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讨工钱的故事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04

      讨工钱的故事
      
      古往今来,向存心赖账的人讨要工钱一直是件令人头疼的麻烦事。在无法利用媒体曝光、法律维权等追讨手段的古代社会,劳动人民想要回自己的血汗钱,更多是凭借一颗聪明的头脑……
      
    无把水瓢
      
      从前有个卖木货的董老板,为人刻薄,唯利是图。有一次,董老板让一个木匠在半个月内做出一百个水瓢,每个水瓢给铜钱五个。
      
      木匠紧赶慢赶,十来天就做好七十个水瓢了。董老板假装很满意,说要请木匠喝酒。可还没喝几口,木匠就开始拉肚子,直拉得浑身无力。木匠怀疑董老板在酒里做了手脚,可董老板却死不承认。木匠只好自认倒霉,休息了三天才重新开工。等他把一百个水瓢做好,已超了期限,董老板便以此为由,硬生生扣了木匠大半的工钱。
      
      打发走木匠,董老板开始盘算用这一百个水瓢再赚上一笔。想什么来什么,这天,店里来了个外地客商,要买水瓢。董老板拿水瓢给他看,客商却说要无把的那种,况且三天内要凑齐一百个。董老板虽然奇怪,但人家要得急,价钱出得挺高的,他便不再细究,忙说:“无把水瓢有,三天后准交货。”客商很高兴,谈好价钱,说自己住在悦来客栈甲字房,然后就走了。
      
      时间紧,找不到人干活,董老板只得去找原先那个木匠,请他把水瓢把锯掉,工钱从优。他好话说尽,还把之前克扣的工钱补给了木匠。木匠不计前嫌,连夜把活儿做完,领了工钱就走了。
      
      三天后,董老板去悦来客栈通知客商取货,却被告知,那个客商昨晚就结账走了,走前还给他留了一封信。董老板拆信一看,上面写着:“水瓢岂能无把,实为天下笑话;劝你今后做人,切莫刻薄奸诈;如不幡然悔改,打你满地找牙。”董老板晓得自己上当了,气晕过去。
      
      原来,那天木匠从董老板家出来时边走边骂,恰好被路过的一位义士听到,义士便替木匠出了这么个主意,帮他讨回了工钱。
      
    两个字
      
      江员外的老婆,为人刻薄,人们背地里都叫她“母蚂蝗”。
      
      这天,长工们找母蚂蝗结算工钱。母蚂蝗道:“在我家帮工,不光要手脚勤快,还要嘴皮子利索。你们每人给我讲个笑话,只能是两个字,头一个字,要引得我笑;后一个字,要逼得我骂。说得出的就开工钱,说不出的,就莫怪我!”
      
      长工们急了,个个抓耳挠腮,答不上来,被母蚂蝗一个个赶了出去。最后轮到杜老幺,杜老幺说:“若我说得出,你得把九个人的工钱都开出来!”母蚂蝗心想,这杜老幺八成是被逼急了,谅他也说不出来。母蚂蝗摸出银钱往桌上一放,说:“你倒是说说看!”
      
      杜老幺眼珠转转,想了起来。这时候,一条大黑狗突然从门边蹿了进来,差点把母蚂蝗撞倒了。母蚂蝗不禁骂道:“找死啊,畜生!”
      
      杜老幺却对着大黑狗,喊了一声:“爹!”母蚂蝗一愣,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认这畜生当爹啊!”杜老幺忍住火,转而对母蚂蝗叫了一声:“妈!”母蚂蝗听了破口大骂:“你在骂我是母狗呀!我看你是找死啦!”
      
      杜老幺冲她笑笑,揣起桌上的银钱,与几个穷哥们分工钱去啦!
      
    六尺布
      
      有个财主,找了个老实巴交的裁缝到家里做衣裳。裁缝辛辛苦苦两个月,终于做好了全部的衣裳,去找财主结工钱,可财主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这里还有一块布,你给我留六尺下来,剩下的给我做条长裤。做好了,我马上给你结账,一分不少你的!”
      
      裁缝把布拿回去一量,总共才六尺长,还怎么做长裤呢?他知道是财主有意克扣他的工钱,心里气极了。裁缝盯着那块布看了一会儿,突然有了主意。他拿起布,扯下了一条半寸宽、六尺长的贴边,往旁边一甩,再将那段布几下裁好,缝成一条裤子。
      
      裁缝又去找财主结账,财主冷笑道:“裤子呢?”裁缝晃晃手里的裤子,道:“做好啦!”
      
      财主从裁缝手里夺过裤子,穿起一看,不肥不瘦,不长不短,合身得很。他头一偏,又问:“还有六尺布呢?”
      
      裁缝抓起那布条抖了抖,说:“在这里呢!你尽管来量,六尺长,不短一寸一分!”
      
      财主瞪眼瞧了半天,屁也放不出来,只好照付工钱啦!
      
    鬼话碰瞎话
      
      有个叫黑牛的长工,向一个姓叶的老板要工钱,叶老板说:“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家祖先说,他的坟墓定错了方向,你要是能说出正确的方向,我就给钱。”黑牛没辙,只好跑去找朋友帮忙。
      
      朋友听了,笑着说:“他讲鬼话,你就讲瞎话呗!”当天夜里,朋友让黑牛手拿一把白米,溜到叶家祖坟前撒下,然后在东南方向,用脚跟踩两个深深的脚印。
      
      第二天一早,黑牛邀了两个长工当旁证,对叶老板说道:“你家祖坟的确是葬错了方向,是应该向东南方的。”不出所料,叶老板“嘿嘿”一笑,说:“你说错了,我祖先托梦于我,是说应该向西的!”黑牛倒不急,问道:“东家,你做梦后翻身了没有?”
      
      “睡觉岂有不翻身之理?”黑牛得意地说:“这就对了!你祖先肯定是告诉你向东南的,可是梦后一翻身,梦就记得不全了。”
      
      接着,黑牛又说道:“昨天我想,坟墓定向这种事,神鬼肯定知道。所以天一黑,我就往嘴里塞了把米,跑到你家祖坟上,头朝东脚朝西躺下装死。到了半夜,果真有两个黑鬼来了,见我嘴里生了‘白蛆’,当我真死了,就说,‘这户人家不识风水,不但祖上葬错了位置,又把个死尸放错了方向……’说着,只觉得两双冰手把我转了个方向,接着就没了动静。等天亮,我才爬起来,用脚跟留了个印。”
      
      听完黑牛的讲述,叶老板跑到祖坟前一看,果然是这么回事。他想:祖宗竟然显灵了。于是,他当即把黑牛的工钱给结了。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