那一夜我伤害了你 
  那段时间,陶贤文被痛苦折磨着。朋友安慰他: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他却没办法说服自己,他想不明白:自己付出那么多,吴越为什么不能接受自己?即使她不接受,为什么不给一个解释? 
  他不甘心,难得碰到如此心动的女孩。于是,他变得比以前更热烈、更尽心,频繁地邀请吴越吃饭、看电影、爬山,送她各种礼物;每天陪她聊到很晚,不时表露真心,相信吴越迟早会被打动。 
  刚开始,吴越抱着“成不了恋人,也不希望成为敌人”的想法,虽然有意疏远,但也会偶尔答应相邀。但慢慢地,她意识到,被陶贤文追得越来越紧,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吴越决定狠心斩断这段感情。陶贤文发短信,她不再马上回复;他打电话,她也只是“嗯嗯”地应和;对于邀请,她找各种理由拒绝。一来二去,陶贤文十分烦闷。 
  就这样,又过去几个月。陶贤文想跟吴越认真谈谈,他想问问她,到底对他动过心没有? 
  2015年8月一天下午,陶贤文出去吃饭,在饭店里,遇到吴越和一个陌生男人。吴越介绍说这是同事,两人办完事,刚好一起吃个饭。陶贤文不太相信,觉得吴越不理自己,肯定有了新欢。回到家,烦闷的他一口气喝了很多酒,越喝越难受,吴越的身影怎么也甩不掉。 
  8月9日凌晨两点多钟,在酒精的作用下,陶贤文离开家,步行到不远处吴越居住的小区,上了楼,用力敲响了那扇熟悉的门。 
  吴越被惊醒,迷迷糊糊起床,透过猫眼看到醉醺醺的陶贤文。她有些害怕,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陶贤文仍然用力拍门,大声说:“不行,必须现在说清楚。你如果不开门,今晚我就不走。”吴越害怕闹下去会吵到邻居,只得打开门。 
  吴越有些害怕地站远了几步,问:“有什么事?”陶贤文醉意朦胧地问:“老实说,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吴越无奈地辩解。陶贤文不信,红着眼睛追问在饭店的事。吴越拉下了脸,“我都解释好多遍了。再说,不管是他是谁,都跟你没关系。你再这样,我们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后据了解案情的法院工作人员说,陶贤文一直觉得跟吴越即使不算恋人,但也不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吴越这句话刺激了他。 
  他嘶吼着冲到吴越身前,一把搂住她,大喊:“为了你我什么都肯做,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吴越惊呆了,没想到老实温厚的陶贤文会如此疯狂,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一边挣扎一边哭叫。 
  陶贤文把她抱进卧室,试图有亲热举动。吴越用力咬伤了他的舌头,抓伤了他的胳膊和手背。他不顾疼痛,又胡乱地去摸吴越。此时他的酒意越来越强烈,力气似乎小了些,但嘴里仍含糊地说:“我爱你,我会给你幸福的……” 
  不一会,陶贤文迷迷糊糊醉倒在了床上。吴越趁机逃出房间,慌乱地锁住门逃到楼下,拨打了电话报警。合肥市蜀山公安分局的民警随后赶到,将睡在床上的陶贤文抓获。最终,陶贤文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罪,被批准逮捕。 
  酒醒后,陶贤文十分后悔。他托人给吴越带去歉意,说自己不是有心的,只是喝醉了,大脑不受控制。表姐也过来劝吴越。吴越最终写下了谅解书。 
  禁止令,将他隔离在她的世界之外 
  2015年11月18日,蜀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2015年12月9日,蜀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法院审理后认为,陶贤文被逮捕后自愿认罪,加上吴越表示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零六个月。 
  吴越虽然相信陶贤文是酒后一时冲动,依然心有余悸,“他住的地方离我很近,万一以后再试图接近、伤害我,或酒后犯下同样的错误,我该怎么办?” 
  考虑到陶贤文的确有再次犯罪的条件和可能,为了保护吴越免遭二次伤害,法院在判决的同时,还向陶贤文发出一份“禁止令”,禁止陶贤文在两年半的缓刑期内接近吴越。并明确告知陶贤文,“禁止令”发出后,不得与吴越有任何接触,一旦违反,将由司法机关向法院提出撤销缓刑建议。法院也告知吴越,一旦陶贤文与她有任何接触行为,可以随时向负责缓刑执行的司法机关反映,缓刑立即取消,变成实刑。 
  这道“禁止令”像一道隐形墙,彻底隔绝了陶贤文追求吴越的途径。缓刑期间,只要有吴越在的场合,他都不能出现。 
  也许,陶贤文的行为,对于许多男女都是告诫:求爱失败之后,该如何面对?彼此交往,界限又是什么?因为你爱你伤心,就可以为所欲为?一道禁止令背后,引发思考的,绝不只是法律问题那么简单。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