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一个爱情故事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看了以上的故事,我也有一个故事要讲。 
  这是朋友讲的一个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小张,是朋友的中学同学。 
  小张学的是理工科,性格内向,他从没近距离地接触过异性,更没有品尝过爱情。眼见他二十六七岁了,父母天天像在火上烤着。无奈之下,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与煎熬之后,羞涩的他加入了相亲大军。 
  他的第一次相亲经历是这样的:女孩把他的方方面面,甚至父母及全体家庭成员的枝枝叶叶,包括有无家族遗传病史,扒了个底朝天。女孩连珠炮式地问,小张紧张地答,很有些语无伦次。以小张的性格,加之是第一次相亲,不紧张是不可能的。那情形,很像警察查户口,甚至有些像审犯人。 
  回到出租屋,小张就哭了。他不是个爱哭的人,但值得哭的东西似乎太多了。尽管他不是个浪漫的人,但他想象的爱情或相亲,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这是一场里程碑式的哭,从少年时代开始萌生的对异性的渴慕,包括对爱情的所有美好想象,都在第一次简单而坚硬的相亲中永远地死掉了。 
  小张最后的归宿,在我看来比较完美:他住的附近有一家小超市,老板是位30岁的寡妇,丈夫死于车祸,她带着孩子开了这家超市谋生,日子自然是艰辛的。小张经常来买东西,一来二去彼此渐渐熟悉,后来竟然擦出了爱的火花。在小张,似乎有些由怜生爱,且女人质朴而坚韧,对他则很有些仰视,这是男人喜欢的感觉。在女人看来,这个本分老实甚至有些羞涩的大男孩,正是可以依靠的居家型男人。婚后,小张对女人的孩子视若己出,一家三口很是和美。 
  讲故事的朋友,其婚恋路线图则是另一个极端,我名之为“栏杆拍遍型”:大学毕业后就开始相亲,因为自身条件还算硬朗,又在妇联系统工作,所以永远不乏相亲资源。十几年下来,见过的女孩已经不下一个娘子军连。他把自己的相亲经历,总结为三部曲:第一阶段是“酒店时期”,只要相亲,无论印象如何,都要请女孩撮一顿;第二阶段是“咖啡店时期”,相亲都选在咖啡厅,时间要短,花费要少,一杯咖啡就搞定了;第三阶段是“地下党时期”,任何时间和地点都可见面,但一毛不拔,打个招呼瞄一眼,没有感觉就拍腚走人。 
  朋友说,第三阶段也就是机器人阶段,有感觉的时候已经极少。但没有感觉也要结婚,因为退休后百无聊赖的父母,为他的婚事经常有跳楼的冲动,本来不吸烟的父亲已经一天抽到两包。去年,年近不惑的他终于结婚,新婚半年后对我说,早就对婚姻生活不抱任何奢望,但二人世界的无趣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更令人无法忍受的是,丈母娘不仅插手家庭事务,甚至干预到了床上,多次谆谆告诫他说:没有激情,起码也要有点热情。我心中涌出无边的悲哀与苍凉,当然,不仅仅是为朋友。 
  在某种意义上,木讷的小张是幸运的,甚至是幸福的,因为他还知道羞怯,还有一颗未被污染的初心,于是他找到了当下已经很奢侈的爱。而很多人还没出发,甚至在幼儿园时代就干涸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