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二十元的孝顺

同行杀机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吴小如是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被惊醒的。她昨天傍晚才赶到旅馆,累了一整天,根本没有睡够。可外面乱糟糟的,好几道声音都在紧张地说着什么,弄得吴小如神经也紧绷起来,忙赶出去看看情况。
  
  大厅里的电视正在播放一则新闻:一名年轻女子因男友出轨,怒捅小三23刀。现在受害者已被送往医院抢救,疑犯在逃,警方呼吁市民积极提供线索。这么重大的刑事新闻,吴小如、旅馆负责人,还有住在吴小如对门的那个叫张昭的男人都吃惊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吴小如便和其他人站到一起,透过玻璃窗,睁圆眼睛看着外面。
  
  这一看,一颗心就悬到了嗓子眼。只见对面的山道上,有辆车像喝醉了酒似的,歪歪扭扭地开着。
  
  忽然,所有人发出一声惊呼。那辆车终于完全失去了控制,像一头发疯的牛般狠狠地撞向了护栏。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车子翻了出去。不幸中的万幸,正好开到了山势较为缓冲的地带,只见整个车子在满是绿色的山坡上好一阵翻滚,最后在众人的那根筋绷得快要断掉的时候,摇摇欲坠地停下了。
  
  救人是第一要务。
  
  吴小如第一个冲了出去。在她的带动下,又有好几个人跟着跑出来。一行人急急忙忙地开了几辆车赶过去。路上有人忙着报警,一掏手机才发现竟然没有手机信号。
  
  “到这里就是图清静的。”张昭说,“这里是出了名儿的什么都没有。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连电视都没有,最近的县城离这里也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
  
  大伙儿都没了声音。
  
  终于赶到了事发地点,大家把车停在被撞坏的护栏前,几个胆子比较大的人跟着吴小如,延着山坡慢慢走下去。出事的车子翻了不知多少圈,都撞得变了形,但最后竟然神奇地翻到正位。车里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年纪都不大。
  
  男人坐在驾驶座,安全气囊弹了出来。女人坐在车后,还睁着眼睛,一看见吴小如等人,便微微睁大了眼睛。那满脸的血,惊得吴小如心口一紧。
  
  “救命!”她朝他们伸出手,然后有点艰难地看了看前排的男人,“救救我们。”
  
  吴小如看着前面动也不动的男人,整个人都僵硬了。还是张昭从一旁赶上前说:“你放心!”又从破碎的窗户里伸进手,一把握紧了女人的手,安抚道,“会没事的!”
  
  眼前的惨景远远超出了吴小如的想象。跟着来的另一个人走去检查了一下男人,脸色难看地摇了摇头。吴小如只觉得胸口猛地一紧,整个人都软了,亏得同行的人连忙从后面扶住她。忽然有人“咦”了一声:“这人身上怎么没有一点酒气?”吴小如心头猛地一跳:不是酒驾,那为什么会以这么危险的方式撞车?她立刻转头,看到几个人一起正小心翼翼地将那个女人从车里抬出来,吴小如便试探地问道:“你们是谁?怎么会上山的?”
  
  “我们是……”女人忽然愣住了,脸上现出一丝茫然,“我是……”吴小如微微张大了眼睛,就见女人难以置信地捧住自己的脑袋:“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一行人将受伤的女人搬回旅馆,将男人的遗体也很妥善地停放好。几个人决定去最近的县城报警、叫救护车。现在已经快中午了,等他们赶到县城肯定天都黑了,也不能再上山,看来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回来。
  
  吴小如又试着问了女人几个简单的问题,关于日常生活方面女人都回答自如,就是一问到跟他们的身份有关的问题时,就会卡壳。
  
  “应该也是到我们旅馆来休养的。”旅馆负责人只好这样猜测,“是一对儿吧?”
  
  吴小如眉毛一皱,随即摇摇头:“不是一对儿。”
  
  张昭很惊诧她可以如此的肯定:“为什么?”
  
  吴小如解释道:“我刚刚看到,女人是坐在后面的。如果是一对儿,一般都是一起坐前面吧?”
  
  大家不禁一愣,好像有点道理,但也不能就凭这点就认定。
  
  “干脆把他们的箱子都打开来看看吧。”吴小如说,“说不定还能找到身份证什么的。”这个理由得到了所有人的默许。
  
  打开两只箱子,终于证实了吴小如的想法。一只箱子里只有男人的衣服,另一只箱子里也只有女人的衣服。身份证都在,男的叫徐昌明,女的叫王婉。但是两个人的行李里没有半点能证明他们有交集的东西。
  
  这下负责人也觉得说不过去了:“至少也该有张合影什么的吧?”张昭却有不同想法:“也不一定,有的人就不爱拍照。”
  
  “现在都有手机,随时随地都能拍,除非刻意避免,谁还能没个照片?”说到这里,有人被提醒了:“对了,他们的手机呢?有他们的手机,看看里面的联系人和短信,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大家都点起头来。箱子里没有,一定是随身带着了。几个人连忙分头行事。可是女人身上没有,男人身上也没有。奇怪,这年头谁会没手机呢?
  
  “是王婉。我们赶到的时候,她还醒着。一定是她怕暴露自己和徐昌明的真实情况,所以在我们赶到之前,将她和徐昌明的手机都扔掉了。”吴小如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沉,“他们肯定不是一起的。”
  
  “既然不是一起的,他们怎么会在同一辆车上呢?”张昭问。
  
  “也许徐昌明对王婉只是好心,看她一个人就载她一程?”吴小如皱着眉头,“而且徐昌明身上一点酒味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喝酒。”随即有人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那怎么会把车开成那样?”
  
  大家陡然一起安静下来。好几道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楼上王婉暂住的房间。
  
  “她该不会假装失忆吧?”有人忍不住说。负责人眉头一紧,忽然想起早上的新闻。现在到中午了,午间新闻应该会有新进展。他连忙抓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播音员正在播报:一名女子报复男友移情别恋,怒捅小三23刀。受害者经抢救无效已死亡。据悉,受害者临死前曾透露疑犯姓名为乔丽。警方推测,乔丽很有可能会上山……
  
  报道里对这个乔丽的外貌、身高、体形,以及年龄的描述,都和他们找到的这个王婉高度吻合。
  
  静了好半天,才有人吸了一口气道:“23刀……”
  
  所有人心里都在想着同一个念头:王婉是假的,乔丽倒是真的。
  
  大家又将王婉的身份证拿出来,仔细地推敲了一遍。虽然王婉的身份证做得很细致,但还是被负责人看出了破绽,边角上有一处油墨印轻微地花了。这是正版身份证不可能有的现象。
  
  “她根本就不叫王婉,”负责人神色紧绷道,“徐昌明恐怕发觉了她的破绽,所以才会发生争执,导致车祸。她是乔丽!”
  
  最后,众人一致认为,得找人看着她。她要是问起来,就说是为了方便照顾她。只要过了今晚,明早警察就会到了。
  
  旅馆负责人问:“那……今晚谁去看着她呢?”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吴小如第一个站出来,张昭见状连忙也站出来:“这么危险的事,还是该让男人来。”
  
  但吴小如依然坚持,最后两人决定一起,等他们进到女人暂住的房间时,女人已经睡着了。张昭先轻声问:“你是一个人来休假的?怎么不叫个朋友一起来呢?”
  
  吴小如说道:“本来是和朋友约好的,”她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丝黯然,“可是他现在来不了了。”说着看向张昭,“你不也是一个人吗?”
  
  张昭说:“我本来也是和朋友约好的,但他有事耽搁了。不过,”他看向依然沉睡的女人,“应该很快就能赶到了吧?”
  
  “看不出来你长得挺娇柔,胆子却挺大的,”张昭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一般女人看到出了这么大的车祸都吓得不敢动了,你还敢跟我们一起过去。”
  
  吴小如心头一动,勉强扯了一下嘴角:“人不可貌相啊。”
  
  张昭点点头:“可不是嘛?你就看她,”他朝动也不动的女人扬了一下下巴,神色有些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我怎么看也不相信她居然敢往活人身上捅23刀。”
  
  吴小如笑着一撇嘴:“你太小看女人了。”她也看着女人,若有所思道,“为了爱的人,女人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张昭眉梢轻轻一抖,正想说话,却听床上传来一声低吟。
  
  旅馆的安静忽然被一声惨叫惊破,很快就有好几个人冲到了走廊里。声音是从可疑女人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众人慌张地跑到门前,门却从里面锁上了,怎么拧也拧不开。最后,几个人只好合力撞门,连撞了好几下,门“咚”的一声撞开的同时,里面的惨叫也停止了。闯进来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张昭的小腹上插着一把刀,鲜血直流,也是满脸的震惊。昏迷的女人也醒了过来,正和吴小如一起脸色发白地瞪着张昭。
  
  张昭一手捂住伤口,颤抖着染了血的另一只手:“你……”慢慢指向吴小如,忽然双眼一闭,“咚”的一声昏倒在地。
  
  众人猛然回神,连忙冲过去。有人急着去救张昭,有人去抓吴小如,还有人看紧了吓得缩在床上的女人……房间又陷入了一片混乱。
  
  “不是我。”吴小如冷冷地说。因为刚才的混乱,她的头发都乱了。好几个人牢牢地盯着她,一刻也不放松。张昭则被送到了隔壁房间。那一刀还好没有扎在他要害上,已经成功地止住了血。
  
  “不是你?”旅馆的负责人是第一个站出来的,“那张昭为什么要指着你?”
  
  吴小如:“我也不知道。”
  
  “那你说是谁?”有人问。
  
  吴小如沉沉地看向失忆的女人:“你根本就是假装失忆,你就是那个捅了小三23刀的乔丽。你听见我和张昭在怀疑你,所以想趁我们不备偷袭,可是被张昭识破了。要不然,我们两个现在都成了你的刀下亡魂,而你也早就跑了。”女人睁大了眼睛:“你胡说!我一醒来就看到你和他扭打在一起!”吴小如步步紧逼:“张昭指向我,真的是想跟你们说伤害他的人是我吗?还是他想说,我才是知道事情发生经过的人,让我告诉你们真相?”
  
  吴小如说完这句话,房间里又一次安静下来。很快,有两个男人扑上来,一把扭住了女人,不顾女人的大喊大叫和挣扎,将她用绳子一圈一圈地绑到了椅子上。而另外几个人则过来帮吴小如解开了绳索。
  
  女人很快也明白自己不可能挣脱开,只得喘着气放弃了挣扎。她死死地瞪住吴小如道:“等张昭醒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到时候,”她朝吴小如露出一抹挑衅的笑,“看你要怎么解释!”
  
  吴小如皱了一下眉头:“到了这步田地,你还嘴硬。”她无所谓地一扬嘴角,“与其等张昭醒来,你还不如想想到底是怎么出车祸的!”
  
  女人神色一紧,闭上了嘴巴。
  
  距离天亮还有4个小时。有了张昭的遭遇,更没人敢盯住女人了。最后还是旅馆的负责人有办法:“这样吧,把她绑到大厅去,让她跟我们在一起。”
  
  大家一致同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着还有一个小时天就亮了,大家也坚持到了极限。吴小如呵欠打得泪花都泛出来了,她决定去洗手间洗把脸。
  
  其他人萎靡不振地歪的歪,躺的躺。负责人刚有点支撑不住地耷下眼皮,忽然,眼前一片黑暗。
  
  停电了!
  
  所有人的困意一下子不见了,黑暗里响起好几道惊慌的声音。
  
  在大家都慌成一团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道黑影从楼上猫着腰,轻手轻脚地跑下来,一直跑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飞快地替她解起绳索来。女人一恢复自由,便和黑影一起向旅馆门口逃去。刚跑出门口不远,却见早有另一道身影拦住去路,一脚向她踢来。
  
  女人“啊”的一声惨叫,倒跌回去。就听“啪”的一声,眼前一片光明。所有的灯又重新亮起来,耀眼的灯光使得每个人都本能地眯起眼睛。包括呆立在女人身旁的那个黑影,还有拦在门前的黑影。
  
  在看清那两个人的同时,所有人都呆住了。站在女人身旁的是个男人,而拦在门前的是个女人。
  
  负责人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张昭?你这是干什么?”
  
  张昭略显僵硬地站着,眼睛沉沉地看向拦住他们的女人:“吴小如。”大家都蒙了,有人问:“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还没明白?灯是我关的,为的就是让他们现形。天马上就要亮了,他们要想逃,停电会是最好的机会。”吴小如的声音清晰地响起,“他要救她。他们是一伙儿的。”
  
  “怎么可能?”负责人第一个不相信,“张昭不是还被她捅了一刀?”
  
  “那一刀不是她捅的。”迎着众人惊诧又茫然的视线,吴小如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确是我捅的。”众人的表情已经转变成了匪夷所思。马上有人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吴小如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自卫。”
  
  “这个女人就是乔丽。乔丽醒来的一瞬间,他就想暗算我,幸亏我早有防备。”吴小如冰冷的视线扫向张昭和乔丽,“他一定是早就打算好了的。他自告奋勇来照顾乔丽,等乔丽一醒来,他们就一起逃掉。可是偏偏我不知好歹,非要和他一起留下。乔丽一醒,我自然就成了他们逃跑的绊脚石。”
  
  “这件事,你们还真冤枉了乔丽。不过那时,我要不把这事推在她的头上,你们只会把我绑起来。”
  
  负责人问:“那张昭又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地救她?”
  
  吴小如也想知道答案,看向张昭,说:“今天警察一定会到,你们跑不掉了,迟早也是要说的。”
  
  张昭铁青着脸抿了一会儿嘴唇,终于还是放弃了。他吸了一口气,有点疲惫地捂着伤口坐下来:“我就是那个脚踏两条船的男朋友。”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表情渐渐变得复杂。
  
  张昭大概可以猜到他们都在想什么,但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出事的前一天,乔丽跟我说想到山上静一静。临出发时却又说她还要办点事,让我自己先上来。”他苦笑了一下,“我也是看到新闻才知道,她办了什么事。”
  
  吴小如讥讽地笑道:“你既然要救她,当初又何必脚踏两条船?”
  
  张昭说:“我跟那个女人只是玩玩,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他转头看向乔丽,“其实我最爱的人还是你。”吴小如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你这种人也配说爱。乔丽是杀了人,但元凶却是你。你害了两个女人。”
  
  见张昭抿紧了嘴唇,吴小如问道:“车祸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昭摇了摇头:“关于车祸我跟你们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吴小如看向乔丽:“你还要装失忆吗?”乔丽咬了咬嘴唇:“就跟你推测的一样。我上山的时候,正好碰到徐昌明,他主动要载我。可是途中竟然被他识破了我的身份……我们打起来,车子就失控了。”
  
  “可你好像从一开始就怀疑我了。他们都以为我和徐昌明是一对,为什么你知道我不是?”乔丽抬头望向吴小如,“我实在想不出来,我露了什么马脚。”
  
  “我当然知道。在一看到出事的人是你们时,我就知道了。”吴小如的眼里不知何时蓄满了泪水,“因为我才是徐昌明的女朋友。”
  
  张昭恍然大悟:“和你约好了的朋友,就是徐昌明?”
  
  乔丽觉得不可思议:“你亲眼看到男朋友的尸体,竟然忍得住?”吴小如终于不用再忍耐,眼泪从眼眶里汹涌而出:“我以为你应该会懂。为了爱的人,女人什么都做得出。我怎么能让昌明死得不明不白?”
  
  乔丽浑身一颤,再也说不出话来。大厅中寂静一片,一切都像凝固了一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